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佬年少时

作者:小晨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9

      南絮穿过走廊,看到四年级一班的正门虚掩着,和别班的喧闹比起来,安静的很。
      她抿嘴微微笑,可不是安静嘛,大家都在操场上疯玩呢。
      无论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又或者高中生……只要身份还是学生,都会觉得体育课是最让人放松的课程了。
      
      阳光透过云层照射着大地,光芒万丈。
      微风吃过,带着些微的暖。
      
      冬日里有了阳光,总会少去几分的寒冷。
      
      南絮推门进去班级,抬脚往自己的座位走。
      搪瓷保温杯果然在课桌上摆着,她一眼就看到了。
      
      “呜……”
      隐约的动静传来。
      
      什么声音?
      南絮忽地一愣,她小心翼翼的往前又走了几步,瞄到角落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是蜷缩的姿势。因为有桌椅挡着,一时间看的有些模糊,不知道躺着的人是谁。
      
      “呼呼……呃……呃……”
      痛苦的喘气声。
      
      难道是有人生病了?
      南絮想到这里,一下子加快了脚步,到了跟前才发现是路又青。
      她半蹲下身去看他,边问边试图拉他起来:“你怎么了?”
      
      少年虽然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到底身量大,骨架子都比寻常人重,他现在又完全使不上力气。
      南絮就十分艰难,她努力地想拉他起来,到了最后却只能让他先靠着墙壁坐下。
      
      少年的额头上都是汗水,眼睛紧闭着,薄唇都咬的出了血。
      看着便十分难受。
      
      “路又青,你哪里不舒服?”
      南絮已经断定少年应该是病了,她从口袋里拿出叠成方块的纸巾给他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里带了焦急:“咱们赶紧去卫生所吧?”
      
      村里的卫生所就在学校的旁边,是一家私人开的小诊所。医生也是村里人,大名南石头。医术是祖上传下来的,能把脉能打针,抓药抓的也重,不过效果也算是可以。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过去看一看。
      南絮前世有一次拉肚子拉的厉害,就是奶奶让南石头给抓了药,两包药吃下去就止住了拉肚子。虽然肠胃还是难受,但不拉肚子了,人就有了些力气。
      
      纸巾很快被汗水浸透了。
      少年还是毫无反应,左手紧紧地按住胃,连续不断地绞痛感,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路又青,路又青……你还好吗?”
      南絮扔了纸巾,改用袖子给他擦额头上的汗水,和他商量:“你自己先待一会儿好不好?我马上去找王老师过来,你这样子不行的,得赶紧送去卫生所。”
      路又青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不是失去了意识。
      
      南絮越想越害怕,不能再等下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起身就要往外走,却被路又青拉住了胳膊。
      
      “别走……”
      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我没事……只是胃疼……老毛病了,忍忍就能……过去。”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可能是在病中脆弱,平时的的清冷疏离散了大半,眸子里透露出不舍。
      
      胃疼确实是老毛病了,时不时的就会犯,这和他啃干馒头吃,常年的饥饿有很大关系。更没有人问过犯病了要怎么样,他就一直忍着。
      他难堪的时候,好像就只有南絮在。她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帮他。
      这种感觉好温暖啊。
      
      路又青不想南絮离去,他想她呆在身边。
      哪怕只是捱过这一阵子的胃疼呢。
      
      “胃疼?”
      无论平时的少年多独立,一生病还是恢复了孩子的本性。
      南絮的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下来,“你别怕,这个病我熟悉。”她本人就是一个常年的肠胃病患者,这类的生活经验还是很足的。而路又青的胃疼,不知道是不是和早晨的事情有关,一般有胃疼的人,都是饮食上不规律造成的。就算是吃药也要提前吃些东西的,比如先喝一些温热的牛奶和茶水……
      
      路又青看了女孩一会儿,又闭上了眼。
      她在说什么啊。
      
      “你要喝一些热乎乎的茶水或者粥。”
      南絮轻轻掰开路又青的手,安慰他:“胃一暖和就不会有那么疼了。”
      她刚好有熬好的小米粥。
      
      路又青的神智由于疼痛已经不太清醒了,他大约察觉到女孩不会走,便放了手。
      
      南絮去拿搪瓷保温杯,一打开盖子,看到里面的小米粥还热气腾腾的,心里便有了底。
      她走去了路又青的身边,软软地开口:“路又青,你先喝一点小米粥。”
      
      路又青费力地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珠看向她。
      ……哪来的小米粥。
      
      南絮的杏眼儿弯了弯,把手里的搪瓷保温杯往前递,“诺,喝吧。”
      
      清香味小米粥扑鼻。
      路又青的鼻子一抽。
      他见过这个搪瓷保温杯,女孩一直抱着的,原来里面装的是小米粥。
      怎么会让他喝呢?
      姥姥偶尔心情好,会让他吃馒头就着喝一碗寡稀饭,心情不好了,连发霉的馒头都不让他吃。这样精心熬制的小米粥,他真的见都没有见到过。
      
      “怎么了?”
      南絮看他不喝,压低了声音哄他:“你喝过小米粥就不会胃疼了,真的!”她怕他不信,又举例子:“我一胃疼就喝小米粥,喝完就不疼了。”
      
      女孩又大又圆的杏眼儿水盈盈的,认真地盯着他看时,眼睛里就只有他。
      路又青不知道是什么心理,突然想伸手摸一摸。
      
      南絮却以为他是要自己端着搪瓷保温杯,她往一旁躲了一下,和他说:“搪瓷的杯子挺沉,你还病着呢,弄洒了就不好了。”
      
      他连百十斤的麦袋子都扛的起来,怎会拿不动一个搪瓷保温杯?就算是病了,他也依旧能拿动。
      路又青抿了抿薄唇。
      
      南絮还在哄他,“赶紧喝吧,喝完了你就不会难受了。”
      她的声音软糯,语调又轻轻的,哄人的时候就有点像撒娇。
      
      忍过了最剧烈的疼痛,路又青喘了一口气。
      路又青能看出女孩的执意,也不在拒绝,就着南絮喂他的姿势喝了。
      热乎乎的小米粥喝进肚子里,舒服的让人通体畅快。
      喝到到最后才发现还有一个荷包蛋。
      
      南絮也看到了,她低头浅笑:“大概是我奶奶做的,她很疼我。总觉得我身体不好,需要吃一点好东西。”
      对于经历过‘三.年.□□’老人家来说,鸡蛋是补身体最有营养的了。
      
      路又青知道住在对面邻居的老人家,很是慈祥和蔼,和谁说话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老人留给南絮的荷包蛋……他不应该吃的。但是小米粥也是老人为南絮熬的,他也喝了。
      
      南絮倒没有介意别的,又劝他:“把荷包蛋也吃了吧,你也需要补补身体。”
      
      俩人离得近,南絮更能看清楚路又青。
      他何止是瘦?简直是皮包骨头。
      
      路又青顿了顿,顺从地低头吃了。
      他说不出来荷包蛋是个什么滋味,只知道入口光滑,味道还带着微甜。
      
      荷包蛋怎么是甜的呢?路又青也想不明白。
      
      南絮看他喝完了,收起搪瓷保温杯。
      她拉了个板凳坐在他身边,问他:“你感觉有没有好一点?”胃疼还是要去卫生所看一看的。喝些小米粥可能会缓解痛感,但不能治病的。
      
      “好多了。”
      疼痛真的减轻了一些,路又青闭着眼休息。
      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自愈能力很强,一般的感冒发烧都是睡一觉就好起来了。突然的胃疼发作,可能是早晨吃了昨夜凉飕的剩饭剩菜导致,而那碗稀饭因为摔碎了碗并没有喝上。
      
      大家都觉得是他不小心,可谁又想到是姥姥给他舀稀饭时,勺子一歪,滚烫的稀饭洒在了他手上……
      他摔碎碗是本能的动作。
      
      南絮瞧着路又青,他唇色虽然也苍白,但呼吸却平稳了下来,心里也跟着轻松了。
      她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卫生所?”
      
      “不必要。”
      路又青睁开眼看着她,“我再歇一会儿就好了。”
      去卫生所看胃病是要花钱的,他的一条命而已,还没有那么尊贵。
      
      南絮“哦”了一声,还要再说些什么,上课铃声响起了。
      她站起来准备走,却不放心:“路又青,我要去上体育课了?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路又青点头,嘴角扯出一点笑意,很快又隐去了。
      他能看出来,她的担心是真心实意的。
      
      “去吧。帮我给老师请个假,理由随便说。”
      
      南絮:“……”
      好吧,大佬任性!
      
      路又青目睹着女孩的身影不见了,临走了还贴心地给关上了门。
      许是怕人打扰到他?
      他此时眸光灼灼,明亮到诡异。
      南絮若是只能看到他一个人,只能帮助他一个人那该有多好呢?
      人都是具有贪恋的,就像寒冬腊月遇到的一把火,暑热难当的一碗凉白开,这都是可以救命的存在啊。
      
      南絮也没有给路又青请假,因为她去了操场才发现王敏老师被校长叫去开会了,剩余的两节课都是由体育委员带着一班同学做游戏的。大家玩的开心,没有谁注意到路又青去了哪里。
      
      中午的放学铃声响起,四年级的学生一窝蜂从操场冲进班里。
      南絮看到了路又青,他在座位上坐着,看到她,还笑了一下。
      
      不常笑的人,一笑起来就特别感染人。
      南絮看着少年,杏眼儿溢出了笑。
      她几步走了过去,问他:“你还胃疼吗?”
      
      路又青摇摇头,却答的温和:“不疼了。”
      
      任春艳就站在南絮的身边,听到她和路又青的对话很是疑惑,也随口问路又青:“什么胃疼?”
      
      路又青低下头收拾课桌上的书本,没接任春艳的话。
      
      任春艳小嘴一撇,又去问南絮。
      
      南絮看路又青不肯解释,觉得他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胃疼的事情。
      她去拉任春艳的手,笑着转移了话题,“你戴的蝴蝶发夹真好看,班里的许多女同学都在羡慕的。”
      
      任春艳戴的蝴蝶发夹是九十年代最流行的,几乎是女孩子最好看的头饰了。翅膀是用漂亮的琉璃珠子穿就而成,夹子之间又用弹簧连接,翅膀还会随着人的动作忽闪忽闪的动。
      
      “是吧?”任春艳到底是年纪小,一听说别人都在羡慕她,立刻骄傲地仰起脑袋,十分炫耀:“是家里的小姑姑给我买的,很美吧?”
      
      南絮很捧场,“当然美了。”
      她前世也有过一对蝴蝶发夹,是奶奶给买的,好像是十三岁过生日那年吧。
      
      任春艳眯着眼睛笑起来,“我也觉得很美。”
      
      回家的路上。
      路又青难得和南絮走在一块,阳光兜头照下来,俩人的影子一长一短。
      
      南桂恰好是走在路又青的身后,南絮一回头,她背着书包小跑着溜了。
      她现在有一些惧南絮,更惧被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当成坏人。
      
      南絮其实并没有看到南桂,回头是去瞧路又青的脸色。
      少年一直闷声不响地跟在身后,脸色还是不好看,她有点担心。
      “你以后要多注意些,不要吃生冷的食物。要多喝热水。胃病可不是小事,疼起来难受的要命。”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他,却也不敢多说,路又青到底过的有多苦,她亲眼看见过。
      
      路又青低低地应“好”,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到。
      
      南絮更加意外他的配合,随后又想明白了。
      少年喝了她的小米粥,又吃了她的荷包蛋,想必觉得她是自己人了?
      
      “我来帮你清洗吧?”
      路又青看了一眼南絮怀里抱着的搪瓷保温杯。
      
      “不用。”南絮笑着拒绝了,“我回去了再洗。”
      
      路又青薄唇紧抿,没有吭声。
      天气那么冷,她看着就娇气的很,不怕水冻手吗?
      
      俩人一前一后走进巷子,各自回了家。
      
      孙好听着脚步声迎的孙女,先接过搪瓷保温杯看了看,脸上带了笑,“妮妮真乖,没有辜负奶奶的用心。”
      
      南絮小脸一红,声音越发软糯了,有些心虚:“谢谢奶奶。”
      没有辜负奶奶用心的不是她,是路又青。
      
      “好孩子。”
      孙好喜孜孜地拿着搪瓷保温杯去井边清洗。
      孙女的身体不好,但是很听话,她做什么吃食她都会乖乖地吃了。
      
      南絮把书包放到自己的房间,过去孙好的身边帮她打水,新打的井水很温,一点也不冰。
      
      罗婆子骂人的声音又响起,让路又青趁着中午放学的功夫去地里放羊。
      
      南絮秀气的眉头皱着,“奶奶,罗婆子对路又青总是非打即骂的,也不给他吃饱饭,都瘦到皮包骨头了……”
      
      “妮妮,不许再说了。”孙好打断孙女的话,又叹气:“那孩子也确实可怜。但是别人家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也不能管。”
      管了就是自寻麻烦。
      罗婆子可不是好惹的,死皮赖脸,胡搅蛮缠,像一块狗皮膏药一般,粘着谁就揭不下来了。
      
      南絮沮丧地沉默下来。
      她就算重生了,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有的事情好像是从一开始就定好的。不容改变和挑战。
      
      孙好清洗干净搪瓷保温杯,去了厨房准备做午饭。
      
      任娟手里拿着教科书,和儿子南正豪一起从外面走进院子。
      
      南正豪抱着任娟的手臂撒娇:“妈妈,我今天中午想吃蒸面条,吃那种带五花肉的蒸面条。”
      
      任娟亲昵地揉揉儿子的头,“吃蒸面条可以,但家里可没有五花肉。等改天吧,我让你爸爸去集上专门买些五花肉。”
      
      “我不!”
      小霸王南正豪瞬间不乐意了,给自己找理由:“我今天和别人说话都咬到舌头了,咬到舌头就是该吃肉了,不吃不行。”
      
      “咬到舌头了?”
      任娟吓了一跳,伸手去掰儿子的嘴巴,“在哪里?赶紧让妈妈看一看。”
      
      南正豪却往一边躲,含糊其辞地:“没事没事,已经不疼了。”
      任娟担心儿子,硬是掰开了嘴巴去看舌头,结果啥伤口也没看到。
      她佯怒瞪了一眼儿子,“你怎么这么馋?也不知道像谁了。”
      
      “好妈妈,好妈妈。”南正豪继续撒娇:“我真的好想吃五花肉,您最疼我了。”
      
      任娟被磨的没法子,只得答应下来,进屋里拿了十元钱出来,递给南絮:“去村东头南衬家看一看,有现成的猪肉就割回来一斤。”她停顿了一下,又交待:“尽量要五花肉。”
      这一年的国家经济发展还没有后来迅速,钱和后来相比还很值钱。五块钱或者六块钱就能买到一斤猪肉。
      
      南衬家养猪,他也是个屠户,隔三差五的就会杀一头猪来买。
      村里人还有邻村人都会去他家买猪肉。
      
      南絮答应下来,揣了钱往外走。
      
      南正豪一边甜甜地夸赞“妈妈真好”,一边催促南絮快一点。
      
      南双柱老汉正在帮老伴烧火,听到院子里小孙子的话,笑起来,“男娃和女娃就是不一样,男娃喜欢吃肉。看咱们小豪就是个例子,长的也肥嘟嘟的。倒是妮妮有些挑食,油腻的东西也吃不了多少。”
      
      “妮妮是肠胃不好。”孙好到底是心疼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看她瘦的,身上没有二两肉。和她同龄的小姑娘,哪个都比她壮实。就咱们妮妮,弱气的很,大风刮一刮就病倒了。”
      
      南双柱应“是”,想了想,又说了句:“我记得镇医院有一个老中医,给人把脉看病很有一手,啥时候咱也领着妮妮过去一趟,让他给把个脉。中药这玩意,调养身体还是很在行的。”
      
      “是个好主意。”
      孙好放下手里的擀面杖,“等妮妮放寒假了,我就领着她去镇上。”
      肠胃病挺折磨人的,每次犯病了,吃不下饭不说,肚子还疼的厉害,连带着觉都睡不好。小小的孩子,多招人心疼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修身养性”,灌溉5瓶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