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乐

作者:打字机N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生

      “生了没?”
      
      “哪有那么快,这才刚发动呢?”
      
      坝江县平柳村一座看上去气派敞亮的青砖灰瓦三合院里头,传来一段略显紧张地对话声,堂屋里头,院子外面,坐着站着不少人,一个个抻长脖子往东厢房其中一间屋子探望。
      
      一个穿着灰布短罩衫,看上去皮肤白净,略带痞气的青年此时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要不是那扇门拦着,他都想冲进去看看此时哀嚎声不断的媳妇。
      
      “蒋婆子,你家小儿媳妇这是发动了?”
      
      院子外路过的村人听到这动静,隔着竹篱笆朝屋内的人问道。
      
      “是啊,这才八个月,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发动了。”
      
      蒋蕙兰作为家里掌事的女人,此刻把大儿媳二儿媳指挥的团团转,有烧水的,也有烫洗从屋内递出来的一块块染了血的棉布的,孩子们早就被支开了,家里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又帮不了什么忙。
      
      七活八不活,小儿媳妇在这个关头忽然发动,家里人哪个有本事提前预知,做好准备?
      
      因此事到临头不免手忙脚乱,此时的蒋蕙兰也顾不上和村人搭话了,接过大儿媳吕秀菊端过来的那盆热水,推开杵在门口碍事的儿子,往屋内走去。
      
      村人也知道这个时候没人有心情搭理他们,在问清楚什么事后,识趣地各自散开了,也就一些亲近人家的大娘大婶,过去搭了把手。
      
      “这单家小媳妇之前的怀相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八个月就发动了,我看她这胎玄。”一个吊角眼,颧骨高凸,看上去有些刻薄的婆子看了眼单家气派的大瓦房,忍不住酸溜溜地冲边上的人说道。
      
      在平柳村,单家说不上最富裕,那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人家了。
      
      单家的老爷子单铁根,一手上好的打铁手艺,十里八乡,需要什么锅子刀具农具,多数都是问他订的,铁器的修修补补也都是找他,靠着这个赚钱的手艺,单老头盖起了这座气派的院子,还陆陆续续买了二十多亩田地,这让那些日子过得远不如他的人怎么才能不眼红呢。
      
      不说单老头自己的本事,他那大儿子也是村里有名的出息人。
      
      单家三个儿子,大儿子单峻山,作为长子,最得老两口的看重,很小的时候就送他去念书,单峻山在读书上天赋不高,考上童生之后,就再无收获,可是他头脑灵活,凭着自己的本事在县城的酒楼当起了掌柜,每个月都能挣二两银子,搁村里,这都够一户人家大半年的嚼用了,一般秀才公自己开私塾都没他能挣钱。
      
      加上对方每个月都能有三天的假期,村里到县城来去一趟不方便,很多人都会托他带县城里的东西回来,就为了这一点,村里人都得记着他的好。
      
      单峻山的妻子吕秀菊是邻村一个秀才公的女儿,也是蒋蕙兰千挑万选才替自己儿子选来的,两人只有一子单福宗,今年八岁,现在在镇上的书塾念书,也是家里第三代唯一一个读书人。
      
      单家的二儿子单峻河为人憨厚老实,家里的二十多亩田地都靠他和妻子王春花伺候,这二十多亩田地的出息,也是家里每年进项的大头。
      
      老二夫妻的孩子最多,大闺女单梅娘今年六岁,二闺女单兰娘今年四岁,因为前面连生了两个闺女,王春花一直觉得自己在单家抬不起头,为此任劳任怨,家里的活计她干的也最多。
      
      好在生了单兰娘的第二年,她又怀上了儿子单福才,只可惜唯唯诺诺的性子早就养成,加上婆婆蒋蕙兰的泼辣和大嫂吕秀菊的刁钻,即便有了儿子傍身,在单家,王春花依旧是可怜虫一个。
      
      单家的三儿子单峻海没什么大出息,性子奸猾爱躲懒,因为是小儿子,加上嘴甜会说话,反而是三个儿子里最得老两口疼惜的,就连单老头嘴上总是责骂这个儿子,心里最偏的也是他。
      
      作为得宠的小儿子,他的媳妇,蒋婆子自然也是千挑万选的。
      
      苏湘的娘是蒋婆子的嫡亲堂妹蒋淑兰,早年因为家里贫寒,被卖去了大户人家当丫鬟,后来那户人家举家搬迁,遣散了一部分家仆,蒋婆子的堂妹幸运的就在那部分被遣散的丫鬟当中,拿着那些年攒下的月钱以及小姐夫人赏的布料首饰,高高兴兴回了乡,也没搭理那些当初把她卖了的家人,而是选择投靠蒋婆子这个向来和她要好,又已经出嫁的姐姐,在蒋婆子的操持下,嫁给了同村一个家境殷实的汉子。
      
      这些年,两家的关系非但没疏远,反而越发紧密,平柳村谁人不知道蒋家这两姐妹最惹不得,一个泼一个狠,得罪了哪个,另一个都不会放过你。
      
      两边既沾着亲,苏湘和单峻海又是从小青梅竹马一块长大,因此两边家长一合计,干脆就给这对小儿女定了亲。
      
      因为这层关系,三个儿媳妇里,也数苏湘最贴老太太的心。
      
      在怀上这胎前,苏湘已经生了一个儿子单福德,今年四岁,比二房的单福才还大一岁,按理有过一次生产的经验了,第二次生起来应该就方便了,可谁晓得好端端的在家也能早产,闹得家里人仰马翻。
      
      “呸呸呸。”
      
      听那刁钻婆子说人家小儿媳妇和未出世的孩子或许会不好,边上凑一块的老太太纷纷往边上吐口水,去晦气。
      
      这样的话可是造口孽的,苏湘的亲娘和婆婆那都是什么性子,她要是真有三长两短了,这婆子的话被传到蒋家姐妹俩的耳朵里,小心嘴都被人撕喽。
      
      乡里乡亲的,不帮忙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吧,走一块的婆子双手合十念了几句佛话,然后加快了走路的步伐,将那个婆子远远甩开。
      
      “哼,一个个惯会装模作样。”
      
      婆子气的跺了跺脚,当初她眼红单家的好日子,一心想将自家闺女嫁给还没婚配的老三,结果前脚她才让人托口信试探,后脚单峻海就和苏湘定了亲,她那个闺女钻了牛角尖,愣是拖到了现在成了二十岁的老姑娘都没许人,婆子不觉得自己有错,而是将一切都怪罪在了单家和苏湘的头上。
      
      现在苏湘早产,她恨不得对方直接一尸两命死在产床上,让蒋蕙兰看看,她给儿子挑的娇滴滴的儿媳妇是多么福薄的一个短命鬼。
      
      这么想着,婆子眼珠子沽溜沽溜转了好些圈,挎着装满脏衣服的木盆子也不往河边去了,急匆匆跑回家。
      
      忙碌的单家人可不知道村里还有这样坏心眼的人,看着苏湘生的越来越艰难,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湘儿啊,你加把劲,娘都看到孩子的头了。”
      
      闺女生产那样的大事,住在同一个村子的蒋淑兰得到信儿就过来了,一到单家,也顾不上问闺女好端端的怎么就早产了,洗干净手,蒋淑兰就和产婆一块帮着苏湘接生起了孩子。
      
      “娘,疼,疼死我了。”
      
      苏湘身上汗淋淋的,头发湿哒哒黏在额头,整个人就如同刚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般。
      
      因为一直憋气用力,她的脸早就涨成了猪肝色,红中泛着紫,哪里还有往日的白皙娇俏。
      
      苏湘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已经痛到麻木了,身上的力气也开始渐渐流失,可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让她不敢就这样昏睡过去,咬着舌尖让自己清醒,然后再使劲。
      
      “湘儿啊,你要是疼就捏着娘的手,咱们再使把劲儿,孩子就要出来了。”蒋淑兰生了五个儿子才得苏湘这一个闺女,哪能不疼爱她,此时看闺女痛苦的表情,她也跟着揪心。
      
      “淑兰啊,热水来了。”
      
      蒋婆子出去换热水去了,在她推开门的一瞬间,苏湘只觉得自己身上忽然又有了力气,使劲一用力,一股暖流从下身缓缓滑出。
      
      “生了,生了!”
      
      产婆也懵了,刚刚还生的那么艰难,怎么下一刻孩子就乖乖出来了。她赶紧用火烤过的剪子帮孩子剪了脐带,然后将孩子背面朝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哇——”
      
      小小的粉皮猴子哭声倒是响亮,比一般足月的婴儿都不差,产婆一听就放心了,今天总算没把招牌给砸了。
      
      “是个闺女。”
      
      蒋婆子将面盆摆在一旁,赶紧上前几步。
      
      炕上的外甥女除了脸色虚弱了些,精神头还是好的,她搓着手从产婆手里接过刚出生的小孙女,拿着干净的棉布帮奶娃娃擦了擦身,然后用早就准备好的襁褓裹好,凑到苏湘边上。
      
      “这孩子看着就让人欢喜。”
      
      这年头讲究多子多福,这里的子讲的是儿子,在乡下地方,女儿是最不值钱的,也就那些儿子多的人家,可能会对女儿稍微稀罕几分。
      
      蒋婆子已经有了两个孙女,对孙女自然就不稀罕了,她盼着老三媳妇再给她生一个乖孙,在听产婆说三儿媳妇生的是个孙女后,心里就不由有些失望。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失望在对上那张皱巴巴的粉皮脸时,刹那间消散一空,反而由心的让人有些欢喜。
      
      结合她一进门这个磨人的小孙女就出生的场景,蒋婆子直觉这孩子和她有缘,加上这是她疼爱的老三和亲外甥女的孩子,心里不由偏爱了几分,脸上的表情也慈爱了不少。
      
      “你还别说,我也觉得这孩子咋看咋让人稀罕。”
      
      蒋淑兰看闺女顺顺利利生下了孩子,心里也就放松了,她和产婆一块帮闺女换了干净的床褥,又帮着她擦身垫了尿戒子,也空出心来看看自己新出炉的外孙女。
      
      蒋淑兰想的可没堂姐蒋婆子那么多,苏湘是她疼爱的小闺女,对这个新出炉的外孙女她再怎么喜欢,那都是应当的。
      
      “娘,我媳妇儿是不是生了,她现在咋样啊,我能看看我的小崽不?”
      
      蒋婆子姐妹俩还没稀罕够怀里的小不点呢,外面鬼哭狼嚎的男声就开始嚷嚷起来了,看着怀里因为听到了吵嚷声,眉头皱的跟小老头似得,嘴角还往下压的小孙女,蒋婆子头一次觉得自家老三是那么没眼色的一个人。
      
      “什么崽子不崽子的,那是你闺女。”
      
      也得给外面的老头和儿子看看他们的小孙女/闺女了,蒋婆子让堂妹顾着些小儿媳,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娃娃朝屋外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落落不在落落山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
    感谢迟钝的敏呀*60、wbl、玉青儿、爱如指尖砂、琪琪、叶子*20、落落不在落落山、江江*10、懒猫*10的营养液,亲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