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情人

作者:小红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11

      霍钦回来时,陈箐箐穿高跟鞋的脚都站得发麻了。
      男人沉声道歉,“久等了。”
      
      “没关系,没有等多久。”
      她笑起来,却不可避免去想,霍钦送人回去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突兀,但我能问一下,你和刚刚那位小姐是什么关系吗?”她小心试探。
      
      霍钦默了一秒钟,吐出几个字,“陈小姐,对不起。”
      “赴约之前,我原以为今天晚上是一场家庭聚会。这些话本来应该在一开始就讲清楚的,我没有进入一段婚姻的打算,是我母亲擅作主张,耽误了你的时间,我代她再说一声抱歉。”
      
      “我也没有想过要结婚,长辈们就是太着急了。”她心沉下来半截,若无其事再笑,“即使是作为朋友相处也不行?我其实很欣赏你。”
      
      “抱歉。”他留出认真思考的时间后,再次拒绝。
      
      彬彬有礼,进退有度。
      即使是一场欺骗性质的晚餐,也耐到结束后才道出实情,拒绝礼貌却并不留余地。
      这样的相亲对象,如果不属于别人,那真的再完美不过。
      
      “没关系,好像今天晚上一直是你在跟我说抱歉呢,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她已经做出了一位淑女最大的试探,可惜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临开车时,陈菁菁终究是没有忍住好奇心,落下车窗问道,“她是你曾经的女朋友?”
      
      风把霍钦的外套衣摆刮起来,他在陈菁菁的目光下点头,“是。”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的这个问题似乎很难,连一直稳重持沉的冷清男人,眼神都有了片刻的迷茫,他思考了很久,然后告诉她。
      “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人。”
      只要宁佳书愿意,能轻松地夺走每一个人的视线,别人的爱和喜欢她唾手可得,所以,也学不会珍惜。
      
      “那你呢,你爱她吗?”
      她对自己的条件有自信,相貌气质家庭,每一项拎出来都有让男人侧目的资本,可是霍钦自始至终没有被打动过。所以她觉得,这个男人要么是已经有了爱人,要么是曾经被伤得很深。
      
      这一次,霍钦没有再答,他说,“祝你幸福。”
      “谢谢。”
      
      男人目送着车子消失在路灯下熙熙攘攘的车流里,终于被风吹起了些许寒意。
      宁佳书的香气还留在他外套上,触感也犹在,他转身大步去开车。
      曾经很爱过。
      姗姗来迟的答案,陈菁菁注定不会听到。
      
      ***
      宁佳书先把何西送回了家。
      她崴着脚回包厢,本来是一堆人抢着想送她的,可谁知宁佳书擦了点药酒走几步,竟自己又好了,这下众人都没了当护花使者的借口。
      
      何西的家租在一处高档公寓,绿化环境不错,出了小区就是地铁站,交通发达生活便利。宁佳书这段时间都在找房子,知道租金不会低,不过让她吃惊的是,这个价位的公寓,何西居然还租了个三室两厅,外边还带一阳台。
      何西家里算中产,她自己每个月工资两万上下,不靠家里,根本无法在支付房租的同时维持现在的生活。
      
      “你一个人住,干嘛租这么大的房子?”宁佳书气喘吁吁把她往沙发上一扔,瘫坐在地毯上。
      
      “你懂什么,”何西闭着眼睛乱蹬脚,抬手就甩宁佳书胸上,“还不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你知道我为了租他楼底下费了多大劲吗?付这————么高的房租就为了多见几次面,他倒好,飞一回一两个星期不着家,放着我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在楼下假装看不见!”
      
      宁佳书原本是要打回去的,一听这话,捂着胸口心念一动,“谁,霍钦?”
      
      听到这名字,何西似是有了一分清醒,半眯着眼睛睁开看一眼,宁佳书又赶紧伸手去手动帮助她合上,“是他吗?”
      
      “除了他,还有谁?他怎么能跟个和尚似的,臭道士……”愤愤进入角色扮演说到这儿,何西又呜呜哭起来,“为了租房子,我现在都没有存款还修理费了!”
      
      “要不我帮你还吧。”宁佳书的眉眼顿时鲜活起来。
      趴在沙发边循循善诱,“你看房子这么大,你一个人也住不下,还难打理,我正好在找房子,搬过来可以跟你分担房租水电……”
      
      “真的吗?”何西抱着她的手,像回到了母亲怀抱的小鸡崽,感动道,“我跟你说,我都快穷死了……”
      “但你明天要是后悔可怎么办呢?”宁佳书早早打开了手机录像,等着她回答,得先给自己下道保证符。
      
      “我不会后悔的,求你搬过来帮我付房租吧,我快二十七的人,不能再问家里要钱了,我怎么这么对不起我妈……妈妈,我错了,我一天都没孝敬过你,还只会问你要零花钱……”
      
      她的眼线与睫毛膏此刻已经化作两条黑痕,在脸庞上蜿蜒划过,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何西辛辛苦苦瞒了这么久的秘密,就这样在一场醉酒后,暴露给了她最大的敌人。
      宁佳书满意收起手机,觉得她明早起来可能会痛苦得想抹脖子。
      
      ***
      
      何西是被宁佳书搬家的动静吵醒的,宿醉醒来头疼欲裂,茫然扯开沙发上的毯子坐直,眼睁睁看着她指挥搬家工人进来,“梳妆台放哪儿好了,书架,书架就放客厅……”
      
      我是谁?我在哪里?
      她思考了一分钟生命的终极奥义,然后想起了混乱的昨夜,她躲在宁佳书怀里声泪俱下倾诉自己这些年的失败。
      “宁佳书?”
      
      “嗯?你醒啦。”宁佳书心情颇好,难得照顾她,“我给你买了早餐,吃吧。”
      下巴努朝客厅里多出来的新餐桌。
      铺了桌布,还颇有情调地摆了个瓶子,插一支向日葵。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何西朝她扔过去一个抱枕,咬紧牙根,“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宁佳书闪身躲开,“你这是要找我秋后算账吗?”
      “不行哦,”她伸出中指摆了摆,掏出合同,“你得有点契约精神,白纸黑字,一旦签下,可不能反悔了。”
      
      “那是我不清醒状态下签的,根本不能算,我什么也不记得。”何西抢过来便撕了个粉碎。
      
      搬家工人都被她吓得一嘚瑟,宁佳书惊讶了一下,然后低头掏出手机解锁,“既然你记不清楚,看来还得用昨晚的视频提醒一下,咦,视频在哪儿呢……”
      
      何西看着屏幕里女鬼一样的自己,失魂落魄坐回沙发上。
      “我讨厌你。”
      “那怎么办,我现在有点喜欢你了。”
      
      何西懊恼地后躺把头埋在抱枕里乱叫,“要怎么样你才肯把视频删掉!!”
      她最大的把柄被人捏手里了,这个人还是宁佳书。
      
      “为了庆祝我们以后同住一个屋檐下,好好相处吧。”宁佳书的嘴角终于翘起来。
      
      何西受到这个天大的打击,直到洗完脸还一蹶不振。
      但她心里也清楚,如果不让宁佳书这个恶魔住进来,这个月估计又得问家里要补贴了。
      
      看着格局大变,焕然一新的客厅,她千方百计好歹找出理由安慰自己,宁佳书是个大方爱干净的房客。而且就算她一个人霸占这房子再久,霍钦也不再是她从前心中那个高冷的男神了,是已经被宁佳书染指的凡人。
      
      ***
      宁佳书搬家这事儿,在家里引起了非凡的动荡,起因是她远在澳洲的亲爸打电话回来问候了。
      
      “佳书,你跟爸说实话,是不是那个家里谁给你气受了!是不是他们逼……”
      “爸——”宁佳书叹气,“你还不了解我吗?谁能给我气受,我就是工作不方便,找个离公司近的地方住。”
      
      “别骗你爸了,隔壁你黄阿姨都跟我说了,说你回家没钥匙,抱着一堆东西他们半天也不来开门。”
      “要是没人给你气受,你学飞那年,怎么会突然来找我,抱着我哭。”
      还哭了两天。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
      
      “……你就应该跟我留在澳洲的,回国上什么班,我只有你一个乖囡,就想把最好的给你。他们跟着你享了福,现在反倒还蹬在你头上来了。”
      
      两千万还在往上涨的大房子,如果没有宁佳书,宁爸无论如何不会这么大方,他当年跟宁母算得上是一对怨偶。
      
      年轻时候他学历高,生得英俊一表人才,又是本地户口,情窦初开时,认识了江浙老家来找工作,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远房亲戚,在他家暂住的宁母。
      能生出宁佳书这样的颜色,可想而知年轻时候的宁母,也是十里八乡一枝花,来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可她最后和宁爸看对了眼。
      
      两边家里自然是不同意的,宁佳书奶奶嫌宁母文凭低,又是乡下人,外公嫌弃宁家傲气,瞧不起人。
      两个人顶着压力结了婚,婚后却诸多不顺。
      
      一直到宁佳书出生,宁爸辞了铁饭碗下海经商,生意发展得如火如荼,街坊的风言风语也多起来。
      说见哪个女人挽宁爸的手逛街,又请了几个漂亮女人做秘书。
      宁爸生得一副好皮囊,有学问,再有了钱,想扑他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每天解释每天吵架,终于有了累的时候。
      
      他们悄悄离了婚,宁佳书却临近高考前才隐约听闻风声。
      每天住在一个屋檐下陪她准备考试的父母,已经分别有了女朋友和男朋友。
      用晴天霹雳也不足以形容宁佳书得知消息那一瞬间的震撼。
      
      她的生活从起被颠覆了,观念也被彻底洗刷。
      被骗得这么惨,也就从那时候起,她很难再毫无保留相信一个人。
      
      她受够了从小到大生活里那些吵嚷和瓷器落地的脆响,也不再期盼遇上相守一生的人。
      因为光阴易逝,容颜易老,所有曾经炙热的情感都会随着岁月凋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投雷拉,大家看文辛苦啦~但是还是想拜托大家留个评~
    身世浮沉想要评!
    杜鹃啼血也要评!
    评论对我真的超级重要!比心心!!!
    绿绿绿绿绿绿大仙女扔了1个地雷
    小相思扔了1个地雷
    哞哞呢扔了1个地雷
    imagine~扔了1个地雷
    酷乔木icon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