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崩坏boss

作者:银耳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逃

      进入轮回世界的第四天夜晚,距离最终时限只剩一天。
      
      梁斐借口和同期志愿者道别,才在同意加入研究所之后,得到了再在志愿者区域滞留一天的许可。
      
      “你们确认这样能逃出去?”黄元看不懂密密麻麻的图纸,坐在一堆打印纸里放弃了思考。
      
      梁斐和田易商议之后,根据研究所地形和巡逻安排,制定出一条逃生通道,接下来他们只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就能逃出生天。
      
      两小时后,三人借助巡逻信息,一路避开了警备队的监视,成功离开了研究所的核心区域。接下来这段路的警戒程度很低,三人都稍微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说起来这次任务多亏了梁斐,否则我和田易一直被关在志愿者休息区,根本找不到出逃的方法。”放松后黄元的话就多了起来。
      
      “不是说我是出卖了施家俊的叛徒吗?”梁斐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
      
      因为听不出情绪,反而让黄元感到一阵不安,他赔笑道:“之前是我冲动了,我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是真想感谢你。”
      
      “要是真想谢我,不如给我说说关于‘轮回世界’的信息。”梁斐道。
      
      “其实我之前也只完成过一次游戏,田易的经验肯定比我丰富得多。”黄元正色道,“我上一次的轮回世界和这次不一样,是个单人任务,任务风格也有些不一样。”
      
      “任务风格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扮演志愿者逃出研究所。每个人的身份和轮回世界里的NPC都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不主动说出来,就没人会发现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单人轮回世界的任务,更像是角色扮演。你玩过RPG吗?就是那种扮演某个角色的游戏,在单人任务里,你扮演的角色有初始设定,还有可能和NPC有亲密关系,要是你表现得不符合扮演的人物性格,就有可能暴露你轮回者的身份。”黄元解释道。
      
      “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梁斐道。
      
      黄元大惊失色:“单人任务没有队友,遇到任何意外都得靠自己解决,死亡率肯定比团队任务高得多!”
      
      话音刚落,他忽然反应过来,这次能从研究所成功逃生,基本都是梁斐的功劳。单人任务的难度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好像也没有多么夸张。
      
      十多分钟后,三人抵达逃出研究所前最后一个哨岗。
      
      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逃跑路线,最后的这个哨岗都避无可避。想要顺利通过哨岗,必须要有人与他合作,这也是梁斐愿意带上另外两人逃跑的原因。
      
      “站住。”警备人员冷声喝止道。
      
      田易和黄元低头看着地面,顺从地站在原地。梁斐穿着属于研究员的白大褂,主动走到警备人员面前,出示了一张身份卡片。
      
      “这两个志愿者明天要进行手术,但他们的体检资料出了问题,我带他们去进行紧急体检。”梁斐镇定道。
      
      警备人员狐疑地看了黄元和田易一眼:“不能在手术区进行体检吗?”
      
      “他们的所有个人资料都遗失了,我必须在手术之前带他们重新进行一次资料审核。”梁斐面不改色道,“你也清楚的,只有研究所的入口关卡,才有审核资料的工具。”
      
      研究所的确有这样的惯例,只有在研究所的入口处,才有个人信息录入装置。能进入研究所的人,都进行过资料备份,所以研究所内反而没有相应设备。
      
      有了黄元和田易两人作为借口,梁斐作为“研究员”半夜前往入口关卡的嫌疑就小了很多。警备人员检查了一下梁斐的身份卡片,确认无误后便点头放行。
      
      哨岗是逃跑路线上的最后一个麻烦,走出警备人员的视线范围之后,胜利便近在眼前了。
      
      打开最后一道防火门后,出现在三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入口大厅。
      
      说是入口大厅,它发挥的作用反而更像是一个临时车库。在研究所进进出出的所有车辆,都会在这里接受检查,非常驻车辆,也会在这里暂时停放。
      
      只要穿过这个大厅,打开最后那道门禁,他们就能从研究所里逃出去了。
      
      距离完成任务只剩下一道门的距离,黄元忍不住搓了搓手,眼神里尽是迫不及待的激动。
      
      “这张门禁卡的主人今晚并没有值班,当我使用这张门禁卡开门之后,几十秒之内就有可能被人发现异常。根据研究所地图推断,这道门外面还有一块不小的露天区域,从这道门背后到研究所外面的大门直线距离至少有400米。一旦我把门打开,所有人都必须用最快速度往外跑。”梁斐道。
      
      关于这一点,三人在制定计划时就已经考虑到了,梁斐也只是保险起见的再提醒一次。
      
      他拿出门禁卡,走到了最后那道门的刷卡处,却没有立即将门禁卡放上去。
      
      “小梁,还愣着干什么?”田易在梁斐背后道,“怎么不把门禁打开?”
      
      “我本来以为你能忍到我打开门禁之后再开口,没想到你连这几秒钟也忍不住了。”梁斐将门禁卡放回口袋,微笑转身道。
      
      黄元看了看田易,又看了看梁斐,对这两人对峙的局面完全摸不着头脑。他满脑子都是任务快完成了,便催促道:“梁斐你说什么呢?赶快把门打开,完成了任务对大家都好。”
      
      梁斐似笑非笑地看了田易一眼:“那也得田易愿意放我们出去才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刚才打算趁我输入密码的时候,从背后捅我一刀对吧?”
      
      黄元面色微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尴尬道:“田哥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我们的任务都是从研究所逃出去,根本没有利益冲突……”
      
      黄元话还没说完,田易就丧失了继续伪装的耐心,他猛然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抽出一把手术刀,捅向梁斐的腰间。
      
      梁斐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似的,站在原地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田易见状冷笑出声,手上更是用出了十二分的力气。
      
      “啊!”一声惊叫出声,发出声音的人却不是梁斐。
      
      黄元瞪大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人,惊讶道:“田哥你怎么了!”
      
      田易半趴在地上,用手肘支撑着身体,他恶狠狠地瞪着梁斐:“是你搞的鬼!”
      
      “既然知道你会偷袭我,我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只是给你的晚饭里加了一点料,算起来现在刚好到肌肉松弛剂发挥作用的时间了。”梁斐笑道,“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想杀我,既然你连刀都拿出来了,我们的合作关系就到此为止。”
      
      说罢,梁斐拿出他的裁纸刀,一步步向倒在地上的人逼近。
      
      黄元知道是田易理亏,但他也没办法就这样看着梁斐把田易给杀了。他慌乱道:“梁斐你别冲动,看在我们当了四天队友的份上,你先把门禁打开,把田易扔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都行……”
      
      “要是我没有提前防备,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我。”梁斐冷冷道。
      
      黄元还想再说什么,匍匐在地上的田易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手撑地面突然暴起,一把扑向黄元!
      
      黄元对田易没有防备,被田易从身后勒住了脖子,顺便还承受了田易的大部分体重。
      
      手术刀比划在黄元的脖子上,血珠不断从手术刀上滴落。
      
      梁斐冷笑:“你想用他的性命来威胁我?”
      
      田易对此也很有自知之明,他根本不指望梁斐能为了黄元付出什么代价,但他挟持黄元的目的本来也不是这个。
      
      “往左后方退两步。”田易死死勒住黄元。
      
      黄元恨不得把刚才的自己给敲死,怎么就轻信了田易的蛊惑,被人卖了还帮他数钱!
      
      他颤抖着退后两步,退到了一辆厢型车旁边,抬头刚好看见梁斐根本不顾及他的伤势,正大步向田易靠近。
      
      “呵呵,”田易撕下憨厚亲和的伪装,声音里尽是阴冷,“你以为你赢了吗?”
      
      梁斐感觉田易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不等他冲过去,田易突然伸手按下了厢型车车厢上的一个按钮!
      
      轰——
      
      车厢后门自动打开,与此同时,车厢里堆积如山的东西全数倾倒在地。梁斐看清了倒出来的东西,瞳孔骤缩,装在车厢里的,竟然是十几具被抽干水分的活尸!
      
      他被这堆干尸阻隔脚步,只能眼看着田易将手术刀插-进黄元的脖子,瞬间大量的血液飞溅,大股流淌出的血液被地面的干尸吸收,区区几十秒的时间,干尸就吸饱了水分,扭动着身体“活”了过来!
      
      田易狞笑一声,扔下黄元的身体,一步跃到车厢里将车门反锁。随后汽车突然发动,载着田易快速离开。
      
      黄元血红着双眼瞪着梁斐,像是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可惜他的动脉被割断,嘴巴里只能发出喝喝的声音。
      
      梁斐也分不出精力去管黄元了。十多只或大或小的怪物从地上蹒跚站起,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食物,口水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
      
      梁斐顾不得其他,拔腿就冲向门禁,刚刚掏出门禁卡,突然感受到身后一阵腥风!
      
      浓烈的水腥味将他的退路完全阻隔,门禁开启需要一定反应时间,在此之前他必然会被怪物撕成碎片!
      
      滴滴滴!滴滴滴!
      
      整个研究所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在怪物被分散注意力的一瞬间,砰砰砰!一连串枪声炸响!子弹精确击中怪物的脑袋,怪物刚刚充盈起来的身体瞬间失水,变回了一具具干瘪的尸体掉落在地。
      
      聂铭将武器放回腰间,他面色阴沉,气势惊人,两步走到梁斐身边,将梁斐逼退到墙边。
      
      他的眼睛里有微红的血丝,整个人仿佛都在暴怒之中,在看见梁斐手中的门禁卡之后,眼神变得更加幽暗。
      
      梁斐连忙看了一眼他的禁欲值——
      
      【反派禁欲值:-44】
      
      梁斐还来不及思考禁欲值为负数代表着什么,就感觉下巴一痛,脑袋被聂铭有些粗暴地抬起,被迫正面感受着聂铭的愤怒。
      
      “你背叛我。”聂铭双眼微红,低沉着声音不容置疑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7】
    导演:我觉得博士还是会选择原谅!
    博士抱着手铐,眼罩,束缚衣,手术刀路过……
    博士:当然会原谅他:)
    #不过是在惩♂罚之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