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在下已婚

作者:渭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观棋识人诱妖灵

      对于“赌”这个词,金泽显然没有底气。即使上次赌对了,也不能给他这次也能成功的预感。
      
      于是他又问道:“我们不能像上次一样,找一找这里真实的物件?”
      
      明葱解释道:“我想方才能化险为夷,只是我们足够幸运,遇到了我们熟悉的事物。一路走来你也看到,此处幻境不比上次,这里幅员辽阔,虚实之分恐怕不易找到。”
      
      金泽叹口气,决定诚实一点:“其实呢,明道长,我跟您说实话吧。”
      
      “我打小就运气不好,打赌必输,出门必出意外,喝水被呛,吃饭被噎也是家常便饭,诸如此类......”
      
      “有吗?”明葱一点惊讶的样子都没有,“我们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我看来,我们成功进入桃源,一起来到第二个幻境,也不算运气差吧?”
      
      “这......”金泽细想,他最近的运气确实没有太差。
      
      按他外公的说法,他成亲以后,催动百好结结合,将两人的命数彻底绑在一起,就能化了他的劫难。他并没有和宋琮明......结合,但成了亲,也能化一部分他的厄运?
      
      “就算是赌错又何妨,我不怪你。这样可以吗?”明葱又道。
      
      金泽动摇了,道:“那由道长你来选,我不参与了。”
      
      明葱露出一个笑:“好,那你听着。”
      
      “从棋盘来看,白子好胜心强,且不懂得适可而止,颇有少年肆意的心性,而黑子很包容,还有善意的引导,更像是一位温柔的长者。”明葱顿了顿道,“而从这位妖灵的几句话来看,他很想见到他的故人,又觉得他的故人不记得他了,似乎还和他有什么间隙。于是设了这些幻境来寻找他,似乎更像是个闹脾气的孩子。”
      
      明葱说完看着金泽等他评价,金泽则伸手指了指嘴,又摆摆手,表示现在不能说话。
      
      明葱饶有趣味看他一眼,继续自说自话:“而再细看此处,会在这种地方居住的人,又像是个隐居的高人。”
      
      “确实很难抉择。”说了一大通,明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若不是决定了不参与,金泽真的想说,那您说这么一堆话为了什么?
      
      接收到金泽愤愤的眼神,明葱安抚地笑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决定坚持原来的选择。”
      
      金泽:“???”什么选择?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
      
      明葱起身一掀,哗啦啦,散落一地黑白。
      
      金泽:“你做什么?”
      
      明葱握住了他的手:“跟紧我。”
      
      金泽还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一阵天旋地转,他们又被拉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过分!你!我要杀了你!”那妖灵的声音在耳边出现,充满了愤怒。
      
      这地方不再是幻境,而是一片虚无,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触感感知自己身边的人。
      
      金泽不禁握紧了牵着的手:“道长,你激怒他,是什么道理?”
      
      “与其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不如会一会本尊。”明葱淡淡道。
      
      那愤怒的声音忽远忽近环绕在耳边:“为什么!我要杀了你!为什么!”
      
      金泽听见了剑出鞘的声音。
      
      “可是,他可以封住我们的灵力,你确定我们有胜算?”
      
      “没发现吗?”明葱捏了捏他的手心,两人变成了背靠背的姿势,“如果封印我们的灵识,会耗费他大量灵力,所以只能形成小幻境,而且还会有很大的漏洞。”
      
      金泽了然,漏洞就是那么大一个粪坑!
      
      同时对明葱的佩服之情又进一步,他以为自己的头脑已经很好用了,没想到明葱却能在一些细枝末节留意到这么重要的信息。
      
      想着自己也不能拖后腿,金泽掏出了仅剩的几张符。
      
      “啊!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大坏蛋!大坏蛋!”叫喊已经变成了嘶吼,振聋发聩。
      
      金泽捂住了一只耳朵:“他好像,只会喊?”
      
      而且,这句大坏蛋骂的,他怎么听出了委屈的味道?还莫名引发了一阵罪恶感。
      
      “他不会动手的。”明葱道。
      
      “一开始你说,他没有恶意,又是为何?”
      
      “妖邪的内心总是黑暗无边,制造了幻境也只能是乌云密布,而他的幻境都是晴空万里,说明他本性还是善良的。”
      
      金泽暗想回去一定要好好狂补《百妖灵录》。
      
      “杀了你啊,好想杀了你......”妖灵的声音忽然弱了下来。
      
      “屏息。”明葱忽道。
      
      看见周身雾气被粉色气体侵染,金泽忙闭了呼吸。
      
      长剑破空声响起,紧接着是一声尖叫:“啊!”
      
      “放开我!”
      
      “不要吸气。”明葱一手仍紧抓着金泽。
      
      金泽愣愣被明葱抓着,只能听见那妖灵的喊叫及看见几道淡蓝色的灵光。
      
      一声闷响,妖灵的声音停息,白雾也散了开来。
      
      眼前仍是初始的桃林,不同的是此时天空变得有些阴沉,面前的桃树旁,一个白净的年轻男子被五花大绑倒在地上,便是那妖灵。
      
      整个过程非常快,快到金泽都没注意到被抓着的手是何时松开的。
      
      金泽:“......”
      
      其实没有所谓的赌不赌,而是明葱有足够信心能拿下这个妖灵吧?
      
      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
      
      那被绑的男子一身粉白衣衫,黑发轻束,眉眼细长,样貌是个上等。
      
      这一张口却有些破坏了他娇好的容貌:“坏人!汝等都是坏人!”
      
      男子的声音委屈极了,听着好像下一刻就能落下泪来。
      
      金泽的注意力却被男子身上的“绳子”吸引住了。
      
      “道长,这锁灵符还有吗?可否借我一看?”金泽看着都要流口水了,他曾抱着书画废了好几百张符都没有成功画出来这锁灵符。
      
      关键这符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他憋得头都要秃了。
      
      明葱无奈一笑,将他拉回身边:“别闹,先办正事。”
      
      金泽瞬间记起了自己高贵的公子装扮,轻咳一声,拿起了折扇摇啊摇。
      
      “你为何要制造幻境伤害凡人?”明葱发问。
      
      “你先赔我的棋盘!”
      
      金泽道:“你想要你自己再变不就完了。”
      
      “你!你明知道......你虚伪!”
      
      “我......”金泽不明所以,“我怎么就虚伪了?”
      
      明葱想了想道:“看来,那棋盘是真的。”
      
      第二个幻境里的“实”,便是那棋盘。
      
      “你赔我!你这个坏人,我要杀了你!”此时天空乌云笼罩,电闪雷鸣,似有一场瓢泼大雨将要降临。
      
      这幻境的天气似乎受这妖灵心情所控制。
      
      金泽蹲下身,敲敲扇子,面目狰狞道:“别吵吵,不老实一点,你这桃林也别要了。”
      
      “你......”妖灵缩了缩脖子,委屈极了,“我没吵吵。”雷鸣歇了,乌云也薄了,雨似乎没了。
      
      明葱也蹲下身,和金泽相比,语气却是温柔许多:“如果你能好好交代,我答应你帮你修复棋盘。”
      
      妖灵点头,对明葱好感倍增:“好,你一定要给我修的一点都不差啊。”此时的桃林,已经是阴转多云转晴,霎时晴空万里。
      
      “别废话,说,你为何要制造幻境伤害凡人?”金泽一点都不吃他这一套,一个大男人,闹闹腾腾像个女人一样,还穿个粉衣服......
      
      妖灵挣了挣身子,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只能继续趴着委屈道:“我没有,不要冤枉好妖。”
      
      “哦,那你如何解释云别走失在你这里的十几个人?”
      
      “他们,”妖灵顿了顿,底气有些不足,“是他们自己笨得要死闯进我的地盘还出不去,不是我的错。”
      
      “你并不想囚禁他们,或者,你曾放他们出去?”明葱问。
      
      “对啊,他们又不是我要找的人,我留着他们做什么?是他们死皮赖脸不走的。”妖灵大声道。
      
      明葱和金泽对视一眼,发现这事情又复杂了起来。
      
      如果这妖灵没有说谎,确认这些人不是他要找的人后就将他们放出了幻境,他们为什么会“出不去”?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不是谎话?”金泽问。
      
      “我带你们去见他们。”妖灵回。
      
      妖灵名为舒生,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
      
      舒生似乎难得有人说话,一路上从抒自己的名字到自己的读书史,嘴上之乎者也滔滔不绝,和刚才生气发疯的判若两人。
      
      金泽听的头晕脑胀,只明葱不时回他几句。
      
      金泽算是听出来了,这妖灵虽非凡人,却对人类读的圣贤书很感兴趣,张口闭口引经据典,完全是个掉书袋。
      
      舒生一路念叨着将两人带到了桃林深处,穿过一座小桥,几处和之前幻境里如出一辙的茅草屋出现在视野里。
      
      妖灵已经说到了自己为钻研一部古书在桃林闭关三个月。
      
      “出关时,这里花开的正好。”舒生声音里多了些情绪,“他就是这时,忽然跑了出来,在我的林子里喝酒吟诗,好不快活。”
      
      “而且,吟诗也就罢了,可那平仄韵脚,简直莫名其妙,一塌糊涂。这简直有辱我这桃林美景,有辱这书香文墨。”
      
      金泽冲明葱挤挤眼,塞了个黑豆大小的东西在他耳中。
      
      明葱不明看他,接着耳中响起了金泽的声音:【噗呲噗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噶,新的一周也要活力满满啊!!!=3=
    下一更,周四。不出意外周四后就日更了哦!欢迎入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