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游戏画风与众不同

作者:暗香漂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第十三章。
      
      黑色翅羽纷纷扬扬的从空中洒落,那羽毛极黑,在月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人们下意识的抬头,只需一眼,便被空中的人……不!应该说恶魔摄去心魂。
      
      他背着月光,看不清表情,只有那双猩红色的双眸,显得越发邪恶可怖。
      
      人们总是畅想着自己是英雄,斩杀恶魔,走上人生巅峰,就像是三百年前的杀死恶龙,拯救公主一样的俗套。
      
      可当真正的恶魔现世,庞大的杀气挤压着他们的每一根头发丝,从心底深处渗出来的战栗,让人们连尖叫的勇气都没有。
      
      好、好可怕!!!
      
      而这之中,尤其是绑住了小白脸,将刀架在他脖子上的壮汉,他小腿发软,呼吸急促,因为害怕,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
      
      锋利的匕首随着壮汉的手一起上下起伏,银刃在月光下泛着森冷的光,可以预想到它有多么的锋利。
      
      季安盯着地上的翅羽,第一反应是……天啦撸,掉这么多毛,会不会直接秃了,变成一个秃翅膀恶魔;第二反应才是……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恶魔。
      
      恶魔的杀气只冲着匪徒而去,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蓝头发公爵,以至于在这般紧要的关头上,他还有功夫胡思乱想。
      
      “嘶!”脖颈上传来疼痛感,季安用手一摸,才发现出血了。原来是匪徒抖的太厉害,刀刃不小心划到了肉里。
      
      季安还没反应过来,天空中的恶魔就炸了。
      
      区区一个人类,竟然敢伤害他的人。他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剑,瞬间来到青年的身前,一把将他捞在怀里,手掌一挥,匪徒便像是一张纸一样,轻飘飘的飞到半空中,再摔下来,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猩红的血,男人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原本被吓得腿软的众人,求生的本能终于胜过了恐惧,一边哭的哇哇大叫一边四处乱窜着。
      
      卡维尔心疼的看着青年的脖颈,白皙如玉的肌肤上,那一抹红便显得格外的刺目。懊悔升上心头,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伤口边缘:“疼吗?”
      
      他从季安被匪徒围攻时,就找了过来,本来是想耍个帅,等他们支撑不住后,他再如同救世主的般出现,博得他的好感度。
      
      英雄救美,需以身相许嘛。
      
      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敢直接用刀对着他,卡维尔当即就怒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连身份都忘记掩盖,展开翅膀就冲了过来。
      
      没想到还是迟了。
      
      男人一说话,季安就认出了他是谁:“你是昨天的变——”态。
      机智的吞下最后一个词,命在对方手中,身不由己。
      
      “是我。”被认出来的卡维尔有点开心,声音都变得柔了几分,“在营地里没找到你,所以我就特意找出来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男人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带着点天真,不复之前的阴郁。就差在脸上写着——快夸我。
      
      季安:“……”
      为什么恶魔会是个变/态傻白甜。
      
      等等,这两个词混合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一时之间,青年陷入了沉思,而卡维尔则美滋滋的抱着他,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若是两个人类这般,路人肯定要赞叹一句感情真好,可一个恶魔和一个人类……麻麻呀!这里有恶魔绑架人要拿去煮汤了!!!
      
      从小到大,在他们接受的教育里,恶魔都是没有心的怪物,他们喜爱鲜血,吞噬人类的灵魂,将众生当做他们的食物。
      
      辛迪怕的身体发抖,却还是努力的举起匕首:“恶魔,你放开他?”
      
      “嗯?”
      
      一人一魔同时朝发声源望去,原本的两批人早已经跑光,包括季安带来的两名守卫,最后留下来的竟然是全场唯一的一名女人。
      
      在之前的打斗中,辛迪受了点轻伤,手背上正在流血,染红了她的指缝。
      
      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眼神死死的盯着红眼睛的恶魔:“我的伙伴们已经跑去了教堂,很快就会有神官来收了你。”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他留下,赶紧逃跑。”
      
      “为了一份食物,把自己置于险地,很不值得吧。”
      
      季安万万没想到,在这般‘危险’的情况下,舞女竟然会留下来救他,明明他们今天才认识……
      
      “我说过,要把你安全送到住所的,说到做到。”注意到青年复杂的目光,舞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竭力不露出自己的恐惧,安抚着‘脆弱’的小少爷。
      
      然而她发抖的手,苍白的唇,都暴露了她的内心。
      
      明明那么害怕,却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诺言。
      
      “辛迪……”青年红唇微张,从里面吐出她的名字,似感叹又似感动……眼神无比的柔和,像是被她触动到了。
      
      情感的变化很微妙,卡维尔第一个意识到不对。
      
      舞女的话每一处都恰到好处,若卡维尔是一个出来觅食的低等恶魔,说不定他就真的被唬住,直接跑走了。可惜……
      
      只见恶魔露出一个冷笑,示威似的将头埋在青年的脖颈,细细的舔弄着,细嫩的皮肤上,很快就出现了好几个红色的吻痕。
      
      “唔……你放开我。”百分之百的感官体验,好像真的被爱/抚着一样。
      
      青年还来不及细细品味自己的心情,就被恶魔的拉入了欲/望的旋涡,他使劲儿的推搡着他,可他这次的态度却异常的强硬,不为所动。
      
      woc,总不会真的在游戏里失身……叭。
      
      光是想一想,季安就害怕的发抖。
      
      恶魔的翅膀很大,能够完全将青年包裹进去,不让外面的人看到丝毫,只有一两个压抑的、带着泣音的细碎音节传出来。
      
      辛迪本来想拖延到教堂来人,一看这个情况,还以为恶魔在进食,顿时什么都顾不得了,举起匕首就朝翅膀上刺去。
      
      “去死吧,恶魔。”
      
      呲……像是刺上坚硬的钢铁,发出细微的碰撞声,匕首划断了一片翅羽,便再也无法前进。辛迪茫然的低头……没有办法了吗?
      
      “滚。”
      
      黑色羽翅用力煽动,将少女掀开,她摔在地上,膝盖和手肘全都破了皮,鲜红的血流出来,她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惊呼声。
      
      “辛迪,你没事吧。”季安见她受伤,迈开腿就想去把她扶起来,完全忘了自己正被恶魔箍在怀里,无法动弹,等反应过来后,他低声骂了句脏话,“艹,你快放开我,变/态。”
      
      想起之前的吻,他的鸡皮疙瘩就要起来了。
      
      青年如黑曜石的般的眼睛里,装满对他的厌恶,可看向舞女时,那厌恶就变成了心疼,前后的差别如此明显,让卡维尔的心都颤抖起来。
      
      他讨厌自己。
      喜欢地上的女人。
      
      这怎么可以!!!!!愤怒充斥在恶魔的脑海里,绯红的双眸刹那间红的像是要滴血般,他要杀了这个女人,只要她死了,季安就仍旧是自己的。
      
      恶魔没有善恶,只靠本能行事。
      
      卡维尔伸出右手,一簇簇的黑气凝结在一块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在二人惊恐的目光中,黑色手掌一把将摊到在地的少女捏了起来。
      
      辛迪剧烈的挣扎着:“唔……放开我,你这个恶魔……啊!!”
      
      “你在做什么?快放开她!!”季安慌张的去捏他的手,“你是想杀人吗?快住手!!”
      
      “亲爱的,别生气。”他转过头,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看着他,眸中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娇软,却硬生生让季安打了个寒颤,“闭上眼,我会好好的处理掉他的尸体,不会污染你的眼睛。”
      
      “不……你不能杀她。”
      
      “我能。”
      
      短短几句话间,辛迪已经出气多,进气少,连声音都没力气喊,只有鼻腔里会发出一点细微的咳嗽声,她的身体被挤压成一团,只要再用一分力,她便会被的成为一团可怜的肉酱。
      
      “住手啊!!!”
      
      季安濒临崩溃的尖叫声,混合着人们的祈祷声和脚步声传来。穿着白袍的神官们,眼疾手快的将一瓶圣水砸向黑色手掌,圣水所过之处,黑色的魔气就像是被阳光炙晒的雪,飞快消融。
      
      砰!
      
      辛迪倒在地上,她卷缩起身子,发出几声难受的咳嗽声,和神官一起跑过来的辛迪的伙伴,赶紧将她抱起来,跑到神官身后。
      
      得救了,季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辛迪是为了他留下的,若是对方有什么事,他恐怕得内疚一辈子。这么一个漂亮又热情的姑娘,应该有美好的一生。
      
      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游戏里。
      
      “找死。”卡维尔现在恨辛迪入骨,神官的所作所为,无异于刀口抢肉,他发疯似的朝人群进攻,却被圣水阻拦了去路。
      
      那些圣水泼在他的身上,虽然没有大伤,却也腐蚀掉了他的小部分皮肉,令人烦躁。
      
      他们两边对战,季安趁他不注意,跑到了辛迪旁边:“她怎么样了?”
      
      “断了一根肋骨,没有性命危险。”小伙伴们检查一番,又从辛迪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金币,正是季安之前给的小费,“咱们向神官买一瓶治愈圣水,给她喝下骨头就能长好了,钱不够,耗子你手里有多少金币?”
      
      “等等,我数一下。”
      
      季安慌忙出口:“不用,钱我来出,本来她就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
      
      “那我就替辛迪谢谢小少爷了。”男人咧嘴一笑,赶紧将金币又放了回去,他这些话就是故意说的,好不容易赚了点钱,总不能都贴了回去。
      
      由于恶魔出现,神官们几乎都来了,季安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金币,向身侧的神官买了一瓶治愈圣水后,他弯下身子,想将圣水喂给辛迪。
      
      就在这瞬间,一双黑手瞬间从空中飞来,想要抓起昏迷的女人。
      
      季安被吓了一跳,脑海里窜过最开始的画面,下意识的,他将圣水猛地朝黑手泼过去,都是圣水,即使专攻的方向不同,但对于恶魔依旧是天克。
      
      黑手融化在空中,季安朝恶魔看去,对上了一双含着水意的猩红色双眸。
      
      “你为了她打我。”
      
      季安茫然。
      
      “你竟然为了她打我!!!!”明明之前被一群人围攻,他也丝毫不惧,可季安这一动手,却像是硬生生折断了他的心脏似的,“巴兹尔.贝西默,你……”
      
      他的嘴唇张了又合,最终却什么狠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含恨带怨的看了他一眼,如烟雾般消失在空中。
      
      季安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巴兹尔.贝西默……原来是在叫他的名字啊!
      
      额……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三流狗血剧的正宫发言。
      
      他好迷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卡维尔:我老婆,他为了一个小三打我!!我好惨呜呜呜呜。【开始黑化
    季安:???黑人脸问号jpg
    辛迪:?
    小姐姐人超好超帅的,可惜她仍然睡不到安安,只能在一旁望‘肉’止渴。
    咳咳,又迟到了一个小时,可我有粗长君……可不可以原谅我呀QWQ。
    明天见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