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我噌得站起来,走了两步,被蓉蓉叫住:“殿下这是怎么了?可是蓉蓉哪里说错了,或者招待不周?殿下如何突然就变脸了?”
      我胸脯起伏几阵,半个字吐不出来。倒教吃吃抓住了空,呛道:“殿下想必听着‘瑶玉’两个字气不顺。”
      对!我点点头,接着就见吃吃甩袖走了。我连衣裳边角都没摸到,只容得说了个“诶?”
      蓉蓉追了半步又停下,转身看着我。
      “看本宫做甚?”我莫名其妙,“她怎么说走就走?”
      蓉蓉问我:“殿下为何听不得瑶玉的名字?”
      “本宫就是听不得。”我总不能说我醋你这般喊她。
      蓉蓉摇了摇头:“时候不早了,殿下也该回去休息了。蓉蓉身体无碍,也要准备休息了。”
      我点点头,走出来,路过吃吃院子的时候忍不住压着嗓子朝里喊:“你走什么?是觉得我来这里碍你俩的事了?我就来!我就来!我是个公主!父皇与本宫说过,这天下除了皇位,本宫要什么都给我!你也一样!”
      里头的门一下子打开了,我吓了一跳,来不及看,转身就跑,一直跑到屋子里关上门,才得空拍拍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肝:“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本宫说得不大,没听到,铁定没听到!”
      念念瞅着我:“殿下做甚亏心事了?”
      “这说的哪里话?”我就着诵诵端来的水洗了脸,问她:“你今日问时可晓得她们带了多少莲蓉糕?”
      “莲蓉糕隔夜就不好吃了。”念念接过话,给我洗脚:“殿下是公主,蔺姑娘也是尚书家的千金。”
      收拾好,把念念诵诵赶到外间休息,我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刚合眼,就被一阵毁天灭地的动静吓醒了,嗖得坐起,就见自个儿屋顶破了个洞。
      有个仙女飘香带乐地落下来,一步步走到我跟前,然后抬着我的下巴,冷着脸微微侧首端详。
      因为离得近,我借着从房顶落下的光看到她两侧鬓边有两团火焰似的纹路,一直烧到眼角。
      我心里是生气的,我好歹是个公主,不能失了皇家的脸面,于是拍掉她的手——没拍开。
      她捏着我的下巴,话说得客气,手却一点不客气,仅仅露出的那好好一双眼愣是盯出了刻薄的味道:“听说公主殿下驾临,追星楼薛霓裳有失远迎。”
      哦,这个我晓得,追星楼,薛霓裳,绝色大美人。她遮了半张脸,绝色不绝色看不出,不过鬓边的那两团火焰看着倒很是有气势。
      我挺有自知之明地安分坐着,忍着疼道:“本宫倒觉得薛楼主有失近迎了。”
      她停了一下才松手,站直道:“公主殿下送得礼重,霓裳自然不敢怠慢,连夜躬身亲自来谢,倒是霓裳思虑不周了。”
      “深夜破顶而入,搅人清梦,何止思虑不周,根本就是没有过过脑子。”父皇常与我说,不论文谈武论,皆要出其不意,先发制人。
      谁料那薛霓裳闻言也不着恼,反倒轻轻巧巧笑了声:“那霓裳明日再来拜会公主殿下。”
      “……”说好的“敌方必反应不及,若趁此追击,必势如破竹”呢?父皇骗我。我回道:“薛楼主惯做随心随性之事,想来就来。”
      她客客气气奉承了几句,就带人又飘香带乐地走了。
      我披上外衣,走到外间看着昏过去的念念诵诵,叹了口气,隔着门对赶过来的韩承灏道:“你从此不要叫韩承灏了,叫黄花菜凉吧!”
      之后我吩咐韩承灏:“这种事情没什么可紧张的,不必打扰其他人,给我准备个屋子即可。”
      我想了想又把他叫回来:“不用特意独立出来,就和其他人一般就好。我看蓉蓉那边好像有空屋子?”
      韩承灏当即应声而去,很是上道。
      我琢磨着如果念念真看上他了,也不是不行。
      之后我打发韩承灏赶紧准备船只,明日一大早就走。
      念念和诵诵刚移过去就醒了,念念扒着我的下巴看了被捏出印子的地方许久,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我倒是不怎么生气,开了一条窗缝往外瞥着。
      邻院纱窗显出一个剪影,接着灯就灭了。
      我有些意犹未尽,赶在念念发现之前关了窗,躺在床上,如何睡不着。
      因睡得晚了,我起得有些迟,心里有些埋怨诵诵不叫我,原本还想着早上和吃吃来个偶遇。这下好了。
      念念在旁边替她说话:“殿下昨晚睡得那么晚,诵诵也是一片好意。”
      我看着她道:“不,这不是好意不好意,是懂不懂事,听不听话。”
      我觉得我说这话时必定威严冷酷得很,谁知念念翻了个白眼,转头安慰诵诵去了。我不高不兴地用过膳,拖着脚步往外走。
      当看到刚好出门的吃吃时,我突然想通了,诵诵也是心疼我,想让我多休息。这样好的婢女,着实不多了。
      吃吃冷着小脸要跟我行礼,我怎么舍得,心肝儿颤地免了,正琢磨如何打破这相对无言的处境,蓉蓉就来了。
      我顿时有种见了救兵和敌人的矛盾,结果吃吃看了我一眼,转头就对蓉蓉点点头。
      看两人眉来眼去一阵,我更觉糟心,自个儿一个人走在前头,把昨晚念的什么“形影相吊”“茕茕孑立”之类的默了一遍,然后就在众人相迎中上了船。
      有世家公子结队在旁拜见,念念就在旁边和诵诵一起小声报名:这个是哪个,那个是哪个。
      我本没放在心上,但有三人不得不留意,分别是王尚书家的幺子王安楚,稱州白家的白贺之,京都郑氏一族的嫡孙郑晗旸。据说,王安楚风流意气,六艺精通;白贺之清辉朗朗,工于诗书;郑晗旸倜傥疏阔,武艺高强。
      我特意让诵诵问过这三人的住处,得知男女并不在同一艘舫上的时候松了口气,却又听说吃吃和蓉蓉相邻的时候紧了口气,在知道自己住吃吃隔壁的时候,彻底安心了。
      一上舫,我就催着韩承灏点人开船。
      画舫很快离岸,推着碧波绿水,览阅繁华远去。
      这艘大舫很是精致,还配了舞姬乐伎。
      我一入内,就被一屋子的美人吓了一跳,赶紧转头看我家吃吃洗洗眼,然后才放心走进去。
      我心里感慨江安令好生通晓人情世故,决定回去跟父皇探讨一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