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崩坏boss

作者:银耳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格罗斯研究所

      晚上十点十五分,这是梁斐持续高强度工作的第三十六个小时。
      
      作为一个独立游戏开发作者,这种强度的工作几乎是家常便饭。但这一次,即使是爆肝如吃饭般寻常的梁斐,也有些受不住了。
      
      他关掉网页,揉了揉有些充血的眼睛,网页上的信息仍旧在脑海中不断回放。
      
      ——GxKUN游戏公司即将推出一款系列逃生游戏,这款游戏配备了全新的全息游戏技术。据尝试过内测的知情人士透露,一旦该系列游戏上市,必然将掀起狂潮,将整个游戏行业洗牌。
      
      如果真的如同新闻所说,等GxKUN游戏公司的这款系列逃生游戏上市之后,游戏行业很可能再也没有他这种独立游戏作者的容身之处。
      
      梁斐叹了一口气,随手拿起了手边的小盒子,盒子的左上角印着GxKUN的logo,这正是GxKUN游戏公司还未发布的系列逃生游戏。
      
      这还是梁斐托熟人好不容易搞到的内测版本,他打算趁这款游戏还未发布,好好研究一下所谓能“开启游戏新时代”的游戏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刚撕开包装,忽然感觉心脏一阵抽痛,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
      
      梁斐是被说话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屋内的光线十分昏暗,幽幽的绿色地灯映照出模糊的家具轮廓,从床边的点滴架和医药柜能判断出,梁斐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床边有三个衣着奇怪的人背向他围成一圈,正在讨论着什么。
      
      “真的要带着新人一起行动?”说话的人声音阴狠,“就不怕那个累赘拖后腿把我们害死?”
      
      “别这样说,大家都是从新人过来的。”劝说的人声音沉稳,一面往梁斐这边瞥了一眼。
      
      梁斐没有故意装睡,在与那人发生视线交汇时就坐了起来,还朝对方点了点头。
      
      对面那人愣了愣,没料到梁斐会醒得这么早。他尴尬地笑了笑,对身边的小个子招手道:“小元,来给新人解释一下情况。”
      
      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笑嘻嘻地凑过来:“不错嘛,头一次见到这么淡定的新人。”
      
      梁斐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那人胸前的一块金属牌,上面写着“黄元”这两个字。最先和梁斐搭话那人的胸牌是“田易”,说话声阴狠的是“施家俊”,梁斐自己胸前也别着一个写了名字和年龄的胸牌。
      
      据黄元的说法,他们都是因为某些意外被卷入轮回世界的轮回者,被无止境的投放到不同的轮回世界。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他们现在所处的轮回世界是一所秘密研究所,身份是自愿进入研究所试药的志愿者。想要活到下一个轮回世界,就要在限定时间之内从研究所逃出去。
      
      “黄元,你和他叽叽歪歪废话什么。”施家俊满脸横肉,眯着眼睛走过来,“在轮回世界里死了,就是在现实世界死了。新人的存活率一般不到百分之十……”他挑衅地打量梁斐,冷笑补充道,“小白脸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一。”
      
      黄元拍了拍梁斐的肩膀,想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你也别太害怕,只要配合我们行动,存活到下一个世界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梁斐并没有把这两人扮白脸红脸游戏放在心上,反而是另一件事情让他在意无比。
      
      听黄元的描述,这三个所谓的轮回者原本都是梁斐所在的“现实世界”的人。因为各自的原因,被卷入了轮回世界。
      
      但在梁斐眼里,他们目前所在的“轮回世界”,根本就是GxKUN即将发行的系列逃生游戏之一——《格罗斯研究所》!
      
      梁斐看过GxKUN游戏公司提前贴出来的游戏宣传资料,他周围的环境,以及身上穿的奇怪衣物和胸牌,正好和资料中“格罗斯研究所”的开场吻合。
      
      按照游戏资料的背景介绍,格罗斯研究所正在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药物研究。梁斐等人则是被蒙在鼓里的志愿者,或者说是试药的小白鼠。游戏目标和黄元所说的一致,都是从研究所逃出生天。
      
      “你们听说过GxKUN游戏公司吗?”梁斐试探道。
      
      “那是什么?”黄元一脸茫然。
      
      田易也茫然摇头,顺手将黄元拨到一边。
      
      “再过五分钟,会有研究员挑选志愿者去进行体检,被带走的人想办法制造一场骚乱,剩下的人按照计划行动。”田易说这话时单单看着梁斐,明显是在特意嘱咐新人。
      
      梁斐点点头,黄元仍旧不放心,趁着最后的五分钟,在梁斐耳边又重复了几遍注意事项。
      
      滴——
      
      电子门禁自动打开,原本只有地灯照明的房间瞬间亮起来,梁斐眯着眼睛适应了几秒钟,重新抬头时看见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从门口走进来。
      
      这个房间很大,整体色调是研究所和医院典型的白色风格。房间里摆放着四张病床,病床旁边架着几台功能不明的电子仪器。
      
      另外三人早就回到自己的床位,装作刚被吵醒的模样。
      
      “起床时间到了,今天轮到S-09号志愿者进行体检,请其他志愿者照常活动。”一个研究员微笑道。
      
      S-09……另外三人面面相觑,梁斐低头一看,胸牌姓名下方的编码正好是S-09。
      
      梁斐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反而是另外三个愁眉苦脸,就差直接冲上来把梁斐的胸牌换掉。
      
      在研究所内制造骚乱的任务落在一个新人头上,三个轮回老手都对逃亡计划的第一步不抱任何期望了。他们也不求这个新人能活着回来,只希望梁斐不要泄露他们的逃跑计划。
      
      梁斐淡定的站起来,跟着几个研究员离开了志愿者的休息室。
      
      梁斐刚转过身,便注意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那个人。
      
      那人穿着与其他研究人员大同小异的白色制服,领口和袖口的扣子都严谨的扣好,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手上带着纯白手套,脖子以下找不到一寸裸露的皮肤。他身形颀长,比他身侧的两人要高出一截,仅仅是站在那儿,周身都萦绕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冷淡气质,是以梁斐第一眼就留意到了他。
      
      “博士,今天轮到S-09进行体检。”研究员把梁斐带过去,将他交接给走廊尽头的男人。
      
      “嗯。”这人微微点头示意。
      
      简单的一个单音节,明明不带任何个人情绪,低沉的声带震动却仿佛大提琴里最迷人的调子,配合上他冷淡又禁欲的气质,禁欲到极致更是一种性感。他身后的两个女研究员一前一后偷偷瞄了这人一眼,将面颊的红晕掩藏在口罩里。
      
      梁斐对这人的嗓子倒是没什么兴趣,但此人的容貌早已狠狠刻在他的脑海里。
      
      这不是格罗斯研究所的大反派吗!?
      
      GxKUN游戏公司制作的游戏市场占有率极大,时常和梁斐制作的独立游戏形成竞争关系。偏偏和他抢饭碗的正好是该公司用来圈钱的品类,游戏可玩度不高,就靠游戏反派的人设吸引人气。梁斐对此积怨已久,于是把这家公司设计的反派都咬牙切齿的记得刻骨铭心。
      
      没等梁斐多打量反派两眼,他脑海中忽然多出了一段信息。
      
      【数据收集中……】
      
      【目标人物:格罗斯研究所反派】
      
      【反派禁欲值:97】
      
      禁欲值?这是什么东西?
      
      梁斐脚步顿了一下,一不留神差点撞到走在旁边的大反派。博士微微皱眉,似乎很厌恶与他人接触,不动声色往旁边走了两步。
      
      【警告,该行为会改变反派禁欲值!】
      
      【反派禁欲值:99】
      
      禁欲值上升了?是因为差点碰到他吗?
      
      不等梁斐想明白脑中突然出现的信息是什么,走在最前面的研究员刷开了一道门禁。
      
      随着滴滴两声,梁斐看见了门背后那堆冷冰冰的手术器材。
      
      泛着白光的各式刀具让梁斐背后一阵恶寒,他强装镇定道:“体检……要做什么?”
      
      “别紧张,只是一个普通的身体检查,如果你的身体没有出现异常,就什么也不会做。”研究员微笑道。
      
      “坐过来。”冷淡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博士慢条斯理地换上了一副橡胶手套,手套边缘被衣袖严丝合缝的遮挡,优雅简洁的动作让梁斐不自觉感叹禁欲值99的魅力。
      
      “把裤子脱了。”仍旧是那冷淡的声音。
      
      说好的禁欲呢?
      
      梁斐身上只有一套志愿者专用衣物,全身空荡荡的就像穿着一条肥大的真空连衣裙。
      
      梁斐忸忸怩怩地坐在手术台上,倒不是他难为情,房间里的都是研究员,人类的裸-体在他们眼里估计和猪肉也没什么区别。
      
      他只是想拖延时间,几个资深轮回者给他的任务是在研究所内制造混乱,并且给出了执行任务的具体时间。
      
      现在是早上六点零五分,距离黄元叮嘱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梁斐把衣摆撩起来,做出一个尴尬的表情:“能让他们先出去一会儿吗?”把大部分人支走,才方便他待会儿搞事。
      
      博士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另外几个女性研究员倒是善解人意地先一步道:“我们先去看看其他志愿者的情况,等博士检查好了,再叫我们过来吧。”
      
      说罢,女性研究员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张递给博士:“这是S-09志愿者的资料。”
      
      纸张很薄,随着研究员递出的动作,纸面弯折成一道弧线。
      
      博士盯着卷曲的纸面,右手食指轻触纸张边缘,顺着纸边轻轻滑动,直到将整张纸面在空中展平,才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距离研究员的手最远的纸面边缘。
      
      研究员也不尴尬,似乎已经习惯了博士不喜欢与人接触的做派。她礼貌地点头后,带着同伴离开。
      
      “如果你害怕的话,我可以给你注射麻醉剂。”博士道。
      
      梁斐一惊,注射了麻醉剂他还怎么搞事?博士作势要去拿针剂,梁斐一急,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一把将人拽回来。
      
      刚动手梁斐就后悔了,他早就看出来这人不喜欢和别人有身体接触,刚才一时慌乱也没考虑那么多。
      
      博士也没料到梁斐对麻醉剂会反应这么大,猝不及防被拉了一下,重心不稳往手术台上偏了偏,为了稳住身形,伸手往下一按。
      
      正好按在梁斐光溜溜的大腿上。
      
      和人一样,博士的手冷冰冰的。被触碰到的瞬间,一股奇怪的战栗感顺着大腿,沿着脊椎飞速地刺入脑海,刺激得梁斐差点跳起:“呃!”
      
      博士眼神一沉。
      
      他伸手握住梁斐的脚踝,从橡胶手套另一侧传递过来的温度,让梁斐不自在地挣了挣被制住的小腿。
      
      作为独立游戏制作者,梁斐常年窝在家里不见天日,全身的皮肤都生得极白。在白色的无影灯映照下,更是显得白皙如玉。
      
      【警告!禁欲值发生波动!】
      
      梁斐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排红色的大字。
      
      来不及思考这是为什么,腿部突然传来痛感!
      
      “放开!”梁斐条件反射想要挣脱。
      
      “别动。”博士面无表情。
      
      梁斐的注意力都在脚踝上,没有注意到博士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热度。
      
      脚踝的束缚仿佛镣铐,让梁斐的挣扎都化作徒劳,这镣铐稍稍施力,顺着梁斐挣扎的方向,直接将他的腿抬了起来。
      
      盖在梁斐大腿上的过长上衣随着腿部抬起,向他的腰部滑动。布料堆积在腰部,将原本遮盖好的皮肤完全暴露,在无影灯下无处遁形。
      
      博士目光顿了顿,直接脱下橡胶手套。
      
      【警告!禁欲值波动超出正常范围!!!】
      
      冰凉的指尖轻轻按在梁斐的脚踝处,肌肤相接,激起一阵熟悉的颤栗感。博士面色冷漠,眼底却掩藏着一丝灼热,指尖接着慢慢朝深处去。
      
      和冷峻的表情不同,他的动作很轻,蜻蜓点水般在梁斐白皙的肌肤上流连。似乎沾染了梁斐的体温,漫长难捱的几分钟后,在梁斐大腿上摩-挲的手指逐渐温热。
      
      甚至有种隐隐压抑着的滚-烫。
      
      这是做什么?
      
      梁斐从疼痛中缓了过来,正想把腿上的手拿开。
      
      不等梁斐动作,博士已经先一步收手,指尖无意识地在空气中摩-挲两下,若有所思地看了梁斐一眼。
      
      梁斐的脑中突然出现了熟悉的信息——
      
      【反派禁欲值:89】
      
      梁斐一愣,大反派的禁欲值竟然一下减少了十个点!
      
      GxKUN游戏公司的反派之所以吸粉无数,都是因为他们有鲜明的个性特色。
      
      格罗斯研究所这款游戏的反派,就是以禁欲作为卖点。
      
      他刚刚只是和反派有了肢体接触,就让反派的禁欲值一下掉了十点。那么……如果让反派的禁欲值掉到零呢?
      
      岂不是能把反派的人设给崩坏了?
      
      梁斐暂时对所谓的轮回世界一无所知,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穿到敌对公司的逃生游戏里。或许是他对敌对公司的执念,也或许是他热爱游戏的一丝跃跃欲试,导致他脑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把反派的人设崩掉会发生什么?
      
      突然产生的构想宛若一颗蠢蠢欲动的种子,在他的脑袋里飞速生根发芽。
      
      梁斐掩藏不住眼神中的灼热,凝视着博士的后脑勺。
      
      再和他肢体接触一次,会改变他的禁欲值吗?
      
      这样想着,梁斐也这样做了。他一把勾住博士的白大褂,反客为主将博士往手术台上拉。
      
      宽大的领口歪斜着,露出了精致白皙的锁骨。经历了刚刚那轮挣扎,衣摆都皱成一团,歪歪斜斜的堆在腿根。
      
      博士没有避开梁斐的拉扯,脸上没什么情绪,眼神中反而露出些许兴味,由着他附身凑近。
      
      梁斐状若亲昵,侧着脸将嘴唇凑到博士耳边,压低声音道:“博士……”
      
      温热的呼吸洒在博士的脖子上,些微沙哑的声调,微微上扬的尾音像是挠人心尖的羽毛。
      
      “还没有告诉我检查结果,就要走了吗?”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刻意压低的嗓音却说不出的性感,让人无暇在意这句话的本意,只能听到情绪中的旖旎邀请。
      
      梁斐侧过头,满意地看到寸许之外博士眼底微红。
      
      可惜,梁斐没能等到脑中“禁欲值”下降的提示音,反而听见耳边淡然的嗓音。
      
      “你的腿需要截肢,我会马上安排手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由基友倾情提供的【小剧场1】
    #第一次见面就打算把老婆的腿锯掉:)#
    良妃:哪条腿???
    博士:第三条。
    某鱼:GxKUN的每个字母拆开,都是有含义哒!比如G是GMAE的意思~
    基友:G(广),X(谢),KUN(坤)……谢广坤吗?
    某鱼:猝不及防的巧合让一条咸鱼失去了梦想.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