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佬年少时

作者:小晨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怎么样?”任春艳小同学满脸的期待,盯着南絮问:“好吃不?”
      
      南絮重重地点头,十分捧场:“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牛轧糖了。”
      她是掏心窝子说的,前世吃过了很多种类的牛轧糖,最念念不忘的就是手里的这款。当然,一起念念不忘的,还有她的童年回忆。
      
      任春艳笑的合不拢嘴,在她的眼里,她的奶糖得了夸奖,那就相当于她得了夸奖。
      她得意极了,把书包取下来放到桌斗里,坐在座位上和南絮说话:“家里的小姑姑最疼我了,每年出去打工回来都会给我买好东西,吃的用的都有,都是又稀奇又好看的。”
      
      “你家的小姑姑真好。”
      南絮随口又问:“她每年都会出去打工吗?”
      这年头出去打工的人很多,基本上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在外辛劳了一年,不管有没有挣到钱,总要回家过个年,和家人一起聚一聚。
      
      “是啊。”任春艳回答道:“小姑姑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今年去的是广东。她说广东可好了,高楼大厦,什么纺织厂、毛巾厂、玩具厂……应有尽有。只要肯吃苦努力,就能挣到钱。”
      
      只要肯吃苦努力,肯定能挣到钱。这话是不错的。
      南絮的一双杏眼儿带着笑意,手里还拿着花生牛轧糖在吃,格外的娇憨可人。
      
      俩个小姑娘肩膀挨着肩膀,亲密无间。
      午后的太阳照进来,美好的像一幅油画。
      
      路又青拿出桌斗里的苹果,低头咬了一口。
      他看了一眼前桌的南絮,她的人缘好像特别好,班里的同学都爱和她说话。她那个同桌,更是时时地黏着她,俩人常常是手拉手地一起进来教室。
      
      外边的天空很蓝,几片薄云,像被太阳晒化了似的,随风飘荡。
      
      南絮说到做到,她说了给路又青带水果,就是每天都带。
      有时候是苹果,有时候是橘子。
      
      十一月底的时候,下了一九九九年的第一场雪。
      大雪纷飞,漫天飞舞,是美丽到极点的景致。
      天气也愈发的冷,凛冽的北风呼呼刮着,吹在人的脸上像刀子剌一样。
      
      南絮十几年没有被这样冻过了,先别说身体能不能受得了,心理就本能的接受不了。
      一九九九年的空调,小太阳,电热毯在城里都流行起来了,但是在农村,几乎还没有人家用。稀奇是一,大家更加觉得费电,电费多贵呀,一度好几毛呢。
      这时候最常用的烤火工具——煤火炉子,就是在炉子里燃烧蜂窝煤,还可以用来烧热水。但鸡肋的是,煤火炉子只能放在堂屋,平时来来去去的烤个手还可以。搁在卧室就不行了,容易出事故。
      
      大雪断断续续的持续到腊月初十,到了十一那天,终于放了晴。太阳像个大火球一般,缓缓地升在半空。
      腊月十三,南庄小学举行期中考试。
      
      这两天一直有太阳,雪便化的差不多了。
      但天气也更加冷了。
      
      下雪的冷从来抵不上化雪的冷,冷在骨头缝里似的。
      南絮一清早起来,就找了棉花袄和棉花裤套上,这都是奶奶亲手缝的,里子用的穿旧的秋衣秋裤改制,很柔软舒适的料子。她这两天都是如此穿的,还在棉花袄外面套上厚褂子。整个人裹的像个小企鹅。
      
      吃早饭的时候,任娟看了女儿好几眼,问道:“妮妮,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南絮正端着碗喝米汤,闻言就一愣,“没有。妈妈,我好好的。”
      
      “妈妈去年在商店给你买的棉袄怎么不穿呢?那个也挺保暖的,还轻便。”任娟倒没有想别的,就是单纯觉得女儿穿的也太厚了,感觉小胳膊都僵硬到不能打弯了。
      
      南絮伸筷子去夹炒鸡蛋,回答的很快:“没有棉花袄暖和。”
      
      女孩子到了十二岁已经开始爱美了,女儿好像还是懵懵懂懂的。
      任娟摇摇头,又和儿子、女儿说起期中考试的事情,“四年级也过一半了,到了看成绩的时间,你们俩谁考的成绩好,妈妈就给谁奖励。要是谁再得了奖状,妈妈就额外给谁二元钱的零花钱。”
      
      二元钱在小学生眼里,是一笔巨额了。
      南絮还没有吭声。
      南正豪的眼睛就亮了,但是很快又不亮了,依他的成绩是不可能拿到奖状的。
      
      南华见俩个孩子都不说话,咳嗽了一声,拿筷子敲了敲菜盘,说道:“赶紧吃饭,待会儿饭凉了。”
      
      任娟看了一眼丈夫,低下头夹了一块炒鸡蛋喂南正豪,“好儿子,为妈妈争气啊。”儿子虽然调皮,但是脑袋瓜够用,数学成绩一直都比女儿好。
      
      “当然。”南正豪笑嘻嘻地:“妈妈放心,我数学定考个优秀给你看。”
      说完,他得意得去瞄南絮。
      南絮的数学成绩比着他可差远了。
      
      南絮喝了最后一口米汤,端着空碗去了厨房。
      她扒出灶底烧的红薯,果然已经熟了,散发着好闻的香甜气息。
      
      “爸爸妈妈,我去上学了。”南絮背好书包,朝堂屋喊了一声,用废书纸包着红薯就出了门。
      
      路又青在巷子里等着她。
      少年的头发长了,额发遮住了眼睛,愈发显得阴沉。
      
      “小青。”南絮看到他,水盈盈的杏眼儿含了笑,“外面天这么冷,你不用等我了。”
      「小青」是她唤路又青的称呼,喊全名觉得太正式,喊又青太亲近,「小青」就随意多了。
      
      “没事,我不冷。”
      
      路又青第一次听南絮唤他「小青」时,有些意外,这是一个类似于小名的名字。后来就习惯了,甚至有些暗暗的高兴。
      她唤他「小青」,是想表达亲近的意思吧。
      
      怎么会不冷呢?手面都冻的红肿不堪。
      南絮不相信。
      她看到少年身上破旧的仅剩下两张布的棉袄,松垮垮地披在身上。还穿着秋天的单裤,脚上是两只大小不一的靴子,即使都是黑色,也能一眼看出,那根本就不是一双鞋。
      
      冬天这样冷,属于少年的光明大道在哪里呢?
      再晚一些,路又青恐怕就要撑不过去了。
      
      “怎么了?”
      路又青看南絮呆呆的,便伸手接过她的书包。
      
      “嗯?”南絮看着路又青手里属于自己的书包,反应过来,随后摆了摆小手,说道:“没事。”
      从她开始给路又青带水果的哪天起,俩人的关系就越来越好了,路又青就像被慢慢养熟的一头小狼,对她满心的顺服。
      上学前在巷子里等着她,俩人去上学。放学了又和她一起回来巷子。她的书包都是他在背着。但凡班级里轮到她做值日了,也都是他帮忙给做了。
      
      “今天要期中考试了,你紧张不?”
      南絮忍着烫,把手里的红薯掰了一口自己吃了,剩余的直接递给路又青,“我选的是白芯,皮都烤焦了,一定好吃。趁热,你赶紧尝一尝,看看怎么样?”
      她选的红薯有两个白馒头加起来那么大,就是为了让路又青能吃饱。
      
      “不紧张。”
      路又青接过来,简单地擦掉表皮的灰,低头便咬着吃。
      他没有客气,也没有道谢,是因为他知道这个红薯就是南絮专门给他带的。
      她每日都给他带吃的,除了苹果、橘子、烤红薯,还有新蒸的大包子、白馒头、水煮蛋,又或者是一搪瓷保温杯的小米粥。
      
      南絮看他连红薯皮都不揭,吃的却津津有味,仿佛山珍海味一样。
      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真好养活。”
      
      “嗯?”
      路又青没有听清楚南絮的话,抬眼去看她。
      一双眼睛如琉璃珠子般,又黑又亮,盛满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依赖。
      
      “没有。”南絮不好意思的抿嘴笑,“我是夸你的心态好,连期中考试都不紧张。”
      
      路又青也不嫌烫嘴,没几下就吃掉了红薯。
      他把废书纸折了一下,放到随身的口袋里,问南絮:“你在紧张?”
      
      “我不。”
      南絮再不济,也是读过大学的成年人。
      她不仅不紧张,还势必要拿个奖状回来。
      妈妈说她和南正豪谁拿能奖状就给谁二元钱,她想要这二元钱。
      
      “重生”对于现在的南絮来说,她还弄不清楚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但她还是想认真的活一遍。
      
      一上午是四节课。
      学校定的是前两节课考语文,后两节课考数学,各班的监考由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共同执行。
      
      四年级的语文卷子是张梅老师发的,贾瑞玲老师在黑板上书写考试规则。
      
      南絮接到卷子先大致看了一遍,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后,开始做题。
      小学四年级的题目对她来说,丝毫没有难度可言。九十分钟的考试时间,她用了二十分钟就做完了试卷。
      
      路又青就坐在南絮的后桌,他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她对着窗外发呆。
      神情带着茫然,眼神更是陌生。
      他没有来由地皱了皱眉。
      
      考试时间进行到七十分钟的时候,张梅老师说话了,“做完试卷的同学可以提前交卷了,出去上个厕所,去校园里活动下手脚。切记,不能打扰到在教室里考试的同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第一天上榜单,开心心。
    本章节24小时之内的评论都有红包哦,快快评论吧,么么哒。
    ~~~~~~~~~~~~~~~~~~
    基友的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今霄《叛逆期》
    文案一:念娇十八岁有过一次叛逆期,那时她和全校最刺头的富二代恋爱,还相约在同一所大学见面。
    可人家压根没有当真,连高考都没有参加就飞去了国外。
    留下她一个人面对控制欲爆表的母亲。
    到了念娇二十八岁,她已循规蹈矩地生活了多年。
    再次重逢当年的初恋,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为了同一个男人再次斩断自己的所有退路。
    文案二:凌郁总算是知道,对付徐念娇这种撒谎精,你顺着她说好话是没有用的,她总能用比你更甜百倍的甜言蜜语来迷惑你。
    只有用点手段去逼她,她才会承认她爱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