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人到齐了,我将此事简略说了。白贺之先道:“若是仓促起事,必然准备不周。但稱州请援,可见并非如此。”
      我叹了口气,蓉蓉道:“殿下可是忧心我等?”
      “不错。”我看着他们一圈道:“你们一个个可都是京都长辈们的心窝窝。”
      王安楚笑了声道:“殿下不必忧心,需知‘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无奈地看他:“王才子这意思是本宫带着你们到稱州,自然就有路可以走了?”
      王安楚捧袖道歉,正了正神色道:“殿下想知晓稱州当下战况如何,何不唤彬州州官来问问?”
      白贺之摇头:“他未必会说。”
      郑晗旸道:“若是说了,便等于他知晓稱州有难却未救。”
      蓉蓉皱眉:“那他八成是不会说了。”
      王安楚这时忽然道:“说了如何,不说又如何?殿下打算怎么办?稱州既然求援,想必是守城艰难。由此往稱州逆流,最快也要五六日。殿下打算亲自带兵去援稱州,还是令彬州出兵,再趁此时机,带我们这些心窝窝回京都?”
      “放肆!”念念向前一步,被我拦住。现下要紧的,是瞧他能不能说出一朵花儿来。至于冒犯这等事,可以暂且搁下,日后再慢慢与他算账。
      吃吃问他:“王公子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王安楚摸着折扇道:“不过问问公主殿下的打算。”
      我瞧了念念一眼,待她退回去后,对着王安楚道:“本宫势必要带你们离开的。”
      王安楚道:“若我猜的不错,殿下忧心的,是彬州州官对殿下瞒下了这件事。”
      我点点头:“本宫现在该是个烫手山芋才是。”
      “江安王首攻稱州,是顺势而为。”王安楚合扇一下一下敲着手心道:“稱州有难,彬州不救,常理来讲,便该早些对殿下言明厉害,甚至主动护送殿下离开。可如今不仅没有如此,反而将此事瞒得严严实实,丝毫不提让殿下离开的念头。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
      吃吃接道:“两种,反骨,墙头草。”
      王安楚愣了一愣,看着吃吃的目光中满是钦佩:“不错。”
      我板着脸瞅他,回头让念念给做个小人,我要贴上王安楚的名字,扎他,省得他觊觎我的吃吃。
      白贺之道:“故此,殿下才更该见州官一见,瞧瞧他是生了反骨,还是墙头草。”
      王安楚点点头:“前邻稱州,后有洛州,此地说安也安,说危也危。江安王打了一招妙棋。若是生了反骨——”
      郑晗旸收到他的目光,顿时了然:“先斩后奏。”
      “只是……”蓉蓉起身道:“这反骨是生在一人身上,还是一州身上?”
      我叫了下念念:“你去找韩承灏,让他在本宫与州官议事之时,控制州官府。”
      父皇曾说,手下无人可用时最可恨。我现下晓得了,正寻思着,就听王安楚躬身捧袖道:“去守城兵防探口风的事就交给在下吧!”
      我应了,起身准备回去换身衣服,结果听白贺之道:“殿下不必担忧,我等所思之事,陛下未必不知。”
      这倒也是。我点点头:“多谢。”
      吃吃一直瞧着他走出去,回过头眉眼弯了弯道:“白家发迹稱州,自百年前至今,举族未曾有迁。如此情形,他还能记挂着殿下,出言安慰,也是有心。”
      我家吃吃心善,说什么都对。
      况此番与我想到了一处,应了那番话“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心中喜滋滋的,打算改日定要与念念得意一番。
      现下更是表现自己的好时候,我含情脉脉地瞧她如画的眉目:“父皇曾教导我,要知恩图报。本宫会将他这份心思记着的。”
      我回头给二哥引荐一下。
      吃吃双眼微眯地回望过来,我娇羞地嘤咛一声,掩面戳她,却戳了个空,抬头便见她眼眸清凌凌的,将我的绵绵情意砍了个精光道:“殿下不是要去会一会那彬州州官么?”
      我委屈地颔首,吃吃道:“我与殿下一同去。”
      此行吉凶难料,我正要拒绝,吃吃便道:“我方才递了帖子要去拜访,回信虽然还未到,但也不过几刻钟的事。”
      我无法,只好与她一同去了。
      此番来得匆忙,州官也有些始料未及,出来接时,还穿着常服。
      我说笑了几句,便和他同往大厅走。
      刚坐上主位,念念便与旁边府上的女眷说了几句,不多时,几扇屏风被搬上来挡在我前头。
      吃吃与郑晗旸分立左右。
      那州官见礼过后,我便直截了当问他:“稱州当下战事如何了?”
      他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与我游刃有余地打了一手好官腔,说了一大堆挑出来无非四个字:“下官不知。”
      我当即就想转过屏风去踹他,被吃吃拦住了。
      吃吃冲我摇了摇头,似是有话要讲,碍于人前,不好直言。
      父皇讲究以理服人,服不了就打服。我笑道:“大人不愧学富五车,竟能说得如此头头是道,令本宫不由心生佩服。”
      那州官竟还觍着脸道:“公主殿下谬赞了。”
      念念递来茶碗道:“小心烫。”
      我的好念念,还是你最懂本宫的心思。
      我垫着手帕接过来,转出屏风朝他兜脸摔过去:“谬赞你奶唔——”
      念念捂着我的嘴巴眼神拼命示意,小声道:“殿□□统体统!”
      那州官被烫了也不敢叫喊,瑟缩了一下,又乖乖跪着。我依着念念的意思住了嘴,趁她不注意,一脚对着那州官踹过去,心头才总算解气。
      吃吃将我拽过去,面向那州官冷着脸道:“你还知道谬赞?可见这圣贤书是没白读。朝廷令你在此做官,你可知‘官’作何讲?”
      我瞅着他虽然跪着,却没半点惧怕的意思,心头又是一阵窝火。吃吃道:“今日便让我这个小女子给大人讲讲,什么叫做官!王藻《礼》注云:‘官,谓朝廷治事之处也。’官,亦有以上治众之意。小女子虽不知大人平日里治事之能如何,但以小见大,大人在此事上尚可糊弄公主殿下,焉知不在大事上糊弄当朝天子!”
      他闻言立刻扑倒哭喊道:“殿下!殿下!这位姑娘此言句句诛心呐!下官人小位低,却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念头想要糊弄陛下啊!”
      “哦。”我走过去蹲下,看着他的头顶道:“大人此言便是,我不过是个公主,人微言轻,故而可以糊弄?”
      他立即举手发誓道:“天可明鉴,下官绝无此意!”
      “那本宫问你,你为何言辞闪烁,花言巧语?”我站起来,学着父皇平日里看人时的轻蔑样子道:“江安王谋反,本是孤军难立,你不该时刻关注军情,但有机会,凭借地利之便助稱州将反贼一网打尽?”
      “还是说——”我拖长了调子,看他终于有些害怕起来,才继续道:“你与江安王,有什么私交?”
      这下,他是真磕在地上了,连连道:“殿下容禀!此番江安王来势汹汹,稱州不过三天已然频发求援,可这守城之兵未得天令,不得擅动。彬州虽说距离稱州不远,但殿下莫忘了,彬州背后就是洛州。洛州之东紧邻慈朱与伏厥两国啊!”
      此番言语真诚,澄清理由的同时,不忘说句稱州守军的坏话。只是“未得天令,不得擅动”不敢苟同,我虽不带兵打仗,不上朝议事。可父皇与我讲的那些故事中,从来没有此说。
      我听到吃吃咳了声,回头听她道:“殿下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说着吃吃便上前与念念一同扶住我道:“今日殿下身体不适,先回去了。小女子见识短浅,口出妄言,还望大人莫要挂心。”
      州官闻言道:“哪里哪里,姑娘所言亦是因着一片为国的拳拳心意。殿下身体要紧,下官恭送殿下。”
      回到住处后,诵诵很快带来王安楚的消息,这彬州州官现下就是在观望。
      若是江安王败了,他也无大过。若是江安王胜了,却保不齐他会不会将我与其他人给交出去。
      此外,二哥还在洛州。
      一旦慈朱伏厥反了,二哥首当其冲。这边又有我与官家小姐公子们被江安王从稱州拦住。
      听州官提起来时,我才有些明白,王安楚所谓“前邻稱州,后有洛州,此地说安也安,说危也危”的话。
      如此看来,江安王倒的确打了一招妙棋。
      不过白贺之说得不错,我们想到的,父皇也会想到,我不该太过担忧。
      王安楚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还叫诵诵给我带了句话:“慈朱伏厥暂无异状。”
      我有些奇怪,但无异状总好过有异状,便也不多想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