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上司有尾巴

作者:混元三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裴与屠老老实实交代完毕,却又忽然反应过来:大家都是出来玩,凭什么就我这么心虚,被你盘问?
      
      就在这时,冷莉带回来的那位设计师已经拿着尺子就位了,客客气气地对平墨说:“那咱们现在开始?”
      
      裴与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就算刚刚听到冷莉那句惊世骇俗的“AA恋”,他也是把平教官脑补成上面那个,毕竟冷莉那极富女性特质的傲人身材、对平墨那小鸟依人的态度都摆在那里,所以应该穿制服诱.惑的是冷莉才对……
      
      怎么量衣服的是平墨???
      
      “平教官,你……呃……量衣服啊?”裴与屠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问,最后憋出这么一句来。
      
      平墨隐约猜到这人想问什么,但实话实说不可能,顺势承认自己在定做情趣制服就更不可能。
      
      平教官最终简单粗暴地拿出了做上峰的威严:“你管我。”
      
      一般这种上司装逼时刻,裴与屠能怼就怼,搞得俩人总是针锋相对,可这一回,裴助教心事重重,就那么闭着嘴,安安静静的、高高大大地杵在一旁看着。
      
      店里没有一个伙计敢对他下逐客令,裴与屠居然就这么安静地围观了自家上司量衣服的全过程。
      
      那位首席设计师——也就是大裁缝——一边量尺寸,一边不住地夸平教官身材真好,“比模特还标准”。
      
      同时认认真真把平教官的胸围、腰围、臀围、大.腿围、肩宽等等数据报出来,助手在一旁仔仔细细地记录,听得裴与屠满脑子都是平教官的三围,一言不发地一直站到尺寸量完。
      
      最后平墨也察觉出自家助教今天好像不大对劲儿,等他走近了,果然闻到一股酒味儿。
      
      “喝多了?”平教官心道难怪,难怪今天他反应格外慢。
      
      “啊、我,还行,喝得不多。”裴与屠没想到平教官忽然靠近,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根草味alpha信息素。
      
      裴助教想:这人信息素这么淡,难道是那方面比较虚?难怪、难怪……
      
      平墨却在想:越是醉了的人,越说自己喝的不多,看来他醉得不轻,好歹也算自己手下,既然碰到了,不好扔下不管,于是问:“你朋友还在附近吗,给他们打个电话来接你,还是跟我回学校?”
      
      冷莉闻言,一个箭步冲过来挽住平墨的胳膊,戒备地看向裴与屠:“是啊,别让你朋友久等了,快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裴与屠这回反应倒是快,斩钉截铁地说:“回学校!”
      
      铿锵有力中气十足,像是瞬间酒醒了一样,不见一点醉意。
      
      同时斩钉截铁地上前一步把冷莉挤开,勾肩搭背地靠在平教官身上,“这就走吧!”
      
      冷莉:……草?!
      
      冷莉哪里肯放行,奈何拼武力比不过裴与屠,又实在没什么正经理由留下她平哥,毕竟该做的事都已经忙完了,只能跟姓裴的嘴炮,最后平墨不堪其扰,一锤定音:“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莉莉,嘱咐你的事别忘了。”
      
      冷莉只好不甘不愿地目送平哥和那位高大的“醉汉”离开。
      
      现在已是深夜,却是太平街最热闹的时候,节奏强劲的音乐隐约从路边的夜店里透出来,路上偶尔有撒酒疯的醉鬼,以及鬼鬼祟祟守在酒吧门口等着“捡尸”的小青年,甚至有暧昧的呻.吟声从黑暗的角落里传出来,酒精混着信息素的气味在空气里蔓延开。
      
      感官在这隐秘又腌臜的氛围里被无限放大,裴与屠从小混在二代圈子里,不是没见识的纯情少年,可想到此刻身边的人是那个暴躁、漂亮、强横的平教官,他们一起听着藏在夜色里见不得光的苟且,这感觉就微妙起来。
      
      平墨却对自家助教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目光一直往路口望去,这个时间出租车不多,恐怕要等一会儿了。
      
      就在这时,一阵短促的尖叫划破夜空,同时栀子花香味的Omega信息素飘散出来。
      
      “啊啊啊救命!我不认识你们!”
      
      这绝不是你情我愿的苟且了。
      
      没有任何预兆,平墨就已经箭矢般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裴与屠几乎只看到他一片残影。
      
      “……操,等等我!”裴与屠追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平墨和七八个混混缠斗在一起,那些人手里居然还有武器,只见平墨侧身躲过呼啸的钢管,一记肘击砸在对方太阳穴上,足尖点在围墙上借力一跃,随着漂亮的空翻,衣摆掀起,露出一截柔韧劲瘦的腰.肢,他落在一人身后,一记堪称暴力的血绞,勒得那人眼球突出,手里的西瓜刀“当啷”落地。
      
      这人赤手空拳以寡敌众,却游刃有余,混战中没擦破一点油皮,且很爱惜力气似的,以闪避为主,每每发难都一击即中,像是一台设定了“最低能耗”模式的格斗机器。
      
      高效,狠辣。
      
      裴与屠头一次看人打架看出赏心悦目的感觉来,忍不住多欣赏一会儿才冲进战局,还不忘点评一句:“平教官,你这打得挺节能啊!”
      
      平墨一脚狠踹在一混混小腹上,抽空回:“这是战术!用最小的损失博取最大的利益!”
      
      裴与屠“啧”一声,“你打得漂亮,但不痛快,看我的!”
      
      裴助教的打法和平教官完全是两种路数,如果说平墨是讲招式的技术流,那裴与屠就是蛮横的纯物理攻击。
      
      对方举着木棍直接砸过来也不闪不避,他硬生生举起肌肉精悍的小臂去挡,只听一声脆响,居然是木棍折了!
      
      那混混都傻了,看看木棍又看看裴与屠,似乎不相信那么粗的硬木棍说折就折,裴助教没给他机会发愣,一记直拳砸得人口鼻鲜血直流,又一脚狠踹,惨叫伴着令人牙酸的闷响,竟直接踢碎了那人的肋骨!而打斗中,他那一身强横的alpha信息素也随汗液散发出来,导致混混里的几个alpha本能地腿脚发软——alpha遇到更强的同类也会不由自主产生臣服心理——又额外损失了战力。
      
      两位教官配合起来,七八个小混混根本不够热身的,三下五除二就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只留下一个惊魂未定的小女生缩在墙角。
      
      栀子花味的Omega信息素愈发浓了,这姑娘大约是被动发.情了,裴与屠一个alpha犹豫着不好上前,倒是平墨走过去,蹲下.身问:“带抑制剂了吗……周藜?!”
      
      居然是他的学生!正是在联军大新武器工程学院读大二的Omega女生周藜。
      
      周藜泪眼汪汪地看着平教官,“带、带了。”
      
      等小姑娘补了抑制剂才磕磕绊绊地说出今晚的遭遇:原来她是独自一人出来见网友,没想到被骗了,打算离开的时候,却遇到这群见色起意的混混。
      
      平、裴两位教官都表示无语。
      
      裴与屠更直接一点:“你是不是傻?这么大人了,已经成年了吧?一个Omega三更半夜跑到酒吧街,这地方多乱,不出事儿才怪!”
      
      周藜被骂得头都不敢抬,抽抽噎噎说:“那、那个网友已经聊了半年多了,没想到他会骗我……”
      
      “别怕,”平墨说,“他人呢?”
      
      看平教官的样子,似乎是打算给女生打抱不平去,裴与屠撇撇嘴,心想:他这好管闲事的样儿,跟中央空调似的,难怪把学校里那些Omega迷得五迷三道的,渣男!你不是AA恋么?
      
      “不知道,”周藜委屈极了,“他本人和照片差太多了!网上的照片就……就跟平教官差不多帅,可是本人又矮又丑,我没跟他见面就跑了。”
      
      平墨:“………………”
      
      裴与屠:“………………”
      
      俩人到底还是把周藜安全送回了学校,Omega女生宿舍楼下,周藜已经擦干净泪痕,红着脸小声说:“平教官,谢谢你。”
      
      而后便一转身跑进了宿舍楼。
      
      裴与屠:“……不是?我也救她了,她咋就谢你一个人?”
      
      平墨无情道:“可能是你太直A癌了,所以招Omega讨厌。”
      
      裴与屠立即大呼冤枉:“我那是忠言逆耳!她一个Omega半夜去见网友难道还有理了?”
      
      平教官兀自踩着石子路,不置可否。
      
      校园里夜色与太平街是两个世界,柔和的地灯将绿植和甬道照亮,夏夜蝉鸣阵阵,暖风徐徐,温馨又安静。
      
      大约是共同打了一架,俩人之前的气氛不像之前一样剑拔弩张,裴与屠起了闲聊的心思:“诶,平教官,你别看我这人看着糙,其实对Omega啦、小女生啦,他们的小心思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不是直A癌!”
      
      “哦。”
      
      “真的,我从小跟我妈去电视台见过不少明星,美女帅哥都看出审美疲劳了,严重影响了我的审美标准,不过,那些人勾心斗角的小心思跟宫斗剧似的……我妈从前有一颗明星梦,可惜我姥爷不同意,就一直没实现。”
      
      “是么。”
      
      “你呢,平教官?你家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裴与屠没发现提及家人时,平教官的脸色微微变了。
      
      “……”平墨沉默片刻,才说,“到了。”
      
      裴与屠也恍然发现,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回了男alpha教工宿舍,这条路这么短的吗?
      
      “那、你也早点休息啊。”裴与屠站在平墨宿舍门口说。
      
      可惜回答他的是平教官干脆利落带上的门,险些没拍到裴助教高.挺的鼻子。
      
      “……”裴与屠揉揉鼻子,悻悻地想:操,这人可真不合群,莫名其妙就甩脸子。
      
      这个时间,他自己的宿舍居然也没人,看来吕东望他们是要玩通宵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那一沓一字未动的教学计划平铺在小客厅的桌子上,裴与屠看见这玩意就头疼,喃喃道:“要不是念在你长得好看,老子早就揍你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超级早!
    明天更新时间在晚12点之前哈,感谢等待么么哒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楼主有猫 20瓶;浮生阙 10瓶;A爆了的罐装仔、云凉w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