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狱内女囚自缢案
      Chapter 2
      
      通常来说,侦查人员接到报案来到案发现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判断案件性质,有些案件会用一些犯罪行为来掩盖另一种犯罪行为,有的会将他杀伪装成自杀。
      像是陈凌的这种死法,别说是陆俨和薛芃了,就是冯蒙也没见过。
      
      不管是是自缢还是他杀,为何要先缝合口唇呢?
      所有人心里都落下同一个疑问。
      
      因为是在监狱宿舍里发生的案件,囚犯的人身行动得到限制,在休息之前宿舍的门都会锁上,外面还有管教民警值夜,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有第二案发现场,或是有外人潜入作案的可能。
      
      据狱侦科小刘说,在发现陈凌的尸体之后,宿舍里进出过很多人,不仅有住在这间宿舍的另外四名女囚,还有管教民警、狱医和急救人员。
      而且管教民警和囚犯都有顺手扫地和整理房间的习惯,当时就有女囚拿着笤帚清理地面上的污渍。
      
      这边,薛芃和孟尧远正在用静电吸附器,提取宿舍地面上的足迹。
      陆俨一边看薛芃和孟尧远操作,一边想,以陈凌这种死状,当时在场的囚犯见了应该都非常惊慌才对。
      在慌乱之间能想到施救倒是不奇怪,在事后情绪稳定下来想到整理房间也不奇怪,可是为什么会在大家最混乱且忙着救人的时候,顺手清理地面呢?
      
      思及此,陆俨问小刘:“当时清理地面的人是谁?”
      小刘说:“好像是今天的值日生,叫李冬云。”
      
      另一边,几人采集完足迹之后,冯蒙很快开始分配任务,除了用记录和拍照来“固定”现场,还要进一步提取痕迹物证。
      从陈凌脖子上解下来的麻绳,就放在陈凌的枕头旁。
      程斐正在拍照,薛芃则拿着多波段灯在床上缓慢搜寻,通过不同的特种光源,试图找出肉眼在自然光下难以发现的痕迹。
      
      就在薛芃小心取证的时候,陆俨也听小刘讲述完大概案发经过。
      
      住在这间宿舍一共有五名女囚,清晨到了起床洗漱的时间,宿舍里其它四名女囚都已经相继起身,可陈凌却迟迟没有动静。
      临近陈凌床位的女囚就去叫陈凌起床,谁知走近一看才发现陈凌双目紧闭,脖子被麻绳缠绕,嘴唇还被棉线缝上了。
      
      一声尖叫后,其它女囚也纷纷上前查看究竟。
      
      小刘说,陈凌被发现的时候是仰卧在床上的,脖子上捆绑着一条粗麻绳,麻绳的一端就系在上铺的床头杆上。
      这种吊死姿势大家都没见过,有悖过去的认知,而且她当时身上还是温的,其他女囚都以为她只是休克,所以立刻把人解下来进行施救。
      
      陆俨皱了下眉,问:“陈凌生前和其他女囚的关系如何?”
      
      小刘想了下,说:“因为陈凌身体不好,经常胃疼,还要定期去找狱医拿药,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待着,其他几个女囚也会比较迁就她。她话很少,也没见她跟谁大小声过,不过就在前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和同宿舍一个女囚起了口角,还动手了,吓了所有人一跳……”
      
      身体虚弱,有胃病,不爱说话,经常一个人,性格偏内向、孤僻。
      陆俨快速抓住这几个关键信息,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几个疑问。
      
      既然经常找狱医拿药,就说明胃病不轻。
      通常有胃病的人胃口都不会太好,疼的厉害了浑身使不上力,连腰都直不起来,长此以往体质也会偏弱。
      
      而且陈凌看上去很瘦,不像是力气大的人,在打架上必然不占优势。
      那么又是什么事会突然刺激到她,跟人动手呢?
      还把所有人吓了一跳,这说明陈凌很少动气,这是一次突发事件。
      
      还有,不管陈凌是自缢还是死于他杀,要在深夜将绳索绑在上铺的床杆上,这番动作一定要非常轻,否则会惊扰到其他女囚。
      而且不管是他杀还是自杀,不管下针的是陈凌自己还是凶手,既然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多一道手把嘴缝上呢?
      这样做除了加深皮肉之苦,还能有什么寓意?
      
      最主要的是,无论是缢死还是缝合口唇,陈凌都不可能毫无痛觉,就算同宿舍女囚都睡着了,也有被这番动静惊醒的可能,难道前一夜就没有人听到什么?
      
      陆俨很快将疑问道出,狱侦科小刘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没人听见,她们几个都说昨晚睡得很沉,其中一个比较浅眠的,还说已经很久没睡的这么好了……”
      
      很久都没睡得这么好了?
      如果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还可以说是偶然,但是同宿舍四人都说睡得很沉,这点就非常可疑。
      
      陆俨了解完基本情况,很快就让方旭和李晓梦跟着小刘去一趟狱侦科,先去拿一份住在这间宿舍里的女囚资料。
      与此同时,陈凌床边的初步痕迹取证已经完成,法医季冬允和法医助手进场,准备提取生物物证和初步尸检。
      
      就尸体而言,这具尸体十分“新鲜”,身体已经形成尸僵,而且遍布全身,但是还没有达到高峰。
      尸体温度比正常人体温度低了十度,按照现在的环境温度推断,陈凌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零点到一点之间。
      
      陆俨走到法医助手旁边,见季冬允正在检查陈凌的面部,又将她的眼皮掀开,说:“面部呈窒息征象,两眼瞳孔等圆,眼结膜明显充血,并且有散在性出血点。鼻下和口角有少量唾液斑痕和血迹。血迹里有咖啡色物质……”
      
      季冬允话音一顿,等法医助手提取了血迹和唾液斑,他又用手套沾了一点,在手指上搓了搓,试图进一步辨别。
      陆俨这时开口了:“死者生前经常胃疼,还会定期跟狱医拿药。”
      
      季冬允恍然:“如果是这样的话,死者生前很有可能患有严重的胃溃疡,不过确切结果要等尸检鉴定过后才能知道。”
      
      陆俨点了下头,目光一瞥,看向不远处的薛芃。
      薛芃刚好从陈凌的抽屉里翻出一个药瓶。
      
      薛芃看着药瓶上的字迹,说:“药瓶上的日期是本月十五号开的,也就是说七天前陈凌找狱医拿过药,数量有十四颗,一天服用两颗,刚好是一星期的量。”
      薛芃拧开瓶盖,往里看了一眼,随即转头看过来:“这里面的药片少说有十颗,看来陈凌停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薛芃语气很淡,态度也十分的公事公办,只是眼神刚和陆俨对上,不到一秒就滑开了,又开始检查其它物证。
      
      季冬允接道:“如果有严重胃溃疡,胃疼会在饭后半小时出现,还会有呕血现象,血液中会有深棕色变性血块。就现场来看,死者应该是在死亡之前呕吐过一次。”
      
      陆俨应了一声,不再多言。
      
      狱内备药一般都是按次数给,陈凌却能一口气拿到这么多,要么就是受到照顾,有“特权”,要么就是外面有人托关系送进来,让里面的人转交给她。
      
      在这以前,陆俨也触过患有多年胃溃疡的病人,初期症状并不明显,随着时间越长,症状加重,痛感会越来越强,并且很规律,不进饭后会胃疼,有时候还会在夜间从睡梦中疼醒。
      显然陈凌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可她又主动停药,这样做只会加重她的症状。
      这种停药的举动,是不是意味着陈凌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
      
      陆俨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幅场景。
      
      那是在一片黑暗中,四周很安静,其它几名女囚都已经睡着。
      陈凌在床上翻过身,扒在床沿呕血。
      那些咖啡色血迹流到地上,有的还沾在她的面颊上、囚衣、枕头和床褥上,而且散发着腥臭味。
      
      陈凌刚刚呕吐完,很是不舒服,她缓了很久,然后就从枕头下拿出针和线,一手固定住嘴唇,另一手将针刺激肉里。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按照逻辑推断,如果陈凌是自己缝合口唇,比较大的概率会随手将针线放回到枕头下,没必要再下床,特意将针线放进抽屉或是柜子里。
      反过来,如果是他杀,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已经将针线拿走,趁机销毁,或是放在其他人的物品里,栽赃嫁祸,反而是塞在陈凌枕头下的可能性比较低。
      
      当然,不管是自己缝合还是他人,嘴唇上的肉没有固定点,要缝合就必须要用另一只手扶住,那么陈凌的嘴上就会留下指纹、皮屑和油脂。
      除非戴手套操作,那就另当别论了。
      
      就在陆俨沉思的当口,季冬允已经检查完陈凌勃颈上的马蹄形缢沟,就初步尸检判断,应该就是枕头边发现的麻绳造成的。
      
      陆俨一抬眼,见季冬允和助手已经开始搬抬尸体,让尸体侧卧,露出后背。
      季冬允按压背后的皮肤,检查上面的尸斑,一边口述一边让助手做记录。
      
      因为尸体的姿势变了,枕头也有一大块空了出来,露出上面的圆形凹痕。
      薛芃注意到了,很快唤了一声:“程斐。”
      程斐立刻端着相机跟薛芃走上前。
      
      像是枕头这种棉质或是针织物,很难提取痕迹,残留在上面的往往是血迹、皮屑、汗液等。
      果然,薛芃用紫外线光源在枕头上仔细寻找,只发现一些微量物证。
      
      就在薛芃正准备将枕头装进证物袋时,陆俨也靠近一步,低声道:“等一下,先看看枕头下面,小心。”
      薛芃一顿,随即动作很轻的将枕头缓慢掀开一角,很快露出一个棉线捆,上面还插着一根针,而且针和棉线都沾着血迹。
      
      薛芃和程斐都是一顿。
      程斐很快拍照记录,薛芃等法医助手提取针头上的血液样本,将针线装好,再一抬眼,刚巧撞上陆俨的目光。
      
      这次,是陆俨先移开视线,说话的对象却是季冬允:“我曾经见过两次自缢死亡的现场,不过那两位死者都是常见的悬空式正位缢死。听狱侦科的人说,陈凌的尸体被发现时是以仰卧姿势躺在床上,绳索就吊在上面。像是这种姿势,有没有可能是他杀之后再伪装成自缢?”
      
      季冬允接道:“其实仰卧姿势也可以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像是站位、坐位、跪位、蹲位或是俯卧,这种非典型缢死虽然少见,下坠力也各不相同,但事实上,只要在重量上达到拉紧绳套,压迫血管,使之闭塞的效果就可以了。”
      
      陆俨下意识皱了皱眉:“也就是说,不是姿势决定的,而是重量。”
      季冬允:“可以这么说。压闭颈静脉只需要两公斤,颈动脉差不多三点五公斤,压闭椎动脉和气管差不多十五六公斤,而这些非典型缢死无论是哪一种,坠力最低也会超过体重的百分之十,完全满足机械性窒息的条件。”
      
      陆俨没再接话,转而想到一个可能性——或许,陈凌事先了解过这种仰卧式缢死?
      
      显然,陈凌并不是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有些人会在短暂窒息和休克中寻求异样的快感,往往在睡前用绳索勒住自己的脖子。
      但勒死和缢死不同,缢是有重量垂坠的意思,而勒就是靠外力勒住,如果是陈凌自勒,那么当她昏迷休克之后,双手就会自然松开,等到几分钟后就会恢复意识。
      
      如果陈凌是这种人,没必要把自己的口唇缝合上,“缝合”这个动作似乎就意味着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
      也就是说,陈凌可能知道这种仰卧式自缢,可以达到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目的,否则她完全可以换一种更有把握的姿势。
      
      当然,这些推断都是建立在假设陈凌是自缢的前提上。
      
      想到这里,陆俨又朝四周看去,见孟尧远正在检查其他女囚的私人物品,仿佛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正在和冯蒙商量。
      
      冯蒙表情严肃,盯着那一小袋东西看了半天。
      陆俨走近几步,冯蒙将小袋子交给他,说:“你看看。”
      
      陆俨观察着小袋子里的药片形态,又倒出一颗放在掌心上观察,通过经验推断大概方向:“可能是海米那。”
      很轻的几个字,但在场几人眼色都变了。
      
      海米那就是一种有安眠成分的管制类药物,也是前些年流行的新型毒品。
      在缢死案件中,有小概率事件是将他杀伪装成自缢,凶徒在作案时为了防止死者剧烈挣扎,通常都会先用安眠药令死者入睡。
      虽然眼下还不能肯定这两者之间是否有联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间女囚宿舍牵扯了不止一桩案件。
      
      孟尧远很快将小袋子装进证物袋,做好标记。
      陆俨也跟顺着字迹,看到记录上清楚地写着一个名字:李冬云。
      
      又是李冬云?
      在发现陈凌的尸体之后,拿着笤帚清理地面的也是她。
      
      陆俨沉思片刻,转而走向七号房的门口。
      按理说这个时间,方旭和李晓梦应该已经将资料拿回来了。
      其实只要仔细研究囚犯的资料,再检查一下现场,大多数情况下,就应该就能判断出陈凌的死有无可疑,进而锁定相关嫌疑人。
      可如果真这么简单,狱侦科完全可以自行解决,今天之内就可以“结案”,根本没必要申请协助。
      
      陆俨正想到这里,方旭和李晓梦回来了。
      方旭从袋子里拿出资料:“陆队,资料拿到了。”
      陆俨点头,刚要接过,却见两人神色有异,欲言又止。
      
      陆俨问:“怎么了?”
      
      两人对视一眼,李晓梦小声说:“是这样的,我们见到了住在这儿的几个囚犯,也要了一份狱侦科做的笔录,还补充了几个问题,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其中有一个囚犯,听我们是市局过来的,突然就追问我们刑技实验室是不是也来人了,又问……”
      说到这,李晓梦下意识朝里面望了一眼,清清嗓子,把声音压得更低:“又问痕检科的薛芃是不是也来了。”
      
      薛芃?
      陆俨动作一顿,下意识侧过身,望向屋里。
      
      薛芃仍在取证,她就蹲在地上,仔细检视着陈凌的私人物品。
      阳光从窗户外透进来,刚好落在薛芃的背上,将身上的防护服照的有些透明,蒙上了一层金色。
      
      恰好这时,薛芃感受到外来的视线,抬了下眼,隔着半间屋子,刚好看到站在门外三人。
      就算薛芃再迟钝,也能感受到三人的目光指向。
      
      薛芃狐疑且缓慢的略过方旭和李晓梦,最终看向陆俨。
      双方都戴着口罩,虽然看不清彼此的全部表情,却依然能从眼神中窥见一二。
      
      安静了几秒,薛芃扬起眉梢,隔空询问。
      ——你在看什么?
      
      只是陆俨下一秒就挪开目光,转过身用后背阻挡薛芃的视线,与此同时,心里也埋下疑问——问起薛芃的女囚似乎对公安机关和狱侦科的程序有些了解,只是她为什么会知道薛芃在市局的痕检科呢?是彼此认识还是……
      
      只是想归想,陆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边翻看档案,一边问李晓梦:“那个女囚叫什么?”
      正好翻到一页,李晓梦看见了,指着说:“哦,就是她……方紫莹!”
      
      方紫莹?
      陆俨瞬间愣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1、本章提到的静电吸附器:就是在地上铺一层塑料薄膜,薄膜上有金属层,然后打开静电吸附器,薄膜上就会产生高压静电,将地面上的灰尘吸附上来,那么足迹就会完整的在薄膜上呈现,再进一步拍照和记录。这只是提取足迹的其中一种方式。
    2、多波段灯:有不同波段的光源,比较常见的是紫外线,有些痕迹肉眼难以发现,比如足迹,用多波段灯照明,就比较容易看到了。就算现勘技术越来越发,这种灯也一直在用。
    3、室内现场取证顺序:先门口取证,比如锁上的撬压痕,门口的足迹,然后是地面和一些表面比较容易先消失、破坏的证据。否则要是一开始就直奔尸体和屋子最里面翻找,这一路上的表面证据就会被来来往往的技术和法医转移、破坏。
    同理,法医进场在技术之后,这和一些影视剧演的也不一样。法医接触尸体,过程中会影响其它物证,要尸检就要挪动尸体,也会改变尸体上的痕迹物证和生物物证,所以在刑侦之后,技术先进场做事,最后才是法医。
    4、痕迹物证归痕检:手印、足迹、唇纹、耳廓痕、牙印,还有器械痕迹、枪弹痕迹、车辆痕迹、纺织品和开锁痕迹等。
    生物物证归法医:各种“液体”,血迹、汗液、尿液之类的,还有毛发、皮屑,跟生物有关的等等,花粉、真菌、昆虫也都算。
    我记得《法证先锋》里面,法证连生物物证都负责提取,法医到现场只是负责尸检?
    这在大陆是分开的。只是经常会发生痕迹和生物物证重合的情况,比如一块沾了血的毛巾。血是生物物证,毛巾是痕迹物证,这时候痕检和法医就要商量提取顺序。
    好啦,红包继续~
    ……
    感谢在2020-09-21 12:00:00~2020-09-22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黛黛家的小火火 30瓶;妧沅 3瓶;na 2瓶;嘿、yeasi、夏天的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