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此时此刻,面对一群娇生惯养的宝贝疙瘩,我得拿出公主的架势来,冲韩承灏招招手:“把那些鱼都撤了。”
      韩承灏回头看看兴味盎然的小姐们,有些为难。我恋恋不舍瞅了眼我的吃吃和蓉蓉,视死如归道:“就说,本公主不喜河物,闻不得这个味儿。让御厨去拿车上的食材。”
      韩承灏点点头,我想了想与他道:“尸体先捞出来搁远点儿,你先着自己手下人验验,再去找这附近管事的过来。”
      韩承灏转身先让人把鱼扔了。
      我估摸又有一顿糟心事,和诵诵赶紧躲到大石头后面。
      韩承灏是个能干的,不一会儿就找来了,抓抓自己的脸才开口:“都扔了,御厨也另置了菜谱……是属下考虑不周,举动轻浮了。”
      这有什么的,父皇年纪一大把还轻浮呢,这小孩子真实在。我问他:“尸体呢?”
      他立刻正色道:“属下找人验过了,男尸脖颈处有一勒痕,并背部一处箭伤。系被人用绳索勒住,又一箭致命,而后推入河中。”
      他有些不同寻常的犹豫,我琢磨着道:“尸体想必有碍观瞻,本宫就不去了。这里是何人管事?”
      “河属江安,归江安令。”
      嗯,我记得父皇说过,贵公子们都在江安等着。那么,“吃过饭歇歇,去江安。”
      “等等!”我叫住韩承灏,“尸体先给他运过去,务必午时送到江安令的饭桌子上。”
      我确定我没看错,韩承灏临走前看了我一眼,并且带着惊恐万状。过来送饭的念念坚持说没有,我怀疑她是不是看上这小子了。
      虽说不看,我到底没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拉上诵诵,偷过去猫了眼,当晚连饭都吃不下去了,还发了一夜的噩梦。
      因此我不免庆幸没拉念念同去,不然她现今服侍我时,必然不会如此担忧揪心,不定还会嘲我一通。
      “这里便是江安城了。”
      我顺着韩承灏的话去看,江安与京都相邻,也算是天子脚下,市场繁华,黎民众多。
      我们走得快,江安令没来得及接,一路进城后,我叫韩承灏着人安排小姐们住地事宜,命他带我转脚往江安令的府上去。
      “按照原定计划,到了地界,我们在城内停一段时日,然后坐船从江安河南下,路上随时可以靠岸。”
      韩承灏的人回话已经安排小姐们住下了。
      我瞅着地上跪着的江安令,随意点了点头。
      其实这事与我无关,可只要想到我父皇,想到我还没与父皇说得话,我就不得不管一管。显出我这个女儿的能干和与众不同来,做事开口便会好办些,父皇常这般告诫我。
      江安令吃得是不错,我拿筷子拨了拨嗅着挺香的糖醋鲤鱼问他:“这是从哪条河里捞上来的?”
      他不说话,浑身抖成了筛子。
      “本宫最讨厌说话不回的人。”
      他一下子就磕在石板上,连哭带喊着“饶命”停不下来了。
      我一惊,急忙转向念念问:“我刚才说出来了?”
      江安令的话多得不行,嗓子还大,吵得人脑壳疼。眼看着已经磕得头破血流了,我赶紧让韩承灏把他拉起来道:“你怕什么?我不过是个公主。”
      我若是个皇子,那吃吃……唉!想到这里我便忍不住叹气,谁知道我一叹气,江安令又扑通跪下了。
      我怕他哭,指着他喊道:“闭嘴!”
      他总算是消停了。
      我语重心长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几顿吃不下饭,脸色不佳,有些消瘦罢了。本宫还好些,若是让吃吃看到——”
      “咳咳!”
      经过念念一提点,我急忙收口道:“你把这尸体查清楚了即可。”
      晚间的时候,韩承灏来跟我说了句话,由此我晓得这尸体扯出来的事是个极其麻烦的事。
      这尸体是追星楼楼主的弟弟。
      追星楼,楼如其名,高可摘星辰,江湖庙堂均沾,八角铃铛八角挂,帮人办事无所不成。
      听说追星楼楼主是个绝色大美人,唯一的弟弟是心尖尖的宝贝。
      我头疼地捂住脸:“韩承灏你捞什么不好怎么偏偏把他捞出来了?”
      韩承灏不说话,我忽然想到个自认绝妙的主意,一拍桌子:“送给追星楼,让追星楼去查,让江安令不要管了,改日上船。”
      “……是。”
      之后,我将诵诵叫来,问她打听得如何了。诵诵不负我望道:“晚间吃了些从家中带来的莲蓉糕,又进了些许茶水,其余的便没有了。”
      “吃得这样少?”我得琢磨琢磨,“她是不是也病了?让老头子快去给瞧瞧?”
      念念闻言就拦住了诵诵,转头怼我:“就你知道!就你关心!人家府里带出来打小侍奉的丫头都没你操得心多!”
      “话不能这么说,公主难免要有大胸怀。”我问诵诵,“她家丫头还说什么了?”
      “说自家小姐好似有些不舒坦,但忍着不让说,听说明儿要乘船,就早早歇下了。”
      “这不能行!父皇打小就与我说,人得了病,要及早找大夫,不能忍着,会坏掉的。”我瞅着念念,“本宫好歹是个公主,总不能因此落人口舌,传出去刻薄不体恤的名声,叫我怎么嫁人?”
      念念有模有样地“哼”了一声:“瞧瞧我家公主,这‘不过是个公主’的降损话,也是从这张嘴里说出来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可谁让念念是母亲房里的丫头女儿呢,又从小侍奉我十分尽心。我晓得她总是不会害我的,可谁知宠着宠着就成了这副样子,以后可怎么嫁人哟!
      “诶哟诵诵快听听!”念念把诵诵拉到跟前来,“自个儿还‘一片真心照沟渠’呢,倒先惦记起别人来了!”
      毁了,我又给说出声来了:“念念,蓉蓉好歹是本宫的伴读,本宫怎么着也该去瞧一瞧。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
      我把诵诵往她身边一推,转身就跑,直到跑出了院子,跑到守着的韩承灏面前。他行了礼,问我要往哪里去,一副保驾的姿态。
      我摆摆手,想到蓉蓉和吃吃,就忍不住闹心又惆怅地叹了口气:“本宫自个儿走走。”
      一路打听着过去,我顺便打听了吃吃的住处,其实我也就打听打听,不过去。
      谁知蓉蓉与吃吃竟挨着,和我却隔了十万八千里。我一进去,还没来得及说话,蓉蓉身边的青黛就叫着行了礼,一面笑道:“正巧我家小姐刚刚和蔺尚书家的姑娘提过,公主殿下这就来了。”
      我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然后就见里头俩人并玉一般走出来,齐齐准备行礼。
      我快步上前,总不好只扶蓉蓉一个,就连着吃吃一起扶了一下。这一下恰恰挨着半截袖子半截手腕,我也顾不得气吃吃说要早些休息却又来找蓉蓉这回事了,背着手进去,都不敢用扶她的这只手去端茶杯。
      蓉蓉问我:“殿下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喜事?”我连连摇头:“没有没有,还早着的事情。”说着我就忍不住心喜:“但这一遭,本宫总是要去做些事情来成就这一桩喜事的。”
      哪里蓦地传来一声“咔哒”,我看过去,吃吃正不紧不慢地挪着茶杯,垂下眼,一副我佛慈悲的样子。
      可真好看。
      我不敢多看,赶紧又看向蓉蓉:“蓉蓉,我就是来瞧瞧你。”
      蓉蓉对着我笑:“有一个殿下,又有瑶玉。蓉蓉福气至此,如何敢不好起来?”
      我心里琢磨着这两个字,一阵牙酸。我就知道!她们准当有一腿!我的伴读!和我的心上人!有一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