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入夜的时候,大舫已经飘出江安地带,我松了口气,回去开宴。
      这期间我偷摸把自己做的一块成型的莲蓉糕混进了糕点盘里,然后特意交代过送菜的婢女如此两句。
      等开宴后,我瞅着菜果糕点一样一样摆上吃吃的桌子,被念念踢了下,赶忙低头擦了擦嘴角,却发觉没有口水,顿时怒道:“你踢我干什么?”
      念念撇了撇嘴问诵诵:“你瞧见咱们殿下的眼珠子了吗?”
      我不理她,自己去掰了个荔枝吃下,眼角就瞥到吃吃转到了糕点盘子,然后挑挑拣拣盯着那块莲蓉糕嗅了嗅。
      我不敢眨眼地觑着,心想:你倒是尝尝啊!
      吃吃又嗅过又看了许久,其后才小心翼翼吃了口,脸有些微妙,一抬眼朝我看过来。
      我一下子又把核咽下了,只是卡在中间不上不下,赶紧找念念给我倒了杯茶。
      喝茶的间隙,我又瞅到吃吃转身跟上菜的婢女说了些什么,然后,然后她就笑了!
      我一万分保证,她笑了!虽然不大能看出来,但对于看了她十多年的我来说,脸上哪里怎么了,还是一眼能够看出来的。
      然后她就把莲蓉糕吃了,还对婢女笑。真是岂有此理!
      “殿下莫把杯子咬碎了,会伤着自个儿的。”
      我猛地看向诵诵,委屈道:“她怎么能这样呢?”
      恰此时一曲毕,众人拍手赞叹,我借着声响,狠狠把杯子放下了。
      蓉蓉站起来道:“这曲子不错,不知先生可否出来一见?”
      那边痛痛快快撩起了帘子:“可见可见,只怕公主殿下不愿见。”
      我瞧着那张脸,噗得一声把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在我四岁唆着吃吃的脸蛋蛋一晚宴之后,从座位上爬起来,小短腿噔噔噔跑到我跟前,瞅了瞅吃吃的背影,问:“好吃吗?”
      也是这个人,在我十四岁换完衣裳后,在我身上嗅了嗅,问:“倒你身上那盘菜好吃吗?我闻着挺香的。”
      还是这个人,在我前几日的生辰宴上,自己吃了个荔枝核,问我:“我怎么觉得没什么味道,难道要嚼碎了吃吗?”
      这个只知道吃的玩意儿,是大煦的附属国,异国的公主,统共来了三次,每次跟我搭话都没离开过吃字。
      而我,在她第一次的问话中就晓得,她在觊觎我的吃吃。
      这吃货行了个礼道:“看来泉泉想得不岔。”
      我接过念念递来的帕子擦过嘴:“克尔泉,你什么时候学会弹琴了?”
      “叫我泉泉。”她直接走到我面前,我拦下了韩承灏,看她把我盘子里的菜抄起来吃了,仔细品了品,忽然道:“你这衣裳不是你十四岁的生辰宴上穿得吗?我记得你还倒了盘顶好闻的菜在上面。”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心里想着要怎么弄死她。
      吃吃站起来问道:“你是乐伎?”
      我忙睁大眼睛看过去,心道,吃吃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别说,这吃货其实长得还挺好看,就是脸有点肉嘟嘟的,身段也好,穿得衣服虽然暴露,但万一吃吃喜欢呢?这吃货个子还比我高,还会弹琴。我越想越觉得不妙,得赶紧把她弄走才行。
      她转过身面向吃吃答道:“非也。”
      吃吃又问:“那是客?”
      “不能是。”我脱口而出,她要是客,不就能相人,也能被人相了吗?
      克尔泉扭头看着我:“只怕公主殿下不会请。”
      吃吃紧接着道:“那便是不请自来。”
      韩承灏应景地率众扶住刀柄,咔哒了一声。
      克尔泉直接坐在我的桌子上,翘起二郎腿,许久盯着吃吃道:“我是来相亲的。”
      这一夜没有赏月观海听涛的相对绵绵,也没有情诗交付的真心一片。
      我站在船头,吹着凉风,忍无可忍道:“你再如此,本宫便瞒着父皇偷偷弄死你!”
      克尔泉不再揪我的头发,胳膊搭在船舷上:“我说错了什么吗?还有,你父皇没给你做新衣裳吗?你怎么还穿着那件——”
      “克!尔!泉!”我阴森森盯着她:“我要把你推进海里。”
      “我会游水。”
      我转身就走,她没追上来,遥遥地喊:“你小时候都叫我泉泉的公主殿下!”
      泉个天涯路远,从此不见面。
      所有妄想吃吃的人,都别指望我会叫她的叠名。
      我正小声絮叨,抬头就看见吃吃倚在窗边,眺望夜海的模样。
      真是……真是……我转头对念念道:“本宫想作诗。”
      念念“呵”了一声,她这种打小不习字的人,怎会明白我这种读书人的心绪?
      “伊人凭栏处,清月自留歇。”我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这是蓉蓉说我做过的最好的诗了。
      诵着这句,我就想起来十四岁那年生辰宴入宴之前,吃吃一个人在屋子外望月的情形,和今日何其相似!
      记得父皇曾说过,才子配佳人。
      我越想越觉得高兴,瞅着吃吃,心里头乐开了花。
      吃吃显然听到了我的诗,然后低头看着我。
      父皇说过,接下来便必然——她回去了。
      吃吃看了我一眼,然后皱了一下眉,就回去了!
      我一腔的心意尽数碎成了面渣渣,芝麻粉粉。
      我伤心了许久,才忽而想起来一桩事,让人把宴上伺候吃吃的那个婢女又叫了过来,坐在外间问她:“你看蔺姑娘今日宴上可还……合心意?”
      婢女一脸笑意:“蔺姑娘高兴得紧,好像尤其爱殿下做得莲蓉糕。不过,合心意倒是合心意,蔺姑娘大概没吃好,晚间时房里的姐姐去要过吃食。”
      没吃饱?这是头等大事。我站起来来回走着,想着道:“莫不是我做的莲蓉糕太美味,她吃其他的吃不下?”
      “咳咳!”
      我用劲儿斜了念念一眼,指着诵诵:“不许笑!”
      “若果真如此……”我点点婢女:“你下去吧!”
      等人走了,我让念念去把做莲蓉糕的家伙什拿来,撸起袖子上阵。
      这一次做好,已经是戌时了。我顾不得许多,端着几个歪瓜裂枣跑到吃吃门前,看到里头的灯已经灭了。
      我有些难过,吹了会儿风,自个儿又端着走到船舷上,看着黑漆漆的河水。
      “公主殿下这是在赏河?”克尔泉走到旁边,直接抓起一颗莲蓉糕就塞嘴里了。我阻止不及,听她道:“模样差了点,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嘁”了一声,眼见她又要去拿,急忙抱住托盘。她却冲我身后摆摆手:“哟,相请不如偶遇。公主殿下这里有莲蓉糕,你们要不要尝尝?”
      我扭头就看到吃吃正和蓉蓉走过来,吃吃看到我,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
      蓉蓉走过来问:“我记得殿下说这次没带甜点师傅。”
      我心里千般委屈,抱着盘子道:“嗯。”
      克尔泉又拿了一个吃,我也不好意思阻止,万一被吃吃以为我是个小气的公主,那多不好。
      蓉蓉看了看,忽然笑起来:“那这想必是殿下亲手做得。瑶玉,你要尝尝吗?”
      读书多就是不一样,一眼就看得出这莲蓉糕出自我手。我不敢去看吃吃,木木盯着眼前乌漆抹黑的水,听她冷笑了一声:“公主殿下听一听瑶玉的名字都难受,瑶玉还是先走一步。至于亲手做的糕点,瑶玉无福消受。”
      这人说话间就走出好远,蓉蓉只来得及对我打了个礼,就追了过去。
      等人走了,我瞅着把最后一块糕点放嘴里的克尔泉,拿盘子直接扣她脸上:“你个没出息的吃货!”
      时辰不早了,我得睡了。父皇说,女孩子要早睡早起,否则小小年纪就会变成皇祖母那个样子,我觉得可怕。
      至于伤心,梦里继续也是一样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