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之血【15】

      楚行云:“如果真有一个人死里逃生,他非但没有报案,反而一直隐藏到现在。”
      
      贺丞笑了一下,弯下腰拍了拍沾到裤子上的花粉:“在自己的生命面临危险却不向警察求救的人,无非有两种,一种是自己的身份不允许,一种是对方的身份不允许,你觉得这个生还者是那种情况?”
      
      说罢,他抬手看了看腕表,走上花丛间铺砌的鹅卵石小路:“没时间跟你耗了,我得回去开会。”
      
      贺丞话里有话,明显有所保留,而他所保留的是自己的立场,从某种‘阶级层面’来说,他和楚行云一直站在相对立的立场上。他就是自己口中‘对方身份不允许’的那种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真是天方夜谭,就和‘世界大同’一样充满了不合实际的浪漫主义色彩,纯碎是一句空泛而伟大的口号。人分三六九等,在三六九等的人面前,法律自然也会发挥三六九等的作用。
      
      在最上等的人面前,任何律法都会变成最下等的条文。
      
      贺丞就属于这种人,所以楚行云一直觉得他混,他没有普通百姓对法制的敬畏,法制对他而言也就形同虚设。就像他在施工现场拉起的警戒线一样,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自由随意的在警戒线内外穿梭,并且不会受到任何制约。
      
      楚行云打小就觉得自己对他怀有某种责任,像是他的监护人一样守在他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他,堤防着他,像是心里揣着颗雷,他必须保证贺丞待在法律道德圈子里。如果有一天这颗雷炸了,他也得支离破碎 。
      
      鹅卵石小路旁大朵大朵的芍药像多情的姑娘一样摇曳摆动,伸手欲拦,楚行云紧走两步和他并着肩,说:“回去好好开你的会,别老是往不属于你的领域使劲儿。”
      
      贺丞斜他一眼:“见过卸磨杀驴的,就是没见过杀了驴还劝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如果不是我往不属于我的领域使劲儿,你恐怕还在向上司请求宽限些结案时间。”
      
      贺丞这话说的确实没错。
      
      楚行云顿时觉得他虽然混了点,但关键时刻还是能抡的清的。鉴于他忙了不小的忙,于是再一次的包容了他,呵呵假笑两声,没说什么,拿出那两张身份证复印件低头细看。
      
      夫妻两个都不是本市人,户籍显示是外省人,女的叫石燕,男的叫徐刚,都是八零年代生人。资料显示是外来务工人员,至于王康口中石燕的弟弟则是没有留下丝毫信息,三个人,只留下两个人的证件。而且,对于这两张身份证复印件的真假,楚行云充满了疑惑,石燕,徐刚,这两个名字他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有些熟悉,一定在某个地方看到过,亦或是听说过。
      
      走出绿源度假山庄,贺丞的SUV和楚行云的东风一前一后的停在施工现场外,对比度强大的让人心酸落泪。
      
      贺丞很嫌弃的看了一眼那辆浑身裹着灰尘的脏兮兮的东风,忽然发现东风的主人掉了队,于是停住脚步回头去看,就见楚行云把两张复印件拍了张照,不知道发给了谁。
      
      楚行云发完照片,目光很复杂的看着贺丞朝他走过去,唇角撇着一丝将笑不笑的尴尬笑意,走到贺丞面前,看着他的脸叹了一口气,说:“你可能要立大功了,这位热心的朝阳区群众。”
      
      贺丞:“别冲我这么笑。”
      
      这时候楚行云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乔师师在电话那头即慎重又按耐不住激动道:“没错,老大,就是三年前从锦州市流窜到银江的一个枪支贩卖团伙,里面的一男一女用的就是徐刚和石燕的化名,他们还有一个同伙,当初咱们的线人反水,线索就断到了北郊,谁知道他们上山了,就在绿源山庄眼皮子底下!”
      
      楚行云道:“你现在联系绿源山庄的老板,无论他在哪儿度假都让他回国接受调查。”
      
      贺丞忽然拿出手机翻了翻,说:“他今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回银江。”
      
      楚行云看他一眼,对手机说:“听到了吗,带人到机场守着,等他露面就把他带回来。”
      
      乔师师应了声是,又说:“程勋的案子也有进展了,髙远楠按照你划定的范围从丽欧酒店拿到王明远死亡前后三天内的本市单身入住酒店的女性名单,其中就有程勋初中的班主任刘佳敏。而且技术队在王明远跳楼当天在蜀宫北街路口排查出一个身形和刘佳敏极为相似的女人,王明远、薛旻豪,程勋和袁旭初中时同在一个班级,班主任就是刘佳敏”
      
      “袁旭怎么样?”
      
      “我们的人日夜都在暗中保护他,目前没发现异常。”
      
      楚行云顿了片刻,然后摸出一根烟点着,说:“那还等什么,抓人。”
      
      挂了电话,见贺丞抱着胳膊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自己,貌似是在等他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
      
      楚行云站在一地黄土上不言不语的抽了一根烟,然后把烟头扔到沙土里用脚踩灭。抬起头对他笑说:“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感谢你,贺先生,你不仅帮助警方突破案情瓶颈,还帮助警方找到一个三年前失踪的军火走私团伙,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代表银江市警方给你一个来自党和人民亲切热情的拥抱。”
      
      说完,他张开双臂上前一步:“来吧。”
      
      贺丞警觉的往后退了一步,盯着他说:“干什么?”
      。
      楚行云忍不住牙疼了一下,很不爽的看着他露出这副防贼的样子,磨着牙根说:“别动”
      
      贺丞连拳头都攥好了,准备好了要是楚行云跟他来硬的,他就......躲一躲,毕竟不是他的对手。
      
      楚行云没想跟他动手,无论贺丞怎么混账蛮横不讲理,他都不会跟他动手,他很有当人家哥哥的自觉性。
      
      贺丞也不是真防着他,个人自危意识过剩,下意识的自卫而已,才要继续往后退,就被楚行云忽然捞住肩膀拽到怀里。
      
      楚行云抱着贺丞,像是抱着一个刺猬,他浑身长着倒刺,骨子里带着抗拒。
      
      他和贺丞见面总是仇敌相见分外眼红,这是贺丞在他们之间建起的新的相处模式,他只能配合。此时抱着贺丞,忽然感觉到陌生和悠远,貌似上次这样抱着他,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在那一瞬间,他心里好像被扎进一根刺,很细微的疼痛,却很悠长,他意识到,这个人,无论他怎么弥补,都是不够的。
      
      “你很清楚,我不会伤害你,你可以重新信任我。”
      
      他不确定自己附在贺丞耳边说的话,对方听到没有,因为他的声音很小,很模糊,或许他根本没说出口,只是脑海中的声音而已。
      
      楚行云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把他松开,说:“回去记得吃药,以后不要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老老实实坐你的办公室。”
      
      他的动作太快,刚才那个拥抱又太短暂,等贺丞反应过来这个人干了什么,他已经走远了。
      
      楚行云拉开车门,上车之前忽然回过头,唇角一扬,笑得很温暖:“你还和小时候一样,抱起来的感觉。”
      
      破东风携风带土的走了,留下一道挥之不去的尾气。
      
      贺丞双眼发直的站在原地,攥起来的拳头早就松开了,觉得胸口发闷,浑身发烫。楚行云在他身上留下的烟草味让他有些头晕目眩,全身筋骨酥了一半,惊喜之余除了发愣,什么都不会了......忽然他用手按着胸口慢慢的蹲了下去,耳根处很明显的飘着一层红。
      
      肖树见他跟捧着心的西施一样蹲在地上,很贴心的走过去站在他旁边帮他挡一挡身后工人们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无语抬头望天,心想:也是没有多少出息,阅历那么丰富在楚行云面前也变成情窦初开春心萌动的傻小子,被人家抱了一下就风度尽失,方寸大乱,到底还是年轻啊。
      
      贺丞捧着心蹲在地上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往SUV走了过去。
      
      肖树见他直冲驾驶座,被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拉开后座的车门,说:“这儿。”
      
      说出去都没人信,贺丞不会开车,他没开过车,也没考过驾照,他出行一向有司机,此人的兴趣爱好也异常的缺乏,对开车没兴趣,所以这二十四年来连方向盘都没摸过。
      
      贺丞像是很不满他冒冒失失的样子,扶着驾驶座车门瞪着他一时没说话,和他僵持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耳根红的更明显,呼通一声把车门甩上,坐进了后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