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爱你

作者:小小嘚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3

      这边厢余晖和余玥儿父女俩亲亲热热其乐融融地享受二人世界的美好,那边厢包小小和包家这位三世小少爷却陷入水深火热多灾多难的境地中。
      
      出生不足半个月的包家小少爷本该每日睡眠长达二十个小时,不知为何,自余晖走后,小宝宝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任由楚伯和保姆如何哄劝都不肯入睡。
      包小小不忍心小宝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亲自抱着在房间里来回溜达,哄他睡觉。
      谁知,小宝宝完全不给包小小面子,在他怀里哭得更厉害。
      
      “小小少爷,小少爷是不是饿了?”楚伯提醒包小小,余晖离开直到现在,小宝宝还没喝过奶呢。
      “是吗?”包小小没有任何点滴照顾婴儿的经验,不确定地问。
      
      不等楚伯回答,包小小把小宝宝塞进楚伯的怀里,直奔楼下的厨房冲奶粉。
      冲奶粉,包小小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拿出消毒柜里的奶瓶,高温消毒后的奶瓶差点烫着手。
      翻出婴儿奶粉,按照包装袋背面冲调比例拿专用勺取出适量的奶粉放入奶瓶里,犹豫片刻,自言自语:“小宝宝要吃多少?”转头冲楼上喊。“楚伯,楚伯。”
      
      包家的小少爷正在楚伯的怀里嚎啕大哭,楚伯终身未娶,无儿无女,对照顾孩子同样是一窍不通。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这些日子,偶尔也曾见过余晖带孩子,耳濡目染,这会儿学着余晖的模样,轻轻地颠着怀里的小宝宝,耐心地哄他。
      
      楚伯闻声抱着小宝宝下了楼来到厨房,站在包小小身边:“小小少爷,怎么了?”
      “楚伯,他要吃多少?奶粉冲多少?”包小小举着奶瓶问。
      “多少?”包小小的问题显然难倒楚伯,他想了想,指了指奶瓶上面刻着的计量线。“差不多就到这里吧,我看每次余老师就泡这么多。”
      “噢。”包小小看了看楚伯手指位置的刻度线。“35ml。”
      
      包小小把盛有适量奶粉的奶瓶放在电水壶下面,按下出水键,滚烫的热水哗哗地流进奶瓶里,奶粉瞬间变奶水。
      倒入足够量的热水,包小小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倒了点奶水在手背,试了试温度,摇头:“不行,太烫,得等凉凉。”
      楚伯怀中的小宝宝却等不及,嗷嗷地放声痛哭,哭得睁不开眼。
      
      “哎。”包小小叹口气,清楚小宝宝饿得实在等不了,灵光闪现,把奶瓶里的奶水倒在碗里,添了点奶粉和凉水,混合完毕,尝了下温度,冷热正好,重新倒回奶瓶里。
      包小小内心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一刻不敢耽误地把奶嘴喂进小宝宝的嘴里,与其说是喂,不如说是捅,小宝宝叼着奶嘴,停止哭泣。
      包小小和楚伯都是站姿,奶瓶举得太高,倾斜度太大,小宝宝吸允进去的奶水忽地从鼻腔里喷出,着实吓着了包小小和楚伯。
      慌乱之中,楚伯顾不得拿纸巾,直接用手擦掉小宝宝口鼻中的奶水,小宝宝作势要哭,包小小放低奶瓶的高度,小宝宝又本能地吸允奶水。
      
      包小小注视着安静地努力喝奶的小宝宝,觉得不哭不闹的婴儿其实也挺可爱,脸上不自觉地露出欣慰的表情。
      要知道,包小小根本不喜欢小孩,甚至有些讨厌小孩。
      当然,究其原因,大概估计可能也许他还是个孩子吧。
      
      迂回曲折地喝了奶,小宝宝咧着小嘴,家里恢复平静的氛围。
      和谐的时光不足五分钟,儿童房再次响彻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天呐,你又怎么了?不是吃饱了吗?”包小小无奈地从婴儿床里抱起小宝宝,实在搞不懂婴儿的需求。
      “那个,小小少爷,小少爷不是尿了就是拉了吧。”楚伯再次提醒他。
      “呼...”包小小长舒口气,强迫自己冷静,把小宝宝放平在床上,皱眉。“这衣服怎么解开?”
      “衣服?”楚伯探头,相同的无知。
      
      包小小和楚伯两个人研究半天,好不容易解开小宝宝的连体服,果然,从纸尿裤里散发出幽幽的臭气,包小小下意识地后退,手指横着堵鼻孔。
      “吃饱你就拉,你是直肠子呀。”抱怨归抱怨,嫌弃归嫌弃,包小小还是亲自动手解开纸尿裤,捏着脏兮兮的纸尿裤的边角,扔在卫生间的垃圾篓里。
      
      包小小接过楚伯递来的纸尿裤,拆了包装,抖落开纸尿裤,站在原地,捧着纸片状的纸尿裤:“这个怎么穿?”
      “好像是,前面有粘贴的地方吧,铺平,粘好就行。”楚伯不太确定,看着纸尿裤包装上印着说明道。
      “是吗?”包小小赶鸭子上架,把纸尿裤平放在床上,拎着小宝宝的腋下,躺在纸尿裤上,干净的纸尿裤上顿时又沾了便便。
      “小小少爷,您应该先清洗小宝宝的屁屁,还有,您这个纸尿裤放倒了。”楚伯小心翼翼地纠正包小小,他了解包小小不耐烦的脾气,尽管他从来不和包家的人发脾气,那也不想惹他不高兴。
      “纸尿裤还有倒正吗?”包小小此时的耐心的确已频临极限,忍了又忍,压了又压,耐着性子拿消毒纸巾清洗了小宝宝的屁股,拆了包新的纸尿裤。
      包小小到底是新时代的小青年,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掏出手机,上网搜索为小宝宝换纸尿裤的信息,按照视频教程的步骤,勉强给小宝宝换好了纸尿裤。
      
      接下来的哄睡觉照旧艰难,包小小和楚伯轮番上阵,抱着晃着颠着摇着,怎样的姿势和哄劝都能够使小宝宝入睡,在两个人的怀里哭闹不止。
      包小小终于受不了地把小宝宝放回摇篮床中:“楚伯,您受累哄他睡觉吧,我还有几份文件要看。”
      包小小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儿童房,留下面对着哭泣中的小宝宝而不知所措的楚伯。
      
      余晖亲吻伴着童话故事入睡的女儿的额头,小心翼翼地摘掉助听器,放在床柜的抽屉里,灭了台灯,角落里的应急灯发出微亮的柔光,动作轻慢地出了房间,没有关门,方便听着余玥儿的动静,孩子喊不出声,大人耳朵得时刻保持警醒。
      
      余晖回到卧室,坐到书桌前。圆珠笔、笔记本、计算器、各类票据,每周六晚雷打不动的记账时间。
      余晖心细,过日子的每笔进账和每笔花销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在账册里,自从和余玥儿开始生活,四年来,从未间断,书桌下空档的位置有个小纸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十几本手写账册。
      
      认识余晖的人都问他你堂堂名牌大学毕业的中文系高材生怎么非得选择从事育婴师呢?
      原因有三。
      
      第一,薪酬较高。
      养孩子花费大人人皆知,吃饭、穿衣、上学、玩具等等花费综合计算,余玥儿每年差不多要三万块。房租、饮食、出行、服装、煤水电、话费网费等等日常开销每年也达四万块左右,这还是在余晖精打细算克勤克俭的情况下。
      余晖初入行的工资就比普通的育婴师稍微高点,后来随着业务能力越来越强,人气越来越高,待遇亦越来越好,从寻常百姓人家的六千至八千起步价格到富翁名人豪宅的上万块的等级收费,兼之培训讲课、发表文章等等杂七杂八的收入,平均每月两万到三万块之间的收入已然是基本保障。
      
      第二,时间自由。
      育婴师的工作时段尚算灵活,接不接活也有自主权。
      育婴师分为住家和走家两种形式,住家一般是住在客户家里,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照顾小孩;走家一般是跟上班差不多,早上七点半至晚上八点半,当然具体上下班时间可以和客户商量,相对而言,住家的工资高于走家的工资。
      客户家庭情况不同,家里空间宽裕的都选择住家,家里空间狭小的都选择走家,各有利弊。
      余晖接活的客户大部分都要求住家,因而余玥儿只得进入寄宿制幼儿园。
      育婴师的休息日同样有两种方式,工作日是二十六天,可以选择连班不休或者每周单休,余晖有孩子,每次都提前表明要每周单休。
      一般情况下,寒暑假余晖不接活,全心全意地陪伴余玥儿,余晖认为孩子应该多走出家门,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增长眼界,开阔心胸。
      起初父女俩条件有限,局限于在周边的郊县或者城市转转,后来经济条件逐渐变好,旅行脚步越走越远,去年的寒暑假,父女俩还出了趟国门,游览了新马泰和日韩。
      
      第三,自我修养。余
      晖这人,表面上看,对任何人都热情洋溢,对任何事都尽心竭力,豁达又怡然,其实唯有他心里清楚他真正的个性。
      说实话,对这份职业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对孩子也说不出喜爱不喜爱,可他却能够工作表现出色,孩子抚养优秀,归根结底,是责任二字。
      强烈的责任心是铸造余晖满身优点的奠基石,他的座右铭是不干则已,要干就干好。余晖在养育余玥儿,在从事育婴师的过程中,也在慢慢地自我改变,不再是单纯为了责任,渐渐地懂得了以爱的名义而付诸于行动。
      可惜,在爱情方面,他仍然是个不懂爱不会爱且不明白该如何接受爱的傻瓜。
      
      余晖有条理性地分门别类记下本周的每笔花销,放下笔,按着计算器,算出储蓄结余金额。
      余晖省吃俭用的意图有两个,一个是要为余玥儿的人工耳蜗手术攒钱,不能错过五岁前的最佳手术时机;另一个是要存钱买房,毕竟租房不是长久之计,每年的房租和还贷的压力不相上下,何况,余玥儿马上要进入小学阶段,余晖想着选个毗邻重点小学的学区房,大小不重要,关键是能上个好学校,别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工作四五年,工资报酬、稿费收入加上理财投资,零零散散地也攒了二十来万,刚够手术费。
      哎,余晖心里叹气,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到底是余玥儿的手术重要,哪个学校都有尖子生哪个学校都有落后生,孩子身体好不愁学习不好。
      
      合上账本,余晖伸了个懒腰,两个房间对门,站中间的位置朝余玥儿的小屋瞧了瞧,孩子睡得香甜,洗了澡刷了牙,爬上床,想着往后和女儿越来越滋润的日子,微笑着进入梦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支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