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7 章

      石韬玉漫不经心地往内院走,脑海里回荡着胥善则的声音,心口仿若留下了那轻轻一戳的印记,隐隐地不舒服。她在花园里遇到了项明珠,不由得露出意外的表情。
      项明珠看她的眼神有些淡漠,丝毫不见以往的温情,开口道:“胥善则带了什么消息来?”
      石韬玉觉得一切尘埃落定,没有必要对项明珠隐瞒,便将胥善则的话简单转述一遍。项明珠对敦明军的分裂显得无动于衷,目光只是暗淡,但当听到两个幸存的将领替刘进圆了谎时,眼里却骤然兴起了风雨。她抓住石韬玉的手腕,急切地抬高了声调:“那二人是谁?我要见他们!”
      石韬玉看她情绪激动,说话如同下令,便知她对张显至死仍耿耿于怀。“难道你真的爱张显吗?”石韬玉忍不住问出了口。
      项明珠没有回答,甚至根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她松开石韬玉,冷笑一下:“阿玉,张显是救过你性命的人。还有李昌!”她说着,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李昌爱你护你。而今他们都死于非命,你就当真无动于衷吗?”
      石韬玉想辩白,可又不想被项明珠抓住话头继续谈下去。她答非所问道:“我不知道活下来的人是谁,更没办法带你去见他们。”
      项明珠逼视她道:“你可以要求胥善则。”
      石韬玉摇头:“我不会叫他为难。”为让项明珠打消念头,又假意委屈道:“况且今天我问他军中的情况,已经惹得他不高兴了,怪我不该热衷于军务政事。”
      但项明珠拿定了主意,对她这番理由无动于衷,板着脸道:“你不去为难他,就是为难我。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吃任何东西,直到见到那两个人为止!”说完转身拂袖而去。
      “姐姐!”石韬玉又气又恼,“你这样值得吗?”但项明珠充耳未闻,款款地走远了。
      当晚项明珠果然拒绝用晚膳。石韬玉心事重重,一时也没了胃口,索性开始辟谷。二人无声地较劲,僵持两天之后,石韬玉觉得饥饿难忍,便让厨娘到项明珠的窗下架起火来烤鸡,要用肉香诱对方投降。岂料项明珠将门窗紧闭,就是不为所动。石韬玉既担忧又烦躁,只好戴上帷帽套上马,出门往军营去。
      她一路纵马慢行,心里十分踌躇。就算知道幸存者是谁,就算见到那二人,又能怎么样呢?事已至此有何意义?她想来想去始终不得其解,快到驻军营地时,远远见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马头上的装饰有些眼熟。石韬玉想起送自己和项明珠逃离敦成的那辆马车,马头上也有同样的装饰。她由此想起了沈绵,随即想起刘进计划和沈家联姻的事,立刻勒住缰绳令马停下。
      不多久,营地大门里走出一行人。石韬玉认出胥善则和沈绵,又见二人对身边一长者态度恭敬,而沈绵的恭敬之中略透出些亲昵,便推断是沈家家主。三人边走边说,看起来相谈甚欢。石韬玉想了想,暂时放弃去向胥善则打听,调转马头往回跑。
      胥善则将沈家家主和沈绵扶上马车,目送对方离去,然后转身回营。沈家父女的来访有些突然,虽然他们的倾向在张显死后变得理所当然,但刘进当面暗示联姻并拿他来调侃,这就有些露骨了。更糟糕的是沈家家主竟顺着刘进的话恭维了几句,没有一点婉拒的意思,这让胥善则感到有些不安。他决定早些敲定自己与石韬玉的婚期。
      马车里,沈家家主面带愁容,问女儿道:“你觉得那个胥善则如何?”
      沈绵道:“刘将军谁都不提,唯独拿他打趣,可见他是首选。论才学,他帮刘将军分地安民,自然毋庸置疑。论家世背景,钟陵胥家也确实配得上我们沈家。只是他先效忠于刘楚,后又追随刘进,刘进失势之后又转投卫南公,现在又助刘进夺权,这样朝秦暮楚,实在德行有亏。”她说完拿目光征询父亲的意见,却见沈家家主摇头晃脑,也不知是表示同意还是因马车颠簸。
      沈绵见状,猜测父亲心中主意未定。既然未定,就还有余地,还有时间。她悄悄松一口气,将窗帘掀开一条缝朝外张望。街市繁华热闹,和从前张显在时一样,似乎无论当权的是张将军还是刘将军,对百姓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忽然一人一骑飞快地从窗外掠过,然后便传来一声吁,马车停了下来。
      沈家父女相视一眼,听到马蹄由远而近停在窗外,一个女声传来:“请问沈姑娘在吗?”
      沈家家主道:“找小女何事?”
      石韬玉道:“我是项明珠的妹妹,冒昧想请沈姑娘过府一叙。”
      沈绵隔帘低声询问:“我与项明珠从未结交,为何突然请我?”
      石韬玉微愣,斟酌一下道:“姑娘还记得曾与明珠以琴会友吗?”她说完,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期待沈绵能从那里探出头来。然而窗帘纹丝不动,里面传来沈绵的声音:“我不记得。姑娘怕是认错了。你还是快去找人吧,不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说完催促车夫道:“走吧。”
      车夫遵命,重新驱动马车。石韬玉颇觉无奈,揣着满怀疑惑驱马前行。
      路边的好事者小声议论:“听说那项明珠把卫南公迷得七荤八素,要把钟陵打下来给她当礼物。”
      “我怎么听说是她要杀人,卫南公被迷得是非不分,连以前的功臣也要杀。”
      “不是,据说是她长得太美了,卫南公舍不得给别人看,谁多看两眼就要杀谁,所以才死了那么多人。”
      “可是卫南公自己也死了呀。”
      “我听说是刘将军得罪了她,所以卫南公要杀刘将军。”
      “胡说,刘将军怎么会得罪她呢?”
      “唉,一个是忠臣良将,一个是红颜祸水,这两者从来就是水火不容的。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那也未必,说不定是刘将军也看上了她,要把她抢过来,所以杀了卫南公。”
      “胡扯!刘将军不是那样的人!”
      “反正这种女人就是祸害……”
      可惜石韬玉心不在焉,耳中未落只言片语。她本想请沈绵帮忙开导项明珠,想着以沈绵过去和项明珠的交情或许能说服项明珠,却没想到沈绵拒人于千里之外。她想不通沈绵有什么苦衷,但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胥善则送那父女二人出营的情形,便推断与此有关。于是她策马重往军营方向去。
      到了军营门口,她被守卫拦了下来。石韬玉翻身下马报上姓名,要求拜见胥善则。守卫让她在原地稍候,匆匆跑去营中请示。不一会儿人便跑了回来,微喘着对她道:“将军说请姑娘过去。”
      石韬玉诧异,据她所知胥善则并未升任将军,守卫口中的将军莫非是指刘进?她默默跟上守卫,走进一间大帐,果然看见刘进和胥善则都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