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爱你

作者:小小嘚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0

      余晖慨然应允包小小提出的请求,他自认为是请求,包小小自认为是要求。
      和前台小妹妹打了个招呼,上了包小小的车。
      
      前往的地方并非是之前的别墅,而是位于城西的高档住宅区。
      葬礼转天,法院下达通知,责令三日内搬出别墅,按照相关规定对别墅进行封存管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包氏连锁餐饮集团经营不善是事实,包氏夫妇和包文博个人名下有存款和物业,这些资产不在冻结范围内,完全可以保障苏振鑫和小宝宝衣食无忧的生活。
      
      余晖和未来专职照顾小宝宝的保姆详细地交代清楚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的注意事项,苏振鑫的家人都在美国,根据心理医生的建议,他和小宝宝也即将飞往美国和家人汇合。
      有家人的陪伴,对治疗苏振鑫的产后抑郁症有帮助。
      
      余晖怕保姆记不全面,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拿纸一一罗列。
      包小小站在他旁边,看着□□在白纸上的笔尖,心道:余晖的字挺漂亮。
      
      打印纸的正反两面写满字迹,余晖太仔细,又叮嘱保姆小宝宝的特殊喜好。
      完事,站起身面冲包小小:“怎么样?包先生,我这服务您还满意吧?”
      “还行吧,可以给你个五分。”包小小轻笑,故意戏弄他。“噢,对了,满分是一百。”
      余晖不跟他计较,伸手摊掌:“结钱吧,您说的,现金双倍。”
      包小小言出必行:“多少?”
      “三千!”余晖狮子大开口,挑衅地瞅着包小小,他有意报当初被恶意开除的这笔仇。
      
      包小小怎会不明白他漫天要价背后的目的,掏出的钱夹里没有这么多现金,只得叫保姆从保险柜里的备用金里数出三千块,亲手交给余晖:“你数数。”
      “不用数,我相信您,千八百块在您这儿等于十块八块,不值当为了小钱骗我,失了身份。”余晖将不薄的这叠钱掖进挎包里侧的口袋。
      
      包小小瞟了眼挂钟,提出:“时间不早了,今天周六,你要去接女儿对吧,我送你。”
      “不用,不用。”余晖推辞。“这地我认识,出门左拐就是公交车站,10路直达。”
      “我送你。”包小小不许他再次拒绝,坚持道。
      
      路上,气氛沉默且尴尬,包小小没话找话:“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余玥儿。”坐在副驾驶的余晖回答。
      “余玥。”包小小重复,对于女儿来说是个朗朗上口的好名字。
      “儿。余、玥、儿。”余晖一字一顿地更正。“余玥儿,是三个字的名字。闺女名儿有个儿化音显得柔和,呵呵。”
      
      等灯,包小小侧目瞧着余晖提及女儿露出傻气又幸福的笑容,金桔色的夕阳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足以令人深陷其中。
      
      这次包小小的车停在幼儿园门口,陆陆续续地有家长或牵着或抱着孩子出来,余晖和保安室的大爷打了招呼进去接孩子,幼儿园的规定除了孩子家长其他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进去。
      二十多年前的幼儿园生活早已印象模糊,包小小探头张望着现代化幼儿园的布局和装修,片区的公立幼儿园鲜少有如此高级的小轿车出现,家长和小孩投来新奇的目光。
      
      不多时,余晖拉着余玥儿的手往外走,闫晓磊在余玥儿的旁边跟出来,和余晖说着话。
      余晖为包小小和闫晓磊彼此介绍:“啊,这位是我的客户包小小包先生,这位是玥儿的老师闫晓磊闫老师,那什么,你们认识一下。”
      闫晓磊和包小小点头致意,没握手,不知为何,两人气场不太合拍。
      
      余玥儿记得包小小,是上次来小花园找爸爸的叔叔,家教好的余玥儿不等余晖说话,礼貌地说:“忽忽,内好。”
      包小小听不明白余玥儿含糊不清的话,费解地看向余晖。
      “噢,我女儿吧,我女儿,耳朵不太好,听力不行,这不...”余晖撩开余玥儿遮住耳朵的头发。“戴着助听器呢,别人说话她能听懂,看嘴唇也能明白,就是说话,说不利索。”
      
      包小小内心深处不喜爱小孩,原因就是小孩子实在是太聒噪,独来独往多年的他性子太独,喜好安静。
      不过,余玥儿却不同,安静文气的小姑娘,不哭不闹不娇气不认生,长得漂亮性格温和,才见过两次,包小小说不出多喜欢,反正不嫌弃。
      
      包小小蹲在余玥儿面前,少见地温柔语气:“玥儿,你叫余玥儿是不是?玥儿,叔叔抱抱行吗?”
      余玥儿仰头征求余晖的同意,余晖默许,对着包小小点点头。她对包小小呢,同样是才见过两面,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反正不讨厌,愿意跟他亲近。
      
      “那个,闫老师,今儿有点事儿,我就没骑车,不能跟你一块儿走了。”余晖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们就先走了。”
      “没事儿,正好我今儿得晚点,班主任有个会。”闫晓磊善解人意地笑。“既然来了客人,你就赶紧回去吧。”
      “好。玥儿,跟闫老师再见。”余晖抓着余玥儿的胳膊冲着闫晓磊挥手。
      
      包小小和余玥儿挺投缘,几分钟的功夫,两人就已熟稔,他指着停在路边的轿车说:“玥儿,这是什么?大滴滴!是不是上次坐过的大滴滴?跟叔叔坐大滴滴。”
      余玥儿嘴里发出滴滴的拟声词,高兴地手舞足蹈。
      余晖拎着余玥儿的小书包和行李袋跟在他们俩身后,见他们相处和洽,也眉飞眼笑。
      
      没直接回家,先奔菜市场,每个周六是余晖大采购的固定日期。
      余晖赶不上超市上午促销的新鲜肉蛋果蔬,但傍晚的菜市场有时也有不少意外的惊喜。
      
      不夸张地说,包小小有生以来真的是第一次逛菜市场。
      幼年在有钱人家当少爷,求学阶段都在学校的食堂解决饭食,毕业成年忙于创业,哪儿有闲情逸致钻研厨艺,哪儿有功夫下厨,所以根本没有逛菜市场的机会。
      
      周末此时段的菜市场人不多,琳琅满目的菜市场在包小小眼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余晖抱着余玥儿走在前面,紧跟其后的包小小对每个摊位都表现出极大的好奇。
      
      余晖显然是这个封闭型菜市场的常客,熟门熟路地直冲到经常光顾的摊位,挑挑拣拣,随口问:“老洪,西红柿多钱?芹菜今儿新鲜吗?哎,小根的黄瓜有吗?新土豆多钱?”
      “这好的西红柿二块六,这小个儿的一块八,芹菜今儿可嫩,一掐都出水儿。黄瓜小的太细,李老太太包圆回家腌咸菜去了。新土豆两块,老的一块六。”老板是个东北大汉,菜摊规模不小,手里拿着个长棍的木勺,方便顾客递送蔬菜和钱。
      余晖择了五个不太好的西红柿,又挑了两个圆润饱满的西红柿,选了颗挺粗挺长的芹菜,顶花带刺的黄瓜装了四根:“新土豆有小点个儿的吗?这香莛多钱?”
      “有,等我给你拿。”老板弯腰搬出半箱新土豆供余晖挑选。“香莛九块。”
      余晖拣了七八个小孩儿拳头大小的新土豆,连着五六个普通土豆交给老板,拍了拍手:“不辣的青椒来仨,香莛来半斤,别太多呀,就半斤。太多吃不完,这玩意儿剩下没法存。”
      
      “好嘞。”老板逐样过称,按着手边的计算器算账。“香莛五块钱的行吗?差不了多少。”
      “哎,不是五块钱一斤吗?”余晖不解道。
      “我是说九块!老余你这什么耳朵!”老板弯曲食指大声道。
      “嗨!我给听成五块了,九块就不要了,这么贵,比吃肉还贵。那个,换蒜薹吧,蒜薹还六块吗?还六块的话来半斤蒜薹。”仗着是熟客,余晖退货也不打紧。
      “你以为呢,这细菜俺们也不乐意进。香莛今儿个上来就八块五,每斤就赚你五毛,刨了损耗和人吃马喂,一两毛的利,还搁不住。”老板边抱怨不易边称重算钱。“蒜薹是三块二,就算三块,土豆新老加一块是十三,西红柿好的跟不好的是七块五,黄瓜是两块八,芹菜是四块二,一共是三十块五,算你三十。哎,送你几个荸荠,菲律宾进口来的,夏天少见,给闺女儿生吃,杠杠的甜。”
      
      余玥儿特别招人喜欢,认识她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对她挺照顾,好玩的好吃的都想着她。
      余晖掏钱放在木勺里:“玥儿,谢谢叔叔。”
      “谢谢,忽忽。”市场嘈杂,余玥儿发不出大声,习惯性地伴着鞠躬。
      “哎呦,真乖,你哪个礼拜来我都觉得又长大不少。”老板收回木勺,感叹。
      “可不,小孩儿长得贼拉快。”余晖模仿东北话。
      插不上话的包小小主动拎起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塑料袋,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余晖和卖菜老板的对话,买菜挺有意思。
      
      “哎,别这么拎,勒着手。”余晖从挎包里外层的口袋里拿出环保布袋,指挥包小小。“把那不怕压的放下面,土豆,对,然后是黄瓜,蒜薹,对折别使劲,对,西红柿放最上边,芹菜,芹菜竖着插旁边,好,重不重?要不我拎着。”
      “不重。”包小小照着余晖的指导放好菜,掂了掂重量,不沉也不轻。
      
      接下来是买肉,照样是熟悉的肉摊。余晖下颌扬向瘦肉:“炒菜肉,来二斤,里脊肉,来半斤。”
      卖肉的老板切了块瘦肉和里脊肉,分别上称:“二十块的瘦肉,八块的里脊,行吗?”
      “行。”余晖抻出张五十大票递过去。
      “老余,排骨今儿促销,大排才十三,不买点?”老板接了钱,推荐。
      “不了,家里排骨汤还有剩,夏天少喝点,上火。”余晖摇头,拿着肉回身扔进环保袋。
      
      经过海鲜摊位,余晖见基围虾挺新鲜,和余玥儿商量:“玥儿,煮点虾吃吧,行吗?想吃吗?该到了吃虾的季节,这虾看着还挺鲜。”
      “次。”余玥儿看着活蹦乱跳的大虾笑眯眯。
      “老板,来两斤基围虾。”余晖招呼海鲜摊老板。
      防水服胶皮靴的老板手里抄着不锈钢的漏勺:“哪个?大个儿的?”
      “不是,不是,就那中间那框的,中等个儿就行。”余晖怕老板直接舀个头最大的基围虾,赶紧指着中等个头说。
      “这玩意儿不禁煮,煮熟缩水,剩不下什么。”老板舀了半勺基围虾,称重按键。“五十块钱的,够不够?三十一斤,凑两斤?”
      “不用,不用,足够,足够,家里人少。”余晖忙忙地掏钱。“这玩意儿吃个新鲜,冷冻的味儿不对。”
      基围虾腥气,余晖单手提着。
      
      买完了菜肉虾,菜市场出口有间卖水果的小门脸,余玥儿的手指点着杨梅问:“这蛇么?”
      “杨梅。”余晖答她。“怎么了?玥儿。想吃杨梅是吗?”
      桂圆大小的深红杨梅个个晶莹剔透,的确吸引人,余玥儿诚实地点头。
      
      “老板,杨梅多钱?”现在的杨梅未到大批成熟的时节,价格小贵,既然余玥儿想吃,即便余晖介意价格也得买几个给女儿尝尝鲜。
      “框里的三十五,盒里的六十,这个最好最甜,进口的一百二。”老板介绍分成三六九等的杨梅。
      “就三十五的吧,来十个。”余晖觉得口感略有差别没影响。
      “这个可不太甜,买的少不如来这六十的。”老板诚心推荐,逛菜市场的人都是工薪阶层,贵价的水果买的少卖得慢不稀奇,没有瞧不起余晖的意思。
      “嗨,什么进口不进口,什么甜不甜,进了嘴里都差不离儿。”余晖笑语。
      
      “老板,就那个进口的,纸盒的,就那盒吧。”包小小插嘴,对上余晖的目光。“就当给孩子的见面礼吧,我也没带礼物。”
      既然是包小小对孩子的好意,余晖不好回绝。
      “唷,我给你拿盒新的吧。”老板见包小小挺豪气,殷勤地拿了盒新的杨梅放在电子称上。“这盒是两斤,二百四。”
      
      付了钱,包小小把盛有杨梅的纸盒放在余玥儿的手中,杨梅分量重,两斤也没几个,盒不大,余玥儿满足地双手抱在怀里。
      
      车停在楼下,分别在即,余晖客气:“包先生,多谢您,送我接玥儿,又给我们父女俩送到家,要不,要不,上楼坐会儿?”
      包小小就坡下驴:“好呀。”
      余晖估计没想到包小小这样的反应,当即愣住,他主动发出邀请,人家接受,合情合理,他也只得说:“啊,那就顺便在我这儿吃晚饭吧。”
      “好呀。”包小小心想,我送你接孩子,陪你买菜,帮你拎东西,又载你们父女回家,不就等着这句话吗。
      
      包小小把车停在不碍事的空地,余晖和余玥儿守着放在地上的环保袋等他,三人聚齐,前后走进楼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支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