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谈恋爱[快穿]

作者:知情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界一(16)

      20. 世界一(16)
      
      从有素人进入镜头开始,严行书感觉整个小楼内的气氛有了不小的变化。先是这里明显的感觉到每个人的情绪高涨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有客人在,不管是谁都有点过度热情的样子。严行书还有些不太习惯,毕竟走几步就能看到陈港乐呵呵的脸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经历。
      
      就算是新鲜感吧,昨天一下午加上晚上也足够新鲜了,但都第二天了,两个入住的人都已经出去游玩儿了,每个人该做什么也就做什么去了,但陈港还乐呵呵的,严行书这就非常不理解了。
      
      ——着实是因为看多了会觉得像是在傻笑,也不知道陈港还知不知道自己身上还背着“偶像包袱”这种东西。
      
      系统111听到严行书在心里给了这么一个评价后,整个人都蒙蔽了一瞬,还当是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严行书没有回答,反而是叫了一声旁边一起择菜的云驰。
      
      “你有没有觉得小陈今天有点太活泼了?”严行书手上沾了泥,手下的菜是早晨刚去摘的,昨天云驰他们闲的没事干摘好放在冰箱里的一部分已经叫郁云琪和秦佳薇带出去卖了,比较好一点的是真的有老乡看在他们录节目的份上准备收菜了,虽然价格比市场价还低一些,但不管是云驰还是严行书都觉得挺好的,没有说什么价格不合适一定要卖出高价那种。
      
      正好他这部分的韭菜都已经择干净了,严行书伸手将水龙头打开仔仔细细的洗着手。旁边云驰也差不多了,凑过来跟着严行书一起洗手,边清理着手上的泥边笑:“是比之前活泼,笑的傻傻的,但是可爱啊。”
      
      “是挺可爱的。”严行书顺手将韭菜拎过来放进盆里洗,“青春的气息。”
      
      云驰补了一句:“这种气息我身上也有。”说完看了一眼严行书无语的表情,忍不住笑着拍了拍严行书的肩膀,顺手在他身上把水珠蹭干净了。趁着严行书没反应过来,云驰飞快的逃离了厨房。柳月明正好在门口给云驰让了道,不太明白这两个人就是择菜也能玩儿起来。
      
      两三天的相处时间足够让柳月明对严行书的性格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反正她现在是知道了,好脾气是真的,好相处也是真的,人缘好也是真的。但这三好下面更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严行书偶尔流露出来的,和他现在的年龄和别人口中的样子完全不符的一面。
      
      柳月明刚刚和陈港一起去收拾客房那边了,今天又会有新入住的客人来,一会儿可能就是陈港带着刘明月一起去接人,顺路买点需要的东西回来。现在过来是看时间还有富余,想问问严行书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结果一过来就看到两个年龄加起来快有八十岁的人在这边不知道又斗什么嘴。
      
      “怎么了?”柳月明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因为打牌玩儿抽小鬼到底是谁输谁赢吵起来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她已经习惯了这种随时随地都在摄像头下面活动的日子,而且严行书和她开玩笑或者说些别的什么都非常自然,给她一种他们两个人已经认识很长时间的感觉。“你和云哥又闹什么呢?”
      
      “他拿我衣服当毛巾擦手。”严行书的表情非常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告状和指责意味,非常明显,明显到柳月明觉得如果她没有什么表示的话,严行书可能会直接跟她说“我在告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这种话。
      
      柳月明一本正经的说:“怎么这样啊,他也太过分了——所以韭菜洗好了吗?”
      两件事放在同一句话里讲,偏偏讲出来还没有任何生硬的感觉,但敷衍是完全能够感觉出来的。
      
      严行书将盆里的韭菜捧起来抖了抖,也没有在纠结刚刚的玩笑话:“差不多了,你现在要和小陈一起去接人吗?”反正衣服已经被云驰用来擦手了,严行书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干脆也在自己灰色的T恤上随手一抹,明明是一个很不讲究的动作,被他做出来却没有一点会让人反感。
      
      灰色T恤蹭上水痕就会非常明显,柳月明的目光只在他衣服上停留了一瞬就移开了。她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表,“时间还早,还要过一会儿才去接人。”
      
      两个人正说着话,不知道门口什么时候站了个人,是一开始跟着柳月明一起过来的助理,柳月明的助理是个看上去软绵绵的小姑娘,但是讲话的态度和声音一点都不软。严行书也只见过一两次,他对柳月明的助理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就只记得是一个做事挺干练的姑娘。
      
      -
      
      她助理站在门口先冲着严行书点了一下头当做打招呼,而后就冲着柳月明招了招手。一般来说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跟着一起来的助理或者经纪人是不会出现在小楼里面的,所以柳月明一看到她就有些奇怪。
      
      严行书给自己倒了杯水,也没有离开厨房,而是靠在水池旁边慢慢的喝着水看着门口的两个人。那小助理先是伸手将柳月明身上的收音设备关掉,而后拿着手机给柳月明看了什么,柳月明是背对着严行书的,所以严行书只能根据那助理的表情来猜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非常小声的说了什么,系统111凑到那边听了半天,基本上是无缝转述。
      
      在听到系统111将她们两个之间的对话转述完后,严行书不着痕迹的拧了一下眉,而后垂下眼看了一下手中的杯子,随手将杯子放在了台子上面,整个人又变成了之前那副样子,就好像刚刚拧眉的人不是他一样。
      
      柳月明回来的很快,很明显她还没有能够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得非常好,只一眼严行书就看出来她的情绪不对。不过严行书还记得他们是在哪里是在做什么,而且按道理来说他是不可能知道柳月明和她助理交谈的内容的。所以严行书隐晦的提醒了一下柳月明,随口扯了一个话题,叫她回房间或者干脆就注意一点,尽量不要在镜头下面露出不合适的表情。
      
      反应过来的柳月明冲着严行书带着些许感激的笑了笑,顺着严行书刚刚的话就说了下去。
      “对,一会儿要出门,我得去换个衣服。那就辛苦严哥了,你加油。”
      
      撂下这句话后的柳月明就用比平日里快了一些的步伐从厨房离开了,还留在里面的严行书不急不缓的将韭菜搭好控水,而后才随意的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上了楼。
      
      回到房间的严行书在摄像头下从衣柜里拿了干净的衣服往卫生间走,一看就知道是要换衣服的样子。但进了卫生间的严行书伸手摸出了节目组配的手机,给包清河发了信息。他自己原本的手机是放在包清河那边的,就算要联系也要先联系包清河,毕竟严行书并没有去记金葵的手机号码。
      
      问了包清河金葵的手机号,严行书伸手将洗脸池的水龙头打开,并且关掉了收音设备,这才拨通了金葵的电话。
      
      在一开始分配好手机之后,金葵那边就收到了包清河的通知信息,所以在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备注时,金葵立马接通了电话。有几天没有听到严行书的声音了,金葵总感觉对方说话的语气和之前有了不小的变化,但她也没在意,只当是严行书在为下一部戏的角色做准备。跟电话那头的人打了声招呼,带些关心的话刚说了一半,那边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这一非常不同寻常的举动让金葵愣了一下,随即认真的听那边人讲的话。
      
      “柳月明那边是怎么了?”严行书从洗脸池上面的镜子里瞥了一眼漂浮在自己身边的光团,将系统111刚才跟他说的话简短的问出了口,“新剧的角色被人截胡了?”
      
      金葵有些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正好碰到她助理来跟她说这件事。”严行书的回答是说一半留一半,听上去就好像是柳月明的助理跟他和柳月明说了一样。
      
      金葵倒也没有在这上面过多的纠结,这种消息肯定是没有办法圈死在柳月明周围的,她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倒也不奇怪。但金葵关心的重点和严行书完全不同,她迟疑了一下,突然放低了声音:“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姑娘了吧?”
      
      严行书:“……”
      这可能是严行书这几天以来最想要问对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的一次。
      
      “怎么会。”严行书深深的叹了口气,都不用看脸,光听声音就知道他有多无奈,“你想的太多了,我几岁她几岁,说正事,不要开玩笑。”
      
      金葵越想越觉得靠谱,她语速飞快的举了几个例子,都是身边几个年龄跨度比较大的夫妻,严行书听的眉头下压,但是又不想冲着金葵说一些语气不好的话,也就只能清了清嗓子作为提醒。那边的金葵立马就停止了自己举例子的心思,嘀咕了一声:“我认真的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好好考虑一下。至于柳月明的事情……这不是挺常见的吗,不过是有人比她更合适罢了。”
      
      “哪方面的合适?”严行书直接屏蔽了前一句话,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也假装没有看到旁边的光团在听到金葵说那些话时非常想要说点什么的动作。“时间有点紧,说重点。”
      
      “不知道。”金葵非常爽快的给了回答,“说是另一个关系好,两个人又没有差多少,所以就直接给了另一个。”
      
      严行书看了一眼在旁边又开始上蹿下跳的光团,突然想到了一点:“是……秦佳薇?”
      
      “你怎么知道?”在那边的金葵愣了一下,“确实是她,你们还都在一起录制……反正你没事干不要掺和进去就是了。”金葵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说明白这些事情,就只能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严行书应了一声,顿了顿后又道,“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吗?我晚点再给你打,我有点事情要弄清楚。”
      
      “行。不过你要弄清楚什么事情?再抢回来?你准备向她示好?”
      
      严行书再一次使出了假装大法,“那我就先挂了。”
      
      挂掉了电话的严行书顺手将手机放在了洗漱台上,没有忘记他一开始是要做什么的,抬手刚将T恤脱掉,就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敲得很急促像是有什么急事。严行书快速抓起挂在旁边干净的T恤套在身上,也没有管弄乱了的头发,连收音都没有来得及戴上,就听到外面那人喊了他一声。
      
      “——严哥??”
      
      严行书一把将门拉开,看向满脸焦急的秦佳薇:“怎么了?”
      
      “月明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我都看到啦,会努力改掉一些毛病的!
    今天可能会看到我修前面的一些细节,不过不影响大致方向可以不用回头看的。
    明天入V万字更新掉落,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但还是希望有小天使继续跟我在V章见面=3=
    -
    推一个基友的文~是一个比我这个感情苦手星人强很多的太太!
    文名是:《重生之影帝的豪门宠婚[娱乐圈]》
    一句话简介:重生改命,睡最牛批的大佬。
    【文案】
    秋荀平生自命清高,最终却被人活活玩死在床上。
    重生后,他不仅要做个妖艳贱货,还要成为最顶级的王牌流量!称霸整个娱乐圈!走上人生巅峰!
    但首先,他需要有一个强硬的靠山……
    仗着是灵魂伴侣的身份,并以一个崽崽为代价,秋荀与金大腿顺利达成婚约协议,然而重生之前一夜就能中奖的他,这次为什么死活都怀不上了呢!?
    【食用指南】
    商界大佬攻×骚浪撩人受
    ABO设定,灵魂伴侣,先婚后爱梗,攻受相差十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