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8 章

      郭随与唐胜分别在各自营中挑出两人带回刘进面前。刘进命他们双方轮番比试,并允诺最后胜出者可以晋升一级。如此厚赏实在令人心动,四个人互相打量,都从旁人眼中看到了志在必得。比试开始,竟无一人谦让,个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刘进脸上浮着笑,目光在众人脸上巡回。在座将领无不全神贯注观看比试,时而催促怂恿,时而鼓掌喝彩。两轮比过,失败者黯然退出大帐,剩下的两个人却旗鼓相当,一时难分胜负。缠斗间,忽然门帘一掀,走进一个人来。众人正为胜负揪心,便未多加留意。那人径直走到胥善则身边行礼,俯身耳语了几句。
      刘进见状询问:“什么事?”
      胥善则答道:“项姑娘在帐外来回徘徊多时,似乎……”话未说完,却见身边一道影子闪过,向刘进冲杀过去。刘进正听他说话,被突如其来的刺杀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是本能地往后躲闪着跌坐在地上。那刺客毫不犹豫随之迫近,袖中匕首只寒光一现,瞬间没入刘进的肩胛。
      胥善则脸色骤变,下意识要起身为刘进遮挡,却发现自己全身都麻痹了。刘进满脸错愕,脑海中一片空白。刺客一击未中要害,拔出匕首便要再补一刀。眼看刀锋逼近刘进的胸膛,突然空中飞来一只酒壶,将匕首撞偏了。刘进扭头看去,见郭随站在桌前,手臂仍是抛出酒壶的姿势。
      比武的二人最先反应过来,立刻上前护住刘进。刺客引刀再刺,却已失去先机。在座将领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纷纷起身围攻。那刺客孤立无援,迅速落了下风,被一名校尉出手制服。
      刘进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肩上伤口血流如注。胥善则要为他查看伤势,却被一把推开。刘进用力按压伤口,向帐外喝令:“封锁大帐,全军戒严,所有人原地待命!”
      帐外立即传来应答,然后脚步声伴着甲胄碰撞声响起,铿铿然有条不紊。鼓角声宣告戒严,命令迅速传遍大营。新房之中,石韬玉闻声而动,打算出去看个究竟。她刚起身,就见项明珠掀开门帘慌慌张张地躲了进来。石韬玉发现她姿势异常,惊讶道:“你动手了?”
      项明珠一瘸一拐地走到她面前,摇头否认:“不是我。”
      “那怎么会受伤?”石韬玉伸手扶她,担忧道,“戒严了,怎么办?”
      项明珠朝她挤出一笑:“放心,不会拖累你。”说着又沮丧:“可惜周武失手了。”
      “善则哥哥呢?”
      “他没事!”
      石韬玉如释重负,随即替项明珠悬起心来:“不行,刘进还活着,势必不会放过你。”她扶着项明珠胳膊的手下意识用力:“姐姐,你得赶紧走。”
      项明珠觉察到她的紧张,轻轻拍她手背,苦笑道:“全军戒严,我又崴伤了脚,如今唯有束手就擒。阿玉,此事与你无关,你可以撇清。”
      石韬玉含笑讽道:“姐姐明知道,我们是撇不清的。”她此刻心乱如麻,再三告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可一旦她对项明珠施以援手,就无法不牵连到胥善则。石韬玉一想到刺杀失败,就懊悔自己先前未能坚决阻止项明珠,气急埋怨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替你隐瞒!人都已经死了,何必还要给他陪葬!”
      “石韬玉!”项明珠摔开她的手,“那时我们逃离敦成,你一盆血水引来饿狼,要不是张显我们早就死了。他救过你,又因你被害,难道你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石韬玉语塞,不敢直视项明珠的眼睛。她此刻无暇愧悔,一心思索要如何让项明珠全身而退。
      中军帐内,周武被反绞双臂摁跪在刘进面前,刘进吩咐身旁一名副尉:“去把项明珠带来。”说完退到屏风前的坐榻上,一边让胥善则止血,一边审视跪在地上的刺客。
      周武毫无畏惧之色,昂头挺胸与之对视。刘进面露欣赏:“好胆色,好骨气!如果我没记错,你是胥校尉营中的百夫长,叫周武是不是?”
      周武有些意外他认得自己,点头回答:“正是小人。”
      刘进问:“你受谁指使?”
      周武道:“无人指使。”
      唐胜满心疑惑,忍不住偷偷瞥一眼胥善则。不但是他,其他将领也暗暗观察胥善则,脸上各色表情可谓精彩纷呈。胥善则浑若未觉,认真替刘进敷药包扎。刘进安坐不语,帐内陷入凝滞般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去寻项明珠的副尉空手而归,向刘进复命道:“到处找遍了也没找到项明珠。”
      刘进不假思索地问:“新房也找了吗?”
      那副尉愣了愣,老实答道:“没有。”
      “去找。”刘进面无表情地下令。
      “这……”副尉犹豫着瞄了一眼胥善则。
      “算了!”刘进忽又改了主意,对胥善则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虽然横生变故,但也不好冲撞喜事。你现在回去看一看,不要惊吓到石姑娘。如果发现项明珠,把她带到这里来。”
      胥善则点头领命,转身离开大帐。他想项明珠无处躲藏,必定是在新房之中,但若要将人带走,恐怕石韬玉不会答应。胥善则顾念项明珠昔日的情义,但刘进的命令也容不得拂逆。为难之间,他走进了新房。
      项明珠见他出现毫不意外,淡然道:“终于来了。”
      石韬玉走到二人中间挡住项明珠,问胥善则道:“非如此不可吗?”
      胥善则无奈地看着她:“周武并未招供。将军只是说要见她。”
      石韬玉摇头:“招不招供,有何差别?这样一个清除异己的好机会,刘进岂能放过?”
      “阿玉。”胥善则伸出手来,想安抚她。但石韬玉连退两步,站在了项明珠身前。胥善则诧异地看着她,两手僵悬在半空:“阿玉!”
      石韬玉望着他不说话,心里满是后悔。她本该尽早揭穿项明珠的谋划使其无法作为,就算项明珠恨她怨她,至少不会被逼到今日之绝境。她以为自己可以两不相帮,却不料终究还是要抉择。
      胥善则见她眼神由哀婉转为毅然,心思渐渐清明,厉声呵斥道:“阿玉!”
      石韬玉凄然一笑:“我不能让她去送死。”说着握住了项明珠的手腕。
      “阿玉!”项明珠不解地挣扎了一下,竟没有挣脱。
      胥善则心痛地闭上眼睛喘气,又柔声劝导:“她逃不出去的。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如果你愿意高抬贵手,她就可以逃出去。”石韬玉拉着项明珠向门帘退去。项明珠始终看着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傀儡般被她支配着行动。
      胥善则有些恼火,逼近一步道:“阿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石韬玉忽然松开项明珠,拔下发簪刺向胥善则。她动作并不快,胥善则微微后仰轻易躲过,难以置信地瞪她。
      “我不能指望刘进心慈手软。你是她唯一的生机,那我就做她的筹码!”
      胥善则知道,她已经做出了选择。他怒极反笑,笑意渐苦渐冷,最后竟生出了刻薄。他打量石韬玉,问她:“你处心积虑求来的婚事,就这样放弃了吗?”
      石韬玉强忍心痛答道:“我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胥善则没想到她竟会这样回答,眼前的困境竟是她权衡利弊的结果。“那我呢?”他心里觉得滑稽,脸上便笑意更盛,“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