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有你[互穿]

作者:三水小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人的快乐

      “你想说什么?”
      
      计分器的聒噪声里,余笑声音冰冷。
      
      褚年就算想说什么,在这片刻他也完全失去了力气。
      
      “要是你没话说,我就走了。”
      
      余笑说话的时候都要调整自己的呼吸,她怕自己当着褚年的面又哭出来,从在父母家到现在,她都在极力压抑自己。
      
      恨褚年吗?受了父亲的帮扶却提也不提,背叛婚姻的时候竟也毫无愧疚。
      
      恨。
      
      可余笑更恨自己,如果不是她眼瞎心盲,她的父母为什么要对褚年如此小心翼翼?要是她一直工作,有独立的收入,她父母又哪里需要为她担心到这个份上?可她被生活蒙住了眼睛,一步步退让和苟且,直到身体交换,被现实打击的痛不欲生才醒悟。
      
      褚年越“渣”,越衬着自己曾经的蠢。
      
      几近无可救药,唯有拆骨换血可治。
      
      褚年张了张嘴,说:“余笑,你不是说,要是我好好表现,你可以考虑搬回来吗?”
      
      “嗯?我这么说过吗?”余笑一脸的无辜。
      
      褚年回头看着她,又见她慢慢地说:
      
      “你也说过一生一世对我一心一意,说你的梦想是每天醒来枕边有我,不也没做到吗?言而无信,应该是‘褚年’的权力,对吧?”
      
      “余笑!你不能这样!你难道不想换回来,真正叫你爸妈一声爸妈?”
      
      “褚年,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现在谁是最讨厌‘余笑’的那个人吗?”
      
      余笑抬起手,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膛,“是我。”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分钟也不想再呆在这儿。
      
      褚年和这个家,余笑都想用力抛到天边,这样,她才能慢慢地、重新成为一个新的人。
      
      褚年看着她的背影,眼前一阵恍惚。
      
      “咣!”任由重力器落下,把腿从健身器的设备上挪下来,余笑慢慢擦着自己身上的汗,走去饮水机边喝水。在健身房里呆了足足两个小时,几乎把所有能用的碰了一边,余笑才觉得心里的憋闷难受发泄了出来。
      
      “哥们儿,你今天练得很猛啊!”
      
      五星级酒店的健身房里永远缺不了健身达人,一个肱二头肌比头还宽的男人拍了拍余笑的肩膀。
      
      “啊,是。”忍不住把视线从对方的胸肌上划过,余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刚刚她锻炼的时候这位大哥帮了她好几次,指导她用器械的时候,两个人也聊过几句。
      
      “哥们儿,我看你也是一个人在这儿没事干,要不要一起去酒廊喝一杯?你放心,我也是酒店的常驻客,有几张饮酒打折券今天到期,便宜不能不占,能抓一个人算一个。”
      
      男人笑容爽朗,抖了抖手里的几张券。
      
      余笑把毛巾搭在肩膀上,说:“好。”
      
      这是七年来余笑第一次独立接受褚年之外的男人的邀请。
      
      肌肉男换了一身休闲的T恤在身上,体形看起来就没那么有冲击力了。
      
      吧台边上,他把券递过去,要了两瓶啤酒,一瓶给了余笑。
      
      两个同性在一起,要是都很直的话,那最好的话题切入点就是异性。
      
      “哥们儿,你结婚了吗?”
      
      “结了。”
      
      “啧,年纪轻轻,就走了死路。”男人摇摇头,晃了晃手里的酒瓶。
      
      余笑喝了一口酒,婚姻对她,还真是一条死路。
      
      “我家媳妇儿管得严,要是知道我又出来喝酒,肯定说我,嘿嘿。”男人喝了一大口酒,仿佛“背着媳妇喝酒”这件事儿已经给这个酒提了味儿。
      
      “哥们儿,我看你像心里有事儿的,要不要说出来一块儿唠唠?”
      
      举着酒瓶子,余笑想了想,说:“我之前为了自己的小家很对不起自己的父母,现在觉得很后悔。”
      
      “因为老婆不靠谱吧?”
      
      男人嘿嘿一笑,一脸的“我懂”。
      
      余笑慢慢地说:“男人娶了个老婆就为了伺候自己爸妈么?也不能什么事儿都往别人身上推吧。”
      
      大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酒瓶子碰了酒瓶子。
      
      “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是个好男人,来,哥们儿咱走一个。”
      
      余笑仰头喝了半瓶,酒液从她的心里往下走,微微热。
      
      男人的酒已经喝完了,他又叫了一瓶,灌了一口说:“爹妈既然是咱自己的事儿,那咱就自己扛,媳妇儿能帮是人情,不能帮,那人家也不是喝咱妈的奶长大的,反过来吧,媳妇儿好,那是丈母娘教的好,咱受了媳妇儿的好,就得谢谢人家丈母娘,两边都有情分,事儿就好看了。”
      
      这话,余笑听进了心里,她一直想褚年的爸妈和自己的爸妈为什么差距这么大,想来想去,也不过是一边对自己无情,一边太有“人情”。
      
      “哥们儿,你听哥一句,要是爹妈身体还好,你该尽孝尽孝,啥也不晚,要是爹妈身体不好,你跪地上一年他们也好不了,还不如把该做的好好做了。心里难受有用吗?”
      
      再喝口酒,男人又叹了一声:
      
      “爹妈亲情,真是算不清谁亏欠了谁,你要说爹妈有恩情吧,毕竟生养了你,在咱中国人看,这是大恩,比天都大。可天下也没人说当爹当妈还能实习的,又不能考个证再生孩子,所以这爹妈就一定啥都好?那也不是。
      
      搁儿女心里头,坏了的爹妈估计比他们见了的坏人都多,人一辈子,多少想要又得不了,都是从爹妈身上开始的,没人能跳出这个坎儿,回过头来看看,谁都能找出无数的委屈。等到真当了父母,才知道世上的事儿都是一个圈儿,欠人的要还,缺了的要补,为人儿女不容易,也得知道当爹妈也不容易……你现在这个年纪就能觉得爸妈不容易,已经是你爸妈积了德了。”
      
      听着这些话,余笑把自己的那瓶酒也喝完了。
      
      “嗝……”男人打了个嗝儿,想说的话噎了回去,余笑以为他又要发表什么对亲情的高论,却听他说:
      
      “最近的房价你怎么看?”
      
      嗯?话题转得这么快吗?
      
      从房价聊到房地产市场的政策,又聊到了股市和期货,看起来威风凛凛的肌肉男其实是一家投资公司的主管,谈起他擅长的领域,他几乎滔滔不绝,余笑在旁边听着觉得获益匪浅,恨不能拿出小本子啪啪啪把要点都罗列清楚。
      
      最后,男人喝到第五瓶酒的时候,他们的话题已经变成了军事领域。
      
      和男人告别回房间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余笑脸颊微红,坐在床上,她突然笑了一下。
      
      她从前上高中的时候总喜欢和爸爸聊这些事情,那些新闻里出现的大政方针,总是出现在他们的话题里,可是等她有了男朋友,和褚年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她能聊这些的时候就越来越少,自己回家,父母会问“褚年怎么样?”“你生活怎么样?”“最近吵架了吗?”,和褚年一起回家,就像今天一样,自然地分了男性和女性的阵营。
      
      一边是事业工作,一边是家长里短。
      
      无声无息地,自己那些曾经喜爱的话题就消失了。
      
      “谁当爹妈都没实习过,谁的可望不可得都是先从父母身上学到的……还真是这样。”
      
      缓了缓酒意,余笑用清水洗了把脸就躺倒了床上。
      
      半梦半醒之间,她喃喃道:“当男人,真有意思。”
      
      周日的上午,褚年睡醒了之后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一点儿,值得庆幸的是那个让他惶惶难安两天的大姨妈到底还是没来。果然是身体里换了个人之后影响了激素分泌吧?
      
      当然,糟心事儿太多了,他暂时不愿意去想。
      
      摸摸肚子,他想起来自己上一顿饭还是昨天中午在余笑家吃的,四舍五入就是二十四小时没吃饭了。
      
      “当当当!”
      
      还没等褚年起床,敲门声就赶走了他难得的一点清静。
      
      大脑虽然还有点迟缓,褚年也已经想到了外面的人是谁。
      
      想到自己的亲妈手里有他们家的钥匙,褚年猛地跳下床,先关上了自己的房间们,上锁。
      
      然后他掏出了手机。
      
      余笑不接他的电话。
      
      褚年只能和之前一样短信微信一起发:
      
      “我妈来了,你赶紧回来,昨天我陪你回了你爸妈家,现在就当帮帮我了!”
      
      房间外,褚年的妈妈已经用钥匙开了门进来了。
      
      听见声音,褚年紧张地往后缩了一下。
      
      “余笑?余笑你出来!”褚年的妈妈用力往外拉着房门。
      
      要不是现在力气小,褚年挺想把化妆台直接搬到门边挡着,试着搬动床头柜,他嘴里说:
      
      “妈,我身体不舒服,您有事儿我一会儿找褚年跟您说。”
      
      “不用,我就先来找你,我就问问你,怎么我儿子好好地就把银行卡密码给改了,现在跟我说话也爱答不理的。”
      
      “我不知道呀妈。”
      
      “你怎么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
      
      “你去问褚年啊!卡是他的,要改也得他去改呀!”
      
      “我不问他,我就问你!”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褚年快崩溃了,手里继续给余笑打电话。
      
      褚年的妈妈开始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你不知道谁知道!我儿子多乖巧啊!不是你在中间使坏,他能这么做吗?”
      
      尖利的声音灌进耳朵,褚年看看自己手里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摁下了锁屏键。
      
      求人不如求己。
      
      余笑你不管我,这个“好媳妇”我也不替你当了!
      
      “好,就是我干的,怎么了?我是嫁给了褚年,按照法律,他现在的收入是夫妻共同财产,钱给谁,怎么花,我也有份儿管!他除了每个月交的那份赡养费之外还弄了一张卡背着我按时给你们打钱,他这就是不对的,谁不是父母养大的?他给了你们的也得给我爸妈!”
      
      “呸!”隔着门,褚年的妈妈恨不能啐在“余笑”脸上,“你自己都全靠我儿子养着,你还想让我儿子养你爸妈,你做梦去吧!我告诉你余笑,你、你就是个不能下蛋的母鸡!现在没把你赶出家门是我儿子人品好!你!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你看看褚年会不会跟我离婚!你以为给你当儿媳妇还是什么好事儿吗?你来一次跟鬼子进村一样恨不能直接把我累死。你是把我当儿媳妇吗?就是把我当奴隶吧!还私下翻东西查账,你是进你儿子家还是当贼啊!你不也就惦记着你儿子赚的钱吗?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赚的每一分钱都有一半是我的!是我的!不是你的!”
      
      “当!”
      
      褚年的妈妈把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行,余笑,你行!”
      
      褚年的妈妈掏出手机,在“她儿子”接通电话的一瞬间,她的眼泪就掉下来:
      
      “褚年,妈妈的日子没法儿过了,你媳妇把我关在门外不让我进你家,她还骂我,她骂我!褚年,妈妈辛苦了半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啊,我怎么到老了,还得受这份委屈啊?!”
      
      “她说您什么了?”
      
      “她说我……她骂我老不死的,她说我拖累你们,说……说我是偷你们钱的贼!儿子呀,妈妈这辈子的脸面都没了,妈妈都不想活了!你……”
      
      就在这时,房间门里猛地传出了一声暴喝:“你撒谎!”
      
      “褚年,你听听余笑的语气,她是在骂你妈呀!”
      
      卧室里,褚年大口地吸气,直接被自己的亲妈当面颠倒黑白,这真是他这辈子都想不到的画面。
      
      是她说了什么“不下蛋的母鸡“”,什么“钱都是她的”,是她偷偷翻账本的,也是她先折磨人的!
      
      一腔委屈堵在褚年的胸口,几乎要化成血喷出来。
      
      “好了,我知道了,妈。”来自“褚年”的声音真是淡定又和缓,“妈,余笑我会回去训她的,要是实在不行,我就离婚,您放心。”
      
      褚年的妈妈还在说:“妈妈被这么说了,你怎么都不生气啊。”
      
      “妈,我刚接手了公司委派的大项目……”
      
      酒店的玻璃窗映出了男人脸上淡淡的笑。
      
      “好好好,你忙,你忙!”
      
      挂掉了电话,褚年的妈妈像是一个胜利者一般趾高气扬地说:
      
      “咱们就看看,是谁先被赶出去!你就等着离婚吧!”
      
      听见了外面门被甩上的声音,被困在余笑身体里的褚年慢慢地滑坐在了地上。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回想着自己刚刚和自己亲妈的对骂,他抓住头上的长发,又发出一声懊恼的嚎叫。
      
      哒哒哒。
      
      客厅里的计分器上数字慢慢变化,最后升到了8。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评论区很多人都在问后续的走向
    emmmm,怎么说呢,我是一个如果能剧透就第一时间会剧透的作者,但是我觉得这篇文情节故事还是值得被追着看一看的,在写文的时候我自己也在反复地思索,我们的生活中到底是什么引动了一些变化,让我们有一天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面目全非。
    这篇文的主角毋庸置疑的是余笑和褚年,他们的易地而处是这篇文存在的意义,我希望大家不要只单纯地去想他们后面会不会在一起,这有意义吗?我觉得这是这篇文里最不重要的一部分,甚至不懂为什么会被人反复提及。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想了什么。
    关于经历我觉得很爽,写的很开心,并且希望和大家一起开心。
    所以以后关于什么“情感”“男主”“在一起”的问题,你们尽管问,反正我不回答。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仙儿的小弟、云胡不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森森森森森琳、需要剁手的洛小洛 20瓶;紫色电视迷、25807478、上善若水 10瓶;23333 6瓶;啊呜哦、七眠、温柔 2瓶;万年迷、Karen、迷妹咻咻咻LYF、消遣、雪尘、木木方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主的市井生活
    她的起名水平比我还烂,大家忍忍,文很赞!



    书香门第
    闲来埋首故纸堆、无事钻钻葡萄架——好基友的温雅种田文



    大周公主传
    好基友的彪悍公主成长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