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去六零当家做主

作者:我是一颗小小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要进厂了

      考完试等结果得两天,莫小林就跟着莫大娘掰了两天红薯,虽说的大娘大婶儿的堆里上工被打趣的不行,还耽误娘不能挣挖红薯的壮劳力的八个工分儿(男壮劳力是满工分十个工分)。但两个人也有十个工分儿啦(莫大娘六个,莫小林四个,因为莫小林的动作慢)。
      
      哎,红薯是次要的,主要是往空间里扔了几个小红薯,给埋土里。莫小林也发现呐,这空间没啥用。灵泉呀功法呀,都没有,时间也跟外面一样。
      
      也幸好这几天秋收,莫小林好不容易才趁人不注意往里面扔了几颗玉米粒,和稻粒,没看见发芽。今天又扔了几棵红薯在里面。长出来估计也不多,也就当个零嘴吃。
      
      第三天早上吃完早饭莫老爹就说:“一会儿老大跟小林一起叫上大山去县城看结果。这两天秋收大队长走不开,牛也忙,你们上大马路边坐公车去吧。”说着转过头对着莫大娘说道:“给小林拿五毛钱在城里买个汽水啥的,这大热天的。”(坐公车,一个人两分钱;汽水一毛钱一瓶。)
      
      莫大娘听着转头就进屋拿钱去了。一会儿莫大娘出来边塞给莫小林一把一分两分,一毛一毛的钱,边说道:“可把钱放好了,别掉了。”又对大林说:“老大看着点儿小林。别让人摸他的兜。一会儿看了名单,快点儿回来家里都等消息呢。”
      
      莫小林和大林约着小山一起,在大马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来公车。好不容易挤上去,那又闷又热还有一股鸡屎味儿的空气,熏的莫小林都想吐了。一看旁边笼子里装着两只老母鸡。莫小林用衣袖捂着嘴适应了一会儿,还是有点儿难受,想着多适应一会儿就好了吧,也没办法,又不能走着去,坚持一会儿吧。
      
      就这样挤挤囔囔好不容易到了县城,莫小林从车上逃出来,大口呼吸了几口气新鲜空气,感觉又活过来一样想着这车坐的,跟上辈子心脏病发似的。
      
      一转头,看大林跟大山也差不多,狼狈的都使劲儿喘气儿呢。
      
      “小林好了没?还难受不?要不歇会儿再走?”大林转过头来对莫小林说道。
      
      “走啦走啦,歇什么歇!我这两天觉都睡不好,就等着看结果呢。快点儿吧。”大山着急忙慌地往前边走边说。
      
      “走吧,大哥,我没事儿,我也想早点儿知道结果。”莫小林说着拉了拉大林往前追着大山快步走去。
      
      等到罐头厂的时候,看到不少人都在那儿看墙上的名单呢!看着大山着急的已经往前面挤啦,莫小林也跟着挤进去了。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莫小林在墙上的名单上一个一个找着自己的名字。在宣传部那儿找着了自已的名字,心里一下就放松了,终于考上了,还是宣传部的干事,不用在车间干活儿,还是挺高兴。比上辈子考上大学都高兴,然后又有心情去看看大山的。在车间那边单子上看见大山的名字。
      
      转过头招呼大山“你也考上啦,我看见啦,我们出去吧。”
      
      刚说完莫小林就看见大山那张黑红的脸上一张大嘴笑的牙龈都出来了。
      
      “看你那傻样儿,走啦!”打趣了大山一句就往外挤去。
      
      等莫小林刚挤出去就看见大林在那儿垫着脚往里看呢。忙挥手报告了好消息:“大哥,我们都考上了。”
      
      “考上啦,我家小林成工人了。”大林30多岁的人了,都高兴的一下蹦了起来。
      
      “大哥,一会儿我们去喝汽水儿去。我考上工人了先庆祝一下。”又对后面挤出来的大山问道:“大山去不?”
      
      “去,咋不去呢?我也要庆祝一下。”大山边理挤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边说道。
      
      三人喝完这个时代特有的北冰洋汽水儿,就连忙往家赶去,好让家里人都快点知道这个好消息。
      
      到家的时候还没有下工呢!“我先去地里把你大嫂换回来煮饭吧,马上就下工了。顺便告诉她们你考上工人了!你就在家待着,外头太热。”大林一看家里没有人,就对莫小林说道。
      
      “也是真热啊!我先洗洗,大哥你去吧。”说完就准备去用凉水擦擦脸,又回头对大林说道:“大哥,你也洗把脸再去吧!”
      
      “不用我没事儿。”大林回了我一句就往外走去。
      
      “小林,你大哥说你考上工人了!可真厉害。还是会读书好啊。幸好长富、长贵脑子没随你大哥,还有点灵光。不然那又是土里刨食的命。”莫小林刚洗完脸,拿个大蒲扇坐在大门口,没一会儿就听见莫大嫂老远就对莫小林笑道。
      
      走近看见莫小林在大门口坐着,问道:“咋不进屋呢?”
      
      莫小林还没回,又看见莫三嫂也回来了。那悄悄摸摸的样儿,一看就是偷溜回来的。
      
      这个年代集体的活儿干到一半儿偷偷溜走的有不少人呢!没被发现就没事儿。发现了,被人告了也就扣当天的工分儿。何况三嫂怀孕了,有人看见也不会说,人家孕妇也这样,谁家没两个孕妇啊,都不想干这样讨人嫌的事儿。
      
      “二妹也回来啦!(莫三嫂叫刘二妹,莫大嫂叫陈秀芳,她们娘家在一块儿平时都叫名字。)正好给我烧火。娘说把昨天腌的兔子给烧上。今天小林可给爹娘长脸了。
      
      你大哥那一嗓子吼的,咱村都知道小林要进城当工人了。还不是那下死使力气累死累活的车间工人。考上宣传部当干事了,一般人哪有这本事。大队长家找了人都还只是在车间呢!哪像我们小林是自己考上的,可真给咱家长脸。”
      
      莫大嫂边夸我边去把兔子拿出来切上,又把土豆洗了切里。又招呼莫三嫂“二妹可以开始烧火了。”
      
      “我这孩子生出来要是有他小叔那么聪明可就好了,以后也去当工人去。那我可就享福啦。”莫三嫂感叹道。
      
      莫小林坐在门口听着大嫂和三嫂唠嗑儿,听见这话心里感叹这想的也太远了,孩子都没生呢,就想开始享福啦。真想告诉她等你孩子长大啦,工人可就不吃香了,还没有卖茶叶蛋的挣得多呢,厂里还经常发不出工资。
      
      “你这还没生呢,那还早着呢。我都还没开始享福呢。”莫大嫂跟我有同感地说道。
      
      然后撇了撇嘴儿,又看了看外面没有人,继续说:“你要想享福可不能跟王桂花似的把长寿一天到晚抱着。现在都六个月了,干活儿都放不下离了她就哭。干活都背着,还是热的都起痱子了。
      
      那两丫头可从来没这么管过,都是泥孩儿一样在家里,那重男轻女的样儿,跟她娘可一模一样。你看她弟弟王小宝可从来不上工,一直都是爹娘养着。几个姐姐嫁出去就没回过娘家。你看她爹娘累死了都享不着王小宝的福,还把几个闺女都得罪的死死的,也不知道老了以后咋办?”
      
      莫三嫂也好奇的问道:“你说当年她爹娘收了100斤玉米面的彩礼,还有新衣服新鞋,却把她一身破衣服送出门儿。她当时哭的那叫一个惨,全大队都看着呢,在牛车上哭的二哥都没敢转三圈儿;转了一圈儿就回家了。现在都气的不不回娘家呢!怎么现在她也跟她娘学了呢?”
      
      “估计他们家的根儿就不好。咱们家从来没有那重男轻女的事儿。主席都说,妇女还顶半边天呢。也就他们家的老封建咋的都学不好。把孩子都教坏了。”莫大嫂不在意的回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