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小姐要黑化

作者:量化小公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地狱里的初夜

      站在住了7年多的家门前,那种温暖与熟悉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阴霾。林子依呆呆的站着,却怎么也挪不动步子。
      从高一第一学期,林父林母离开这个家开始,已经大半年了。每当周末,哥哥就会来学校接自己回家,雷打不动,有的同学甚至羡慕她有个这么帅气又体贴的哥哥,连自己的挚友李韵思也是陷入了对哥哥疯狂的迷恋,这周还问自己要了他的手机号。
      只有她自己知道,人前那么亲切的哥哥,一回家就会换上另一套表情,变成另一个人。哥哥对于她的惩罚都是很小心的,无论怎么在肉体上折磨她,都只是控制在衣服刚好能遮盖住的地方,而且一定是等老伤好了,才会再添新伤,为的就是周末晚上回学校的时候,不让别人发现。
      除了鞭打之外,还会惩罚她不准吃东西,或者要她光着身子把走廊的地板抹干净。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哥哥有时会给她戴上了项圈,然后像遛狗一样,让她在花园里跪在地上,手脚并用走了一圈。她必须听话,违抗哥哥命令的下场就是更残酷的惩罚。
      有一次她想反抗,结果被林子楷用凉水泼了一身之后在,门外关了一个小时。当时正值冬天,屋外是零下5、6度,林子依懂得快把牙齿都磕碎了,风吹在身上,就像无数把尖刀刮着她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处关节。风吹过头顶,脑袋感觉像要冻裂一般疼痛,等林子楷开门让她进屋时,她已经冻得进气多出气少了,蜷缩地倒在地上,除了痛之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最后还是让林子楷抱进屋子里的。
      今天又是周末而且明天开始正式放暑假,有一个多月都不用去学校,不知道哥哥又会想什么新方法折磨自己,想到这里,她就已经开始发冷发抖了。
      “子依,怎么在门口傻站着,不进去呢?”哥哥温柔的揽着她进了家门。感觉到林子依浑身在颤抖,林子楷满意地说“看来你很期待接下来的节目啊。”
      晚上,林子依刚洗完澡吹干头发,准备和程欣发个消息,突然,一身酒气的林子楷把她从房间里叫出来,半拖半拽的拉进自己的房间,一把推到床上,然后骑到她身上,解下领带,把她的双手绑在了床头。
      “今天有个自称是你朋友的女人给我发信息了,她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林子楷冷冷的说。
      “你是说思思吗?”林子依战战兢兢的问道。
      “名字里好像是有个思字。怎么,真是你朋友?”
      “是的,她叫李韵思,是我初中到现在的朋友,她说她很喜欢你,所以就问我要...啊”话还没说完,身上的白色衬衣就被林子楷一把扯开。
      “她要你就给啊,你们挺要好啊。”林子楷伸手去解子依的内衣,“她和你说喜欢我的时候,你没和她描述一下我们在家的快乐时光?”
      “不要,哥哥,求求你,别这样。”子依哀求着。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哥哥看到身体,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每一次都像酷刑一样,摧残着她的尊严。以前都是被要求光着身子做一些事情,像这样近距离的皮肤接触还是头一回。她甚至能感受到哥哥呼出的热气。
      林子楷不管她的哀求,一把解开,任凭她在自己面前毫无保留。“肯定是我们的互动还不够‘深入’,所以你才不好意思和她说吧。”说完又褪下了她的衣物。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以后不敢了,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求求你。”现在,除了求饶,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你说,要是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你那个朋友会不会大吃一惊?爸妈会觉得这个是孙子呢,还是外孙呢?”林子楷突然俯身,用戏谑的眼神盯着她。
      他想看她脸上的惊吓和恐惧,这能让他感到无比的满足。见子依闭着眼睛不回答,林子楷有些生气,作为惩罚,他低头开始亲吻她。
      林子楷身上刺鼻的酒精味,以及身体传来的强烈的刺激,让子依害怕到无以复加。一直以来,哥哥只是做一些身体惩罚或者命令她做一些践踏自尊的事情,从来没有猥亵或者侵犯过她。然而现在的情景,似乎已经超出她能想象到的范围了。不可以在顺从了,她尖叫着,激烈的反抗,不停地扭动身体,双腿疯狂的踢动着。
      不耐烦的林子楷直接使劲刮了她一巴掌。打的林子依眼冒金星,嘴角也渗出丝丝血迹。林子楷用力的拽了一下她的长发,“安静点,再乱叫乱踢什么,明天开始放暑假,你们又不用去学校,我就算弄得你再伤也没关系。所以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只会受更多皮肉之苦。”
      晕眩感稍微减弱后,子依感觉到哥哥的手正游走在自己的腿间,抚摸的位置渐渐向上。头也埋了下来,正在亲吻自己的耳朵。
      不理林子楷的威胁,她用力挣脱松了绑着自己的领带,对着林子楷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哼”林子楷吃痛,坐了起来,没想到她能发抗的这么激烈。就在这个瞬间,子依一把把他从身上推下,拼了命地往门口跑。还没到门后,就被林子楷一把拽住长发,摔倒在了地上。
      林子楷俯身,单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刚才那一下把他肩膀都咬出血了,但是林子依越是反抗只会越激起他想征服的欲望,他想要的,永远都不会的不到。
      “挺凶狠得嘛,还会咬人了。”林子楷瞪着她,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林子楷手上也就用了3分力,却足以让她痛苦地喘不过气,头部开始胀痛,意识开始有些模糊,手里拍打的力气也弱了下来。林子楷把已经没什么反抗能力的她一把抱进了浴室,上半身放在洗漱台的台面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果然是狐狸精的女儿,牙尖嘴利”还没等林子依缓过气,他撩开那薄薄的校服短裙,在子依没有任何防备下,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啊...”她疼得眼冒金星,撕裂般的痛楚,痛得她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好想翻过身蜷缩成一团缓解一下疼痛,但现在却被控制的动弹不得。她闭着眼睛,不敢面对现在的处境。
      “啊...”林子楷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她啜泣着,已经没有了哀嚎的力气,痛得胃都抽抽了。
      林子楷继续享受着这种禁断的快感。
      “求求你...好痛...痛”她断断续续的求饶,感觉自己快疼得昏死过去了。这种身体内部蔓延开的痛楚,比被鞭子抽打更难以忍受。
      “像你这种贱货,你活该。”林子楷一脸鄙夷。“之前让你光着身子在我面前,不还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
      “哥哥...求你...放过...放过我”子依哭着,□□着,希望哥哥能恢复理智。
      “你看看你现在的贱样,装可怜博男人欢心。跟你妈一个手段吧。”他一把抓起这样的头发,让她脸正对着洗漱台的镜子。
      “不许你说我妈妈。”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挥舞双手,在林子楷的手背上留下了几条长长的血印。
      林子楷吃痛,放开了爪她头发的手。竟然敢顶嘴还敢还手。他单手擒住子依的两只手,反扣在后背。
      冰冷的大理石台面和身体的剧痛,让子依终于坚持不住,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作为林氏唯一的男丁,理所应当的继承人,林子楷从不缺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也不是没试过逢场作戏,但明明是极乐的事情,他却只能感受到身体上的感觉,和自己解决也没什么区别。久而久之,对这些女人也失去了兴趣。只有在折磨林子依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无比的兴奋感,身体也有好多次差点控制不住。
      终于等到了暑假,不用再玩得小心翼翼,担心下手的轻重。本来兄妹关系的束缚一直是他无法突破的最后心理防线,但是忍耐了整整大半年,今夜在酒精的作用下,终于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向这对母女报仇。初次品尝禁果的滋味让他兴奋到感觉自己变成了野兽,没有任何理智,有的只是在欲海徜徉的痛快,身心的沦陷。心理上极度的满足感,让他脑海里出现了“上瘾”这个词。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也要把林子依困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