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崩坏boss

作者:银耳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身消毒

      声波带动的空气震动,让所有身处猎食区的人心神震荡。对声音敏感的怪物更是被完全激怒,纷纷失去理智,疯狂涌向声源!
      
      警备队熟知迷宫地形,应对怪物的经验丰富,在猎食区快速回收着发狂的怪物。
      
      梁斐知道形势已经得到控制,便放松下来有些脱力地靠坐在迷宫边缘。直到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伤有多严重。
      
      警备队进进出出,清理着迷宫内的尸体和被麻醉的怪物。梁斐有些奇怪,这些人竟然没有优先把他这个伤员抬走。
      
      不等他向警备队员求助,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梁斐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压抑着愤怒的眼睛。
      
      “博士……”梁斐连忙笑了笑,他察觉到博士身上过于冰冷的低气压,条件反射地悄悄把手臂上和腿上的伤口往后藏了藏。
      
      可惜,他脑袋上还在滴血的伤口是想藏也藏不住的。
      
      “拿出来。”聂铭的声音很冷,梁斐一惊,以为聂铭发现了他的优盘。
      
      他不知哪儿来的胆子,僵在原地没动。
      
      聂铭见梁斐不听,直接弯下腰,手臂越过梁斐的肩膀,握住了他的手腕。
      
      梁斐没想到这个文职反派手劲竟然这么大,不等他挣扎半分,双手就被聂铭捉住掰开。
      
      温热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不断往下滴落,梁斐松开手,刚才因为莫名的紧张,竟然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握着裁纸刀!
      
      聂铭把他手中的裁纸刀拿出来,被割伤的掌心鲜红一片,顺带把聂铭的手也染红了。他连忙往聂铭手上擦了擦,想把聂铭手上的血迹擦掉,没想到这个举动将伤口扯开,滚烫的血液不住往聂铭手上流淌。
      
      梁斐的无意之举更是刺激了聂铭的神经,他一把拽过梁斐的手,将梁斐拉进怀里,右手往梁斐膝盖下一捞,就把人抱了起来。
      
      在看见梁斐藏在剩下的小腿也血红一片时,聂铭的脸色更黑了。
      
      “你很喜欢这里?喜欢和这些活尸待在一起?”聂铭声音低沉,让梁斐摸不清情绪。
      
      梁斐被抱在温暖的的怀里,却被这声音冻得一个哆嗦,他直觉这个问题要是不好好回答,肯定会发什么什么恐怖的事情。
      
      “没……”
      
      “那你为什么要两次跑进猎食区,听说你又杀了一只活尸?”
      
      梁斐被聂铭抱着,抬头正好可以看见他微微上扬的嘴角。聂铭虽然是在笑着,梁斐却感到了一阵冷意。
      
      “我只知道这个地方可以藏人。”沉默了一会儿,梁斐又补充道,“我又不知道你去哪儿了。”
      
      后半句话有点责怪聂铭的意思,在这种语境之下更像是撒娇,梁斐连忙想再解释一句,但这“撒娇”不知为何取悦到了聂铭,连他嘴角冰冷的笑意也带上了些许温度,梁斐识趣地闭嘴了。
      
      “以后不会了。”聂铭道。梁斐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因为他感觉聂铭说这话的语气有些温和。
      
      “不会什么?”
      
      “不会让你找不到我。”聂铭说罢,抱起梁斐大步离开猎食区。
      
      【反派禁欲值:44】
      
      梁斐呆呆地躺在聂铭的怀里,像是没反应过来禁欲值下降的原因。
      
      警备队员们扛着怪物的躯体,借着防爆面具的遮挡,张大嘴巴看着聂铭抱着梁斐离开的背影。
      
      “聂上校这么急赶回来就是为了救那个小白鼠?”一个警备员震惊道。
      
      他的同伴瞪了他一眼,忽然想起自己穿的不是军装,脸上还带着防爆面具,便压低声音提醒道:“这里是研究所,不是军队!”
      
      警备员突然惊醒,连忙改口:“不是上校,是聂博士。没想到聂博士竟然会为了一只小白鼠杀掉那么多珍贵的实验体!”
      
      同伴将怪物背到背上:“反正研究所都是博士的,博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叽叽歪歪瞎猜什么。”
      
      ……
      
      梁斐被聂铭一路抱着,越发感觉不对劲。
      
      和丁琰达成“合作”拿到研究所地图之后,他只有几分钟的空闲将地图大致看了看。聂铭此时带他走的路,是在他认知之外的路线。
      
      目的地既不是志愿者休息区,也不是聂铭的办公室,让梁斐感觉好奇的同时还有些紧张。
      
      碍于聂铭仍旧冻人的低气压,他又不敢直接问聂铭,只能安分待在聂铭怀里,像是一只乖巧待宰的小白鼠。
      
      聂铭忽然停下脚步,低头道:“搂住我的脖子。”
      
      梁斐的手上还在流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扛住那不容置疑的眼神,乖乖伸手把聂铭的脖子揽住。
      
      聂铭松开搂着他的左手,梁斐猝不及背上一空,身体往下掉了掉,惊得他连忙收紧了双臂,死死贴住聂铭的身体。
      
      梁斐听见一声低沉磁性的轻笑,与他紧密相贴的胸腔传来微微震动,让他不由感觉耳朵有些发麻。
      
      聂铭微微眯眼,看着脸侧毛茸茸的头顶,眼中的笑意加深。故意拖延了一会儿时间之后,他才慢条斯理地拿出了门禁卡,推开了消毒室的房门。
      
      梁斐看了看房间内的布局,实在看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按理说他现在全身都是外伤,聂铭应该会先带他去医疗室才对。但这个房间里除了一排柜子,和一排凳子,什么东西都没有。
      
      聂铭把梁斐放在凳子上,半蹲在他面前,目光沉沉地盯着他。
      
      梁斐被这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身体往后仰了仰。
      
      “把手抬起来。”聂铭道。
      
      梁斐不疑有他,抬起了双手。
      
      聂铭撩起梁斐衣服的下摆,往上一掀,准备把他的衣服脱掉。梁斐感觉身体一凉,上半身就暴露在空气中。
      
      他以为聂铭只是帮他脱个衣服,没想到对方的双手自然而然的又放到了他的裤子上!
      
      他瞬间反应过来接下来会发什么什么,双手拽住裤子就要挣扎着逃开。
      
      “别动。”聂铭一把捉住梁斐乱晃的双手,阻止他加重伤势的举动,“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伤口。”
      
      梁斐一脸纠结,虽说他之前为了降低聂铭的禁欲值,也做过故意接近对方的事情,但那也仅限于凑近了往对方耳朵吹口气的程度。
      
      突然要和对方“赤诚相见”,而且是被人脱掉裤子,他还是有点别扭。
      
      “我自己来。”梁斐试图捍卫底线。
      
      “你的手不能再用力了。”聂铭不赞同道。
      
      梁斐闻言,低着头没有说话,双手更用力的拽住裤子,鲜红的血液在雪白的裤子上晕染开。
      
      “注意不要让伤口撕裂。”聂铭不再坚持,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巾递给梁斐,然后背过身不看他。
      
      梁斐松了一口气,一股脑把裤子脱下,然后把毛巾围在腰间。刚抬头想告诉聂铭他已经好了,却被眼前的画面惊得差点滑倒。
      
      聂铭干嘛也在脱裤子!
      
      聂铭的上衣已经完全褪下,正在解开腰间的皮带。梁斐原本以为这个大反是文职属性,没想到聂博士穿上衣服的时候身材颀长瘦削,脱下衣服却丝毫不显得瘦弱。他四肢修长,比例完美,健美的肌肉随着他抬手的动作微微隆起,皮带被解开之后,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胯部,性感的人鱼线半露半藏。
      
      梁斐尴尬地想别开视线,却发现聂铭一直在看他。
      
      偷看被抓包,梁斐只能没话找话缓解尴尬:“聂……博士,你干嘛也脱衣服?”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万一聂博士就是想洗澡了呢,自己管那么多干什么。
      
      “受了外伤后接触过活尸,必须要进行全身消毒。”聂铭解释道。
      
      梁斐闻言,这才注意到聂铭的手臂上有一道口子,不过由于伤口已经止血,看上去不太明显。
      
      难道是聂铭外出时受伤了?
      
      聂铭解释完后也不给梁斐一个心理准备,拉着裤子就往下脱,梁斐心头一跳连忙背过身。
      
      背后好像传来一丝微不可闻的轻笑,梁斐保证是他听错了。
      
      “走吧。”聂铭腰间也围着一条毛巾,拉着他往房间深处走。
      
      经过一段走廊,走廊里有一个只有十多厘米深的水池,水池里装的是消毒液,刚踩进去时刺激得梁斐不自觉收紧了手指。
      
      这一握,又是满手的鲜血。
      
      聂铭捏起梁斐的手腕,指腹的伤口再次裂开,他皱着眉,面色一沉。梁斐连忙举起另一只手保证:“刚才那是意外,伤口痊愈之前我绝不会手指用力了!”
      
      可惜梁斐在聂铭这里的信用度已经透支了。
      
      聂铭握住他的手腕,拇指顺着手腕内侧缓缓摩挲,梁斐感觉有些痒,刚想把手挣开,聂铭突然用拇指一按,梁斐感觉脑中就像过电了一样手掌一阵发麻,手指就像失去了知觉,再也无法用力。
      
      见梁斐可怜兮兮的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聂铭才满意地拉着他继续往里走。
      
      通过走廊的消毒水池后,梁斐进入了一个新的房间。这个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个两米多高的巨大透明圆柱体。
      
      圆柱体直径超过三米,里面装满了淡蓝色的半透明液体,看起来就像个充满科技气息的罐子。在罐子旁边,还有让人可以爬到罐口的楼梯,楼梯顶部是一个供人站立的平台。
      
      聂铭率先爬上楼梯,站在平台上让梁斐也上去。梁斐蹲在平台边用手试了试水温,感觉温度合适,就当是泡温泉了。
      
      他正想下去,却见聂铭没有动作,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他腰间的毛巾。
      
      “能不脱吗……”梁斐无用挣扎道。
      
      看着聂博士不为所动的眼神,梁斐知道他是不能不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4】
    #今天也是禁欲的心机博士#
    一个普通警备队成员的日记:
    军部内的势力斗争越发让我看不懂了,因为聂上校今天竟然做了三件反常的事情!
    其一,聂上校为了赶回研究所,竟然没有清理战场。
    其二,聂上校为了救一只小白鼠,竟然杀了十多只珍贵实验体。
    其三,聂上校在处理猎食区暴-乱时,竟然悄悄割了自己手臂一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