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休见旧时月

作者:一颗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贰拾壹

      洪荒已知的混元,除掉目前游离世外被天道列为黑户的东皇太一外,剩余的都是混沌外来户。
      因为外来户这种东西并没有上洪荒本地户口,所以洪荒里到底藏着几位混元,洪荒大众并不能通过掐指一算技能从天道那得到答案,但那也是因为他们的境界不够,要真到了那层次,彼此间死没死、死得彻不彻底其实心中还是有点数的——所以混元境界的那几位至始至终都不认可洪荒主流说法中‘东皇失踪可跟道消划等号’这点。
      若不算东皇太一那非混沌出生真正意义上的洪荒第一位圣人,混沌外来户到底有几个,黑袍道人,也就是混沌魔神中掌情绪一道的罗睺环视四周,相当无奈的表示:还别说,真就在场这几个了。
      当然,来洪荒的混沌魔神肯定不止在场这四个,但除掉在场的,要么是没能耐修回混元境界的废物,要么就是爬回混元境界却做着一统洪荒的美梦最后被东皇送去跟盘古聊人生的蠢货。
      前者弱得罗睺不屑于跟他们攀亲戚,后者已经不识时务到把命都玩没了,今天也没啥同族爱的魔神罗睺是绝不承认上述两种是自个的兄弟姐妹。随后他看向了可以说是他当世硕果仅存的兄弟——虽然那个身影他看了无数次仍感觉辣眼胃痛脑门疼。
      他一定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有这么个倒霉兄弟。
      心中想着,他赶忙移了视线看向暂时没有相互嫌弃到有自相残杀迹象的盘古三清所在,嘴上嘟囔了句,“你们来的倒齐。”
      同出一源的三清虽没混沌魔神那骨肉相残的特殊爱好,但作为关系生来便亲密到气运相连同荣共辱的三兄弟,他们寻常行事却也当得上‘奇葩’二字。君不见人家兄弟那都是同出同进以表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但太清玉清两尊却是住的天南地北,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势头,就更别提三个一起出现了。一般都是上清在洪荒上头浪,为了自个炼丹那点小爱好太清偶尔倒也愿意屈尊纡贵的出个门去采药,而玉清却是最不爱挪动尊步的,这位自落户昆仑后出门的次数简直屈指都没得数,寻常便是要见谁,往往也是直接隔空取物般‘请’过来聊人生。
      而今这三兄弟难得凑了个齐整的出现在洪荒大众跟前,确属罕见。
      不过三清显然不是来当甚奇观给人围观八卦的。
      太清微抬眉,暂不言语,玉清则连个眼神都没赏,冷淡道:“两位,这次闹得过了。”
      “小玉清啊,你这般跟你叔我说话真的好吗?”
      以手撑着莲台,罗睺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在同是混元级别的兄弟子侄跟前,他不敢真的托大,不过却也不妨碍他口花花就是。
      “你们两个的事,与我无关。”
      但是影响到他就不对了。
      琢磨出玉清话底另一个意思的罗睺默了一瞬,旋即道:“放心,不劳烦你。”苍白得仿佛多年不见阳光的手指轻弹,早前还好不威风的祖龙瞬时化作一道流星直缀入东海至深处。
      镇压了祖龙后,罗睺清了清嗓子,捏出把跟祖龙一样的粗狂嗓音的向洪荒高声宣告道:“吾乃龙族始祖,今观吾族征战多损于洪荒,愿永生镇压四海海眼以偿吾之罪过。”
      也不知道天道是不是不耐烦这祸害似的三族,罗睺代祖龙立誓,天道竟回应了,压根没管发言的并不是祖龙本尊,直接降下不菲的功德。
      功德的确是多,可惜这功德却是汇入四海海眼平复洪荒裂痕,竟分毫没落入龙族人头上。
      看着那一大笔足以让圣人动容的功德就这么为龙族的罪孽挥霍干净,罗睺在一旁半真半假的感慨道:“我真是好人啊。”
      好人?
      目睹罗睺对祖龙强买强卖全过程的上清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但见到龙族上方的雷劫已然消散而去,再看至始至终都没觊觎功德的罗睺,他又觉得罗睺说得没毛病。
      却有神看不得罗睺自我感动,直接拆台揭了他老底。
      “三族今天会打成这样,罗睺他‘居功至伟’。”太清回头对自家天真浪漫的小弟弟道,“他是不心疼洪荒被糟蹋,不过要是不把尾收好,自是有人来收拾他。”
      至于说这个‘人’指的是谁,只看太清眼角不停往玉清身上拐就无需言明了。
      “他的求生欲真强。”
      上清一语道破真相,全没顾忌当事人也在现场。
      不过罗睺并不在意太清揭自己老底这事,都是混沌来的,谁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缺德玩意。
      都不什么好东西,何必嫌弃彼此没节操呢。
      坦然的承认自己特没节操的罗睺将目光移向一边企图缩小自身存在感的祖麒麟,“本尊是好人啊,你觉得呢。”
      祖麒麟咽咽口水,“尊者……”
      “怎么?”
      冷厉瞬染上那张笑盈盈的面容,罗睺冷声道:“你也需要我帮。”
      “不…不劳烦尊者。”
      “这就对了嘛,本尊就喜欢你这样有自觉的。”
      笑意重新回到了罗睺面容上,连看向祖麒麟的眼神也分为的温和。
      可惜祖麒麟无法为这份来自于魔祖的关怀而感动,明明满脸的红毛却硬是能叫人从中分辨出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来,祖麒麟顶着罗睺笑眯眯的眼神,前跨一步,向洪荒宣告道:“吾乃麒麟始祖,今观吾族征战多损于洪荒,愿永生镇压洪荒地脉以偿吾之罪过。”
      天道可不管这誓言是否是被胁迫的,当即便生了效,在麒麟族人痛哭流涕下,祖麒麟化作一道黄光投入中央土地,下一刻天降无量功德消去了麒麟一族的罪愆。
      “王啊……”
      “祖宗……”
      眼见着龙族与麒麟一族皆一派凄风苦雨,活像是大好姑娘被逼为娼似的,自认这回自己是良心发现保了两族性命的罗睺挑眉,妖冶面容上浮现丝丝不善来,“怎么,我帮你们处理了首犯,给你们争取了宽大处理,你们似乎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
      圣人一怒,天地变色,不等罗睺不耐烦的给两族来个神道毁灭,一只气度不凡的墨麒麟先被推出来做代表救场。
      比起那些习惯高高在上无法接受跌落云端后地位转变的族人,这只墨麒麟相当识时务,也知道自己的种族在这位跟前不过是一只大一点的蝼蚁,他很有身为鱼肉的自知,一出来便恭恭敬敬的对着罗睺行了大礼,“尊者言重了。”
      “言不言重本尊不知,不过如今事情已了,你们还停留在这……”
      罗睺微眯眼,“本尊还以为你们有意见呢~”
      尾音似有百转千回,明明是轻柔婉转的一句话却硬是逼得那墨麒麟四肢瑟瑟颤抖近欲趴伏于地。
      “不…不敢,我等这就离去。”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只墨麒麟的确是麒麟一族里少有的明白麟,大抵担心那些至今还敢对这尊大能怒目相向的蠢货族人祸连全族,他当即出手打死了这些打架打得脑子都不太清晰的族人,然后秉着礼多人不怪原则对着罗睺来了个五体投地,他道:“吾族自知罪孽深重,非族长的牺牲所能弥补,今日得尊者教诲,愿以全族性命起誓,麒麟一族永世不出。”
      罗睺垂眸打量了好一会这只墨麒麟,后道:“去吧。”
      得了被放过的准信,这回麒麟一族滚得相当麻溜。
      有了麒麟一族的前车之鉴在,同样被吓破胆的龙族自然也有样学样,拖起自己族人的尸体一路绝尘而去。
      对龙族没立誓就趁乱跟麒麟一族跑掉这小动作,罗睺只在一边冷眼看着,待见到那些以为逃过一劫的龙族在东海长吁短叹时,他轻轻嗤笑一声便丢开不管。
      他是喜欢折腾人看人痛苦没错,但对让蝼蚁很惨还是更惨这道选择题他并不是很感兴趣,蝼蚁的愤恨痛苦隐忍委实无法激起他的情绪。
      不过……
      “大权在握的感觉果真是不错啊。”
      把玩着腰间一方猩红血玉佩,他半是喟叹半是感慨,旋即罗睺抬首,目光灼灼的盯着南方云霭深处里的身影,慢声却是坚定无比的说道:“鸿钧,这道祖的位置,是我的。”
      鸿钧?上清也看向南方,不晓得何时起,清风散去万千云霞,那藏在最深处的一切便都显露出来——那是个身着九宫八卦酱紫道袍的道人。上清虽非圣人却因身份缘故所接触到的无一不是天纵之辈,但就是这样,在看到那名鸿钧的道人时,他仍旧生出些慨叹,这道人浑身上下竟无一不透着道之韵美。
      道之美,至繁亦至简。
      一边的太清好似自言自语般说了那么一句,“他的那仙道挺有趣的,天道很喜欢呢。”
      “所以这是仙魔争道?”
      大抵是从三祖争皇天位中寻到了相似,这回上清反应极快,“他们想要道祖这身份?”
      “让自己的道成为洪荒主流,万灵共修此理,更进一步便指日可待了。”太清对此只是笑笑,“三族争那皇天位算甚,这才是重头戏。”
      的确是重头戏。
      大道之争怎不是重头戏?!
      “你不愿意?”
      一朵冷然笑花缓缓在罗睺唇边绽开,他定定的看着鸿钧,眼中有暴戾顿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三族带来的战火硝烟尚未散去,天地劫煞再起,滔天盖地大有倾覆洪荒之势。
      而那立于无尽劫煞源点的魔神足踩黑莲,一身黑袍迎风猎猎,幻出十天罗刹列队陛下,他则若高居无上权威的王,统御天地煞气。
      王微昂首,直指紫袍宿敌所在,“鸿钧,来战!”
      三族倾轧与圣人打斗一比,当真是繁星与皓月争辉,那轰轰烈烈的龙汉劫此刻竟是显得微不足道,不过这两位争锋的喧嚣却半点也无法突破玉清仙气构建而起的屏障。
      身处其中的玉清冷漠看着这俩打起来并没有插手。
      “我记得他们俩之前是道侣。”
      石破天荒的,那如冰似雪全无红尘气息的玉清圣人侧首同太清圣人说起了八卦。
      “之前是,现在分了呗。”太清满不在意,三祖同甘共苦数个元会修来的友谊小船不也说翻就翻,这两位不甚牢靠的爱情巨轮沉几次有毛病吗?
      没有啊,一点都没有。
      太清意有所指,“又不是第一次闹翻了,他们那点破事你真半点不知?”
      闻言,玉清唇角扯出些微冷意,“与我无关。”
      “以前确实与你无关,现在倒不见得了。”
      却不知是想到什么,太清对着自家乖乖软软纯良至极的小弟弟说。
      “小弟啊,现在大哥教你学个乖——在道义之争面前,什么爱深意重,什么情比金坚。”
      很难得,太清笑了起来,那抹笑意若乍暖还寒时候的一缕风,说不出的凉薄锋利。
      “那就是个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露出蜜汁微笑的作者:高考第一天,日更第二天,作者没偷懒的第三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