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有你[互穿]

作者:三水小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连自己都骂

      空调吹,战鼓擂。

      褚年刚换好门锁,他妈就来了。

      隔着门听见钥匙在锁口边一通乱戳,褚年深吸了一口气,默默锁上了手机屏幕。

      手机屏幕上“重生后我和极品婆婆斗智斗勇”的那些年几个字被一片黑暗遮盖了。

      说起来可笑,他忙了一早上,最终能用到的“吵架资料”竟然是来自于网络小说。

      一开始他正经搜“怎么骂婆婆”的时候,不管那些求教的人多么努力去表达自己婆婆的可恶之处,下面的回复都是“你想想你老公怎么办”、“低头不见抬头见,没必要”、“赶紧有个孩子就好了”、“多年媳妇熬成婆”,最后一句真的是让褚年眼前一黑。

      谁爱熬谁熬去!谁想当婆婆谁去当!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换回自己的身体!

      更可笑的是一个名为“如何制服奇葩婆婆”的文章,褚年兴冲冲点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是在说“如何成为一个完美儿媳妇”,退出来之后,他把这个网站点了虚假营销的举报。

      再抬头看一眼计分器,在心里给自己鼓了一把劲儿,褚年提声说:

      “妈,你别试了,我把门锁换了。”

      “砰!”是什么东西砸在门上。

      “余笑,你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儿子家,你想干什么?”

      手边有个本子,上面是褚年写的“大纲”,他瞄了一眼第一行“婚姻法”三个字,说:

      “妈,我再说一遍,这是你儿子家,也是我家,我不希望我家里有别人不请自入,户口本上是我和你儿子两个人的名字,可没说你是户主。婚姻法里面说夫妻关系平等,婚后财产归双方共有,褚年赚的钱你说破天都有我的一半儿,这个家你到哪里去说理,都是我比你说的算!”

      “呵,行啊,读过几年书,还跟我讲法了。我告诉你余笑,你跟我扯这些没用,你问问天底下哪个媳妇儿敢把婆婆关在门外不让进的,我告诉你,你这是丧尽天良坏了良心了!”

      褚年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丧尽天良的儿子,可他没办法,他想换回自己的身体里,想让生活变成原来的样子,可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深陷在泥潭里,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被逼迫的“不得已而为之”。

      他那张大纲的第二行写着“道德”。

      “妈,我这些年照顾褚年,也尊重您,你一来我就端茶倒水,逢年过节送的东西更是不少,该做的我都做了,可您呢?为了一点小事就来我家大吵大闹,砸门扔东西,你说我丧尽天良?我什么都没干怎么就丧尽天良了?!那给你改了银行卡密码到现在都不管你的褚年算什么?他才是猪狗不如吧!”

      骂完,褚年看了一眼那个静悄悄的计分器,他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这时,计分器上的分数已经变成了10。

      褚年眼前一亮,喝了一口水。

      “你说谁猪狗不如?”

      外面尖利的声音刺得褚年的脑仁儿一阵生疼。

      “我说我要是丧尽天良,那褚年就是猪狗不如!猪狗不如!猪狗不如!”

      计分器上的分数变成过了11,尖叫完的褚年捂住自己的眼睛,脸上是麻木的绝望。

      他要换回去,他必须换回去!

      褚年的妈妈跌坐在门外的地上,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儿子”,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她嚎啕大哭:

      “褚年,妈妈不行了,你要是不离婚,妈妈就要死了!”

      余笑正在上班,把手机移开一点,她看了看办公室正关着的门。

      “妈,我在上班,有事你跟余笑说吧。”

      说完,余笑就扣上了电话。

      她是故意的,因为褚年妈妈在两年半多前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那天,她刚流产两个半月,嫁给褚年一个半月。

      事情的起因是她找了个钟点工来帮自己做饭打扫,褚年的妈妈来看她,认为是她这个儿媳妇太娇气,不愿意做家务。

      “不过是流个产,怎么搞得跟有功一样?还当上小姐太太了?”

      余笑确实是被她爸妈给教的脾气好,可也不是完全没有火气的人,那一句“不过是流个产”成了一把刀,直接刺得她鲜血淋漓。

      害怕、委屈、愤怒……她站在那儿,手都在抖,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妈,我自己有钱,想当小姐太太也当得起。”

      褚年的妈妈立刻就爆发了。

      和褚年恋爱差不多四年,余笑一直觉得褚年的妈妈是个算得上温柔和气的好女人,至少比她自己那个说话带了炮仗的妈妈是好多了的。

      结果这一次,她就被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给吓住了。

      真的是吓住了,也是被气坏了,拿起手机她打给了自己的丈夫。

      褚年那时候工作极忙,接了电话只有一句:“我现在在上班,你跟妈的事儿别拿来烦我。”

      钟点工被褚年妈妈成功赶走了,余笑那天跌跌撞撞地回了自己家,第二天晚上,褚年来找她,连着她爸妈轮番劝她到半夜。

      第二天,余笑回了她和褚年的家。

      褚年的妈妈并没有道歉,她依然进出这里,仿佛没事发生过。

      某个晚上,褚年抱着她,对她说:“你是我妈的媳妇,也是我妈的儿媳妇,一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难道还能一直置气吗?她年纪大了,你让着她一点……”

      蜜意浓情时候脑子都不清楚,余笑忍不住去想,她对褚年妈妈多一点容忍,就是对褚年工作的支持。

      “一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这话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回忆并不美好,余笑摇了摇头把它们晃出脑海,继续查看同事们整理的资料。

      褚年的妈妈眼泪还没流出来,电话那边已经戛然而止,她再拨过去,电话也没人接了。

      “唉?唉!”

      她扭头看着门,一双眼睛几乎想把门给穿透了:“余笑!你把褚年怎么了?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他怎么不理我了?”

      顶着余笑皮子的褚年看着那个停在11分上的计分器,说:

      “我天天听你的话,被你折腾,你说我丧尽天良!你看看你自己的儿子,是不是猪狗不如!你怎么有脸骂我!”

      没了“儿子”的支持,褚年的妈妈真的惊慌了起来,她站起来,也顾不得擦自己裤子上的尘土,扶着门,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我儿子不理我了。”她重复了两遍,然后再次爆发了:

      “都怪你!都怪你!”

      门的另一边,褚年拿着杯子的手在轻轻颤抖。

      外面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妈。

      她,是不是,真的哭了?

      过了没多久,褚年的妈妈离开了,女人真正伤心的时候绝少是嚎啕的,都是红着眼眶吞着泪,恨不能把一口的牙咬碎。就算是个奇葩到让人牙根发痒的极品婆婆也不例外。

      她走了,褚年看着墙上的11分,抄起手边的水杯砸了上去。

      “我到底在干什么!”

      写着“大纲”的纸飘到地上,看着上面的“法律”和“道德”,褚年忽地冷笑了一下:

      “又不合法,又没有德行,我还真没说错。”

      也不知道这话说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白天剩下的时间,褚年就坐在客厅里盯着那个计分器,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极重要的事情,一会儿又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耳边时常响起刚刚自己亲妈的两声啜泣,后来响起的,是余笑。

      “余笑,真是……”

      从前的余笑在褚年的心里渐渐成了个扁平的符号,乖巧好用两条排在前面,就像是性价比颇高的扫地机器人,只有在他们刚换了身体的那短短几天里,这个符号渐渐添了几分鲜活。

      可就在他想起了曾经的那些悸动与甜蜜的时候,一切又变了个样子,最终闹得这样不可开交。

      余笑自然也变了一副模样,出去喝酒、夜不归宿、对他父母也没什么好脸色,说话更是变得尖酸刻薄。

      电话响了,褚年看了一眼,是余笑打过来的。

      “你妈走了吗?”

      “走了。”

      “你今天在家吧,我回去收拾点东西。”

      褚年哽了一下:“余笑,你说话不用说得好像我们已经离婚了在分财产一样。”

      有差别吗?

      余笑看看属于自己的男人的手,说:

      “我大概七点回去。”

      褚年想说什么,动了动嘴没说出来。

      挂掉电话,他看着墙上的分数,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这几天家里被褚年搞得真是乱七八糟,他左右看了看,上次有他妈在,虽然聒噪,但是该干的活儿都会说清楚,现在的他真是想收拾都觉得无从下手,最后只能从今天吃完的外卖包装盒开始。

      收完了垃圾就得扫地,然后拖地,整理一下沙发上吃饭掉的残渣,把电视柜上的灰擦一下,床单好像也该换了……

      一开始是无从下手,后来褚年就觉得整个家哪里都不够干净,偏偏他自己干家务的机会真的很少,干了这个又漏了那个,弄好了一样做下一样的时候又把前面的成果给毁了……

      等他终于把能干的活儿都干完,两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褚年瘫坐在沙发上,找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以前褚年最讨厌的就是一回家看见余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现在累趴趴坐在这的是他,他觉得能这么休息一下已经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而且,电视剧还……挺好看?

      余笑敲门的时候,褚年慢悠悠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计分器,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的分数已经变成了21。

      “是我刚才骂人时候算的分数延迟到现在?”

      褚年搞不懂这里面是个什么规则,不过他懂不懂,好像关系也不大。

      因为就在房子的新锁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个声音第三次同时在余笑和褚年的耳边响起。

      “归零、归零、归归归归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嘻嘻
    晚安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胡不喜 2个;不瘦下来不改名、弓先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百吃不胖哒 20瓶;龙宝 18瓶;dina09 17瓶;秋江白鹭、452013、SATURN 10瓶;雕毛怪 6瓶;竹芭八 5瓶;起名无能星人、面面、迷妹咻咻咻LYF、蜡笔小昕Parvat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主的市井生活
    她的起名水平比我还烂,大家忍忍,文很赞!



    书香门第
    闲来埋首故纸堆、无事钻钻葡萄架——好基友的温雅种田文



    大周公主传
    好基友的彪悍公主成长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