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偷看我日记但我不说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但是……

      季采良叹着气,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十分无奈。
      
      合租的朋友打趣道:“又在跟你的小女友打电话吗?还真是幸福……嗷!你打我干嘛!”
      
      季采良恼怒地收回拳头,“不要乱说话。”
      
      真是的,怎么身边这些人总是觉得他对桑妙那个小丫头有不纯洁的心思。
      
      不过说到儿童节礼物的话……如果不送的话,等到回家之后一定会被小丫头吵死的吧?
      
      他左思右想,看到合租的朋友又跑去打游戏了,不过这个朋友好像是有女朋友的?
      
      “林之善,儿童节要送什么礼物才合适?”他也没送过什么女孩子礼物之类的,不是很懂为什么桑妙就那么喜欢要礼物。
      
      林之善正在打游戏,听到季采良的话,又“噗”了一声,“儿童节礼物?我的天,你的小女友还要过儿童节吗?我看错你了,我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见不得人的嗜好……嗷!烟灰缸?还这么大!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人!”
      
      季采良正在问度娘送礼物送什么才好,听到林之善的话,面不改色地答道:“都说了,不是女友,别乱说话!”
      
      看着度娘上面给出来的答案,都是什么首饰玩具啊之类的,可季采良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认为这些东西只是具有装饰作用,没多大实用价值。
      
      这时候,林之善凑了过来,看到屏幕的答案,“喔,发夹之类的就不错啊。女孩子都是喜欢漂亮的东西呢。”
      
      季采良头也不回,答道:“她的头发很短,不需要发夹。”
      
      当然,季采良还是很庆幸桑妙的头发不长,不然他那时候可能还得给她梳头,不过桑妙头发长了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呢?
      
      还会像一个假小子那样吗?说不准看起来就比较温顺了呢?
      
      “喂?你又在想什么?”林之善发现这个合租人居然又开始发呆了,“八成又是在想那个小孩吧?啧啧啧,真是危险的兴趣啊。”
      
      “三番两次提起这个有什么意思吗?”季采良心烦的直接把电脑关了。
      
      算了,反正问度娘也问不出什么具有参考意义的答案。
      
      一搜送女孩礼物,出来的关联搜索都是送女朋友礼物。
      
      再说了,送礼物这种事情,还是需要自己用心去想,而不是依靠别人出主意。
      
      ----
      
      因为已经是初中生了,所以儿童节是不会有假放的。
      
      不过桑妙也只是跟季采良吵吵而已,实际上也没怎么期待过季采良的礼物。
      
      毕竟季采良一离开家,可能就不想回来了吧?
      
      周巧巧也注意到桑妙最近好像安分了很多,而且来接桑妙的人也不是之前那个帅气开朗的大哥哥了。
      
      “妙妙,之前那个大哥哥不来接你了吗?”周巧巧终于逮着机会,在周末放学后,追上了走出校外的桑妙。
      
      桑妙背着书包,里面都是周末要写的作业。
      
      现在她已经养成了自己独立写作业的习惯,如果有不认识的题目,都会让季叔叔和季阿姨拍照发给季采良,季采良会告诉她题目要怎么做。
      
      有时候桑妙都觉得,她不是真的很想写作业,只是因为这样可以找季采良陪她。
      
      “他老早就回学校了啊,你现在才问我这个啊。”桑妙踢了踢路面上的小石块。
      
      “哇,是大学生吗?好厉害啊。”
      
      “是大学生哦,不过好像说要毕业了,我也不是很懂啦……厉害应该是挺厉害的吧?”桑妙看周巧巧这么崇拜季采良的样子,心里也颇为受用。
      
      毕竟对于桑妙来说,好像还没有季采良做不到的事情呢。
      
      只是桑妙很快又沮丧地说,“不过,他都去好久了,还没有回来,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
      
      “大人都是很忙的嘛!而且那个大哥哥长得这么帅,应该是有女朋友了吧?我的一个堂哥,要花好多时间陪女朋友呢,真是大忙人啊。而且你之前也说了吧?那个大哥哥一直照顾你,会叫你起床教你写作业给你做饭吃做家务啊,这样他就没有时间去过自己的生活了吧?”
      
      周巧巧一副非常懂事的样子,拍了一下桑妙的肩头:“其实说不定,他根本就不想回来呢?我觉得照顾一个人真的很累的,我一个姑姑照顾小表妹就一直说好累好累。”
      
      累吗?桑妙更沮丧了,所以季采良原来是因为觉得照顾她很累,才会不想回来的吗?
      
      可是她觉得她现在已经比之前懂事很多了啊,也会主动帮忙做家务了。
      
      “诶?妙妙,你走这么快干嘛?你等等我嘛!”
      
      桑妙突然加快脚步,周巧巧追不上,在后面追着喊道。
      
      到了校外,季叔叔和季阿姨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了,桑妙低着头一语不发,上了车也没说话。
      
      季爸爸和季妈妈都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以往这小丫头只要放学了就像小鸟被放飞了一样,怎么今天一脸沮丧?
      
      季爸爸和鸡妈妈不需要出差的时候,工作生活非常简单,就是公司家桑妙的学校三点一线。
      
      接了桑妙之后,夫妻俩就去买菜。
      
      桑妙会在他们买菜的时候叽叽喳喳地说自己要吃什么菜,但是今天桑妙居然只是沉默着跟在他们的身后。
      
      季爸爸拿着一只甜玉米,又瞥了一眼双手捏着书包肩带的桑妙:“老婆,今天的妙妙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呢……”
      
      “会不会是想季采良了?”季妈妈正在看葱,当然也老早就注意到桑妙的情绪不对了。
      
      “看样子像是。”季爸爸对此非常认同。
      
      “唉,儿子才照顾了她多久,她就对那个小子念念不忘,果然还是异性相吸吗?”季妈妈假装沮丧的擦擦眼角。
      
      回到家里,桑妙也会默默帮做家务,而且今天好像比往常还要勤奋许多。
      
      她一般帮择菜之后就不会帮洗菜,但今天破天荒地拿着撞了菜的筛子到水池边,默默的帮洗菜。
      
      季爸爸和季妈妈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连忙拦下桑妙的小手,“这些事情我们来做就好了,妙妙快去写作业吧!”
      
      说到底,对于他们来说,妙妙只要被照顾就好了,别的事情都不需要做。
      
      哪怕她只是帮倒了一杯水,他们都非常欣慰了。
      
      怎么可能会期待桑妙去做更多的事情?
      
      桑妙固执地说:“不,我要帮忙,这些事情我可以胜任的!”
      
      所以,如果她可以自己把自己照顾好了,季采良会不会早点回来呢?
      
      季爸爸和季妈妈都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这小丫头看起来大大咧咧,有时候固执起了谁都劝不住。
      
      罢了,随她吧。
      
      于是,桑妙帮洗了菜,又帮扫了地,还在一旁观察季爸爸和季妈妈做菜,看起来像是还打算学习做菜。
      
      夜里,书桌上开着小台灯,灯光昏黄。
      
      桑妙伏在书桌上,写作业,现在她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辅导就可以独立写完作业。
      
      写完作业后,桑妙看着书夹夹着的一堆书里面的日记本,虽然刚开始买来的时候觉得这日记本真的很难看,但是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季采良也不在家,她写日记也没有人看,算了,不写了。
      
      “妙妙,季采良打电话回来了哦。”外面传来季阿姨的声音,有一种看好戏的意味。
      
      桑妙立即冲出去,“嗯嗯!我在!”
      
      她站在季阿姨的跟前,充满期待的看着季阿姨手里的手机。
      
      “嗯,把手机拿去吧。”一听到季采良的消息就这么开心,季妈妈更加认定桑妙沮丧是因为季采良了。
      
      桑妙欢天喜地的把手机拿回房间里,趴在床上,非常自豪地说,“喂,季采良?我作业都写完了哦!今天还帮季叔叔和季阿姨做饭,等我再观察几天,我就可以自己学习炒菜自己做饭啦!”
      
      最初听到桑妙说作业都写完了,季采良是欣慰的,再到桑妙说帮做饭,他是更加开心,可是听到桑妙说还要自己学习炒菜做饭,季采良就皱起眉头了。
      
      今晚他特地到阳台上,望着明月,跟桑妙打电话,以免林之善又乱说话。
      
      “为什么突然想学做饭炒菜?”他还没有打算让桑妙做这些事情,虽然其实早点学会这些生活技能,对于她的未来会比较好。
      
      突然这么懂事,非常古怪。
      
      桑妙想着会被季采良夸奖,却没想到等来一个问句,“如果我会了这些,我就可以自己照顾我自己了,这样季采良是不是就不需要那么累还照顾我了。”
      
      “虽然你能自己照顾自己确实很好,但是……”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听到她说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为什么就这么不爽?
      
      如果她自己都可以照顾好她自己了,那么他对于她来说,还有什么存在意义?
      
      桑妙这丫头,就这么讨厌他吗?为了不被他照顾,甚至都开始去做她之前那么厌恶的事情了?
      
      突然,很不爽,是怎么回事。
      
      “总之,照顾你,我一点都不觉得累。”给出这个回答,季采良为了不听到更多令自己伤神的话,第一次主动挂断了通话。
      
      桑妙听着‘嘟嘟’的声音,原本弯起的嘴角一点点抿直。
      
      但是后面想说的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因为一些原因断更了,现在恢复更新(鞠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