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启程日子定在三天后,念念和诵诵作为贴身婢女正在忙着张罗给我带的东西。
      我就坐在边上吃果子看,心里一句一句过夸美人的诗词歌赋,记不得就问伴读蓉蓉。
      蓉蓉是个才女,这是整个大煦都知道的。作为蓉蓉的爹,翰林苑的杜博士每次见父皇总有些沾沾自喜的滋味。
      我是十分瞧不上的。
      不过蓉蓉就不一样了,人长得美,声音也美,性格温婉,知道的又多。
      中途父皇来了一趟,嫌我带得多,又以家国百姓说了一遭。我怕他反悔,一口应下,把东西减去好多,最后扯着母妃给我新做的衣裳说什么不同意:“书上都说,见美人而倾心,怎么父皇这里偏就变了?”
      父皇扯过去:“那都是见你的皮囊,慕你的皮囊。你难道不想你的意中人慕你的心吗?”
      有道理。我指着被父皇扯坏的地方:“父皇再赔我一件。”
      父皇立刻丢手,说什么日理万机得走了。
      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让念念和诵诵把时兴的新衣裳全拿出来,只留下几件以前的旧衣裳。
      出发前一天,打听消息回来的福喜子命人跑来告诉我说:“蔺姑娘最喜欢吃莲蓉糕。”
      因此我连夜把好多首饰拿出来,带上了许多做莲蓉糕的材料,又让做莲蓉糕最好的嬷嬷过来,连夜口述教授。
      为什么不带上呢?因为父皇说不能助长我的奢靡之风,只让带两个厨子。我总不能一路吃甜点,心里有忖度着能够亲手做给吃吃的话,必然可以一改她对我的往日印象。
      第二日要起早,我强撑着眼皮和一众莺莺燕燕与父皇大臣告别,都没来得及瞅吃吃,上了车就睡得昏天黑地了。
      到中间的时候,车咯噔了一下,我被吓醒了,转头四处找床帏,听到帘外告罪声才反应过来。
      念念正在外头呵斥,我睡得头疼,让诵诵把她拉回来,然后继续走。
      结果这一走就睡不着了。
      我由着诵诵给我揉脸上压出的印子,时不时隔着纱帘往外望。
      这里山高林翠,鸟鸣蝶飞,风景倒是好得很。我让念念把护卫的韩承灏喊过来。
      韩承灏骑着马和马车并排走,我隔着帘子问他到哪儿了。
      “刚出皇城不远,快到江安了。”
      “……我们走了多久了?”
      “快两个时辰。”韩承灏似乎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道:“公主殿下如果累了,可以随时休息。”
      休什么息,走了快半日,还在父皇眼皮子底下。我推开诵诵,拉起帘子:“不休息,继续走。”
      韩承灏大概被我的美貌惊了一下,然后才转头趋马离开,都没有说“是,公主殿下。”
      车子又往前不多远,车队后就传来吵吵声,我立刻让念念去打听。
      过了一会儿念念回来说:“杜小姐身子向来弱,大抵是坐车太久受不住,吐了。”
      “杜小姐?哪个杜小姐?”
      念念冲我翻了个白眼:“就是蓉蓉。”
      说实话,念念翻白眼真丑。我不告诉她,让她去找韩承灏停车,然后下车安慰我的伴读去了。
      毕竟是我的伴读,我如果显得不够关心,不知道吃吃会怎么想我。
      是以一下车,我就快步奔过去,一边叫:“蓉蓉蓉蓉,你没事吧?”
      几家小姐正被扶着下车,见到我就忙不迭行礼。
      我一边摆手,一边走,一眼看到几家小姐围在中间的蓉蓉,还有怀里抱着蓉蓉正在喂她水的吃吃。
      晴天霹雳!扎心窝子的铁铆钉哟!我恶狠狠咬了咬牙,没忘开口道:“免礼!”
      三两美人站到半截颤了颤,我走过去低下头问:“如何了?”
      我心里想,要是好了就赶紧起开别搂搂抱抱的,要是不好也赶紧起开别擦擦喂喂的。
      蓉蓉小脸惨白惨白的,有气无力摇摇头,我立刻看向身边的诵诵:“把太医给请过来!快!”
      请太医的功夫,蓉蓉已经缓过来了,被吃吃扶着向我柔柔弱弱请了安,告了罪。我心里头欲哭无泪,又赶紧去扶她:“不打紧不打紧,蓉蓉先上车,等太医来了瞧瞧。”
      然后,我就看着吃吃把她扶上了车。
      我不舍得瞪她俩,只好转身瞪着终于来了的老头子:“我看您老身子骨不太壮实,这一路受得了吗?”
      老头子摆摆手,声如洪钟:“公主殿下说笑了,殿下八岁那时候还骑过老臣的脖子,一起逛了圈御花园,老臣都不带喘的。至于这点路程,殿下放心,老臣还是受得了的。”
      我的脸烧得火辣辣的,又听他开口道:“殿下这脸怎么了,是出疹子吗?不对,殿下三岁出过——”
      “老头子!”我盯着他,心想他要再敢多说一句,我就让父皇治他的罪:“看你的病,别多嘴!”
      说完我扫视一圈,其他人一脸“我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
      “啊?”龚太医摆摆手:“老臣没病,但是殿下真的不要老臣给看看这脸吗?讳疾忌医是不成的……”
      还好,蓉蓉及时开口:“龚太医,我有些晕车,您能想个法子吗?”
      龚太医这才过去看她,诵诵走到我旁边欲言又止,我暂时不想搭理她。
      龚太医絮絮叨叨一大堆,最后道:“……就掐着这两个穴位就成。”
      “多谢龚太医。”
      龚太医捻着胡须走了,我扭头就看到吃吃正拉着蓉蓉的小手,蓉蓉还有些害羞。
      扎心窝子,真扎心窝子!我不想看,别过去脸跟她俩说话:“蓉蓉没事就好,我们先歇歇再走。吃——吃点东西。”
      韩承灏很快安排好,在一条小河边铺席搭帐,带着几个小兵下河捕鱼去了。
      这时诵诵跟我说,我脸上还有睡觉时压出来的印子没消干净。
      诵诵,你就是那个铁铆钉。
      我站在树下,任诵诵继续给我揉脸,看十几个莺莺燕燕中,吃吃正在给蓉蓉递水。我想背诗,可想了想这次准备的尽是些诉衷情的,于是咂摸咂摸嘴,只能看着了。
      那边已经把鱼烤上了,几个官家小姐还尝试跟厨子讨教手艺。
      我转身准备去做莲蓉糕,结果韩承灏就蹭了过来,低声道:“河里头发现了一具男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