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休见旧时月

作者:一颗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贰拾肆

      玉清圣人进入碧游宫时并未弄出任何动静。
      按理说圣人出行不摆个地涌金莲、紫气东来的排场那都对不起他们身份,但在必要时候这天道附赠的被动技能也不一定受圣人青睐,至少玉清圣人是如此。世人似乎潜意识里总认为元始天尊享受着世间最好之物自该是金光闪闪排场极大的一位圣人,但玉虚宫在最早的时候简直跟雪窟没甚两样,足可见玉清圣人他骨子里不是个滞于外物的主,他未必真爱把自己弄得金光闪闪跟个移动发光源似的来昭示存在感。
      当玉清顺着本心不把自己弄得金光闪闪时,他还是很低调的,低调到他自纷纷乱乱的碧游门人身边走过时,恍惚是行走在另一个时空,来往过客不论修至大罗至臻,亦或是根基浅薄尚未化形,他们都没发觉自己曾与那高高在上的天尊在某个回廊转角擦肩而过。
      流云履下不染纤尘,圣人漫步于金碧辉煌的碧游宫,他并未留意那些被洪荒众生赞誉推崇至极的碧游圣景,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于施舍,琥珀色的瞳眸深处透着的是一种凌然于世的冷漠。
      他是这般冷的一个神,冷得与周遭格格不入,冷得诚不该莅临此处。
      但他还是来了。
      真不可理喻,也不可思议,谁能想到最爱清净的玉清圣人愿意亲涉这遍布被毛戴角之辈遍地的碧游宫。
      或许他是该来。
      他亲弟弟的道场,为什么不能来?
      走了大半个碧游宫,最后圣人是在碧游宫最深处的一颗梨花古木下头找到了他弟弟的。
      彼时梨花开得正当繁盛,若堆雪于枝头,洋洋洒洒挥落一大片,若说碧游宫是漫漫红尘里繁华与喧嚣的浓集所在,此间却是颠覆了世人对碧游的理解。这儿的气息太过于干净,净得不容许被外人踏足,净得竟只存在着最纯粹的上清仙气。
      这仿佛是上清圣人身处红尘喧嚣中不经意间留下的一个梦,那被深藏至不可触碰的旧事,乃至被怀念却难以言说的感情,尽数都藏在了纷飞雪白的尽处。
      圣人静默的立于回廊,却未生出上前的心思,他凝了一会他弟弟的侧影——上清静然立在那古木下头,一袭清荷直缀落地,腰间有琳琅珠玉压裾,只那袍摆比寻常道袍更长一些,直覆过了他足下云靴,遥遥看着,清净严谨间无端多了些漫不经心的散懒。
      恰逢一片雪白落在上清发间,乌色的发与纯粹的白交相成了天地间最动心神的色调,这般的颜色本该是被绘入丹青纸卷的,但上清却未有所觉,只凝着一树繁复,由得身上落了无尽雪尘。
      圣人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淡漠瞳仁中不经然间多添上了一抹清寒冷色。
      却在这时,上清似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的到来,微侧过脸看向他,那瑰丽若雪中烈焰的面容便生生映入了他眼中。
      那一霎原蕴藏在圣人眼中的星辰宇宙洪荒万界尽没了影,他似乎满心满眼都只见着他,也只想见着他。
      很快他就回过了神,不由垂敛眼眸,他一贯都知道自己的弟弟生得极好,到得如今他才知道这般的好早已是超出他所有的预期。
      记忆里那尚有三分稚嫩的眉眼已是完全长开了,明艳韶秀,风华天成,这与他所想的并无太大出入,却不知为何,对上那双静若玄潭的眸子,他总觉得自己的弟弟有什么不一样了,而今这双眼,比他年幼稚气时清亮无垢的眼眸更透彻,比他锋芒毕露时坚毅无惧的眼眸更沉着,但更具体的他却说不上来。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沉默的间隙里圣人可有可无的想着,几朵梨花坠落的绵软声响掉落打断了他的思绪,圣人不动声色的皱起眉头,他走了过去,一如多年以前。
      时光恍惚不曾在这对兄弟间流逝,那些在已知光阴里被遗失的、被错过的、被舍弃的都似不曾发生过般,他仍是他,他也还是他,一切皆是旧时模样。
      只是,这可能吗?
      碾碎凋零尘埃之物,圣人眼中有什么暗涌在厚重冰层下酝酿着,他上前去,吝啬至极的拂去上清赖在乌丝间的雪色。此时他的弟弟离他是那么的近,近的足以让他听见他平稳悠长的吐纳,也近的足够让他忆起那些合该深藏于繁复英华中不可言说的旧事。
      那年的梨花开得也很灿烂。
      在繁华落地不间断的绵软声中,还有一点似叹似喘的太息掩于花影重重之后。
      那太息至今闻来,恍若是在天边尽头,又近似就在跟前。
      跟前同是这人,记忆里的黑发亦是散得如此彻底,垂落的衣摆上也是绣着几朵芙蕖,圣人有些恍惚,前尘繁忆渐明晰于眼前——袍间芙蕖随那人的晃动在空中颤颤巍巍的摇曳着,若经风吹,似承雨露,是道不尽的旖旎,竟说不出的可怜。那人秀致的眉心攒着褶痕,水色星眸里漾着的尽是迷蒙眷恋,耳鬓厮磨间,水润红唇轻轻启合,那人喃喃着,恍若太息,又似呓语。
      “哥哥。”
      今夕何夕相重叠,圣人恍然回过神来,却不知这一简单二字何来的威力,他感到了一丝火热之意,不自禁探手摩挲弟弟的唇角,指腹下柔软细腻的触感引得他想得到更多。
      或许他更想做的是倾身品尝一番。
      未等他做些什么,他的弟弟先一步握住了他企图收回的手,唇边浮现出点点滴滴温柔若水的笑意。
      “哥哥你想我了。”
      弟弟这般道,声音平淡至理所当然,仿佛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一个不容置喙无法改变的事实。
      圣人淡淡看着现下落花,又似是在观看自己前半生挥之不去的荒唐谬事,眼低不经意间泛着冷清雪色,闻弟弟一语,他却是笑了,笑得冷然,笑得讽刺,笑得事不关己。
      “弟弟,你说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抽风·作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之自嗨系列】
    本文有两条时间线,一条是现在进行时(楔、捌最后一小段),一条是过去进行时,本章时间线属于现在进行时……其实吧,本章抛掉最后一句再四舍五入一下,应该算是有肉汤的福利的……相信我,玉微哥哥是爱弟弟的,但玉清元始天尊他始乱之,终弃之?好吧,本就是野外那啥,露水姻缘什么的好聚好散很正常啦……嗯,木错,天尊渣的毫无隐情(我:我觉得天尊此神完全可以渣的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玉微: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哦,天尊最后那句话就是说:我不想你,只是想上你(通天·面无表情·教主:现在砍了他是不是就不用封神了?)
    (深沉脸)接下来剧情怎么走好呢,讲真我……写脱纲了Q-Q介意be不?
    不过……
    洗白是不可能洗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洗白的。弟弟又不会跑,就是欺负这种弟弟,才能维持得了心情的愉悦,去碧游像回家一样,在碧游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弟弟永远都是个蠢货,脑子又不好使,他超喜欢弟弟的!
    讲真,我也不想的。
    ——本想写小甜饼结果写着写着突然在鬼畜道路一去不复返的作者顶着锅盖已跑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