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综武侠]

作者:知情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10. 一筷在手鬼见愁
      
      子午未央樽,民间俗称无尽酒杯,此樽每六个时辰可自溢美酒一杯,子不过午,午不过子,永无穷竭,故而有了这个名字。
      
      这个东西确实是听过,但大都是从书上看来的,就算是武林中人估计都没有相信过这个东西会真实存在。
      
      张松溪看着纪楷青竖起一根手指神秘又得意的样子,压下了声量:“你说真的?你师兄的那个大宝贝?”
      
      什么大宝贝,乱七八糟的,仙人的大宝贝是凡人随便能看的吗!
      虽然知道张四师兄不是那个意思,但是纪楷青还是没有拴住脑内那匹躁动的狗。
      
      轻咳了一声把刚刚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中驱赶出去,纪楷青刚刚竖着的手指顺势一歪,指了指自己的房门,就是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就是一个普通的……好吧也不是那么普通的酒杯。”
      
      他想直接说“进来看”,但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就好像是发出什么奇奇怪怪的邀请一样。
      
      ——三人中估计只有他一个人会因为这种听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实际上一细想就觉得满是槽点的话而尴尬吧喂!
      
      张松溪侧过头看了一眼明显也有些意动的莫声谷,莫声谷面对着自己的师兄快速收起了自己的表情。张松溪没忍住闷笑了一声,伸手拽了小师弟一把,两个人推推搡搡的进了纪楷青的屋子。
      
      纪楷青看着游戏界面的左侧边队伍里突然出现的张松溪小头像,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拇指。
      
      干坏事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当然是把发现的人也一起带上啊!
      
      ——和领导做一万件好事,不如和领导干一件坏事!
      
      子午未央樽被纪楷青从包裹里掏出来摆放在了桌子上,三个人里面只有莫声谷一个人觉得自己是在干坏事,于是在纪楷青准备点灯的时候出声阻止了。
      
      “点灯……不太好吧?”莫声谷被一大一小两个人的目光注视着声音越来越小,“如果被大师兄发现,会被揍的吧。”
      
      纪楷青的关注点又奇异的歪掉了:“宋师兄还会揍人?”
      
      张松溪也没有那么无聊的说假话骗纪楷青,他先把蜡烛点上,然后才说:“有什么不好的,不要想那么多,大师兄早就睡了。”
      
      说完便借着光去看纪楷青刚刚放在桌子上那个白玉似的酒杯。
      
      无尽酒杯的样子长得和他们现在使用的普通酒杯有很大的差别,样子用酒樽来说比酒杯更加合适。握在手上的感觉冰冰凉凉的,或许真的是白玉做的也说不定?
      
      张松溪将子午未央樽翻来覆去的看,只从上面闻到了浓郁的酒香,但是里面却什么都没有:“这个酒樽……要怎么才能出酒?”
      
      游戏里是每六个时辰,也就是十二个小时能够得到一瓶喝了之后会带有特殊属性加成的酒,如果是这种伪现实世界的话……
      
      纪楷青微微歪了一下头:“倒水进去才会变成酒。”刚刚张师兄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也倒置过,也没见里面有酒漫出来啊,唯一的解释大概就是到点水进去才会变酒吧。
      
      反正如果不出酒,就当是还没到时间好了,反正两个师兄也不知道手上这个子午未央樽的CD是从什么时候计算的。
      
      -
      
      旁边茶壶里的水是六点多回来的时候倒的,现在已经变凉了。武当不会给年龄小的弟子泡茶,不光是纪楷青和宋青书,就连莫声谷房间的茶壶里都不是茶水,而是烧开的白水。
      
      “就这样倒进去?”拎着茶壶的手悬在半空中没动,张松溪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出酒,“真的会出酒?”
      
      纪楷青耸了耸肩:“应该会出,我已经很久没有动过它了。”
      
      莫声谷在旁边盯着桌子上的酒樽,手上也不忘把茶壶旁边的茶杯翻过来放着,如果真的出酒了还能三个人分着喝。就是在拿第三个的时候迟疑了一下,纪楷青好像猜到了莫声谷迟疑的原因,他也不管自己现在还披着七岁孩子的皮,立马就做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过来。
      
      一个小孩子的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其实是非常违和的,但莫声谷老是觉得他们会被大师兄发现,倒也没有仔细琢磨,顶着纪楷青的目光,莫声谷又想,这个酒樽本就是楷青的,不给他喝说不定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于是便拿起了茶杯放到纪楷青面前,旁边的张松溪已经小心翼翼的在往酒樽里面倒水了,倒着倒着便吃惊的抬头,酒樽怎么倒都不见满,他抬头的时候也没有将茶壶移开:“楷青?”
      
      纪楷青沉思了一下,伸手拦住了张松溪想要继续倒水的手:“师兄不用倒了,我们三个人差不多了。”说完便端起子午未央樽,先试着往张松溪面前的杯子里倒。
      
      果然如同纪楷青猜想的那样,酒樽里倒出的是酒。刚进入茶杯三个人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等这杯倒满之后,张松溪端起来闻了闻:“比武当自己酿的酒香,这是什么酒?”
      
      纪楷青给莫声谷倒完之后才抽空看了一眼系统栏,上面显示【获得菖蒲酒×1】。
      
      “这个味道应该是菖蒲,”虽然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些酒,但是纪楷青敢保证子午未央樽里随机出现的酒全都是好酒,“我师兄说‘万寿菖蒲酒,千金琥珀杯’,肯定是好酒!”
      
      张松溪在喝之前正了正色:“说好了啊,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得到的回答是一个比一个小的师弟投过来的“师兄你就瞎几把说吧”的眼神。
      
      早晨天还没亮,刚刚起床洗漱完的纪楷青正收拾床铺的时候就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昨晚的酒香已经散尽,纪楷青也不怕这些便宜师兄们来找他的时候闻出来什么味道。
      
      来的是俞岱岩,对方已经拿着剑和包袱了,看样子是准备出发了:“楷青,收拾好了吗?”
      
      纪楷青回身将被子放好,这才打开木柜拿出跟着自己来的包袱:“收拾好了!”
      
      -
      
      “俞师兄,我们不用和宋师兄说一声吗?”纪楷青抬头看着骑在马上的俞岱岩,在上自己的马之前问了一句。
      
      “不用,他知道我们今天早晨就会走,”俞岱岩拉了拉缰绳,微微俯下身摸了一下马做安抚,“倒是你有和青书那小子说你要离开武当一段时间吗?”
      
      纪楷青虽然人不高,但是带着小轻功上马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俞岱岩之前就见识过太虚的轻功,所以也不担心对方上不去马。
      
      在刚见到纪楷青的时候,俞岱岩就已经领教过了纪楷青口中所说的“小轻功”,后来是因为有些好奇,再加上见他第一面时的场景太令人印象深刻,于是就趁着练武的时候,领教了一下太虚的轻功。
      
      练武场的位置很大,重点是空旷。在看到纪楷青直接原地跃起五六米的时候,俞岱岩也就知道为什么纪楷青之前会直接挂在树上了。
      
      这猛地一下蹿起来,不控制好的话,可不就挂树上了。
      
      这么想着俞岱岩又忍不住露出一个浅笑。
      
      不知道俞岱岩在想什么的纪楷青稳稳当当的上马之后,这才有些疑惑的看过来:“这件事需要和青书讲吗?”
      
      “我看你和青书关系很好的样子,”俞岱岩稍稍松了松缰绳,“所以才问问,毕竟小孩子总是对自己的玩伴看的紧。”
      
      目前只有七岁的纪楷青挺了挺(不存在的)胸:“……我是他师叔,不是玩伴。”
      
      俞岱岩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说了这么半天……”纪楷青像是放弃了辩解一样,突然叹了口气,“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找张师兄啊?”
      
      -
      
      距离潇隐村十里远的地方有老板在这里的路边开了一间茶摊,方便来来回回过路的人们提供一个休息吃茶的地方。快到正午了,茶摊老板刚给最外面的那一桌续上一壶水,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昨天晚上还看有云呢,还以为今天会下雨,结果没想到竟然是个大晴天。”桌旁坐着的那个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的男人看到茶摊老板的动作,笑着搭话。
      
      茶摊老板是个年龄在五十岁上下的男人,长相朴实憨厚,在这里经营茶摊已经快要十年了。来来往往的人见的也很多,像这种随身带着剑独自一个人骑着马的也没少见。
      
      “是啊,”老板眼角的皱纹都带着笑意,“还以为今天可以不用出摊了,结果早晨一起来,嘿,连云的边都没看到。”
      
      今天确实是个让人意外的好天气,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拴在路边树上的马,不紧不慢的吃着手中的干粮:“老叔也是住在潇隐村的吗?”
      
      距离这个地方最近的就是潇隐村了,男人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着赶路,明明之前到茶摊的时候还将马骑得飞快。
      
      老板也不意外,边收拾着旁边的桌子边回话:“除了潇隐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住那里还能住哪里呢,看起来小哥也是去找程姑娘的吧。”
      
      “程姑娘?”
      
      “嗨,你瞧我,”老板甩了甩手上的布子,“你们都叫程姑娘什么来着……哦对,‘一筷在手鬼见愁’!”
      
      正说着,两个人就都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男人侧着头仔细的听了听,是两匹马,而且速度很快。
      
      果然,很快视线里就出现了那两个人。
      
      看身形……好像是一大一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楷楷:按住心中躁动的狗,并向纯洁的师兄们道歉。
    -
    [俞师兄!不要用慈爱的目光看他了!他比你懂得还多!]
    【万寿菖蒲酒,千金琥珀杯】出自《苏轼集卷》《端午帖子词·皇太后阁六首》
    -
    昨天没有更新休息了一下,发现好多小天使追文之后就不会返回去看文案了,所以在这边说一下~
    更新时间是每天中午12点,如果12点没有看到的话,到文案看一下我会挂请假条w
    因为骨头的缘故所以会隔几天休息一下做个治疗~
    码这章的时候深刻的剖析了一下自己
    觉得自己可能写不出来什么CP感[沉重
    可能我这辈子都移民不了了[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