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4 章

      刘进去找将军巷的里正喝酒,闲话间流露苦闷之情。里正遍数将军巷中近来发生的喜事,见刘进兴致不高,关切地问他缘由。刘进坦言自己因被张显猜忌,在军中处境艰难。里正是个老实人,不明所以地追问。刘进语焉不详,只说当初建商铺安流民也得了张显的支持,提议以将军巷百姓的名义宴请张显,大事赞颂他对百姓的恩德。
      里正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答应下来。二人又觉得只邀请张显尚不够隆重,于是决定将军中重要将领悉数邀请到场。刘进转而兴致大好,谈起宴会的构想。二人商定在巷子正中最大的那座酒楼里设宴,楼外安排焰火表演,楼内请名伶评唱助兴。里正喝得高兴,拍着胸脯保证那天一定让将军巷比过年还要热闹喜庆。
      次日里正准备了一封请柬,挨家挨户地讨要签名,凑了一百来人,然后送给张显。张显望着请柬后面密密麻麻的姓名,心中颇为受用,又听里正称颂不绝,便从善如流地答应了赴宴。
      当晚,张显带项明珠和石韬玉一同赴宴。听闻军中将领都要列席,他便轻装简从,免了护卫随行。酒楼早已清场,大堂正中搭起高台,四面梁柱间都悬挂着红罗,装饰得十分喜庆。里正带人在酒楼门外迎宾,众将领赶在张显之前纷纷而至,然后齐聚在大堂等候。待张显一行抵达,大堂上立刻沸腾起来。
      张显携项明珠与石韬玉入座。只听台上一声锣响,才子佳人粉墨登场。里正点头哈腰地过来敬酒,先向张显敬了三杯,然后往右挨个敬过。刘进陪在末座,便成了最后一个。石韬玉目光搜索了一圈,没有发现胥善则的身影,心里暗暗纳闷,对台上的戏也没有兴趣,便悄悄打量刘进。刘进面无表情,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戏到中场,门外红绿闪耀,放起了烟花。炸裂声自外传来,几乎盖住了戏台上的人声。张显被扰了兴致,不自觉地蹙了蹙眉。李昌察言观色,招手将里正叫到一旁,吩咐让外面的烟花先停一停。
      里正赔笑,匆匆往外面去。可他去了不久,烟花声不仅不止,反而越来越响。石韬玉嫌吵,不耐烦地扭头看向门外,却见烟雾中人影晃动,忽然有许多士卒手持兵刃气势汹汹地闯进大堂。台上的曲调戛然而止,伶人们吓得往幕后跑。石韬玉愣愣地呆坐在原地,眼看酒楼里厮杀起来,顷刻间桌翻凳倒,惨呼痛骂淹没了烟花的声响。
      她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兵变,心里惊恐不已。扭头再看刘进,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退到高台边,一副袖手旁观的姿态。石韬玉明白过来,慌忙溜下凳子躲到桌底,同时伸手欲拽项明珠。岂料她刚触及项明珠的裙摆,就见项明珠脚下一个趔趄往后退去。随后凳子倒了,石韬玉看到张显搂着项明珠且战且退,李昌护着二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石韬玉手脚尽力蜷缩,眼睛却瞪得老大,半点不敢松懈。她看向刘进,却见那高台下的挡板突然破裂,从里面冲出一队弓箭手,眨眼间纷纷跳上高台,开始向大堂上混战的人群放箭。石韬玉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箭矢破空飞来,发出嗖嗖的声响。陆续有人中箭,酒楼里哀嚎声此起彼伏,而酒楼外烟花还在盛开。石韬玉心中突然生出巨大的悲哀,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项明珠在慌乱中看见她躲在桌底,孤弱而又无助,不由得心急如焚。她挣扎了一下,立刻被张显搂得更紧。张显顾不上石韬玉,一心只想带着项明珠尽快突围。但跟随他的将领惨遭屠戮,堂上幸存者越来越少,而他自己显然已成众矢之的。
      三人渐渐力不能支,心知已没有全身而退的指望。项明珠四肢酸软,完全被张显支配着躲闪,心里悲惧交加,眼中泪流不止。旁边一名士卒突然砍杀过来,张显情急之下为她抵挡,胳膊上挨了一刀,顿时鲜血淋漓。李昌慌忙绕过来将伤人者击退,自己却中了一箭,右手脱了力道。他换左手握刀,肩上、腹部和大腿均受重伤,鲜血在衣服上如红花绽放。打斗间隙,他余光瞥见石韬玉孤零零躲在桌底,心中虽痛,却无力顾及。
      赴宴的将领所剩无几,刘进站上高台,朝张显的方向一指。顷刻之间,箭如雨下。李昌不及阻挡,纵身上前将张显护在身后。利箭穿透胸膛,人却硬撑着没有退后半步。他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心中几乎麻木,自问为张显拼尽了全力,至死不辜负忠义二字。念及于此,他眼露笑意,转而朝石韬玉投去最后一瞥,继而轰然倒地。弥留之际,他耳边隐约传来呼唤,似乎是张显,又像是石韬玉。李昌无力分辨,但心满意足,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张显望着李昌的尸体,内心痛惜不已。但弓箭手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再次拉弓射箭。张显满怀绝望地看向刘进,与项明珠共赴黄泉的念头在脑海中显现。眼看箭雨迫至眼前,怀里的项明珠恐惧地瑟缩了一下,张显心头猛然一震,身体先于意识而动,揽着项明珠转过半圈,自己挡在了前面。
      一支箭从项明珠耳边飞过,刺破了她的耳廓,险些划伤脸颊。项明珠惊呼出声,感觉身上骤然一松,扭头去看张显,却见他怒目圆睁,僵直地倒了下去。项明珠微怔,这才看清他身中数箭,箭镞由后背贯穿胸膛。她心慌意乱,哭喊着扑到张显身边,徒劳地想拽他起来。
      张显听到她的悲泣怜惜不已,只想像往常那样将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抚,然而却力不从心。他渐渐恍惚,感觉力气随鲜血流失殆尽,周身仿佛没入冰冷的池水。大限已至,他心里全不想什么丰功伟绩,只是放不下项明珠。
      刘进吩咐弓箭手停下,迈步走向石韬玉藏身的桌子。石韬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项明珠和张显,看项明珠撕心裂肺地哭泣,心里十分难过。刘进弯下腰伸出手来,她却恍若未见。刘进忍不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张显又恢复了一丝清明,心知是回光返照。他无力动弹,只能用目光抚慰项明珠,胸中满是悔恨,悔不该情难自已招惹了她,却令她再度失怙,恨二人夫妻缘浅,偏留给她无限伤痛。张显无声地张了张嘴,终于没了气息。
      项明珠意识到他去了,又见他至死不能瞑目,心中大恸,一时欲哭无泪。
      石韬玉终于回过神来,被刘进搀扶着从桌底出来,只觉手脚发软,浑身克制不住地颤抖。刘进安抚她道:“石姑娘,你放心,你是胥校尉的妹妹,又对我有恩,我绝不会伤你。”他看石韬玉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如纸,又关心道:“你没事吧?”
      石韬玉略摇摇头,摆脱刘进的搀扶,步履蹒跚地走到项明珠的身边。“姐姐!”她哑着嗓子喊了一声,伸手去扶项明珠。
      项明珠冷冷地推开了她的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