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手艺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不养宠物

      夜色茫茫,隐藏在夜色下的魏之禾站在路光投射的阴影下打量着阻挡他前进的铁门。
      
      铁门并没有锁死。
      
      体育馆分五层,一楼是乒乓球、羽毛球馆,并没有贵重的器材,大门的只是用个铁链挂着,轻轻一推还能挤进一个人。
      
      魏之禾尝试钻进去,他身形清瘦,轻松进入。
      
      往楼梯的方向还需要走过一条走廊,走廊的监控摄像并没有在工作。
      
      学校使用的是定点监控摄像头,而非警察使用的天眼监控体系,魏之禾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拍进去。
      
      此时,在监控室里值班的保安正和警察一起检查今晚的监控,寻找嫌弃犯。
      
      所有监控摄像中并没有发现闯入体育馆的人影。
      
      魏之禾继续优哉游哉的在体育馆追随着空气中的气味前进,闻到的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穿过走廊,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往上走。
      
      直到第四层。
      
      体育馆的四楼与运动完全不相干,这里有几间舞蹈教室。
      
      平时会有老师带学生到这儿上形体课,倒不会显得冷清,但晚上学生都走完后,又未作为自习室开放的教室就多了几分萧瑟冷清的味道,还带着几分恐怖气息。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声音从走廊的末端传来。
      
      魏之禾背部贴着墙,脚步轻盈往前走。
      
      教室左右分开有不少间,但基本上都已锁上。
      
      四楼妖物气息最浓厚,魏之禾也不用一间间教室试过去,他闻声前行。
      
      越是往前走,咔嚓声越发清晰。
      
      这是一只未化形的妖物。
      
      最后一教室用于放杂物,学校常年不开放,偶尔会有职工进来整理物品,不是学生可以使用的空间,现在却成为妖物的栖身之地之一。
      
      狡兔有三窟,没想这只妖物也有好几个落脚点,还明目张胆设在学校的教室内。
      
      魏之禾的脚步轻盈,几乎没有声音,那躲藏在仓库内的妖物闻到了淡淡的人类气味,它开始警惕起来,停下了进食的动作,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脚步声。
      
      它知道,现在必须逃离这个临时落脚点,有人发现它了!
      
      窗户是被锁死的,还堆满杂物箱子,它想逃出去,可是看看自己的短爪,刨不动的,只能从门口离开,只要跑到走廊的窗户它就能飞下去,以它的速度完全可以躲开人类的追击,计划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扔下捧在双爪间的一根彩虹色棒棒糖,妖物身形敏捷,快速朝门口跑去。
      
      顺利离开仓库。
      
      可是,正要跳上走廊尽头的窗台上逃跑离开,却没想到它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它短而尖的尾巴被突然出现的人类紧紧捏住了!
      
      是的,它被捏住了!
      
      紧接着,耳边传来人类的声音:“原来是只吃胖的仓鼠精。”
      
      被倒提着的吃胖的仓鼠精:“……吱!”
      
      仓鼠精先是一愣,然后不停的挣扎,还尝试爪牙并用,努力挣脱。
      
      它必须蹬开这个人类的钳制。
      
      但一切都只是徒劳。
      
      就在刚刚,魏之禾打开门进仓库,没想到仓鼠精自己就跑了出来,他眼明手快,伸手抓住了这只有胖仓鼠。
      
      有点分量的,估摸是在学校偷吃吃胖的,学生寝室的零食可不少。
      
      魏之禾压根儿就不怕它,施展气势压制着它的妖气:“你那些小伎俩对我无效,说吧,偷的东西都藏哪儿了。”
      
      仓鼠精继续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魏之禾继续将它倒提着,一只四五十斤的白色胖仓鼠拎在手中,十分轻松。
      
      魏之禾平平静静地威胁它:“别装傻,我知道你能说话,再不说我吃掉你。”他舔了舔唇。
      
      仓鼠精全身在颤抖,它能感觉到对方不是在说假话,气势太太太强了。
      
      一个属于十七八岁少年的声音说道:“我,我我说,您您别吃我!”
      
      魏之禾心想这就妖物这么胆子,还学别人偷东西?
      
      魏之禾非常满意它的反应。
      
      不过,还不等仓鼠带他去找遗失物,就从窗口中瞧见有一群人拿着手电筒往这边跑来,动静还不小。
      
      魏之禾看着满目仓皇的仓鼠精,说道:“看来他们通过别的方式找到你了。”
      
      “我,我跟您走,能不能别让他们发现我,他们肯定会把我关起来,会失去自由的!”
      
      魏之禾一手摸摸下巴:“我好像还没有吃过仓鼠精,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仓鼠精挤出两滴泪水:“别吃我,呜呜呜,我只是好奇那些小孩的新玩具,我也想要,呜呜呜……”
      
      魏之禾最烦听到哭声,一巴掌拍在仓鼠精的脑袋上,随即昏了过去,噗的一下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仓鼠精,魏之禾一点也不温柔的将它揣进兜里,在外面的人还没进来之前先行离开体育馆。
      
      “跟我哭诉,以为我会信吗?”魏之禾边说边离开运动馆四楼。
      
      忽然想起李英俊曾经提过关于运动馆五楼发生过的事件,可惜今天时间不够没能去探究一番。
      
      体育馆后面是大食堂,旁边是一间超市,比他们寝室楼下的小超市要大上很多,魏之禾从运动馆出来后,直接走进超市,买了几瓶饮料和几包零食。
      
      人群中的方道长正和警察一起冲向体育馆,他转头望向超市方向,不知是不是眼花,好像看到今天见到的一位学生。
      
      不管如何,现在还是办正经事要紧。
      
      拎着一大袋零食饮料的魏之禾回到寝室。
      
      李英俊一听到有吃的双眼发亮:“薯片,我的最爱!”
      
      孙维龄吐槽他一句:“我发现你就没有不爱的。”
      
      李英俊:“我不挑食呗。”
      
      魏之禾自己开了一瓶可乐,喝下去后冰冰凉的,很舒服。
      
      口袋里还有一只仓鼠精,魏之禾决定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问一问它的来历。
      
      刚坐下没多久,班级群里有了新消息。
      
      昨晚和今晚丢失的物品都找到了,警察登记后,明天中午丢失物品的同学可以前往学会会处认领。
      
      寝室内传来一阵阵欢呼声,终于可以安心洗澡睡觉了。
      
      魏之禾趁着舍友们兴奋跑到通往楼顶的楼梯间,将仓鼠精弄醒。
      
      仓鼠精第一看看到一张放大的人类大脸:“!”在仓鼠精眼里,人类都长一样。
      
      眼前这个人类给他的感觉,非常可怕。
      
      仓鼠精用爪子拍拍自己的胸口:“我,我还活着。”
      
      魏之禾将它放在地上,也不怕它跑:“对,但是如果你接下来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估计就会成为我今晚的食物。”
      
      在校园里混迹多年的仓鼠精深谙为人处事之道,学校也是个小社会,学生、老师之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明争暗斗,它可没少听八卦。
      
      鼠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仓鼠精趴在地上乖乖回答魏之禾的问题。
      
      魏之禾:“你在青元大学多久了?”
      
      仓鼠精委委屈屈地说:“我在学校有五年时间,五年前,一个男学生将我从一个鼠贩子那里买回来,送给他的女朋友。你知道,大学生的爱情保质期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很不幸,那对同学在一起没三个月就分手了,女同学把我还给当初买我的那个男同学。那个男同学之后对我爱理不理,沉迷网络游戏不可自拔,经常有上顿没下顿。一天,月圆之日,吸取多年日月精华的我终于有了智慧和能力,我逃出了笼子,从此以后,自行谋生。之后,我就一直躲躲藏藏生活在青元大学。我,我要知道男寝室有你,打死我也不会偷的……就是好奇。”
      
      魏之禾冷冷地问他一句:“是吗?”
      
      仓鼠精抬起爪,朝天发誓:“我发誓,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魏之禾漫不经心地低头看自己的手指:“之前偷的呢?”
      
      仓鼠精一脸纠结之色:“……”他只是想收藏好看的东西,也,也有错吗?
      
      魏之禾:“嗯?”
      
      仓鼠精一咬门牙:“都在我的洞里。”心很痛。
      
      魏之禾弹弹自己的裤腿:“行。”
      
      仓鼠精眨眨眼:“您您不吃我了吧。”
      
      魏之禾有点嫌弃地看着它:“我不太吃老鼠,我不喜欢你的味道,暂时不会吃,除非我哪天心情不好,你又撞到我手里。”后面的话就用多说。
      
      仓鼠精站起来搓搓前爪:“那我以后可以跟着您吗?我保证我吃的不多!”
      
      魏之禾托着下巴想了想,冷漠地回复他:“我不养宠物。”
      
      仓鼠精用它以前对付人类的方式,可怜兮兮地看着魏之禾:“真的不可以吗?”
      
      魏之禾嗤笑:“只能养在我的胃里。”
      
      仓鼠精打消给自己找主人的想法,它还想活下去:“……”
      
      魏之禾说:“不收养你,但是我可以放你走。还有一件事,为什么连我的小花盆也要偷走?”
      
      仓鼠精知道自己偷了一盆植物,说:“您的那盆花对我有吸引力,当时就想带走。”
      
      魏之禾点点头。“行,你可以走了。”仓鼠精不好吃,它的行为也罪不致死,放了也无所谓,“但是,你要是再偷东西,就不是吃掉那么简单了。”
      
      至于那盆花,明天应该可以拿回来,不着急。
      
      仓鼠精惧怕魏之禾,颤抖着身体伏在地上:“谢谢大师。”一个会吃妖的大师,它害怕!
      
      魏之禾没在意它的称呼,也没打算让仓鼠精将之前的收藏全部上缴,那些道士要是点本事是可以找到的,他就不掺合了。
      
      魏之禾坐在台阶上问仓鼠精:“有名字吗?”
      
      仓鼠精瑟瑟地说:“我的名字叫苍灼。”
      
      魏之禾定定看它两眼,一只仓鼠的名字比他的还霸气一点,十分不爽。
      
      仓鼠精完全没明白魏之禾看它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改主意要吃它了?
      
      魏之禾想从它口中得知的是:“你知道附近都哪些妖吗?”
      
      仓鼠精摇头:“大师,我不知道呀,我比较宅……”
      
      魏之禾盯着它:“不知道?”
      
      苍灼摇头:“我真的,不,不知道。”
      
      魏之禾:“体育馆五楼的传闻你有没有听过?”
      
      苍灼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知道一丢丢,应该是一个形态变幻多端的妖怪干的,那段时间不仅是青元大学出现这种事,还有其他学校的,更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魏之禾起身拍拍臀部上的灰尘:“行吧,别再到学校捣乱。否则,吃了你。”他解除仓鼠精身上的限制。
      
      仓鼠精恢复原身大小,连再见也没说,就从窗边就溜了。
      
      现在不跑,等着被下锅吗?怕是连锅都不需要!
      
      仓鼠精他不爱吃,嫌弃地回寝室洗手,他现在有点在意那株无意中带回来的小幼苗。
      
      他的在意不是没有原因,此时,方道长等人现在就围着他的那盆花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有100个小红包随机掉落~~啾
    ----------
    仓鼠精不好吃,小禾哥今天不开心。



    治疗
    我老攻,他不举。(甜文,预收)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妻管严老攻失忆后的故事。(完结)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