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进行曲

作者:叶夏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回到家后,已经是夜晚了。

      整个别墅开满了灯,灯光闪闪的,像一座城堡那样。

      以前雅心说,她好羡慕那些住在城堡里的公主,那城堡四周点缀满了灯,看着华丽又璀璨,然后商霆就在别墅外墙上装饰了很多彩灯。

      一按开关,原本黑黑沉沉的别墅,瞬间变得流光溢彩起来。

      商霆又像两个月以前那样关心雅心,他把雅心小心翼翼的扶进家里,遇到有台阶的地方都温柔的叮嘱她,真像以前疼她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炖鲫鱼汤,你需要好好补补。”商霆把雅心扶从在沙发上。

      雅心赶紧阻止他:“不用麻烦了,我不想喝。”

      商霆认真的看着雅心:“你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就算你不吃,也为宝宝想一下,替他吃点吧。”

      他只有用这招让雅心屈服了。

      果然,雅心一听商霆的话,顿了顿,便说:“好吧。”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和他的孩子,她再生气,也不能不顾孩子的健康。

      雅心看着商霆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眼眶攸地红了,他根本不会做饭,但经常会为她学做。

      从前的他十指不沾阳春水,自从娶了她之后,就经常深夜给她做东西吃,虽然味道做得一般,但他的那份良苦用心她感受到了。

      要是他一直像以前那么好就好了,他怎么就变了呢。

      商霆先去后院的小鱼缸里捉了条鲫鱼,然后挽起袖子开始杀鱼,这是他第一次杀鱼,以前每次都是厨子杀好了,这次他比划了几下都没下刀成功。

      那条活蹦乱跳的鲫鱼被商霆抓了又溜,溜了又抓,搞得商霆满头大汗,雅心见状,微蹙了蹙眉:“杀鱼又不是杀鸡,不需要抹脖子,直接把它拍晕去鱼鳞掏内脏就行了。”

      商霆恍然大悟,随即一笑:“真是的,这生意做多了,脑子反而不灵光了,连这个都忘了。”

      他说完,用刀轻轻一拍,那原本活蹦乱跳的鱼瞬间翻了白眼。

      一道香浓扑鼻的鲫鱼羹做好之后,雅心闻了闻,味道很清淡,她倒没有想吐的感觉,然后,她吃了半条鱼,喝了一大碗汤。

      看到雅心喝汤的样子,商霆小声的问:“味道怎么样?好喝吗?”

      雅心看到商霆很自然的样子,心里冷笑一声,两人之间明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却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脸粉饰太平的样子,倒真不知道难为情。

      “味道不错。”雅心淡淡的答。

      毕竟是商霆用心做的,挺鲜美,的确很好喝。

      吃完饭后,两人还坐在沙发上看了一部周星驰的电影《情圣》,两人都被电影情节逗得哈哈大笑,似乎忘了她们之前还在冷战。

      看完电影之后,雅心突然后悔了,她怎么会和商霆看电影的?还笑得那么畅快。

      电影太搞笑,她是真的没忍住,但这不代表她就原谅商霆了,她心里怨死他了。

      晚上睡觉之前,商霆想和雅心一起睡,被雅心冷冷的拒绝了,她指了指客房对他说:“你睡那间吧。”

      “雅心,我们不能一起睡么?”商霆明知故问,紧紧的抱住雅心,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间,呼吸她沐浴之后的清香。

      “以前可以,现在不行。”雅心回答得很干脆。

      商霆苦涩的一笑,他心里明白:“那什么时候可以?我想和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在一起。”

      雅心转过头,突然问商霆:“你能和那个女人断了么?”

      为了这个孩子,如果他能,她或许可以选择原谅他。

      只是,她不会再用真心爱他了。

      “不用断!”商霆眼里是歉疚的神色,“我从来没和她在一起过,所以不用断。雅心,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雅心抬眸,眼眶攸地红了,她听不得商霆讲这种话,他一这么讲,更加坐实他已经出轨的事实,她更希望他能否认,说他并没有出轨,一切只是别人捕风捉影而已。

      “雅心,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你怀上孩子是老天给我们的幸福。我以前真蠢,我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你,还吃那些莫须有的飞醋。你不仅嫁给我,还有了我的孩子,我只想好好陪着你们娘俩过一辈子,至于那根刺,我会把它拔了的。”

      他连雅心的人都得到了,还在乎叶云琛那根刺干什么?他管她的心到底在哪里,只要她人在他身边,她的人和心就都是他的。

      商霆说完,把雅心抱在怀里,雅心感觉到他竟然流泪了,他紧紧的抱着她,一直在她耳边说对不起。

      “对不起,老婆,我们以后再也不吵架了,我爱你,一直以来都最爱你。”

      雅心的心突然就软了,想到这个好不容易才有的孩子,她离婚的念头突然退却了。

      这一晚,雅心还是独自睡的主卧,商霆睡次卧。

      睡觉之前,雅心给叶云琛打了一个电话。

      “叶大神,对不起,下周我不能来你公司上班了。”雅心十分抱歉的说。

      电话那边传来叶云琛的声音:“为什么?因为商霆吗?”

      雅心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是,是我……怀孕了。为了孩子,我想和他好好在一起。”

      五年了,她好不容易才怀上,她不想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愣了几秒,然后说:“没关系,我尊重你。你好好养身体,以后如果还想工作可以来找我。”

      “谢谢你,不能来上班,我真的感到很抱歉。”雅心咬了咬唇,说得十分吃力。

      “你的身体更重要,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直接来找我。”

      叶云琛关心了雅心几句之后,便把电话挂了,他走到别墅的大阳台前,两只手掌在栏杆上,看了看远处的夜色。

      今夜的星光真美,星星像一颗颗小灯泡似的挂在丝绒般的幕布上,弯弯的月亮映得大地一片银辉,夜色醉人,他却无心欣赏。

      他转身,走到客厅里取了一瓶西镇有名的醇酒,倒在杯子里一饮而尽。

      那酒最是烈,一口吞下去,灼烧着他的喉咙,呛入他五脏六腑,令他心神俱裂。

      还记得当年他在她家楼下等她的时候,站在他现在正对着的银杏树后面,秋天的银杏树金灿灿的,美极了,像一条黄金般的毯子铺在地上,她和商霆并排着踏过地上的银杏叶,两人一路有说有笑。

      到家的时候,两人相视而笑,样子其乐融融,好像一对热恋的情侣。

      他刚发现自己也喜欢她之后,想和她来一场健康的早恋,结果已经晚了。

      他手里至今还留着雅心给他的情书,他当时怎么那么榆木脑袋?没有答应雅心!

      看来他真是受老妈“早恋有害,要一心为建设共产主义事业作奋斗”的思想荼毒了,脑子里只有读书学习建设国家,认为早恋很不耻,认为早恋是差生才会干的事。

      结果等他回想起来已经晚了,如今只剩下“后悔”二字。

      半夜两点的时候,雅心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最近她很容易惊醒,所以一阵很细小的声音也能把她吵醒。

      是商霆去上洗手间吗?可他客房里有啊!

      雅心是个非常警觉的人,说白了叫被害妄想症,一听到声音,她就反射性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下床,把耳朵贴在门边听声音。

      “怎么会这样的?你先在家里等我,我马上来找你。”是商霆在打电话,他特意把声音压得很低,还是让雅心听清楚了。

      接着,商霆便轻轻的走下楼梯,很快就出门发动车子离去了。

      雅心从主卧走出来,早已全无睡意。

      她双眼沉沉的望向阳台,看着那辆棕色的保时捷慢慢驶远,心蓦地沉了下来。

      这么晚了,商霆出去干什么?

      明明他才说过要好好和她过日子,一转眼就跑出去了,而且打电话的声音很温柔,只有和女人打电话才会这样吧。

      大半夜的,有冷风从阳台灌进来,雅心没穿外套,只打了个赤足,风吹得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却不觉得冷。

      再冷也没有她的心冷。

      第二天一大早,大约六点钟的时候,商霆回来了。

      他开车声音很小,走路轻手轻脚的,动作很仔细,进门后,他看到雅心还没起床,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赶紧跑去次卧补觉。

      睡到七点半的时候,商霆起床了,他一起床,便看到雅心也起了,忙对她说:“早安,老婆。”

      “早。”雅心淡淡出声,上下打量了商霆一眼,他人变得有些憔悴,大概昨晚太忙了。

      她没有理会他,自己去浴室洗漱了。

      “昨晚你睡得怎么样?”商霆追进浴室,开始刮胡子。

      雅心一边洗脸一边回答:“睡得挺好的,一觉睡到大天亮,连个梦都没做。”

      “那就好,我昨晚没睡好。”

      “是吗?为什么?”雅心往掌心挤了滴清面泡沫,挤完后,她想起自己正怀孕,便把泡沫冲掉了。

      商霆想了想,回答:“因为没和你一起睡呀。不和你睡,我的睡眠质量会很差。”

      雅心嘴角冷笑,那么费尽心思的跑去和别人偷情,早上六点又偷偷跑回来,睡眠质量当然差了。

      他这么两头跑不累么?

      看到雅心根本不搭理自己,商霆把想说的情话咽了下去,她最近对他太冷淡了,相反,有人对他关心得不得了。

      虽然他知道那是假意的讨好,可人就是这样,明知道对方在讨好、在奉承、在做假,却就喜欢听这种甜言蜜语。

      这时候保姆和厨子已经来上班了,他们有时候回家,有时候会住在一楼的保姆房。

      看到厨子进门,商霆便吩咐他:“太太怀孕了,你给她做点有营养的食物补补身子。”

      “真的吗?太太竟然怀孕了,那太好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厨子还没回答,保姆已经兴奋的叫嚷起来。

      太太终于熬出头了。

      商霆叮嘱完毕,又和雅心说了些体已话,这才去上班。

      商霆走了没多久,雅心就接到小姨罗佩珊的电话。

      雅心接到电话,登时大惊失色:“什么?茵茵住院了?昨晚上的事,怎么没早告诉我?”

      “什么?是先兆流产,怎么会这样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