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休见旧时月

作者:一颗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叁拾壹

      不知名处有一道具名的云阶,其主人不清,功效不明,以目前所知,因炼制素材问题,此物自带混元以上级别威压,立其上者将触发无上圣威反复不重样碾压这一被动技能,故而,对登梯者而言,扛得住便立得住,若扛不住就只有被压在台阶之上品尝四肢百骸尽数被碾个遍这一个选项。但因该技能不设下线,梯数与威压成正比例,到达顶峰时,其威压与物主本体实力对等,所以这种几乎是拿主人实力来衡量登梯者是否有能耐登顶的玩意,若用于考校求道拜师者的恒心毅力……除非你叫鸿钧,否则这辈子怕都没什么徒弟缘。
      对这种云阶,上清并不感陌生,在他小的时候,他的哥哥也曾炼了一道类似作用的阶梯放昆仑门口,自不是动了收徒立教的念头而设下的考验,用哥哥的原话是:弟弟你若一咕噜直接滚下昆仑,那就别回来了。彼时的上清正值小胳膊小腿身材五短的时期,套上件昆仑特殊雪袍子整就一新鲜出炉的大白汤圆,为防‘汤圆’闹腾起来就滚个没影,玉清的理由相当的符合实际,毕竟指标哪有治本来的实在,弟弟自个乖乖不闹总比自己千防万防强。
      让弟弟自个安分下来是目的之一,玉清另一打算便是拦着他那为兄不尊的大哥,毕竟汤圆乖不自己滚出去,也还有那等热衷把汤圆捏成小姑娘然后抱出去的变态存在。
      综上述两大目的,显然玉清炼制的云阶目的在于委婉的拒绝任何来客——只要实力没超过玉清自身就没法登顶抵达玉虚宫。
      至于来客实力等于或者超过玉清的,估计玉清的意愿也不在对方的参考范围内。
      洪荒到底是实力至上,而这一道玉阶便是衡量主人与来客间孰强孰弱的标准。
      只看你有没有资格站到我面前。
      这是玉清圣人睥睨世间的无声宣言。
      不过此云阶非彼云阶,作用虽类似,但上清敢确定,眼前这个的品阶绝对在昆仑那之上,毕竟他的哥哥再是大手笔,也无法拿出不周山的上品玉髓炼器,毕竟昆仑那个的威压再前,也无法达到宛若是被天压顶的高度。
      盘古承天一万八千年,终陨。
      承天之重,纵是管中窥豹,亦可知其中分量。
      上清乃盘古之子,亦是三清中唯一一个出生在盘古开天后的孩子,以盘古余下所有的元神为底,融汇天地至清至圣之气,他生出自我神识之日,便是盘古彻底道消之时。
      所以他拥有盘古氏元阳上帝自诞生到死亡为止的全部记忆。
      所以他知道在最后几阶里那宛如承天般的威压意味着什么。
      甚至他隐隐约约察觉到此间主人的气息中与父神的相似之处。
      是……父神?
      上清很快就否决了这个猜想,若细究下来,其实还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中差异。
      二者间这微妙差距,正如一棵苍天巨木与其分支,虽同源于此,但那分支却已在另一处,经历了不相同的风霜雨露,最后生出另一番崭新的模样。
      这位大能大抵与父神是有什么瓜葛牵连的。
      迷迷糊糊中上清如此想到,也亏得这点因果,凭着盘古血脉的庇佑,寻常混元都难以坚持下去的那几阶玉梯竟是被他拼着道消之险硬是走了下来。
      求道之路,自当迎难而上,为心中坚持,亦可不计生死,不论祸福。
      刚登上浮台,若非骨子里的骄傲拒绝,上清差点就给跪了。
      盘古子嗣,不敬天地,不跪万物。
      十二祖巫如此。
      三清道尊更当如是。
      “你当知,这不欢迎任何人。”
      一点轻笑落至上清耳边,几以为是幻听。
      半点犹疑聚在他眉心,因着失血过多上清的意识并不算清晰,他垂头瞅着被自个的血里里外外渗了个透彻的布料,少顷,沉沉的叹了口气,“可我还是得来。”
      “真是固执。”
      一股平缓舒和的清气落到他身上,身上乃至于精神上的伤痛疲惫竟是瞬时扫空,上清惊疑之余,不由抬首,四处寻觅。
      巍峨宫门前是一方无暇白玉砌的平台,光洁无垢,与天色同溶,周遭尽是白茫茫,净得乃至光色至纯,竟分不出何为云海何为楼阁。在这白茫茫中,唯独的一点异色源于一棵青葱建木,建木葱郁,枝繁叶茂,在其下立着个道人,头戴芙蓉冠,身着玄色及地长袍,衣襟处绘有太极阴阳鱼,手中还持着一把品质不下于先天至宝的拂尘。
      穿着珍宝倒是其次的,最让上清感到震惊的是,明明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偏偏再度回想时自己却连这道人的面部轮廓都记不分明,依稀记得是个姿容瑰丽的绝世美人。
      不信邪的上清继续打量那道人,恰对上了道人望来的眼。
      这回他看清了。
      那是一双至黑至纯的眼眸。
      蕴藏着万物的发生,也烙印了众生毁灭,仿佛一眼望尽了世界的始终。
      强。
      纵使道人目光温和若水,他却无端感到一股极淡又极深刻的凉意。
      比他认识的所以人都要强。
      有了这认知,上清当即移开视线。
      谁又知,仅是对视的瞬间,足叫他四肢百骸生寒,元神几是生出了被泯灭的错觉。
      混元之下,众生皆蝼蚁。
      这般的可怖感觉,无关道人的态度,是彼此间相差宛若天堑的位阶。
      纵然道人自己并不介意被直视,但敢于做出这般无礼之举的他也会本能生出无限凉意。
      可,又是什么给了他敢于冒犯强者的底气?
      冥冥竟是生出了‘他绝不害我’的这个认知,上清对此相当困惑。
      这不会是他哪个叔叔……吧?
      他沉默了好一会,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敢问尊者是否有一位孪生兄弟?”
      道人乍一听他的问题,似颇感意外,一双如烟的远山眉似蹙非蹙,竟未当即回答。
      少顷,他抚着拂尘,轻语:“无。”
      轻飘飘的一个字,竟给他品出了好些沉重的滋味。袖下的手下意识拢成拳,上清没有说话。
      “能到这来也不容易。”
      道人含笑瞥了他一眼,“令你所执的,是何物?”
      “回家。”
      “家?有人等着啊。”
      传到到耳边的话语略显几分迷茫,极深处甚至有些可以被称之为艳羡的情绪,那道人低语,“真好。”
      上清默了一息,可不好吗,不论是远行他乡归期不定,亦或是漂泊在外浪迹四方,终归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在漫长光阴里等着你回家。
      这世上再也没有哥哥那般好的人了。
      所以,我才执着啊。
      “他对你,很重要。”
      这一句并非疑问,而是一种肯定。
      “哥哥比什么都重要。”上清回答得极快,语气郑重。
      道人微偏首,璀璨天光避开了他的眉眼,只余一片树影阴翳渲染,“即使他提出的要求,很过分?”
      过分?
      面对这么一个无头无尾的问题,顾不得元神内的惊惧,上清再度对上道人的目光。
      道人看向他的眼神依故温和,那是一种近似于怀念的情绪,浅浅淡淡,仿佛是半盏由浮生浸泡的清茶,道不清是甘甜还是苦涩哪个多点。
      “尽我所有。”
      少许沉吟,上清给予了这般一个回答。
      目光中多添了一抹了然,道人微抬首,一双美目涩晦难辨地望向宫门前的牌匾,半晌,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你爱他。”
      原来,你爱上自己的哥哥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美人(茶):作者说太一的路痴属性无可救药了,只好让我来捞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