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休见旧时月

作者:一颗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贰拾

      太清一贯不是个很靠谱的主,但这回他找玉清还真有事。
      是正事。
      一件非常正经的事——
      关于龙汉劫。
      龙、凤、麒麟三族始祖乃是东皇太一戮圣屠神后的混沌魔神遗躯演化而成,故而三祖跟脚奇高,不过因为三祖身负混沌魔神与东皇太一之间杀身的因果,故而本该是天骄的三祖在降生后一直都活着名为在东皇太一的阴影下。太古时期东皇御宇,诸天万物无不敢俯首称臣,纵使杀戮过多的东皇自己并不在意这点因果,但神族众神却容不得丝毫隐患影响他们敬爱的皇者,加之三祖年幼能力不足从而引来心思叵测之辈的觊觎,在逃亡途中,相似的经历三祖彼此间结下了深厚情谊,后由祖龙提议,三祖铤而走险的选择上了太阳宫,长跪于宫外以乞东皇垂怜。东皇被世人赞誉为‘光明伟岸’也非毫无根由的,感于三祖之诚,东皇竟是同意了祖龙关于‘化身坐骑以供驱使’的提议,任由三祖求庇于太阳宫。
      三祖虽为生存计不得不落魄至此,但也在东皇的庇护下安稳度过了幼年期,只是随着三祖成年,向来有主意的龙族始祖并不忿如此战战兢兢的存活着,加之东皇太一疑似陨落,而神族诸神也陆续为天地归化,见得神族没落的大势已成,遂与另二祖提议以自身繁衍能力发展出不输于昔年神族的一方势力。此提议看似天方夜谭,但三祖确有得天独厚之处,繁衍之后裔虽不修心,却是肉身强横法力堪比金仙,加之三族守望相助,共同进退,竟真在神族消亡而洪荒生灵修仙求道尚未达至臻这般青黄不接的时期里达成‘称王称霸’该成就。
      可俗话说得好,当外界压力消失时,内部的分裂必然出现。三族在发展壮大时期可谓是同气连枝一致对外,但随着三族不再需要谨小慎微可以在洪荒当一只威武雄壮的‘大螃蟹’时,那些曾经为了大局被刻意忽略掉的利益矛盾也逐渐浮出水面,三族摩擦日渐严重,加之三族势大助长了三祖的野心,能趁动乱组建出一方势力的三祖自然不是可久居人下之辈,他们企图效仿旧主登上那张至高无上的位置自然也不足为奇,故而这三足鼎立的局面是不得三祖欢心的。
      于是三祖反目三族倾轧,仙道的第一量劫正式拉开了帷幕。
      三族争霸因为三族实力相当而持续了近乎六七个元会,期间尸山血海山河破碎的场景叫好些经历过太古时期混沌魔神之乱的老资历修道大能们感慨:头回逐了魔神折了神族,这回也不晓得三族尚能剩余多少。
      对这一观点,一些与三祖关系不错的大能不是没旁敲侧击的提醒过三祖,然行至今日,三祖已然是退不得了,一则,那数个元会积攒下来的血仇不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放下就可以放下的,而三祖也没有那般的心胸以及气魄去点燃那名为和平的火焰,他们不是伟人,身承一族重责的他们也做不来这般的伟大;二则,证道之事往往是踏上了,要么成就至高尊位要么身死道消万劫不复,从三祖试图证皇天之位开始,他们身后只有万丈深渊,不成功便成仁。
      即使三祖中少有的清明人也不得不承认,那唯一的破局之法只能是杀光敌对两族后登上至高峰。
      但可惜的是,这一件事,离混元只差一步之遥的三祖做不到,势均力敌的三族也做不到。
      于是三族只能不断滑向同归于尽的深渊。
      直到今日三族的倾轧终于迎来了终结的日子。
      或可说是,是命定的共同毁灭之时。
      在三清踏足西荒战场时,太清走于正前方,淡然神情之中渗透着一股子属于圣人不仁的冷漠,而玉清则落后他半步距离,冷着那张脸,这一度被太清调侃为欲求不满,但他却依旧我行我素,他神情中的冷不大同于太清那种漠不关心,他似乎有些不满,为这山河破碎、为这血海尸山、为这一切源于私欲而酝酿出的劫难感到不满。上清对这横陈满地的三族尸体倒存生出三分的不忍来,只是他的手被玉清紧紧扣在执掌之间,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玉清身边,随着两位兄长走入三族战圈核心。
      三族的核心战圈比外围惨烈了不止数倍,此时三族交战已将近尾声,满地都是大罗级别的三族尸体不提,四处灵脉支离破碎也不提,只看三祖交战所在地上头,有那影响范围直达昆仑的天火与天雷在酝酿,便知三族此战已遭天谴。
      然尚且酣战得忘乎所以的三祖似乎并未意识到,而身为不速之客的三清也没有提醒的想法,甚至对三族存有三分悲悯的上清,在看到三祖身上无尽的业力时也不由的叹了口气,撇开眼不管了。
      不过这一乱看,倒叫上清看到了些别的东西。
      “咦?”俊秀的眉宇间攀上一丝名为疑惑的情绪,他细细打量了下这个血肉与术法齐飞的战场后,下意识的伸手扯了扯自己兄长的衣袖,“哥哥那好像是…阵法?”见得玉清看向自己,他指向了尸体横陈的东部——尸体铺了整整一地,看似乱得随心所欲毫无章法,但细究起来那些位置却是切合了天地星辰布点,引动天地之力,劫煞竟是散之不去。
      “确是阵法。”
      发觉一路上都相当沉默的弟弟终于肯搭理自己了,冰颜稍稍溶去了三分冷意,“有人在收集劫煞。”玉清看向上清的眼神恍若春风拂柳,柔软得叫一边的太清啧啧称奇。
      下一瞬,玉清就给太清表演了什么叫变脸神技,一道比亿万载玄冰还要寒凉的眼刀子直接丢向了太清。
      但太清何等神也,区区眼刀何足挂齿。
      只是他惯是懂得何为可持续发展,为长远计,对玉清这种塑料弟弟他不能一次性把人得罪死,故而只老生常谈般叹了一句‘我可是你亲哥啊’后,不再撩拨玉清,反而担起了答疑解惑的角色,对着一边最是纯良软糯的小弟弟循循善诱道:“小弟啊,就凭三个不到混元的小家伙的一点小纷争,你觉得这能成为你哥哥出来的原因?”
      ‘圣人之下皆蝼蚁’倒不是什么虚话,不说玉清那种圣人里的标杆模范,寻常做事非常接地气脸皮比天厚的太清也有一番傲气,他们是看不起三族的,而这三族的确没什么资本能叫他们看入眼中。
      诚然这般的想法看似是很看不起当下在洪荒说一不二的三族,但这就是事实。
      即使三族目前已经搞得天怒神怨,要说三族的决战能引得他这两个哥哥专程跑一趟,上清却是不信的,“不能。”
      “所以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来?”
      太清继续他的启发式教育,看着自己那一脸懵懂的小弟弟,他问道:“为什么呢?”
      为什么?
      上清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个结果,最后老老实实的摇摇头,端着认真的神情看向他的大哥哥,求问道:“大哥哥说的事,是什么事?”
      小弟问他欸,问他没问玉清。
      太清尚未嘚瑟地朝玉清开嘲讽,玉清就先把弟弟拉到自个身后,完全阻隔了两人之间的对视。
      面对自己名义上的大哥,玉清一向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下颔微抬,他道:“废话少说。”
      “这哪里是废话,你分明是嫉妒,嫉妒啊。”太清摇摇头,也不晓得是为了反驳这个评价,还是笑话玉清的小气。不等玉清有所表示,他又点着三祖所在地,道:“那边不没打完嘛,你急什么。”
      淡眸半阖,对战况玉清是看都懒得去看,不过玉清不上心之事自有弟弟代劳,上清踮起脚够着哥哥的肩膀看向了三祖战场,正见着本打成一团的祖龙与祖麒麟忽而一同袭向元凤,未经防备的元凤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恍若泣血,紧接着庞大的凤凰身躯便化作一团赤红火焰坠落于地,瞬时万里焦土。
      “元凤重伤。”上清凑到玉清耳边说道。
      有道是凤凰涅槃,三祖中最难杀死的当属元凤。
      也不怪祖龙与祖麒麟选择先把元凤逼出战局。
      可三祖间的小算盘与他何干?
      玉清道:“太慢了。”
      这声音冷若玄冰,清似碎玉,明明透着一股刻进骨子里的冷漠,但却因为出自玉清之口竟意外的好听。
      虽知场合相当不适宜,但上清还是感觉耳朵有些烫。
      不可否认从小到大他都仰慕着自己兄长,仰慕兄长的渊渟岳峙的气仪,仰慕兄长的如海比天的实力,更仰慕兄长谈笑间定论他人生死的霸道。
      我总会做得到的,就像哥哥那样。
      他这般想到。
      却不等上清或者太清发表什么意见,一道慵懒散漫的声音先一步插了进来。
      “的确太慢了。”
      寻着那恍若魔魅的声音望去,不知何时那横尸血海中出现了一位道人,其相貌甚是出色,只是身上的玄黑滚金袍子半敞开,露出蜜色胸膛,尽显风流姿色。
      “诶呦我说啊,诸位你们被小玉清嫌弃了呢~”
      黑袍道人坐于开天辟地一来唯一一朵十二品灭世黑莲上,一脚盘曲另一脚随意垂落在莲花边,集云靴时不时蹭过血海上方引得阵阵波澜顿起。
      他似是对于这搅乱平静的事情很感兴趣,一双妖冶非常的眸子里浮显出一层凉薄的笑意,“怎的,不发表一点意见就想走?”边说着,他看向那已经意识到不对企图逃跑的祖龙,手指虚一指,也不见甚天花乱坠的场景,掉头跑路的祖龙已然‘被’止住了身形,犹如被捏七寸般生生被定在空中,看着分外的滑稽。
      祖龙也不愧是从一介坐骑逆袭成为当下搅洪荒风云的大人物,他当年能为了保命而向东皇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为奴拉车,如今再折一次骨头俯首做小自然也顺理成章得很,他讨好道:“不知小龙何处冒犯了尊者,望尊者多有包涵。小龙虽是无用,却愿举族奉尊者为主,为尊者略尽微薄之力。”
      “龙族?你既知你无用,你怎觉得本尊乃至本尊的魔道需要你们这弱得可怜的小虫子凑数。”黑袍道人轻嗤了声,“不过看在你给本尊贡献了如此多煞气的份上,绕尔一命倒是可以,且填海眼去吧。”
      他这一句话便定了祖龙的未来。
      在场的,要么比祖龙实力还要不如的龙族族人,他们再是愤怒也无济于事;要么就是思及自身处境难免生出同病相怜的祖麒麟,然而他再是担忧也改变不了他同是身为鱼肉任人宰割的局面;要么便是对祖龙生死下场毫不在意的诸位圣人。
      对,诸位。
      高高在上从不把谁看进眼中的玉清圣人终于勉为其难的抬起了他尊贵无比的眼,玉清看向了南方的云霭深处,那头隐隐绰绰立着个紫色人影。
      紫气东来是圣人的标志,故而洪荒内以紫为尊色。
      有能耐在太清玉清两个圣人跟前着紫的,必然也是圣人。
      一个、两个……
      跟在玉清身后的上清默默看了看自个的两位兄长,心中不由称奇。
      凑出四位圣人了呢。
      所以大哥哥口中的事,到底是个什么事?
      上清彻底迷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眨眼明天又到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茶)预祝本届高考学子心想事成
    走剧情啊走剧情,果然还是走剧情写的顺ㄟ( ▔, ▔ )ㄏ先放半章,嗯,总要让魔祖在他那相杀相杀再相杀重点还是他杀不过(字体加粗重读)的小伙伴正式出来前先帅一下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