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之血【10】

      蜀宫北街是银江市有名的娱乐一条街,期中以蜀王宫娱乐会所为鳌头,蜀王宫以北全部是酒吧ktv夜总会,蜀宫北街的名称由此而来。丽欧酒店也有些名头,虽然不是贺丞旗下的品牌酒店,但也是高官权二代的圈钱产业链中的一间。一年前的跳楼自杀案地点地点就在丽欧酒店,发生跳楼案后,丽欧酒店客流量骤减,酒店的大股东找到贺丞,想让他收购丽欧,想以天鹅城的招牌重兴丽欧。面对这位太子|党朋友,贺丞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给他出主意,拉人脉。让他的酒店评级,经过一年多的内外装修,人员重置 ,丽欧酒店已经升级为五星酒店,这时候,贺丞出手了。
      
      丽欧酒店很气派,典型的欧式装修,走进去很有被英国女王顶礼授爵的感觉。
      
      这回楚行云学聪明了,走到迎宾台前出示自己的警|官|证:“有人匿名举报你们提供色|情服务,叫你们经理出来一趟”
      
      前台:“请稍等。”
      
      前台背过身去打电话,楚行云往迎宾台上一靠,四处乱看,忽然见西南角的vip电梯开了,电梯里哗啦啦走出一群人。
      
      领头的那个穿高定西服的就是贺丞,他旁边那位穿着很风骚的夏威夷度假风休闲装的年轻男人是这座酒店的大股东,贺丞的狐朋狗友圈子里的其中一位,省委秘书长的儿子,邹玉珩。
      
      两人身后走着七八位酒店的高管人员,一群人齐整整的走出来极有气势,把领头的两个人衬托的像登基的皇帝。
      
      关于这位邹公子,楚行云早有耳闻,这人败家败出了新高度。几年前执意要在银江市搞水上乐园,和外来的迪士尼搞对抗,因为种种管理不善和经营问题,前期他造游乐园投进十好几个亿,到现在都没收回本钱。贺丞给他算了一笔账,他的游乐园预计十年之内都不会盈利。这位少爷比起贺丞显然不是做生意的料,在游乐园上栽了个跟头还不长记性,又跑到韩国明洞开商场。一个外来资本入侵,跑到人家东道主的地盘叫嚣,打价格战也就罢了,他不顾眼下无可救药的韩流趋势,用天|朝的牌子和韩国本地的牌子竞争,结果就是如今天天在亏钱。楚行云欣赏他的自信,但是他的自信有些盲目,盲目的让他看不清局势,老是做些以卵击石的傻事 ,非把国门内的弱项拿出去和人家的强项比拼,他不亏谁亏。
      
      如今这位邹公子更不靠谱了,转向搞大豆养殖。用自己爹在政府部门的资源和人脉,把银江市农业发展计划版图中的大豆培育养殖批文拿到手,目前正在张罗着买山头,种豆子。
      
      这位邹公子的名声比贺丞差的多,他的私生活比贺丞不知乱了多少倍,据说他在东城建了一座玫瑰庄园,里面住着他的二十几个女朋友。
      
      看两眼邹公子,再去看贺丞,楚行云忽然觉得贺丞顺眼很多。
      
      那边邹公子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跟贺丞说什么,贺丞懒懒的半垂着眼睛看着他,也不应他的话,漫不经心的笑着。
      
      “你好好想想,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邹公子拍拍贺丞的肩膀,把站在他身后的大堂经理的口袋巾从他西服口袋里拿出来,弯下腰掸了掸皮鞋,一抬头,看到了站在迎宾台前的楚行云。
      
      “诶?这不是,你的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小情儿嘛。”
      
      贺丞余光早就瞥到了楚行云懒得搭理他而已 ,听到邹玉珩这么说,才勉为其难的扭头看他一眼,正打算让肖树过去看看,就见楚行云朝他们走来了。
      
      邹玉珩有点人来疯,见到楚行云二话不说给了他一个踏踏实实的拥抱:“好久不见啊楚队长。”
      
      楚行云被他抱的浑身别扭,象征性的拍拍他的背:“您是大忙人,当然不好见啊。”
      
      邹玉珩把两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态度亲热的像是他的孪生亲兄弟,笑呵呵道:“这话你当着二爷的面说,打我脸是不是?”
      
      忽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楚行云缩着脖子往旁边儿一看,见贺丞冷着一张脸看着他们,脸色阴的能滴出水。
      
      楚行云觉得这小子真是小家子气,没一点胸襟,不就吵了一架嘛,这些年他们吵的架还少?脸色至于这么臭嘛?
      
      他正在心里编排贺丞,就见贺丞一步上前把邹玉珩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挥开,还把邹玉珩往后推了一把,假模假式装模作样的笑道:“坐下说话。”
      
      他推邹玉珩这下用的力道肯定不小,邹玉珩差点被他推倒,嘴里‘哎呀呀’的叫唤着被一众高管七手八脚的扶住。
      
      楚行云正瞧着热闹,就被贺丞箍着胳膊带到大堂里一组沙发上坐下,莫名其妙道:“你干嘛,我找他有事儿。”
      
      贺丞斜坐在他旁边的沙发扶手上,垂下眼看着他:“你找他?”
      
      “我不能找他?”
      
      贺丞:“你不是来找我?”
      
      楚行云一时噎住了,心说这小子很有搞情报的潜质,信息更新的也太及时了。于是存心呛他:“我找他,顺便找你。”说着对邹玉珩招手:“邹公子,来来来,这边说话。”
      
      邹玉珩被贺丞那一下推得晕头转向,迷迷瞪瞪的绕过桌子往楚行云身边的空座走过去:“刚才刮了一阵过堂风。”
      
      贺丞抄起一只抱枕砸到他怀里,邹玉珩被抱枕砸倒在沙发那头,和楚行云之间隔了将近一米距离。
      
      贺丞微微笑了笑:“你就坐那吧,长话短说,别耽误你买豆苗。”
      
      楚行云以为他最后一句话是在暗示自己邹玉珩时间不多,于是简明扼要三言两语的把来意道来。
      
      邹玉衡抱着抱枕一脸的为难相,笑道:“楚队长诶,不是我不配合你们调查,都一年多前的案子了,现在还查什么?再说了,当年那小王八蛋跳了一次楼 我这酒店也跟着跳楼大跌价,你现在又要查,再给我带来名誉损失怎么办?”
      
      楚行云心说这又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就听到贺丞问他:“为什么要重查?”
      
      楚行云斜他一眼:“你别管。”
      
      贺丞:……
      
      邹玉珩看了他们俩人一眼,笑嘻嘻的挪动屁股就要过去,忽然福至心灵的去看贺丞的脸,又缩回了沙发角,嬉皮笑脸道::“吵架了吧?我跟你说啊楚队长,他还必须得管,就在刚才,丽欧酒店已经易主了,被天鹅城收购了。”
      
      楚行云:……
      
      他刚才说了什么来着?嘴欠!
      
      他花了重金评级的酒店就这么被贺丞收购,但是他依旧嘻嘻哈哈哈没心没肺,楚行云心说这个纨绔子弟着实缺心眼。
      
      贺丞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表,好心提醒他:“你是不是该去买豆子了?”
      
      邹玉珩拍着脑袋站起来:“对对对,看我这记性。”
      
      邹玉衡带着人呼啦啦的走了,走了两步回头道:“二爷,那工厂的事儿?”
      
      贺丞:“明天联系肖树。”
      
      他们一走,剩下楚行云和贺丞,楚行云见这位爷已经摆起了不好说话油盐不进的架子,只能陪着笑脸说:帮帮忙吧小少爷,十万火急。”
      
      贺丞瞥他一眼,十分刻薄的笑了一下:“不是不让我管吗?”
      
      “算我嘴贱,你管不管吧,给句痛快话。”
      
      贺丞递给肖助理一个眼色,回头对他说:“警察先生,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可以发扬纳税人精神配合你查案,但不是义务,你得搞清楚。”
      
      “那就有劳你了,这位好市民,回头我给你申请一面锦旗。”
      
      贺丞站起身面对他,整理着西装袖口,懒洋洋的笑道:“我要你们的锦旗干什么?比少先队员的红领巾还没用。话说回来是谁赋予你们的权利给一面破旗子强行灌输政|治意义,一文不值的东西也就你们觉得功德无量,人民警察队伍为什么放纵自我膨胀成现在这样?哦,你们执法机关是在转向搞大规模生产养殖吗?”
      
      楚行云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他那张尖酸刻薄吐不出象牙的脸:“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贺丞佯装出一脸好奇:“什么?”
      
      楚行云:“我在想,我怎么把小贺丞带歪了,带出这么个东西。”
      
      这时候肖树领着被邹玉珩抽走口袋巾的大堂经理回来了,对贺丞说:“先生,资料拿到了。”
      
      楚行云率先走进电梯,也就没看到贺丞变得有点异样的脸色。
      
      在去王明远跳楼的房间时,贺丞很诡异的保持了沉默。这让楚行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出了电梯走在走廊里,楚行云悄悄回头看他,只见他微微垂着眼睛,压着眉心,神色有些消沉的样子。
      
      楚行云没料到自己一句话,他竟上了心,转了个身倒着往前走,看着他笑道:“怎么了小少爷,在反省吗?来,叫一声哥,我就原谅你。”
      
      贺丞抬起冷气嗖嗖的一双眼,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把脸转过去。”
      
      楚行云混不在意的笑了笑,依言把脸转个过去。
      
      丽欧酒店装修过很多次,当年王明远订的标准间已经变成了套间,大堂经理口述还原了当年房间里的布局和陈设。
      
      “当时那个学生跳楼后,我们几个值班的在警察赶到之前进来看过,您放心 ,没有破坏现场。我记得当时的房间很整洁,跟没人住过一样,那个学生留下的遗书就在阳台边的吧台上。”
      
      “有监控吗?”
      
      “走廊里有,但是现在已经不好找了,时间太久,或许已经自动覆盖了,待会儿我查一查。”
      
      当年分局的警方看到遗书就断为自杀,外加邹玉珩方想要息事宁人降低负面影响,这桩案子从案发到结案不到二十四小时,甚至连监控录像都没掉,现在他想要重查,无疑会错过许多线索。
      
      楚行云走到阳台上,当年王明远坠楼的地方,他扶着阳台护栏往下看,十几层楼的高度,地面的人群和车流如豆点大小。
      
      “阳台加宽过吗?”
      
      楚行云忽然问。
      
      大堂经理道:“没有,出事以后我们把护栏加高了十几公分。”
      
      十几公分……那就是说,当年护栏的高度还不及他的胯部,对王明远来说,或许刚及他的腰部。如果他要跳下去,就必须站在护栏上,但是圆形的钢管不便站立,所以他必须降低重心,也就是蹲下才能稳定在护栏上,那么他跳楼的一瞬间必须起身,双腿用力往前冲出去。
      
      贺丞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后,问:“找到线索了吗?”
      
      楚行云没说话,沉默着往后退了几步,随后忽然跑向阳台,转眼间已经爬上护栏。
      
      他才刚蹲在护栏上稳定重心,胳膊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回去,力道大的几乎把他拽骨折,疼的他“诶!”了一声。
      
      贺丞像从树上拽只猴一样把他拽下来,把他的胳膊抓的死紧,两只眼睛用力的好像要把他撕碎:“你干什么!”
      
      豪不夸张,楚行云感觉自己的半条胳膊都快废了,半身不遂似的挎着肩膀说:“放手放手放手,快放手!”
      
      贺丞用力把手撒开,怒不可遏的瞪着他。
      
      楚行云甩了甩胳膊,匪夷所思的看着他:“行啊你,手劲儿这么大,想把我废了?”
      
      贺丞貌似也察觉到自己的极度不冷静,有几分掩饰的昂起下巴把脸转向一边,唇角一勾露出一个短促的冷笑,说:“我要想废了你,刚才就应该把你推下去!”
      
      楚行云指着贺丞对肖树说:“这小子今天喝汽油了吗!”
      
      肖助理从来不参与他们之间的斗嘴大业中,仰头望着天花板装路人。
      
      贺丞压着眉心不耐烦道:“看完了吗?看完了快点下去。”
      
      楚行云变脸极快,转眼就恢复一脸笑模样,向贺丞招招手示意他走到阳台,贺丞阴着脸不情不愿的移到他身边。
      
      楚行云指着诺亚广场中本市最高的建筑物,珍珠塔,说:“我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来,往那看,看到没,把珍珠塔顶的监控录像给我调一份吧。”
      
      “为什么?”
      
      “啧,小孩子别问这么多,我有用就是了。”
      
      贺丞绷着脸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楚行云连忙朝他的背影追过去:“你帮我调监控,我就不蹿腾你们家老爷子给你订婚。”
      
      贺丞在电梯前驻足,声音不大,但力量却很足:“别提这回事!”
      
      楚行云跟着他走进电梯,按下一楼键,笑说:“怎么样?你肯定还想游戏花丛五十年啊,不想失去单身贵族的身份吧?你帮我这一次,以后老爷子给你定亲我都帮你拦着。”
      
      贺丞闻言顿了片刻,转过头目光古怪的看着他:“帮我拦着?为什么?”
      
      楚行云抬手搭上他的肩膀:“好歹我也是你哥,当然要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了,对象还得你自己好好挑。”
      
      贺丞:“把手拿开。”
      
      把这位爷送上车,虽然他没有答应帮忙调监控,但是也没有反唇相讥或者严词拒绝,楚行云就知道,他是答应帮忙了。
      
      楚行云坐到自己的破东风里,还没来得及打火,手机就响了。
      
      “怎么样,你们到葬礼现场了吗?”
      
      傅亦说:“已经结束了,你看过三羊拍的那张照片吗?”
      
      楚行云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漫不经心道:“哪张照片?”
      
      “和程勋的遗书放在一起的那张照片。”
      
      楚行云低下头咬着烟对准打火机正欲点火,闻言猛一抬头,取下烟,说:“记得,怎么了?”
      
      傅亦道:“那你应该记得,是一张四个男孩的合照,我们经过比对,确认其中三个人是死者薛旻昊,王明远和程勋,而且我们在程勋的葬礼现场见到了第四个孩子,他有话对你说”
      
      几秒钟后,楚行云听到手机里传来少年低柔细缓的声音,他说:“楚警官,您好,我叫袁旭,我给你发过邮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喏,你们的醋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