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车子刚出小城就被拦住了。
      我听到马嘶鸣的声音,掀帘一看,驾座已换了人。我拔下簪子朝那人后颈刺去,却被对方拿住手腕一折一搡,整个倒进车里。
      那人抄出匕首扎在马臀上,马儿立即狂奔起来。
      有人站在了马车顶上,我扶着坐好,就见马车顶被拆了,诵诵跳下来,和驾车的人短兵相接,招式看得我眼花缭乱。
      这时不知从何而来一支飞箭,破风凌厉。诵诵被那人缠住不得脱身,生生受了这箭。
      我几乎目眦欲裂,站起来高喊道:“住手!”
      一阵长啸之后,对方几人迅速收手后退。
      我瞧着从旁得得过来一匹枣红马,上头坐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手中挎着一把弓,勒马停在黑衣人后,捧手道:“得罪了。”
      我扶着诵诵问他:“你是何人?”
      他顿了一顿道:“克尔泉是我妹子。”
      我晓得了,问他:“先前小舟上的人,安在?”
      诵诵的呼吸虽极力压着,我还是听出来不对,这时对面那人又道:“公主殿下若是想见,更该随在下走一趟了。”
      “可。”我看了眼诵诵道:“你找大夫与她看伤。”
      诵诵低语道:“殿下不可,奴婢不碍事。”
      我摇摇头:“他们蓄谋已久,本宫到了这地步,总该知道谋的是什么,不济也该清楚谋事的有哪些。”
      有个人走过来,马上那人道:“公主殿下不必紧张,请裹此布。”
      一共两条,诵诵接过黑布给我蒙上,另一条大概是她的。
      接着有人过来引路,那边道:“请。”
      他们备了辆马车,里头不知道放得什么香,味道清清淡淡的,人一闻,就昏不知事了。
      我醒来是在傍晚,克尔泉推门而入,招呼身后婢女放下几盘吃食,转身见我醒了,便是一笑:“看来刚刚好。”
      我一见她,就想通了许多事,譬如为何我来找二哥回去时会被拦下,只是有些还是不明白:“本宫若是不来找二哥呢?”
      克尔泉摇摇头,捻起一块炸豆糕吃着:“公主殿下与二殿下亲厚,怎会在得了金箭头后还安坐流舫,南下游玩呢?”
      “你知道?”我万分诧异:“你如何会知晓?”
      “这可是哥哥亲自做得炸豆糕,殿下不吃吗?”克尔泉啜了口茶水,留下几块,又转战瓜子酥:“我去的比公主殿下见得要早。”
      “你见过那具尸体?”
      克尔泉点点头,忽然笑了一下,留下几块瓜子酥,拍拍身上的碎渣,站起来:“公主殿下不饿吗?”
      我闭了闭眼,问道:“念念他们呢?”
      “马上就来,不过诵诵身手太好,只能和韩承灏一样关起来了。”克尔泉说着迟疑了一下,“殿下是在生气?”
      我看向她:“没有。”
      “是觉得被我出卖了?”
      “不,是本宫识人不清。”
      过了会儿,有人敲门,克尔泉起身喊了声:“进来。”然后与我道:“公主殿下看来不高兴见我,我便走了。”
      念念等人走后,合上门,走过来,不顾我的询问,仔仔细细检查了我一番,才松了口气。
      我颇为无奈:“早说了无事,你怎么样?”
      “奴婢无事。”念念说着有些恨道:“没料到自小当作姊妹的人这般狼子野心。”
      我拍拍她的手,心里也不免难受:“毕竟非我族类。”
      想来还是我的吃吃好,虽然对我没有好言语,但至少是不会为着什么算计于我的。
      翌日,我与念念在院子里探路,恰恰碰到克尔泉的兄长,他正拿着一提荔枝,见面就道:“听克尔泉讲,公主殿下极爱荔枝。”
      念念接过荔枝,我又想起昨日克尔泉说的话来,不由狐疑,这厮,该不会是心悦我吧?那可不成,我心中已有了吃吃了——“诶哟念念你掐我作甚?”
      “……公主殿下不要误会,我原是要送给克尔泉的。”那厢摆摆手,忽而一顿问我:“吃吃?”
      我掩面无语,简直想一头撞死,拉着念念转身就走。
      走到半路,我想起一件事,问他道:“你何时放本宫回去?”
      他微微一笑:“这事不急,现下在伏厥境内,我说了也是不算的。”
      “伏厥?”我不过睡了一觉,何以就到了伏厥?我立即怒道:“慈朱和伏厥未有冲突,这是你们的圈套!”
      他眯了眯眼真正笑起来:“克尔泉说得不错,公主殿下的确不是个傻子。”
      你才傻子,你五服之内皆是傻子!
      别以为我听不出你在骂人。
      “过奖过奖。”我学着父皇平日里嘲讽大臣时皮笑肉不笑道:“慈朱的王子公主都在伏厥待着,两国关系看来匪浅。”
      他愣怔了一瞬,旋即笑道:“小国寡民,不联合不足以震慑卧榻啖肉之饿狼。”
      “呵。”我十足十地冷笑了下,“作妖。”
      躺在榻上时,我想,慈朱和伏厥想必不仅仅是以我换些眼皮子底下的浅薄利益。
      现下无人知晓我在此处,人人皆知大煦的公主殿下带了一帮子佳人才子游舫作乐。唯一知晓的,也只剩下二哥。
      我脑子醒了大半,二哥来此是以大煦之名与慈朱结好,并讨伐伏厥的。
      二哥若是知晓我落到伏厥,必然有所掣肘,但未必不会查到慈朱王子身上。于慈朱和伏厥,这也不过一时便宜。
      究竟他们打得什么盘算?
      若是,若是慈朱伏厥联合了大煦的什么人呢?
      我一阵心惊,这可是通敌叛国的大罪,谁会这般大胆?
      我睡不着了,起身把念念晃醒,让她陪我坐着。大概是有人陪着,我倒是有些瞌睡了。
      第二日,克尔泉她哥带了伏厥王来接我,伏厥王是个色胚,瞧着我的眼神叫人恨不得把那双招子给他挖下来。还是克尔泉她哥说了几句,他才收了眼。
      是个没脑子的,看来主谋逃不开慈朱的狼子野心。克尔泉她哥不定联合伏厥,有自己的小算盘。
      往近一步想,这种小算盘便只能是慈朱国内的事情。一瞬,幼时父皇与我讲的那些强将造反,诸王纷争,储位交替的可怕故事全涌上心头。这样看来,我便是受了无妄之灾,做了别人想要垂钓下河的饵。
      我不免看了克尔泉她哥一眼,他正说到以我作为要挟和二哥换了条件,现在要放我回去,韩承灏和诵诵也被放了出来。
      韩承灏重伤,由念念负责照看,诵诵伤口明显没好,动作犹有滞涩,负责跟着我。来时人不算多,可走时只剩下四个。
      我是个公主,我是个记仇的公主。
      父皇曾与我说,善谋者,有亏在前,不吃大亏,纵使吃了,之后也必然千百倍报复回去。此事不可能善了,尤其是伏厥王和克尔泉她哥,他日最好别犯在我手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