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偷看我日记但我不说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个令人脸红的问题

      很快,桑妙就反应过来,季采良居然挂了电话,以前明明都是等她先挂电话的!
      
      难道是因为说中了心事?桑妙的小心思也渐渐多起来了,失落地把手机还给季妈妈。
      
      季妈妈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说完了,再一看桑妙的表情,觉得有点不正常:“今天居然这么快就打完电话了?”
      
      桑妙有气无力地回道:“嗯。”
      
      季妈妈十分奇怪,平时桑妙跟季采良打完电话都活蹦乱跳的,今天这么就这么沮丧?是吵架了?还是季采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跟季采良吵架了吗?”季妈妈想到便问。
      
      桑妙只是摇头,也不说话,转身回房,又顺便把房门带上。
      
      第二天,周六,桑妙依旧起了个大早,比季爸爸和季妈妈还早,他们都还没有起床。
      
      她试着做早餐,她之前看过季采良做早餐,所以大概记得住步骤。
      
      那只是简单的白粥,外加一叠炒青菜。
      
      桑妙记得应该是淘米,然后把米放在锅里,倒水,煮开就可好。
      
      然后就是炒青菜……这件事看起来好像比较有难度,桑妙拉开冰箱,发现冰箱里已经不剩什么食材了,没有可以让她用来当作试验品的青菜。
      
      算了……就先试试能不能煮粥吧。
      
      开了火,桑妙就蹲在灶前,盯着火苗看,眼里倒影着火光,想的却是昨晚和季采良打电话时候的场景。
      
      为什么有话也不说完呢?很难说出口吗?
      
      好久没有见到季采良了呢。
      
      锅盖被蒸汽顶了起来,呱呱作响,很快锅里冒出了一股烧焦的气味,桑妙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好似没有嗅到这股刺激的气味。
      
      刚好到点起床的季爸爸闻到焦味,马上就冲到厨房,先关了火,这才擦了一把冷汗,看向站在一旁的桑妙。
      
      眼里没有焦距的样子就好像是丢了魂。
      
      季爸爸也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跟桑妙说话,她好像听不进别人的话。
      
      这会儿,季妈妈也起床了,打着哈欠闻到了空气中的焦味,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
      
      “老公?妙妙?这是怎么了?”季妈妈直接问出来了。
      
      季爸爸“嘘”了一声,桑妙倒是转头看了一眼季妈妈,也不像是刚回过神,而是垂下头,一声不吭地走出去。
      
      桑妙这一副拒绝别人接触的模样,让季妈妈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把人喊住,只好在目送桑妙进了洗浴间刷牙后,马上凑到丈夫的身边。
      
      “妙妙怎么了?看起来怎么心事重重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可能跟儿子有关系。看看,这个烧焦了的锅……妙妙难道想自己做早饭吃吗?”说话的同时,季爸爸也顺手就把手机拿出来,“给季采良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季采良正在晨跑,晨跑的时候不带手机。
      
      他今天多跑了五圈,累到筋疲力尽,脑子里还是无限制地回响着桑妙昨晚说的话。
      
      真是见鬼了,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回去后,他用毛巾擦汗,擦完汗后,毛巾都能直接拧出水来。
      
      路过书桌才看到手机在震动,是父母的来电,不过也有可能是桑妙的电话……
      
      不管是谁的电话,他都没有理解不接。
      
      “喂?”说话时,他还在轻轻喘气。
      
      “今天妙妙很奇怪。”那边父亲的声音传来,第一句话就提起桑妙。
      
      季采良拿着手机,走到小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汽水,单手拧开盖子,灌了一口,这才回话:“她哪天不奇怪。”
      
      “不是正常的那种奇怪。”季爸爸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儿子对桑妙不是很在意的吗?怎么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语气。
      
      “那是怎么了?”
      
      “昨晚破天荒地帮我们做一堆家务,今天早上还起的很早跑去厨房煮粥,不过水放太少了,把锅烧焦了。”
      
      季采良一听,开始急了,“妙妙没事吧?”
      
      “没事,就是魂不守舍的,看起来像是……单相思?好吧,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你昨晚没跟她说什么话吧?”
      
      “单相思?”季采良只听到这么一个字眼。
      
      他不过离开几个月,桑妙这就开始早恋了?是谁?之前送她去学校遇到的男孩吗?还是那些发型奇特的杀马特?还是那些表面看起来温和实际上肮脏无比的所谓学长?
      
      “只是猜测而已!”季爸爸硬生生从季采良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危险气息。
      
      “哦。还有别的事情吗?”季采良这态度简直就不像是对父母说话。
      
      不过季爸爸也不是很在意,“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
      
      “我和你妈妈过段时间又要出差了,刚好就是桑妙放暑假的时候。你要是不回来的话,那就只能把桑妙送到你那边去了。”
      
      季采良这边沉默了几秒钟,“嗯,我知道了,到时候我回家接她。”
      
      手机被转交到季妈妈的手里,“儿子啊,我说,你对妙妙也细心一点,小女孩就是容易乱想,可得安抚好她的情绪了。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妙妙还没有来初/潮吗?”
      
      这……这是什么问题啊!季采良的脸颊爆红,好端端的,老妈为什么会说这个问题!
      
      妙妙那个什么有没有来,他怎么知道!
      
      “我,我……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情。”季采良支支吾吾地回道,音量都降了几度。
      
      “也就是说她也没有跟你说过这种事情咯?”季妈妈倒是坦然很多。
      
      “嗯……”不过季采良也知道女孩子如果来月经的话,会很难受。
      
      “那妙妙的初/潮来的有点迟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呢?”
      
      季采良:求你了,别再说这种话题了!
      
      挂断电话后,季采良觉得自己命都快没了半条,莫名其妙被老妈教会如何挑选卫生巾,也真是很无奈了。
      
      ----
      
      桑妙除了吃饭,几乎一整天都窝在房间里睡大觉,因为她发现睡着之后就不会因为季采良的事情感到烦恼了。
      
      周日下午,桑妙被叫醒。
      
      季妈妈推开虚掩的门,“妙妙?醒了吗?有惊喜哦!猜猜发生了什么?”
      
      桑妙揉了揉眼睛,下意识说:“季采良回来了?”
      
      “不是……”
      
      “哦。”又不是季采良回来了,有什么惊喜的。
      
      接着季妈妈从身后拿出一袋五颜六色的糖果:“快看,这是季采良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什么礼物?桑妙因为这几天的事情,都把儿童节那茬儿给忘了。
      
      从季妈妈手里接过装糖果的透明袋子,桑妙才看到里面放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季采良的字迹,写着“儿童节快乐,妙妙”几个大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