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之血【12】

      第二天,傅亦和杨开泰走进附中校园,俩人穿着便衣,刚到学校门口,就被带着执勤袖标的几个学生叫道:“老师好。”
      
      傅亦很淡定的回了一句:“你们好。”
      
      被当做教书先生不是一回两回了,去年他返校做演讲,走在校园里还被叫过教授。
      
      附中的校长很不欢迎他们的到来,附中接连三个学生闹自杀,师生队伍和上面部门早就议论纷纭,社会舆论已经将这座京师大学附属中学的门脸上的金砖抹黑了好几块。现如今警察又找上门来,无疑又会在校园里引起骚乱。早在拜访附中之前,楚行云就向教育局打过招呼,此人从中央调任银江长达七八年,各个路子摸得很透,加上他和贺家的关系,任谁都能说上两句话,黑道白道上都挂了名,是个游走在各大关系网中还能落得一身清白独善其身的‘漏网之鱼’。傅亦很佩服他这一点。
      
      附中的张校长是个典型的中年男人,啤酒肚地中海,摆着与之身份相比有些腾空的权威。见到市局的刑警干部也没有谦和的脸色,和傅亦握了手就把程勋的班主任指给他,没说几句场面话就走了。
      
      在访问程勋的班主任之前,傅亦指着走远的迈着方步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对杨开泰说:“刚才应该告诉他你是杨局的公子,他会把你请进办公室喝茶。”
      
      杨开泰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略表疑惑:“会吗?刚才提到楚队,他都不当回事。”
      
      傅亦真像一个教书先生一样有耐心望着谆谆教导:“你知道最不容易打破的权贵关系是什么吗?不是相互利用的上下级关系,而是血统,像张校长这种站在权力风向标中下场地的人,立场不稳两头摆动。像他这样的人很多,而站在风向标高地的只有了了一批人,阵营倒戈是每个政客都需要下大功做夫的功课,每个大人物门下的门生都有另择良木而栖的本领。放在建国之前的任何年代,一个封建大家族中,从低层阶级中出了一个多大的人物,都得管你叫一声‘小爷’,现在也差不多,明白了吗?”
      
      杨开泰:“但是并没人叫我‘小爷’。”
      
      傅亦笑了,扶了扶脸上的眼镜,有所感慨道:“有,只是你还没发觉,这就是你和其他公子哥不一样的地方,我希望你能保持住。”
      
      杨开泰看着他的眼睛,郑重道:“我会的,傅队。”
      
      把他们晾在一旁的女老师忍不住找存在感:“警官,我等会儿还有课,所以......”
      
      傅亦连忙和她握了握手:“哎呀,抱歉,我们去您办公室聊吧。”
      
      “程勋,他是个很敏感很内向的孩子,虽然他的家庭比较富裕,但是他平时很低调,甚至可以说是自卑。他没什么朋友,在班里是很容易被遗忘的那一个。”
      
      “袁旭和薛旻豪王明远,不是程勋的朋友吗?”
      
      班主任:“他们几个啊,他们初中在一起玩,关系的确比较好,但是升入高中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在一起玩了,可能是被分到不同班级的原因吧。”
      
      傅亦:“那他们初中的班主任是谁?”
      
      “是刘老师,她今天请假了,没来学校。”
      
      “程勋在去年八月份忽然退学了,您知道原因吗?”
      
      “是的,他的身体不太好,上课经常恍惚,同学们有时候和他说话,他也听不到似的,精神状态非常差。曾有一次下楼梯的时候踩空,虽然没受严重的伤,但是校方还是建议他暂时休学,疗养一段时间。”
      
      “他是忽然变成这样的吗?我是说,没有什么前兆吗?”
      
      班主任眉目紧皱,沉思许久,忽然眉头一展,想起什么似的道:“的确发生过一件不同寻常的事,不知道算不算前兆。”
      
      市局刑侦支队,技术队数据恢复办公室,乔师师拿着一块硬盘急匆匆的跑上二楼直奔队长办公室,一头磕到了正欲出门的楚行云的下巴颏上。
      
      “嘶......”
      
      楚行云揉着下巴后退一步,拍拍自己的胸膛说:“来,往这儿撞,投怀送抱有什么好着急的,领导又不是不给你机会。”
      
      乔师师没跟他开玩笑,拽住他进了办公室。
      
      “干嘛干嘛干嘛,我得交报告,好不容易贺丞松口了,法律和正义在腐败的资本主义官僚队伍中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
      
      乔师师把拷贝的资料插|入他的电脑,直截了当的打开一个文件,严肃道:“先把你的正义放在一边吧,过来看看这个。”
      
      楚行云移到电脑前背着手勾头去看:“什么东西?视频?欧美的还是日本——”
      
      话没说完,楚行云猛然噤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乔师师抱着胳膊站到他身边:“前两天没发现,拿回来的电脑硬盘里有一个十几G的隐藏分区,今天技术队的小赵刚修复坏道,恢复了全部数据,发现全是这种东西。”
      
      楚行云停直了腰背,脸上阴的随时下暴雨,把手里的报告狠狠往桌子上一摔:“拿上电脑跟我走。”
      
      走出警局大门之前,技术队的一名女警从楼上跑下来追上楚行云递给他一份资料:“楚队,这是你上午让我调查的程家的病例。”
      
      楚行云接过去打开飞快的扫了一遍:“接着查,把程勋这两年来上哪所医院,看那个医生,吃那种药全都调出来。”
      
      乔师师抢在他之前坐进驾驶座,开玩笑,楚行云开车一向玩命,按他现在火急火燎的情绪状态,没准儿真能把破越野当成五菱去开。
      
      在车上,楚行云翻资料的时候接到傅亦打来的电话。
      
      “好消息和坏消息,先听那个?”
      
      “都听,挨个来。”
      
      傅亦道:“好消息是我们找到程勋精神错乱的原因了,坏消息是这个原因有点复杂。”
      
      “怎么说?”
      
      “在去年九月中旬,也就是王明远死后两个月左右,程勋的父亲忽然在上课的时候冲入教室,不由分说的把程勋揍了一顿。据程勋以前的班主任说他父亲当时下手挺狠的。在此之前程勋的精神已经开始出现偏差,被他父亲当着全班的面打了一顿之后就像丢了魂儿一样,整日恍惚,胡言乱语,最后不得已被劝休学。”
      
      楚行云从资料里抬起头,注视着前方来往繁忙的车流,沉声道:“也就是说程勋的死和他父亲有关,我说呢,上次他们夫妻两个表现的那么不正常。”
      
      到了花园小区门口,两位刑警来到程家大门前,又一次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依旧是程先生,没理会他的询问,楚行云反客为主把他带进屋子,进屋一看,程太太正看着儿子的照片坐在客厅沙发上伤心垂泪,见到面熟的警察,连忙站起身惊讶道:“你们怎么又来了?”
      
      程先生对楚行云的不请自来表现的很愤怒,当即就要送客。
      
      “我们已经把该说的全说了,小勋也已经入土为安了,请你们赶快离开我家,不要再来了!”
      
      楚行云站在客厅稳稳当当的扫视他们一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以一种不近人情的,坚韧且决毅的神态道:“为什么不让我们再来了?怕我揭开你们的把戏吗?”
      
      程夫人面色一白,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无力的依靠在丈夫怀中:“您,这是什么意思?”
      
      楚行云看着这对依偎在一起的夫妻,面上的神情不可侵犯,浑身充满了力量和正气:“从第一次见到你们我就很纳闷,我见过很多失去子女的夫妻,他们会因为追悔莫及和悲伤而失去分寸,心里的恨意找不到发泄口就会指责自己的伴侣,闹崩了,离婚了,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反目成仇的也不在少数。但是你们......却一直在安慰保护对方,说明你们对儿子的死,只感到悲伤,并不感到遗憾,程先生程太太,请你们告诉我,程勋的死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楚行云的话好像给了这个柔弱的孕妇一记痛击,将她并不坚强的身躯完全击垮,失去力量倒在沙发上,把儿子的照片捂在心口上失声痛哭。
      
      程先生却在负隅顽抗:“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如果你再胡言乱语我就报警了!我就不信没有比你大的官儿——”
      
      “你们对他失望了吗?”
      
      楚行云兀自打断他,看着他胀满血色的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道:“你们对他失望了,或者说他让你们看不到希望,生这个儿子对你来说是败笔,所以你们就抛弃他。”说着,他看了一眼程太太隆起的腹部,接着说:“再生一个。”
      
      他回头给乔师师递了一个眼色,乔师师把电脑打开正面朝着夫妻两人,电脑开始播放画面露骨的情|色视频,这本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视频中被完全侵犯的主角,是七八岁的小女孩儿。
      
      程先生看到儿童色|情视频出现在他眼前,摧枯拉朽似的,脸上的怒气全不见了,如一座青山,迎来了萧条灰白的秋季。
      
      楚行云:“你的儿子对于性方面有不良的喜好,而作为父亲的你无法接受儿子的缺点,当初你当着全班师生的面亲手摧毁他做人的尊严。他的精神出现问题后你就把他关在家里,但是你和你的夫人却对他绝望,所以在去年十月份,你的夫人到医院取出节育环。如果你们不是对程勋丧失信心,为什么你还要你夫人冒着体弱,高龄的危险,再生一个,请你如实的告诉我,程先生,你是否杀了你的儿子。”
      
      程先生颓败的跌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沉默了大半晌才开口说话:“没错,我是对他很失望,想再生个孩子取代他,但是我没有杀了他,我是他的父亲,怎么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
      
      楚行云不动声色的反问:“你没有吗?你把程勋从学校带回来关在家里,把他当做见不得人的病毒,对他失去希望和信心,甚至厌恶摈弃他,你敢说你从未有过后悔生他的念头吗?你是退伍老兵,强权和大男子主义使你对自己的儿子灌输了使命感,像你这样的父亲很多,把自己的希望和使命全部强加到子女身上,如果他们办不到,就会对他们失望。但是你比一般父亲更强硬更顽固,当你发现自己的儿子撑不起你赋予他的责任和使命你就会抛弃他!就算你没有亲手杀死自己儿子,你也是‘旁观’‘推动’的人,而这种冷漠和不作为足以击垮一个对生命丧失信心的青少年 !”
      
      程先生像发怒的头狼一样跳起来嚎叫:“你闭嘴!你不为人父,没有生过孩子,有什么资格和立场站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懦弱无能,胆小怕事,还......还是个性变态!你会怎么做?你难道还会无偿的把他供养到死吗?我是他的爸爸,不是他的债主!是我创造他的生命,但当他的生命没有价值,我就有资格收回他的生命!他是流在我身体里的血,当我发现血脏了,就不能把脏血放出来吗?!那天晚上我是听到他的房间有动静,是没有阻拦他,自从他得了疯病后就不出房门,当时是半夜,我听到他的房门被推开,他走了出来静静的下楼,我就知道,他这一出去就回不来了......我没有阻拦他,我听着他打开房门走出院子,果然,他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你还没结婚吧楚队长,如果你有孩子你就会知道,假如你的孩子无能又不堪,就会变成你的累赘,父母对子女的养育不是无偿的,没有条件的,我们可以用毕生心血去培养他,前提是他要让我看到希望和价值!我可以生养他,也可以杀死他!”
      
      楚行云没结婚没生孩子,对他说出的育儿经没有点评的立场。或许吧,如今的社会中任何的关系都是建立在付出和价值之上,就连最浓厚的亲情也不例外,但是亲情是什么呢?不过就是流淌在两具身体里的同一种血液,人大多以血认亲,认同由自己的血液缔造的下一代。也就是一部分的父母对子女的无私的养育和奉献,但也有人可以轻易的排除自己体内坏死的血液,他们在自己培育的下一代身上看不到同等或应得的回报,就会将其舍弃或替换,这种价值观原始,又残暴,却不可避免的融入人类社会,就像狼群中的生存法则。
      
      楚行云没有分辨这种观念的错对与否,见惯了黑暗与鲜血,他只知道这是人性。
      
      有的时候,灵长类动物和其他动物,真没什么分别。
      
      程先生狂怒嚎叫的模样就像狼群中的狼王,他眼中的原生血缘关系和现代原生家庭成员之间的缔结关联非常的现实,非常的脆弱,可以轻易的解除原生关系,继而再续。生命的延续,后代的哺育,在他心中不纯粹是血缘和亲情的延续,更多的是付出与回收之间的等价交换,这种交换之中或许有‘爱’,但更多的是‘利’,这不是社会的畸形,是人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现实的果实,是社会的伤病。
      
      或许自古以来子女与父母之间的缔结都是这么的不单纯,只是这种不单纯随着社会的演变而演变,发展而发展,未来‘它 ’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全取决于社会的道德底蕴,秩序与框架。
      
      楚行云身为守护道德底蕴,社会框架,法律秩序的一员,但他从未宣扬过他的信仰,他曾在一次返校讲课中对着台下几百名华夏未来的警备力量说:千万不要对道德底蕴,社会框架,法律秩序报以盲目的信任,因为这些东西,只会越来越糟。
      
      乔师师把电脑合上,择了一个氛围稍缓和的时间问:“程先生,是谁告诉你程勋生前的这一性癖的?”
      
      “什么?”
      
      乔师师道:“您或许没发现,程勋生前有做视频日志的习惯,他电脑的摄像头是一直开着的,据他电脑里保存的最后一段视频日志来看,当时您破门而入时房间里并没有人,您冲到他的电脑前查看,看到这些东西后就把硬盘格式化,文件全部删除,把他的电脑没收,然后才去的学校。这些东西并不是你偶然发现的,是谁告诉你的?”
      
      歇斯底里后,程先生貌似瞬间垮了,浑身的骨头都被碾碎了一样,挫败而无力,面如死灰道:“是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
      
      “她自称是小勋的老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会不会被抨击我的价值观有问题,但我认真的思考过,‘原生家庭’这四个字真的不是相亲相爱,温情和睦可以完全诠释的,我只是将我自己的一点微不足道的思考写出来而已,各位可以存疑,但请不要攻击。
    最后,我的心理绝对没问题,家庭也很幸福,但这不影响我的思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