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偷看我日记但我不说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打脸

      期中考试成绩发下来的时候,桑妙趾高气昂的,像一只常胜不败的公鸡推开了所有围在成绩单周围的同学,从第一名往下开始找自己的名字。
      
      在前二十名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时,桑妙的气焰已经消去了大半,再到五十名之前还是没看到自己的名字,桑妙已经开始沮丧了。
      
      说好的认真学习就可以冲到第一名呢!她在五十名之内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周围的同学们都好奇的看着她,“妙妙,你在找什么呀?你在找你自己的名字吗?不在这里哦。”
      
      桑妙还在维持她最后的尊严,“不!让我自己找!”
      
      她就不信了!她一定是有进步的!
      
      最后桑妙很无奈的在三百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全年级总共五百个人,她在三百名。
      
      桑妙整个人萎了,看完成绩后,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提不起劲儿写作业,上课都没劲儿了。
      
      这么丧的原因还有一个,她之前跟季采良信誓旦旦地说她这次一定会拿到年级前五十名的!
      
      结果她自打脸了,脸好肿,脸真疼。
      
      下午放学,季采良也发现桑妙背着小书包出来的时候,周身环绕着一股低沉之气,低着头,看起来像是被人欺负了。
      
      季采良最看不得就是校园暴力了,见到桑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拉过来查看一下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他上下摆弄着桑妙的手脚,发现桑妙身上没有哪里磕着碰着,都好好的。
      
      而平时被他摸一下就要嗷嗷叫的桑妙,这会儿居然也不出声,像个木偶一样,任由季采良折腾。
      
      过了好一会,桑妙才瞪着他,有点无奈地问:“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没事吧?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吗?是谁?告诉季大哥,季大哥帮你出气!有什么时候别憋在心里!季大哥就是你的知心哥哥,会帮你解决生活上所有难题的!”
      
      “要你管啊。”桑妙心情不好就给季采良摆脸色,可以说非常叛逆,十分不听话了。
      
      也幸亏季采良的容忍度无限大,不会因为桑妙这种态度就难过,反而继续哄着她:“怎么就不要我管了?我现在可是你的监护人。好了,快上车,有什么事情路上说。”
      
      桑妙垂着头上了车,这次居然没有上副驾驶,而是跑到后座去了。
      
      跑到后座去也就算了,还要缩在座位上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埋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采良开着车,总在想桑妙到底怎么回事,被欺负了吗?还是为情所困还是钱不够花?到底怎么了嘛!
      
      “妙妙,你真的没有被别人欺负吗?”
      
      “没有啊。”有气无力的回答。
      
      “那你怎么会看起来这么难过,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季采良不死心,接着问。
      
      “你管这么多干嘛。”桑妙已经不耐烦了。
      
      这个年纪的少女最不喜欢被别人管教了。
      
      而季采良现在还在她觉得脸疼的时候老是问个不停,更让桑妙觉得这丫的不是在明知故问吧!
      
      明明就知道今天就是放期中考试的时间了,还老是这么唧唧歪歪的问个不停,伤口被戳了一次又一次,还不够嘛!
      
      “我都说了,我现在是照顾你的人,我需要知道你在学校的情况。”季采良表现的非常有耐心,对于桑妙的叛逆反应没有任何不满。
      
      他这态度这么好,让桑妙也怪不好意思的,难道她其实错怪人家了?
      
      “啊啊啊,反正你不要问就是了!”那么丢脸的事情,她才不会主动说出来呢。
      
      “那你这么难过的样子,我也想关心你啊。”
      
      “关心我那就更加不许问了!”
      
      有了桑妙的这句话,季采良就是再好奇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嗯,反正她还会写日记啊!
      
      关于偷看日记这件事,季采良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感到非常羞愧,到现在的看日记只是为了知道她不愿意告诉自己的事情!一切都是为了桑妙能够健康成长啊!
      
      是的,季采良的良心已经被狗吃了,他的良心不会痛。
      
      还是宁静又和平的夜晚,桑妙因为成绩的打击,今晚就连写作业的时候都提不起劲儿。
      
      当然桑妙也没有发现季采良居然没有唠叨她,反而非常善解人意地对她说:“知道你今天可能心情不太好,等你想告诉我了,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的。”
      
      “哦,好的。”桑妙声音低低地回道,手里攥着她的日记本,做着要开始写日记的打算。
      
      季采良出去后,桑妙开始在日记本上写日记,其实到现在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开始写日记的初衷了。
      
      今天知道成绩后真的太难过了,她那时候还信誓旦旦地在季采良的面前说要拿到多好多好的成绩,结果今天一看才三百名……
      
      与此同时,季采良洗完澡正在对着电脑打字,手机响了来电震动,联系人是一个名为‘李老师’的人。
      
      这人是桑妙的班主任,季采良在见到这个联系人的电话时,还有一种恐慌的感觉,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桑妙在学校闯祸了?老师来批评了吗?他这个看管孩子的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
      
      总之,经过了几秒钟的心里挣扎后,季采良怀着紧张的心情接听了电话。
      
      “喂?李老师晚上好。”接听了电话之后还兢兢克克地说话。
      
      李老师是一个中年妇女,对待学生比较和蔼,说话也慢悠悠的,“季先生,晚上好,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真是打扰您了,希望没有给您的工作带来困扰。”
      
      “没有没有没有!”季采良现在算是体会到他小时候,他爸妈接到老师电话的时候那种忐忑的心情了。
      
      “那就好,其实呢,是桑妙同学的一些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您现在有时间吗?”
      
      “嗯嗯,有时间呢,李老师您说吧!妙妙没有在学校闯祸吧?”季采良就知道是因为桑妙的事情,也好,老师来主动汇报桑妙在学校的情况,他也不用特地等到开家长会的时候再去问一次。
      
      李老师慢悠悠地语调就像是在吊着季采良的胃口,“这个啊,肯定没有啊,妙妙是一个好孩子。”
      
      季采良这个心花怒放啊,搞的好像被夸的那个人是他一样,开心的同时嘴上说着:“哪里哪里,妙妙就是太调皮了。”
      
      “她年纪还小,个性比较调皮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次打电话给您呢,就是想说一下桑妙的这个期中成绩啊……”
      
      一听到成绩,季采良就坐不住了,“原来是这个啊!妙妙这次的成绩怎么样?没有退步吧?”
      
      “怎么会退步呢!最近桑妙同学的学习态度非常认真,成绩要比之前进步了一百名呢!”
      
      所以说虽然现在桑妙还在三百名徘徊,但是相比较以前还在四百名开外,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进步了。
      
      季采良听后也非常惊讶,本来预计桑妙确实会有进步,但是最多也就进五十名了,没想到这一下子就进了一百名。
      
      对于桑妙之前斗志昂扬说的那些话,季采良也不是没有放在心上,可他毕竟想到的比较实在,所以知道桑妙不可能一飞冲天的,进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出来的。
      
      不过看桑妙这样说的话,他为了不打击桑妙的积极性,也没说什么。
      
      难道妙妙今天看起来这么难过是因为他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吗?还是说成绩出来之后没有达到她的预期?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季采良的思绪已经百转千回,很快就回复老师:“那真的是太好了!谢谢老师教导有方!”
      
      “哪有哪有,我也知道妙妙上半年的情况,所以她之前不想学习也不是她的问题。她今年愿意学习了,还是季先生您的功劳,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还是需要大人多多关注的,不然就容易想太多。”李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我特地给您打电话也是希望您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继续多多鼓励桑妙同学。”
      
      “会的,一定会的!不过李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今天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妙妙的情绪好像有点低落,是不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妙妙能取得进步,季采良也高兴,可他同样担心桑妙的情绪问题。
      
      李老师也不太理解桑妙的情绪变化,“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好像是跟成绩有点关系,今天卷子发下来,老师在讲解考试题目的时候,妙妙好像也有点无精打采。”
      
      “嗯,好的,我会跟妙妙好好沟通的,谢谢老师。”
      
      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季采良对着电脑也无法静下心做事,脑子里来来回回晃荡的都是桑妙沮丧的小样子。
      
      思来想去,季采良还是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起来披着浴袍往桑妙房间走去。
      
      桑妙的房间还亮着灯光,季采良敲了一下门,不再像之前那样直接推门,因为季采良意识到小女孩也想有一点个人空间了。
      
      “妙妙,是我,你写完日记了吗?很晚了,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去学校呢。”季采良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桑妙这样回着话,却没有上床。
      
      “我可以进去吗?”季采良又问。
      
      “请进。”
      
      桑妙的被子被抓乱了,日记本也被撕了好几张,上面还写了字,看得出她是真的很烦心了。
      
      “怎么把房间弄成这样了?别烦了,先睡觉。”他蹲下来,把被揉成一团的纸团收拾好。
      
      桑妙听话地爬到床上,又把被子盖好,盯着季采良,“你出去。”
      
      真是喜怒无常的小孩。
      
      季采良帮她把灯关了,再掩好房门,出去之后展开纸团,一眼扫完上面写的字,拧着的眉头舒展开,忍不住‘噗’一声低笑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早上好,补昨天的更新(望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