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爱你

作者:小小嘚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9

      包小小最近非常烦躁,简直是焦头烂额。造成他心烦的原因只有一个,即小宝宝的喂养问题。
      
      开除余晖的当天,小宝宝的吃喝拉撒暂时都由楚伯负责,专门照顾婴儿的阿姨转天上岗。哪知,接连不断地发生各种情况令包小小头疼不已。
      
      包小小到底是包氏夫妇的养子,撇开包氏夫妇收养他的原因,他有自知之明。
      尽管包氏夫妇对待他犹如亲子,给予他缺失的父母之爱,物质和精神的双重保障。
      毕竟他不是包家的人,亲疏有别,因此包家的任何产业都与他无关,包氏夫妇也从未提及让他加入包氏连锁餐饮集团,关于他的未来他有百分百的自主权。
      
      包氏夫妇是生意人,常年波波碌碌,根本抽不出时间管教孩子。
      他们的亲生儿子包文博年长他三岁,在他被收养到包家时包文博已经就读了幼儿园。
      印象里,偌大的家里唯有他和保姆、阿姨、管家、保安这些人,除了玩具,没有人陪他聊天,没有人陪他玩耍。
      
      包氏夫妇偶尔回来小住,对他的关心也局限于吃喝穿戴,在有空暇且心情不错的时候也会逗逗他,不过,包小小那时觉得他好像就是他们舒缓心情的玩偶而已。
      小学、初中、高中,包小小在寄宿学校度过漫长的寒窗苦读十余载。
      高中毕业考取相邻城市的大学,攻读了四年的广告学专业。
      大学毕业,在包氏夫妇的赞助下,和同校学长林子韬在当地创办了阿拉丁广告策划有限公司。
      
      林子韬是高他五届的同校同专业的学长,那会儿刚辞去在知名广告公司的营销总监职位,和包小小在校庆相识,两人细聊之下发现彼此理念相似,一拍即合。
      包小小负责前期资金流转,林子韬负责联络人脉和招兵买马,不消数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才起步的公司已初具规模。
      包小小和林子韬在公司分工明确,包小小专业功底扎实,主要职掌广告的设计策划和实施拍摄,林子韬凭借在大型外企的工作经验掌管行政管理和公关营销。
      阿拉丁广告策划有限公司成立六年来,业绩稳步上升,在业内的口碑越来越好,名气越来越响,接单的生意越来越大。
      包小小和林子韬清楚广告行业的规律和前景,控制发展规模,以高精尖的小团队模式稳中求胜。
      
      最近两年,随着互联网在大众生活中突飞猛进的迅速崛起,阿拉丁广告的业务拓展到其他城市。
      公司总部也由发家致富的二线城市迁移至这座一线城市,林子韬长居总部,包小小留守由总部变分支的创始地。
      这来半年,包小小才将分支的业务全权交予他人,回到总部。
      
      包小小和包氏夫妇真正相处的日子虽不多,对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感激不尽。
      尽管包氏夫妇生活富足,他还是用自己赚来的钱给他们买补品、衣服等等,这份孝心并未因没有血缘关系而有所削减。
      
      包氏夫妇和包文博溘然长逝,包小小痛失亲人,自然悲痛伤心。
      这段时日,忙于逝去亲人的身后事,忙于新生儿的照料,忙于包氏连锁餐饮集团的财务危机,自家公司的大小事情都由林子韬打理,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好不容易,杂七杂八的事情稍微理出了头绪,家人安置妥当,包小小得以回到以前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结果,不安分的小宝宝不断地制造各种麻烦。
      
      晨会期间,阿姨发来消息:小宝宝不肯喝奶,怎么办?
      构思期间,阿姨发来消息:小宝宝总是哭闹,怎么办?
      应酬期间,阿姨发来消息:小宝宝泻肚拉稀,怎么办?
      睡觉期间,阿姨发来消息:小宝宝不愿睡觉,怎么办?
      
      每每如此,包小小定要放下手头的工作或者半夜三更睡眼稀松地奔向小宝宝。其实他也不懂到底该如何照顾婴儿,次次都稀里糊涂地又哄又逗,好歹也有点效果。
      这样不分昼夜地被折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包小小终于受不住,左思右想之下,必须要找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
      
      我爱我孩育婴师培训中心在地处繁华中心街区的5A级精装写字楼,培训机构嘛,门面和交通尤为重要。
      门面高档有助于打消大家对其行骗的怀疑,交通方便有助于学员和客户上门咨询。
      
      包小小将车停在地下室,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厅浏览屏楼层客户指示牌,我爱我孩育婴师培训中心在二楼,懒得等电梯,爬到二楼。
      格调大厦的基础四层是商铺类型的隔间,西餐厅、酒吧、书吧、咖啡馆、产后护理中心等等五花八门的店铺。
      
      我爱我孩育婴师培训中心位于黄金角,占据的面积不小,穿过玻璃钢天桥,直抵培训中心的大门。
      我爱我孩育婴师培训中心的接待大厅是敞开式,透过两侧的通体玻璃窗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培训教室,包小小停在门口附近,里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珠圆玉润的老太太怒不可遏:“你们说,有他这样的吗?啊,不许我们孩子睡觉,非得喂奶,那孩子困得脑袋都抬不起来,眼睛都睁不开。啊,这倒好,孩子饿的时候吧,非得不给喂奶,死活都得等到点再喝,孩子饿得呀,嗷嗷哭。啊,这天天抻孩子胳膊腿,肉都掐紫了!我说你们这服务还能行吗?啊!孩子到你们手里跟进了渣滓洞似的!哎呦喂,我那可怜的大孙子!”
      富态的老太太说着说着上演哭天抹泪的经典戏码,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哪家的服务行业没有遇到过投诉,占理的不讲理的,同样的套路,同样的手段,同样的目的,要不赔钱要不换货。
      
      久经沙场的余晖奋勇上前迎接老太太喷出的口水,当然,他不冲也不行,惹麻烦上门的正是他的爱徒张晓然。
      张晓然首次真枪实弹地实践就被投诉,对象还是伶牙俐齿的老太太,这会儿胆小地躲在师父余晖的身后,大气不敢喘,话也不敢说。
      
      余晖倒了杯温水搀着老太太落座,堆满歉意的笑:“您看您,这么激动干嘛,身体要紧。我跟您说,您这个年纪最怕情绪波动太大,容易突发心脏病啊脑出血啊这种嘎一下就过去了的病,就算没嘎一下过去,那幸福的晚年生活也得跟床铺相依为命了。”
      老太太听着他的话,嘴里的水差点没喷出来,瞪着余晖又要张口。
      余晖截住老太太:“您啊,先听我说,这个科学喂养啊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科学是什么?是领域专家们根据无数的临床经验总结而得。您看啊,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孕夫在孕期吃的好喝的好,胎儿普遍长得都大,生下来的孩子个头儿也大。如果按照以往那样喂养,肯定越长越胖,所以,就必须按照科学的方式喂养孩子,控制他的体重。”
      “胡诌白咧!”老太太不认同他的观点。“有说给月课儿的孩子减肥的吗?噢,人家的孩子都怕喂不饱,我们家孩子才出生几天就减肥,像话吗?”
      “不是减肥!”余晖纠正老太太的说法,进一步解释。“是塑身,您没听过一句话吗?塑身必须从娃娃抓起。您知道婴儿过重的危害吗?当然了除了家大人抱着费劲。婴儿本来脖子就短,脸一大身子一胖,把脖子挤没了,这就容易造成窒息。尤其是新手爸爸们,抱孩子的姿势不正确,卡着脖子喘不过气,您说多危险,是不是?还有还有...”余晖随手抓过报纸。“您看这篇报道了吗?婴儿不慎把布巾蒙脸上,造成窒息死亡。这说明什么呀?当然了除了家大人看护不周。说明孩子太胖四肢不协调。人家经常动胳膊动腿的孩子一掀就把布巾掀开了,那胖乎乎的小孩肉太多胳膊太重,抬不起来,您看...”
      老太太被真挚的余晖忽悠得竟然觉得他的话也有点道理,不肯示弱,态度缓和:“可是,那孩子也得吃饱了睡足了啊,反正这件事你们得给个说法。”
      “是是是!必须得让孩子吃饱睡足。”余晖频频点头。“您看,对于我们的员工在服务过程中对您造成的困扰,我代表我们的员工和培训中心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那什么,您看,这是两张婴儿游泳的优惠券,消费一次赠送一次,绝对划算。就当是我们小小的心意,对您的微不足道的补偿。”
      
      包小小忍不住嗤笑,余晖这人怎么这么精明呢?
      婴儿游泳馆不属于他们培训中心,借花献佛,讨好客户的同时,培训中心非但没有损失,还友情关照别家生意,一举三得。
      
      果然,老太太见余晖又是作揖又是道歉,心下不忍,打工的小伙子也不容易,怒气消了大半:“行吧,我今儿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事呢也就不计较了,反正你们得好好想想办法提升服务质量,尤其是从业人员的技能,哎,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
      “是是是!”余晖虚心受教,送老太太出门。“您慢走,下回有事您打个电话就成,我们这儿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不必非得大老远还跑一趟。”
      “哎,我说小伙子,我看你挺不错的,会说话会办事,懂得也不少,干脆你往我家去给我看孙子得了,你们这儿中途换人不是没事儿嘛。”老太太相中了余晖,极力邀请他。
      余晖把优惠券塞进老太太手里,笑:“我呀,我上门给您免费顾问顾问还行。”
      
      等老太太走进对面的观光电梯,余晖微笑冲老太太挥手告别。
      电梯门关闭,余晖回身见战战兢兢的张晓然,笑容瞬间变恨铁不成钢的怒视。
      
      余晖把张晓然拉到角落里,数落他:“你是真傻呀还是装傻呀?”
      张晓然摸了摸脑后,委屈道:“那书上说的嘛,四个小时喂一次...”
      “那书是死的,你不是活的吗?!”余晖打断他。“孩子吃不饱能不哭吗?孩子睡着就睡着,你非得把孩子弄醒喂奶,能不哭吗?人和人是不同的,婴儿也是,体质不同,不能完全按照书上说的做。书上还说呢,人的平均年龄是七十二岁,你活到七十二就死去呀。”
      张晓然咬着唇受教地点头:“师父,那淤青真不怨我,他们家小孩劲儿太大,根本按不住,保健操没法做。”
      “保健操,保健操,是为了保健才做的,不是要你虐待婴儿的。活着的婴儿能跟模型比吗?模型的胳膊腿你随便动,婴儿的胳膊腿你就不能随便动。你要顺着他,寻找他舒服的姿势,刚开始动作不标准没关系,胖子都是一口吃成的吗?慢慢来,他每天习惯了,自然而然就越做越好。你呀,不要太教条,要学会活学活用,学会随机应变。”到底是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余晖骂归骂,末了爱惜地顺了顺张晓然的头发,谆谆教诲。
      
      余晖转身正对着张晓然,这才看见倚着栏杆的包小小,顿时僵在原地。
      过了会儿,机械性地拍了拍张晓然的肩:“啊,你忙去吧,收拾收拾东西,赶紧回人家去。”
      
      余晖来至包小小面前,上下打量他,撇嘴:“你怎么来了?是赔礼道歉来了吗?你这赔礼道歉也不带点礼物,没诚意呀!”
      包小小没理会他的话,自顾自地问:“你们平时也是这么忽悠客户的吗?你这张嘴呀,能把死人说活了。”
      “过奖!”余晖摆手。“我要是真能把死人说活了,社科院就该把我带走喽,得好好研究下,我是不是来自星星的你。”
      包小小笑,言归正传:“我这次来是要请你去我家,关于照顾小宝宝的事,酬劳嘛,按照你们的规定来,出场费是多少我们翻倍,可以吗?”
      
      余晖瞧着包小小,明明是有求于他,却摆出个高姿态,说句请你帮忙是能掉块肉还是能死人?!
      动不动拿钱说事,好像他是只认钱不认人的钱串子。
      包小小呀,比他想得要复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支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