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小姐要黑化

作者:量化小公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林子楷的回忆与仇恨

      记事以来,林子楷就知道自己一个稳重而又顾家的父亲,还有一个美丽且温柔的母亲,父母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从未见过他们像其他夫妇一样有吵架拌嘴的时候。父亲会耐心的指导他学校的一些功课,母亲则是负责他每一天的生活细节,可谓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周末的时候,一家人还会去公园散步,节假日的时候父亲还会带着他们去主题公园玩上一整天。后来,不知是因为工作变忙碌的原因还是什么,父亲就很好在假日的时候陪着他们的,所幸母亲是个明事理的妻子,从来不向父亲抱怨什么,还总是鼓励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直到十岁那年,母亲患了鼻咽癌。到医院就诊的时候虽然还是癌症早期,但由于是恶性肿瘤,虽然病人配合治疗,医生也极力医治,但最终再坚持了5年后,子楷的母亲选择了放弃治疗,没过一个月就过身了。
      母亲生病的时候,总是和自己说一些奇怪的话。“小楷,你有一个世上最好的爸爸,你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 他。”林子楷觉得奇怪,本来他也很敬爱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母亲还要特意强调呢?他想都没想就回答:“我长大后一定会好好孝敬爸妈的,妈妈,你赶快康复出院,我想你每天都在家里陪我。”
      “你现在还不懂我说的,但只要记住,一定要对你爸爸好。”郑筱晴拉着林子楷的手,他还太小,还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等他在大一点,一定要说出来...后来,郑筱晴的病情恶化,鼻咽癌晚期的痛苦把她折磨的不成人形,有时甚至是迷迷糊糊的,神志不太清醒,清醒的时候也只是喊着痛,这阶段连止痛药也基本起不到什么效果了。有一次在半梦半醒间,郑筱晴和林子楷说过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小楷,人是不是死了,去到另一个世界,就能见到自己的爱人呢。”林子楷只是心疼母亲,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和父亲就在这个世界啊,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说另一个世界,恐怕母亲已经病的不太清醒了吧。看着病床上的郑筱晴这么痛苦,林子楷内心如刀割,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真想为母亲做点什么啊!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这样的痛苦情绪一直维持到母亲去世。
      丧礼一个月后,林父就领着这对母女进入了林家,并顶着家族的压力和宋瑞英结了婚。他耳朵里也是听到了各种传言,都说宋瑞英是狐狸精,气死了林守业的原配,自己的母亲郑筱晴。有的说的难听的,甚至说,林守业和狐狸精巴不得郑筱晴早点死了,才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等等。不管怎么样,自己的母亲才去世一个多月,尸骨未寒,这对母女就这么着急鸠占鹊巢,堂而皇之的住到林家,抢走他的父亲,简直是对母亲的亵渎,不能原谅林子楷第一眼见到这对母女心里是无比厌恶的,他甚至隐隐觉得,母亲最后放弃治疗是因为知道父亲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心灰意冷才作出的选择。所以这对母女相当于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对他这么多年无微不至的关怀,即便是病重的时候还牵挂着自己和父亲,但是形势比人强,如果现在和父亲翻脸,这等于还未开战就投降了,以父亲对狐狸精的迷恋程度。自己肯定会逼离开林家,相当于把家业拱手送人了。所以当这对母女真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林子楷只能强迫自己像对家人一样对待她们,假装的乖巧懂事,实际确实在等待大权在握把狐狸精母女赶出林家大门。
      其实就算没有现在的契机,他也计划在5年之内取得公司实权,成为林氏集团话事人。从他四年前进公司开始就已经悄悄再部署一切了,或者说,从那对母女进入林家大门那一刻,心里复仇的种子就已经开始埋下,并逐渐发芽。现在真的是天赐良机,继母陪着父亲去美国治病,自己得以提前成为公司的主席,剩下要做的,就是巩固自己在林氏集团的地位,为下一步踢林父出董事局做准备,他要彻底架空自己的父亲,让他没有能力在保护那个他恨了7年的狐狸精。至于林子依,怪就怪她是狐狸精的女儿,自然就应该为她母亲做过的事情赎罪,再怎么折磨她也是她活该。不知道宋瑞英知道自己女儿被人这么糟践,会不会觉得生不如死呢?当年他母亲应该也是深陷在这种绝望里面吧。她们的痛苦就是对是去母亲最好的祭奠。
      然而,在林子楷心里的某个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角落,却有着一种不和谐的声音。其实初次见面的时候,看到自己友好态度的林子依,微笑着叫自己“子楷哥哥”的时候,林子楷就已经被那甜甜脆脆的女生,可爱的像人偶一样精致的面容给迷住了,那么天真的笑容,就像一个坠入凡间的小天使一样,让人想摸摸她的头,但是内心熊熊燃烧的仇恨时刻提醒他,不要忘了母亲的死,在这样的矛盾下,他甚至产生了自己颤抖的将双手掐住眼前这个“新妹妹”脖子的幻觉,也许从那一刻,他的内心就已经崩坏了吧。
      再看眼前的林子依,酥胸半露的躺在地上,破败的衣衫被她紧紧攥在胸前,已经遮不住她又长又白的大腿。看着她艰难的喘着气,精致的小脸蛋也涨得通红,脸上的泪痕和还未滑落的泪珠,任凭是谁看了都会想把她用到怀里吧。可是林子楷内心是仇恨大过天。他慢慢的走向可怜的人儿,每一步的靠近,都让地上的子依觉得窒息。他蹲下来,用右手捏住林子依的下巴。用满意的神情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他就是要这个女人痛苦,林子依越痛苦他就越兴奋。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他看着林子依用害怕和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将嘴贴到她的耳边,继续用邪魅而又冰冷的声音说着:“因为你是狐狸精的女儿啊。”
      林子依大口的喘气,想说什么,但却难受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原来,哥哥和外面的人想的是一样的,原来这么多年一直恨着她们母女俩。她不是没怀疑过自己的妈妈可能是第三者,毕竟在哥哥的生母还在的时候,林父就经常在周末来她家里看望她们。可她但是并不知道这个林叔叔有妻子和儿子的,也只是单纯的认为是母亲的朋友。后来也是跟着母亲到了林家,听到周边有人的污言秽语,才多少知道一些经过。只是,他一直以为哥哥不是这么想的,原来...如果真像他说的,是她和妈妈的存在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那么...她现在所受的一切会不会让哥哥好受一点,对妈妈的憎恨减轻一点,毕竟换了是任何人哪怕自己,能有多恨,她也是能体会的。现在这就算是...还债吗?
      “是你们逼死我母亲的。我母亲这么好的人,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为什么,为什么是她死,应该是你们下地狱啊。”林子楷想起身负的仇恨,母亲往昔温柔的笑脸和后来遭受病痛折磨而扭曲的面容在他眼前交织,他有些疯狂的一把扯走林子依蔽体的衣服。林子依只能可怜的用手紧紧当在胸前,吃力的翻过身,背朝着天,维系自己最后一点尊严。
      看着少女美丽洁白的胴体毫无遮蔽的呈现在自己眼前,林子楷拼命地抑制住身下的躁动,把心里那团欲望的火用暴力发泄出来,他解下自己的皮带,左手牢牢抓住铁链,一脚踩在林子依腰间,右手用皮带开始抽打脚下的少女。一下,两下...每一鞭子力道控制的都刚好,让林子依饱尝痛苦的同时又不会打到她皮开肉绽,毕竟要是造成明显的伤痕,被别人发现了,这个游戏就不好继续下去了,之后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和她好好玩。
      “啊...痛...对...对不起...求你....求你...放过我...”林子依吃痛,艰难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此时的她,背部满是红色的鞭痕,虽然没有破皮流血,但那种疼痛也是深入骨髓的。到后来,她已经连求饶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死命的咬住嘴唇,闭着眼睛等待一切快点结束。
      十几鞭过后,林子楷渐渐冷静下来,丢了皮带,将已经半昏迷的林子依脖子上的项圈解开。温柔的将她抱起,帮她擦拭身体,然后轻轻的放上床,盖好被子。抚摸着她的额头说。“今天累了,早点休息吧。”林子依半醒之间感觉控制哥哥的魔鬼好像走了,之前的那个熟悉的哥哥又回来了。然而下一秒,她就被残酷的现实彻底击溃,林子楷俯身在她耳边,用力抓着她的头发,用依旧邪恶的声音说:“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玩。”,说完,就放开手,离开了她的房间。
      林子依呆呆的躺在床上,像困在噩梦中没有办法醒来。是她们母女欠哥哥的,是她们害他变成这样的吗?自己应该向爸妈求助吗?不可以,如果说了,爸爸一定会中断美国的治疗赶回来,而且没有哥哥在公司,所有事情只能他自己一个人扛着,他现在的身体,肯定...只不过是受点皮肉之苦,总有一天哥哥会消气,会变回以前的哥哥吧。她合上沉重的眼皮,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思考,只能沉沉的睡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Fatal error: Undefined class constant 'NOVELREAD_BOTTOM' in /var/www/jjwxc.net/www.jjwxc/onebook.php on line 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