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休见旧时月

作者:一颗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清再见上清,是三千年后。
      时间对他那等几乎不死不灭的存在而言几乎毫无感觉,不过这在上清身上却不尽然,玉清对此深有体会,上清自诞生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五万岁,不管以混沌的看法还是当下洪荒的标准,都属于幼崽范畴,而幼崽的生长时期是变化最厉害的时候。
      长高了。
      看着弟弟略有些抽条的身高,玉清心底先是晃过这念头,这些年他忍住那份心软,也不想看这弟弟,现下猛然一见,毫无心理准备的玉清是真的能从上清身上捕捉到岁月光阴刻画下的痕迹。
      这个发现让他微微有些怅然。
      “反思如何?”
      “呃,这个……”
      运转法术,上清摊开手掌亮出那朵颤颤巍巍的小雪花——比三千年前那朵略大些微。
      上清显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败,表情拧巴在了一起,很是沮丧,他愧疚的低下头,“哥哥,上清有好好练。”
      我知道。
      心底浅浅浮过这般三字,玉清只口不提这千年来屡屡感应到自后山传来法术波动的事。
      玉清道法,其施展方式是以沟通本源法则从而引动天地之力催发的,故而其威力凌驾于万法之上,是寻常由自身催发的术法所无法媲美的,但也因如此,施展玉清道法往往需要对天地法则有较为深切的了解,不是空学施法步骤和原理就可以一蹴而成的,这还需得天道法则承认。
      显然,这就与努力没关系了,全看天赋点。
      想到这,玉清的心情难免阴郁,他这弟弟明明也是盘古嫡裔,但沟通天地法则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只得声势,不通其本质,似乎天生就没开那窍,或者说压根不得天道承认。
      若连这都做不到,与那些不识天数的半残品有什么区别?
      这弟弟,父神你当年到底是怎么捏的!
      严重怀疑自己亲爹手残到忘了给弟弟点天赋点,玉清心底蕴着点火气,周遭温度也因他的心情一路狂跌,寒意蔓延,便是冰湖上那团号称永不冻结的玄冥真水也直接给冻成了冰疙瘩。
      圣人之威,纵喜怒,亦有移天变地之能。
      “哥哥。”
      一只软绵的小手触上他拢在袍袖中的手背,玉清一晃神,下意识的垂首望去,只见弟弟正仰面望着他,目含关心。
      玉清一直觉着,在捏三清时他爹是罕见的点亮了审美天赋,故而三清并没有半残品那些写作‘惨不忍睹’读作‘粗制滥造’的所谓狂野风格,三清模样都极为精致,故而上清在模样上是没得挑的,至少玉清这种完美主义者也没挑出什么毛病。
      若只看长相,上清这个弟弟大概真是盘古按着他次子所有喜好给捏出来的,无一处说不合他心意的。
      对着这么张脸,玉清火气稍消,已经跌停的气温有了回温趋势。
      “对不起。”
      他弟弟这般与他说道,可能因为之前冻得厉害,上清面色苍白,唇瓣也泛点紫,看着这冻得瑟瑟发抖也没扯过一张被褥或者衣袍暖暖的弟弟,玉清心底漫过一丝叹息,既在想着弟弟脑筋是不是有点死,却又微妙的感觉到了满意。
      “不是你的错。”
      揉揉上清的发,后似想到了什么,他补充道:“你也无须与我道歉。”
      眼神里明明透着迷惑,弟弟却还是乖巧的点头,这模样叫玉清沉郁了千年的内心散了三分阴翳。
      他弟弟其实还是很听话的。
      冰颜稍化,神情送缓三分,玉清伸出一指戳了戳他这软绵好欺负的弟弟,难得客观了一回,“既不合适,便算了。”
      横竖有我在。
      玉清是这么想的,面上也带出了几分这意思。
      却是上清又不领情,扯了扯玉清的袖子,又指指一侧冰壁,引玉清侧目望去。
      霎时,回暖的淡眸冷凝到底。
      
      “所以你是说,咱那个连法则都嫌的弟弟,只用三千年就悟得了剑道气运?”
      虚空凌云,太清点点下方碧涛翠竹间练剑的豆丁,然后侧过脸去问向身侧的胞弟,“这不好笑啊,玉微。”
      闻太清质疑,玉清面上毫无波澜,他大抵是想到了之前见到的那面布满剑痕的冰墙,其上的道韵分明是……压下眸底神色,玉清淡淡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在理。”
      取过半截枯枝,太清招来恶尸,丢与其,“去试试。”后瞥了眼仿佛置身事外的玉清,又道:“下手别太重。”
      恶尸会意,纵云而下,却不与上清分说,枯枝若长剑嗡鸣,一连挽三式,直取上清命门。
      面对突发情况上清也不慌,只手中剑势因被袭而稍有滞顿,遂右腕一转,易改其原轨,后演出万千路数变化,须臾,剑影重叠若幻,速极快,已不可辨别虚实。
      战斗素质还不错。太清可有可无的想着,余光瞥见上清下腰回避横扫面门的枯枝,又见其扭身直抄恶尸底盘,逼得恶尸向后退却,这才眼睛一亮。
      “玉微。”
      “嗯?”
      本在漫无边际的放空自我的玉清回神,以为太清有所发现,却闻得如此一语浮过耳畔。
      “你觉不觉得上清腰很软?”
      冷瞥了一眼自个这脑子里不知道都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兄长,指尖一颤,玉清到底没把盘古幡拿出来。
      他冷声问道:“这是重点?”
      “难道不是?”太清轻笑,眸光另有深意,他又点点下方那做了好些高难度闪避动作的弟弟,“这腰跟没骨头似的,至少很合适…打架。”
      下方缠斗尚未有个定论,玉清见弟弟没怎么吃亏也丢开不管,专心面对他这多数时候不靠谱的兄长,直言道:“若不打算好好与我谈,你看着便是,无需说这类混账话。”
      “咱还有什么可以谈的,该说的,不该说的,为兄哪样没跟你掰扯过。”语带讥诮,太清浅浅勾唇,“但问题是,你听进去了吗?”
      不见玉清回答,太清低笑一声,似冷玉击石,泠泠声凉彻,“事实已经这么明显,上清也的确不凡,你若找我是为了确认,我也只得这话了。那现在,我的弟弟,你告诉为兄,你的决定是什么?”
      玉清波澜不惊的看了他的长兄一眼,忽而道。
      “上清的真名,我想好了。”
      侧脸凝视着玉清,太清好像第一天认识这弟弟似的,“什么?”
      微抬头,玉清举目凝视苍穹,星河运图纷纷映入那双浅淡至极的琥珀瞳眸中,恍惚这天地众生皆被揽尽了去,而他,看尽了万物,也无视了万物。
      然而就是这么一双浸透无尽炎凉的眼,此刻却任凭一点北辰星辉印入其间,点亮心湖。
      “玉宸。”
      
      名,命也。
      将玉微的命匀一半予你。
      至此,命理相连,福祸同在。
      淡眸微微瞥了眼海天云色后的碧游天宫,玉清圣人负手立于宫门前,任的身后无尽沧海翻白浪,任的天地星斗移千秋,他自漠然无所动。
      作为兄长最平凡也最简单的祈愿。
      你可明白?
      我的,弟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