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爱你

作者:小小嘚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32

      与上次垂头丧气颓废消沉不同,再次出现在我爱我孩育婴师培训中心的余晖意气风发大摇大摆地敲门走进谭健的办公室。
      
      “喏,这是你要的书稿的初稿,还有下阶段培训的提纲,这周末的学员交流课我参加,交流的内容定为新生儿脐带怎么护理才正确,具体的内容也在这里,你回头看看。”没有废话,余晖潇洒地将U盘扔到谭健的面前。
      谭健拿过U盘,疑窦丛生,这才几天没见,余晖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余老师,我说您这喜气洋洋的劲儿,是情场得意还是赌场获利?”
      “我呀,我是双喜临门,怎么着?羡慕吗?嫉妒吗?恨吗?”余晖故意戏弄谭健,张牙舞爪地显摆他的幸福人生。
      “好好好,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快乐,只要你满足就好。”谭健少见向来稳重成熟的余晖做出如此孩子气的举动,想必他真是陷入了美好的爱情之网中。
      
      余晖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到他的办公室,如果说过去促使他勤奋工作和努力生活的动力是余玥儿的话,那么现在使他浑身充满干劲的源头则是包小小。
      是的,不可否认。
      姻缘的结合令他和包小小都告别了以前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他们已经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彼此赋予了对方新的身份和新的面貌。
      
      余晖曾以为他今生注定要和余玥儿父女俩相依为命直到终老,感谢上苍待他不薄,赐予他爱的能力和被爱的幸运。
      经历了分分合合吵吵闹闹,他无比珍惜失而复得的爱情,无比珍惜愿意与他重归于好的包小小,无比珍惜当下的生活。
      未来的日子,余晖坚信,他们将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经营好属于他们的幸福美满的生活。
      
      不同于上次稀里糊涂地确定恋爱关系后平淡无奇的相处,现在余晖和包小小的相处只能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腻;两个字形容,那就是腻歪;三个字形容,那就是腻歪人。
      以往两人都是各忙各的,有空闲的时间才会见面。现在两人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厮守,黏得好像连体婴儿,难分难离。
      
      余晖不再接手任何上门或驻家的照顾婴儿工作,成为专职的育婴师培训讲师。
      当然收入也会减少,好在他还有其他副业,投资理财的收益和出书专栏的稿费多多少少也算进项。
      
      平时,余晖基本都是留宿在包小小的家,因此他家属于余晖的东西越来越多,水杯、拖鞋、衣服、书籍、洗漱用品等等,两人其实就是已经正式同居。
      
      周五到周日,由于余玥儿从幼儿园回到家里,这三天,包小小要住在余晖家里,陪伴孩子。
      余晖和包小小和好如初,除了当事人欢天喜地之外,最高兴的莫过于余玥儿小朋友。
      
      总体来讲,余玥儿非常喜欢包小小。
      理由十分简单,包小小对余玥儿简直宠爱至极。
      
      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样样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平时余晖不准做的事情,包小小也会趁余晖无暇顾及的时候允诺余玥儿。
      当然,包小小也懂得掂量事情的轻重主次好坏,不会一味地纵容余玥儿。
      也许包小小不算是合格的家长,可却是孩子最好的伙伴。
      
      “哟,没想到你还有微博呢!叫什么名字?我看看。爱婴宝贝培训师,名字挺有创意嘛。”包小小手里拿着牛肉丝,余晖拿这些稍微健康的零食代替那些高热量高脂肪的垃圾食品,整个人贴着余晖的后背,调笑他。
      “那是,你看我这儿,好几百万的粉丝呢。”余晖沾沾自喜,浏览初为人父或者即将为人父的粉丝们在评论和私信里的提问。“我跟你说,我这微薄好多年了,有的人还没怀孕就关注我,现在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呢。”
      “嚯,厉害呐!哎,那你怎么不认证个大V呢?顺便发发广告什么的,赚点小钱。”包小小见他的微薄没有官方认证符号,好心地从商业的角度建议他。“你看那些明星,不都发广告吗?什么面膜、营养品、衣服,什么都有,听说人气火爆的明星一条十几万呢。你呢,也可以推荐什么尿不湿、奶粉、奶瓶、衣服乱七八糟的,市场潜力无限。”
      
      “哎,打住。”余晖严肃道。“我的微博里可从来不发什么广告,还别说,真有联系过我的。要说我没心动那是假话,可是我想了半天,我开这个微薄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那些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家长们解答疑惑,哪怕就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呢,也算是做了好事帮了人。这里凡是我推荐的东西必须都得是我用过的,这里凡是我推荐的方法必须都得是经过我反复实验并且亲自在孩子身上得到有效验证的。我跟你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呀,不图名不图利,守得这一方净土,为家长们实实在在地做点事,就知足。”
      “对对对!我家余晖那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最讲原则最是大爱无疆无私奉献。”包小小亲了下余晖的左脸颊,抬举他。
      “这边。”余晖把右脸颊凑过去,讨吻。
      “好,这边,贪心鬼。”包小小满足他的要求,亲了他的右脸颊,背过身倚着工作台,换了个话题。“哎,余晖,你想过玥儿吗?”
      
      “玥儿?什么想过玥儿?”余晖集中于浏览和回答父母们提出的问题,无心其他,随口应道。
      “你真的打算就让玥儿一直待在寄宿的幼儿园吗?咱们是不是应该把玥儿接回家来住?幼儿园吃的再好住的再好玩的再好也不如家里好,老师对她再好也比上父母对她的好。”包小小放下手里的牛肉丝,侧身扳过余晖的双肩,认真而严肃地对视他。“余晖,我自小没有父母,我也不知道我是我妈妈生的还是我爸爸生的,我也不知道我的两个爸爸或者两个妈妈或者一爸一妈他们到底在哪里,也许生我的人没有结婚,也许生我的是个坏人,可是他长什么样儿,做什么工作,为什么生了我不要我,这些我都不知道,可我想知道。余晖,你知道吗?我曾无数次的幻想过我的爸爸或者我的妈妈会找到我,然后告诉我,当年失去我只是个意外,他们为了找我踏遍千山万水,走过遥遥千里,经过无数的崎岖好不容易找到我,他们抱着我,我抱着他们。但是你知道吗?每一次,每一次我都是在这样的梦中笑着醒来。当我意识到这又是个梦的时候,我就放声痛哭,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待我。是,我是幸运的。我被富有的人家收养,我是我们福利院里百年难得的幸运儿。我的养父母对我也不错,他们对我尽心尽力,关怀备至,供我念书,提供我物质生活所需的一切。可这种寄人篱下的感受,除非亲身体会,不然任何人都不能了解。他们不管对我如何好,我和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道无法消除的屏障。外人看来,我的童年不缺吃不缺穿,住大房子坐豪华车,事实上,只有我知道我缺少爱,那份来自父母的独一无二的爱。所以,余晖,当初你一个人,可能条件不允许,现在不同,有我和你共同分担,我说真心话,咱们把玥儿接回来吧。不要等玥儿长大,在她的回忆里,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只有老师的陪伴,只有幼儿园的床榻和饭桌,好不好?”
      
      面对包小小设身处地言辞恳切的这番言论,余晖的内心非常动容。
      包小小提出的这个问题,余晖也曾在无数个难眠的夜晚反复思考。
      
      当初收养余玥儿无论是从兄弟之情家族之义到对生命的尊重都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后来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窘境,他都不曾后悔当初的决定,余玥儿是上天赐予他的天使。
      余晖没有背景没有势力没有人脉,在这样的大都市里混到今天的地步,在育婴师的这个领域取了个非凡的成绩是相当不容易的,边照顾玥儿边学习边工作,那几年的攻苦茹酸岂是常人可以想象。
      
      往事不堪回首,余晖闲时无聊翻看账册,为了省钱给余玥儿买高级进口奶粉,他连着小半年顿顿凉水馒头和咸菜,一块钱四个的馒头和一块五两袋的榨菜就是他整天的干粮。
      余玥儿长牙的那段日子,隔三差五的半夜高烧,大雨磅礴或是雪花漫天,打不到车,余晖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余玥儿沿着泥泞小路走到医院。
      诸如此类的事情比比皆是,辛苦是真辛苦,心酸是真心酸,可余玥儿的一个笑容或者一句爸爸足以化解他所有的苦和累,这大概就是做父母的艰难和乐趣。
      
      讲真心话,余晖也不愿将小小年纪的余玥儿托付到寄宿制的幼儿园,哪个做父母的不到万不得已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开。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余晖肩上扛着沉重的担子,余玥儿植入人造耳膜的手术费和买房子的首付,这些都是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巨资。
      
      余晖不是印钞机,他唯有努力挣钱和拼命攒钱,才能实现他的想法。
      因此,他只得将余玥儿送到寄宿制的幼儿园,在没有束缚没有顾虑的条件下,打拼事业拓展任何可以挣钱的渠道。
      
      余晖自知亏欠余玥儿良多,可世间万事,哪有十全十美的道理。
      他只有一个身体两双手,心再大梦再高,也只能脚踏实地兢兢业业地稳扎稳打,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
      
      今时今日,包小小的这番话里最令余晖感动的是那句,我和你,咱们共同分担。
      通过这段时间的深入了解,余晖觉得包小小对事和对人的态度甚为极端化,他对愿意接触的人和事特别竭心尽力,相反对不愿意接触的人和事则是完全不闻不问。
      这样的人,心思往往是非常单纯和简单,他们的缺点是不够圆滑和没有世俗的概念,他们的优点是爱恨分明和义薄云天。
      
      包小小深爱余晖,对他自然是掏心掏肺地好。只是余晖万般没有想到,包小小对待余玥儿能做到视如己出,时时事事处处都为余玥儿着想,不单是在物质方面对她的投入,还有精神世界的关爱。
      这点,使余晖在感动之余,又加深了对包小小的几分好感和爱意。
      
      尽管包小小的话句句在理,可真正付诸于行动还有待商榷。
      包小小心甘情愿地付出,余晖不能理所应当地接受。他到底是堂堂七尺男儿,平白无故靠人生活他是真的做不到。
      
      “你说的也对,这样吧,我再好好想想。玥儿在幼儿园也习惯了,咱俩工作也忙,要真是每天早晚照顾她也够呛,容我再好好规划规划。”余晖说了个活话。
      “行,你好好计划计划,我呢,全力配合你。”包小小往余晖的嘴里塞了根牛肉丝,他明白,照顾孩子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这么简单的事,得给余晖时间好好斟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支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