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崩坏boss

作者:银耳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Error

      在丁琰的印象里,研究组组长聂铭一直都是严谨克制的。虽说因为职位和立场的原因,他一向看聂铭不顺眼,但客观来讲,他所了解的聂铭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这种抛下公务开会迟到,还专程为一只漂亮的小白鼠买糖的事情。
      
      聂铭的办公室很大,专门配备一个临时休息室,原本是为聂铭熬夜加班提供方便,有时也会用来充当临时会议室。
      
      此时丁琰带着他手下几个不苟言笑的下属,正和聂博士坐在休息室里对峙。
      
      聂铭被撞破故意晾着丁琰的事情,脸上却没有丝毫尴尬,一派从容地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最终还是丁琰憋不住了,开口讽刺道:“我当聂组长半夜三更还在忙着给志愿者做手术呢,原来是没吃晚饭,躲在办公室里加餐。”
      
      聂铭微微皱眉,他对打嘴仗这种事情不感兴趣,直截了当道:“军部给你的命令还包括调查我的作息安排?”
      
      丁琰还想继续骂两句,但他也知道这种无意义的争执不但气不到聂铭,反而只会给自己添堵。
      
      他脸上仍旧写满了不爽,再次开口时已经回归了正题:“军部让我来问问研究进度,顺便关心一下研究组的工作是否顺利。”
      
      这是例行的工作汇报,聂铭没有再为难丁琰,简单将研究所近期的工作进程说了一遍。
      
      待聂铭说完,丁琰的脸色才好了些。他又道:“我这次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任务。”
      
      “听说聂组长对针对活尸的武器进行了改良,我很好奇改良后的武器与原来有什么不同。”丁琰凝视着聂铭的眼睛,不管聂铭同不同意他在研究所参观新武器,他都会强行留下来。
      
      因为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什么改良武器,而是研究所目前正全力研究的H病毒疫苗。
      
      研究所里的怪物,或者说“活尸”,正是由感染了H病毒的人类或者动物转化而成的。相对于能杀死怪物的武器,丁琰的上司对能从源头克制H病毒的疫苗更感兴趣。
      
      聂铭也清楚丁琰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借着参观改良武器的借口,其实是想留在研究所刺探关于H病毒疫苗的情报。
      
      研究所名义上属于军方管辖,事实上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疫苗这种价值不可估量的东西,研究所不可能轻易交出来。
      
      “丁少校要是有兴趣的话,就在研究所多留几天吧。”出乎丁琰意料的是,聂铭连打太极的过程都省略了,直接答应了他的要求。
      
      与此同时,在同一个办公室的另一个区域,借着一面磨砂玻璃墙的阻隔,梁斐抿唇站在聂铭的电脑正前方。
      
      他的瞳孔里反射着幽幽蓝光,电脑显示屏上显示着一个白色的单词——Error
      
      施家俊临时做出来的小程序果然不靠谱,连聂铭电脑的唤醒密码都无法破解,更别说借着聂铭的权限获取研究所敏感资料了。
      
      梁斐将优盘藏好,把电脑恢复到原样,顺手擦掉了自己的指纹。
      
      在处理这些事情的同时,他还分出一半心思留意休息室里聂铭和丁琰的对话。
      
      通过研究员电脑盗取资料这条路是走不通了,但天无绝人之路,梁斐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出逃方式。
      
      不一定非得自己找路离开研究所,也可以借别人的势逃出去。
      
      丁琰作为军方派来视察研究所工作进度的代表,在研究所待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离开。看丁琰和聂铭说话的氛围,这个丁少校还对聂铭深恶痛绝。
      
      他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两人之间的矛盾,找到逃出研究所的契机。
      
      梁斐正盘算着怎么利用丁琰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休息室里的两人忽然都站了起来。听到磨砂玻璃门后的动静,梁斐连忙坐回沙发上假装乖巧小白鼠。
      
      砰!丁琰把玻璃门踹开,仿佛根本不会用手开门。梁斐听到踹门的噪音后回过头,正好看见丁琰靠在墙边笑嘻嘻地看着他。
      
      丁琰古怪笑道:“你是志愿者?”
      
      梁斐点点头,在看到丁琰眼中闪过的一丝恶意之后,不由将姿态调整成防御姿势。
      
      “警惕性还挺强。”丁琰冷笑着靠近梁斐,伸手想捏他的下巴,“不知道所谓的志愿者,是自愿用身体来试药的,还是用这张脸来试我们聂博士的?”
      
      梁斐轻巧往后一退,避开了丁琰伸向他的手。聂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梁斐前面,一把将丁琰的手拍开,侧身挡住了梁斐。
      
      这是一个带有保护欲和占有欲的姿势。
      
      丁琰摸了摸发红的手背,脸上仍旧挂着古怪的笑意,看向聂铭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挑衅:“聂组长,我刚刚想起来我还有一个任务。”
      
      “军部让我好好关心一下研究所志愿者的生活状态,我看这只小白鼠就很不错。”丁琰上下打量着梁斐,仿佛用眼神把他剐了一遍,“不如我在研究所的这几天,就让他跟着我吧?”
      
      “关心志愿者生活状态”和跟在丁琰身边有什么关系。梁斐都不需要用脑子想,光是看丁琰露骨的眼神,就知道这人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虽然梁斐存着利用丁琰逃出研究所的心思,但对方将他视作物件的态度让他十分反感。然而这里是人命的价值还不如实验器材贵的研究所,试药志愿者和小白鼠还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丁琰执意想要他,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
      
      见聂铭没有马上做出正面答复,丁琰用研究所作为威胁道:“聂组长也不愿意让军部对研究所失望对吧?”
      
      跟在丁琰身后的几个黑衣下属围了上来,试图使用更直观的威胁逼聂铭服软。
      
      丁琰也不是真的对一只小白鼠有多大兴趣,他只是想让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聂铭吃瘪罢了。
      
      丁琰自以为自己了解聂铭这个死敌。聂铭有洁癖,不喜欢和人有任何肢体接触,所以常年戴着手套。作为研究组组长,试药志愿者在聂铭眼里估计就是一块肉。
      
      可他今晚看见什么了?聂铭竟然为了给一只小白鼠买糖,让他在会议室里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
      
      更别说他闯入办公室时看见的那一幕了。
      
      他看不顺眼聂铭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此人的软肋,这次能偶然撞见聂铭感兴趣的东西,他当然要一把抢过来。
      
      “只是参观研究所,我会安排合适的工作人员。”聂铭的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看向丁琰的眼神却有了一丝冷意。
      
      “聂铭,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丁琰冷笑道,“军部派我来检查研究所的进度,说白了就是让我来监视你。要是让我不满意,不只是研究组的聂组长你,整个研究所的核心领导层都该换人了。”
      
      “为了一只小白鼠,你敢用你几年的研究心血赌吗?”丁琰狞笑着看向梁斐,仿佛已经在心里开始盘算要怎么折磨玩弄他,来达到让聂铭愤怒不甘的目的。
      
      说罢,丁琰也懒得理会聂铭的反应,伸手就要把梁斐抓过去。
      
      咯吱——
      
      梁斐听到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错位声,只见先前还耀武扬威的丁琰扭曲着脸,狠狠咬着牙才让自己没有惨叫出声。
      
      站在丁琰身后的几个下属同时将手摸向腰间。没等那几人掏出武器,聂铭从腰间拿了一个有些圆的牌子出来,往那几人和丁琰面前展示了一瞬。
      
      那一瞬间,梁斐亲眼目睹了丁琰几人从愤怒扭曲到震惊惊恐,再到难以置信的表情切换。
      
      聂铭把牌子收回腰间,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字。他把丁琰放开,淡淡道:“明天早上七点,会有工作人员带你们参观。”
      
      丁琰脸色苍白,忍痛捂住脱臼的手腕。他咬牙切齿地瞪了聂铭一眼,却因为在忌惮着什么,连一句狠话都没有,冷哼一声带人匆匆离去。
      
      梁斐悄悄看了一眼聂铭的腰部,那里已经被长长的白大褂完全遮挡。他想起在猎食区障碍物堆里,聂铭腰上膈到他的不明物体,心里多了一分好奇。
      
      聂铭忽然转身捉住梁斐的手腕,梁斐手臂一抖,差点以为自己也要像丁琰那样被动脱臼了。
      
      没想到聂铭只是一直握住他的手腕,没了下一步动作。
      
      “博士?”梁斐把手往回抽了抽。
      
      聂铭顺势松开手道:“心率基本恢复正常了。”
      
      原来是测他的脉搏。梁斐松了一口气,表示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
      
      聂铭打算带梁斐回到志愿者休息区,刚迈出一步,衣脚就被轻轻拉住了。
      
      “身体还有什么问题?”聂铭问道。
      
      梁斐迟疑了一瞬,他对这个有些得寸进尺的要求没有什么把握。
      
      “明天的参观……能带上我吗?”
      
      话音刚落,梁斐感觉这句话带有歧义。聂铭刚刚才拒绝了丁琰想要走他的要求,而这话说得像是他想上赶着往丁琰面前凑似的。
      
      梁斐连忙为这句话打了一个补丁:“我只是想在研究所里多走走……在我还能用自己的双腿走路之前。”
      
      这句补丁说得迟疑又惶恐,仿佛真的是一个即将面临截肢的年轻人,在失去自己右腿之前保留的最后的祈愿。
      
      聂铭沉吟一瞬,点头同意了。
      
      小白鼠看起来忐忑又隐忍,用略带祈求又害怕被拒绝的眼神看着他,让他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其实小白鼠已经不用截肢了。
      
      不过为了多看看小白鼠这样的表情,聂铭打算暂时不告诉他。
      
      ……
      
      早上七点,聂铭带着梁斐准时出现在丁琰等人的门口。
      
      丁琰见梁斐跟在聂铭身后,脸上有一瞬的惊讶的愤恨,估计想起手腕脱臼的事情了。
      
      一行人在研究员的带领下走走停停,聂铭专门派了一个人充当“导游”,一边走一边为丁琰等人解说。
      
      梁斐一边听研究员讲解,一边在脑海中扩充研究所的地图。不知不觉间,几人走到了梁斐昨晚被聂铭发现的地方。
      
      他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特殊的通风口,通风口挡板已经被另外三个队友恢复原状。
      
      “再往前是活尸实验体存放区,待会儿请大家一定不要乱动周围的东西,注意安全。”研究员提醒道。
      
      活尸实验体存放区?
      
      梁斐抬头再次看了看特殊通风口,研究员带他们走的方向和通风管道的走向一致,也就是说他们即将前往的地方,很可能再次出现这种特殊通风口。
      
      令人在意的特殊设备再加上研究员的特意叮嘱,让梁斐的心跳不由有些加速。
      
      他感觉研究所的秘密,即将呈现在他眼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9】
    #小白鼠的职责#
    1)用脸蛋考验博士的定力
    2)用身体试验博士的体力
    3)用真心俘获博士的感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