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

      犯罪现场一
      
      狱内女囚自缢案
      Chapter 1
      
      虽说两人都开了口,可僵局非但没有打破,反而比刚才还要诡异。
      
      按理说,薛芃平日里话就不多,对人也是淡淡的,她对陆俨的态度也算符合她的一贯人设,可就是那语调,那眼神,在细微处总有点不一样。
      别说是冯蒙和孟尧远了,就是方旭也琢磨出点味儿。
      
      幸而陆俨没打算一直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很快就挪开眼神,非常平静的对冯蒙说:“冯科,在大家进去之前,有些事我想先和您沟通一下。”
      冯蒙点头:“哦,应该的,那咱们就去那边聊吧。”
      
      两人很快走开十几步,来到十几步外一棵大树下。
      
      陆俨站定,表情淡漠,阳光透过树叶筛下来,洒在他身上,说话时他的嘴唇浮动很小,话不多,却很谨慎。
      “来的路上,我和狱侦科电话沟通了一下现场情况,这案子有点棘手,今天恐怕要多辛苦各位了。”
      
      对现场勘查来说,最怕的就是这么几种情况,一种是年代久远,追溯尸源难度大,证据也损失殆尽,一种是现场环境恶劣、复杂,会无形中加大取证的工作量,而且容易有疏漏,还有一种就是人为破坏严重。
      今天的案子事发大概在凌晨,地点是囚犯们的宿舍里,不是在野外,更没有遭遇水、火、泥沙等不利因素,加上狱侦科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就打报告给公安机关,没有浪费取证和破案的黄金时间,起码前两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冯蒙跟着问:“陆队的意思是,现场被破坏过?”
      陆俨点头:“听狱侦科的意思,囚犯在通知教管民警之前,曾经接触过死者,而且当时还清理过现场,后面也进出过很多人,有些痕迹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
      
      冯蒙听到陆俨的转述,神情逐渐凝重。
      冯蒙自然也能感觉出来这个案子不同寻常,就算陆俨和冯蒙过去打配合的机会不多,或多或少也听过冯蒙的故事,他是刑技里“直觉”最准的痕检,而这种“直觉”都是经验得来的。
      
      陆俨侧过身,选了一个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压着嘴型说:“我想,或许冯科跟我一样,都嗅到了一点东西。”
      
      冯蒙注意到陆俨的动作,说:“狱侦科请外援,本身就比较少见,而且还来的这么急,不像是狱侦科的作风啊。”
      
      陆俨:“书面文件做得很‘干净’,只提到有一名死者,没有提及和其它犯罪组织是否有牵扯。而且这次现场环境特殊,反复来回取证也不现实。”
      
      陆俨是话里有话,有些意思也不方便说透。
      
      按理说如果只是监狱内死了一名囚犯,狱侦科完全可以按照过去经验和处事手法自行解决,根本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所以要么就是这名死者身份特殊,要么就是死因太过蹊跷,或是有其它不便明说的牵扯,狱侦科亲自下场有顾虑,这才找了外援。
      
      冯蒙也是明白人,很快应了:“陆队的信息对我们很宝贵,你放心,薛芃和孟尧远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学生,早就独当一面了,有他俩在,不会出岔子。”
      
      ……
      
      另一边,薛芃的目光正不经意的瞟向陆俨和冯蒙的方向,只停留了一秒,就波澜不惊的收了回来。
      这番小动作却被触觉敏感的孟尧远看进眼里。
      
      正巧方旭被人叫走,孟尧远便趁机问薛芃:“我说,你有点不对吧?瞅什么呢?”
      薛芃神情如常,不回答也不反驳。
      
      孟尧远从她的表情中窥不出一二,跟着又问:“你跟这新来的陆队……认识?还是打过交道?有过过节?还是说……”
      
      薛芃眼皮子都不带眨的:“这些会影响到我的专业么?”
      “哦,那倒不会,就你的专业素养……”孟尧远接了半句,转而又觉得不对,“咦,等等,这么说,是让我猜中了?”
      
      薛芃不接话,从后备箱里拿出她的铝合金工具箱,放在脚边。
      
      孟尧远看了看薛芃的动作,又看向树下的陆俨和冯蒙,嘴碎道:“你说,他们聊什么呢,好像挺严肃啊……这都到了大门口了,这位陆队怎么也不着急啊?”
      
      薛芃起身道:“还能聊什么,这里除了他,所有人都合作习惯了,他应该是想在进场之前先沟通好,省的待会儿指挥的时候出丑。”
      
      这话倒是不假,今天在场的不论是记录人员、技术人员还是法医,大家在现勘任务上配合的多了,彼此之间有足够默契,出入现场不仅快速而且保质保量。
      
      要说“初来乍到”也就陆俨一个,可他今天不仅是刑侦支队的副队长,还是现场勘查的总指挥。
      最主要的是,陆俨今天刚上任,还没来得及和各部门同事沟通,就接到狱侦科递过来的手续文件,也就只能赶在进去之前,抓紧时间对一下工作重点。
      
      薛芃说的情况,其实孟尧远也心里有数,可她偏偏用了“出丑”二字。
      孟尧远反应迅速,很快来了个“同气连枝”:“嗨,默契这玩意儿提前聊也没用啊,都是靠经验磨出来的,多大官职都不管用。”
      
      薛芃却没接这茬儿,朝后面看了眼,就把话题带开:“对了,今天是陈法医还是季法医,怎么没见到人。”
      孟尧远一转头,扬起下巴:“这不来了么。”
      
      说话间,从入口处开进来一辆车,很快走下来三人,两男一女。
      率先下来的男人身材精瘦,皮肤偏白,唇色偏浅,脸上带着一点倦色,正是法医科的季冬允。
      
      季冬允迎着太阳眯了下眼,先向四周扫了一圈,略过刑侦支队和树下两个男人,随即看向薛芃和孟尧远。
      隔着一段距离,孟尧远抬手示意,薛芃微微笑了。
      
      等季冬允走近了,孟尧远问:“刚出差回来?我还以为季法医会休息半天。”
      季冬允笑道:“本来是想找机会打个盹儿的,但听说这案子狱侦科很重视,一早就递交了文件,要求协助,我一听就来精神了。”
      
      话落,季冬允又问薛芃:“家里的事处理完了?”
      薛芃:“嗯。”
      
      这时,陆俨和冯蒙走了回来。
      陆俨个子本就高,人又结实,刚走到跟前,几人便一同感受到无形的压迫感,加上不了解他的脾气性格,一时间全都沉默了。
      
      陆俨站定,率先道:“季法医,你好,我是陆俨。”
      两人握了手,季冬允笑道:“陆队,你好。”
      陆俨:“今天要辛苦你了。”
      季冬允:“应该的。”
      
      又是两秒的沉默。
      陆俨不再多话,跟冯蒙点了下头,很快走回刑侦队伍。
      
      薛芃只用余光扫了一眼从地上掠过的影子,便垂下眼一言不发,接着就听冯蒙将刚才的情况转述一遍。
      简而言之,今天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很有可能没机会再返场,绝不能留尾巴。
      
      另一边刑侦队,陆俨已经折回。
      正在闲聊许臻、方旭、李晓梦等人立刻站好,等待陆俨发号施令。
      
      说实话,大家在这里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都来到大门口了却站在外面看风景,真有点吊人胃口。
      陆俨将几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开口时语气很淡:“我知道,或许各位的现勘经验都比我丰富,有些事不用我说你们也懂,但是在进去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三条原则——‘手揣兜,睁大眼,闭上嘴’。这里不比其他现场,里面人多眼杂,而且现场已经被人为破坏过,这个案子的难度已经增大,咱们任何一个小失误,都有可能令情况变得更复杂。最主要的是,咱们是以协助的名义过来的,有些尺度一定要注意,切勿越权,避免矛盾。”
      
      陆俨一番话落下,方旭几人立刻挺直腰板,不敢怠慢。
      而另一边,冯蒙也刚好讲完话。
      
      陆俨侧身时,和冯蒙的眼神对了一下,不约而同的迈开腿,两队人马一同朝监狱大门进发。
      
      ……
      
      进了女子监狱的地盘,按规矩要做一些登记和交接手续。
      狱侦科派来的接待员小刘早已等在里面,见到陆俨一行人,立刻迎上来,一边引路一边交代事发经过。
      
      就在今天清晨,差不多到了囚犯该起床的时间,七号房突然传来呼救。
      
      管教民警赶到时,见七号房的囚犯全都围在一个床位面前。
      进门一看,发现其中一名叫陈凌的女囚,已经死在床上。
      
      因为陈凌死状可怖,现场痕迹有扩散,当时围在床边的囚犯和陈凌的尸体均有接触,其中还有两名女囚进行过施救,不仅自己身上沾到血迹,或许也将自己指纹或是皮屑留在尸体上。
      
      比较可疑的是,其中一名施救的方姓女囚和陈凌一向不睦,两人之前还多次发生过口角和推撞,有一次甚至打起来。
      陈凌当时一巴掌打到方姓女囚脸上,造成她轻微耳穿孔。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囚犯的宿舍区,这个时间女囚们都在外面做工,宿舍区只有管教民警。
      小刘接着说,狱侦科接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时,因为现场散发腥味和臭味,管教民警和七号房的女囚已经简单打扫过,对现场造成一定面积的破坏。
      换句话说,现场保护原则基本都违背了,想要复原是不可能的。
      
      情况讲到这里时,众人也来到宿舍C区的,案发宿舍就在前面不远。
      
      陆俨站住脚,先向四周扫了一圈,随即回身说道:“大家就在这里换装备吧。”
      
      不到五分钟,所有人都穿戴好防护服、头套、手套和头套,陆俨和队员先一步来到七号房宿舍门口。
      
      只是乍一看到屋内情形,几人都是一怔。
      
      宿舍内有四张床,都是上下铺,其中一张床上铺有床褥,其余三张床包括陈凌的上铺都是空置的。
      死者陈凌身着囚服躺在床上,衣着有些凌乱,尸体明显被人动过,死者面色发绀,双目紧闭,鼻下有流柱状液体,脖子上有一道马蹄形缢沟。
      
      要说缢死的案发现场,现勘人员都见过不少,只是这次的现场有一点非常不一般——死者陈凌的口唇部,竟然从外面被棉线缝合上了!
      别说在场几人,就是有多年侦查经验的老刑警,也未必见过。
      
      陆俨将心里的震惊压下,眯了下眼,开始观察陈凌口唇上的走线。
      
      部分缢死的死者,会有舌头少量顶出口唇的现象,但因为陈凌的口舌已经被缝合,所以舌头没有顶出。
      她的唇角还有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只是这种血迹颜色很不自然,其中掺杂着咖啡色。
      
      陆俨的目光缓慢移动,发现陈凌身侧,也就是枕头旁有一截麻绳。
      麻绳附近的枕头和床单上也沾着一些咖啡色血迹,地面上还明显有擦拭清理过的痕迹。
      
      而这间囚犯宿舍整体还算整洁,女囚的私人物品摆放也都按照监狱的规定,一眼望过去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并无其他可疑。
      只是这屋里始终散发着一股腐臭味儿,虽然对面墙壁上的窗户开了半扇,灌进来的微风将气味冲淡了些。
      
      陆俨不动声色的将现场环境收入眼底,转向小刘:“窗户是谁打开的,什么时候打开的?”
      小刘:“哦,是案发后住在这间房的犯人打开的,因为这屋里一直有股异味儿。其实这味道已经比一开始好多了……”
      
      陆俨没接话,再次扫了一眼现场,在经过了一番思考和初步判断之后,很快将照相、测绘、记录和场外证据收集的任务分配下去。
      随即陆俨检查了一下宿舍门锁的位置,没有撬痕,再将门关上、打开,来回试了两次,均有明显的“吱呀”声,这基本就排除了有人深夜进入作案的可能。
      
      另一边,方旭几人很快行动起来,第一步就是照相,先将现场环境和方位记录下来,等到后面的取证、验尸之后,才能一路倒推回最原始的情况。
      随即轮到技术人员进场。
      
      陆俨让出门口,对冯蒙说:“冯科,到你们了。”
      
      痕检科几人二话不说,拎着箱子依次入内,冯蒙和孟尧远走在前面,薛芃在第三个,经过陆俨时目不斜视。
      
      再一抬眼,见到了床上的女尸。
      薛芃下意识眯起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1、本章提到的“退侦”:就是公安机关立案之后,检察院又退回来补充侦查的意思,可能是证据不足或罪行遗漏。
    2、防护服和三件套:现勘人员出入案发现场一定要穿,既保护自己,也是保护证据,谁也不知道现场有什么病菌、病毒。而且就算穿上鞋套,也会对地上的足迹有一定程度的破坏,更不要说直接踩进去了。
    3、马蹄形缢沟:缢死常见的痕迹,就是脖子上的勒痕,整体看像是一道马蹄的沟。
    4、多次提到的“现勘”就是现场勘查,规定现勘人员必须具有侦查资格,指的就是刑侦。技术和法医不具备侦查资格,是不能组织现勘工作的,也不能在现勘文件上签字。但是因为人手问题,也因为刑侦不具备专业技术,所以实际情况就变成,刑侦组织现勘工作,指挥有专业技术的人,也就是技术和法医,参与现场取证、尸检和鉴定工作。
    这就避免出现“自勘自验”的情况,否则一群技术和法医听说有命案,拎着箱子就去了,取证完了就回去做检验,全程没有侦查人员监督见证,这就很容易钻司法漏洞,证据也不合法。
    5、正文提到的“手揣兜”指的就是不碰出现场的任何物品,只要不触碰,就不会留下痕迹。
    “睁大眼”就是时刻观察四周的人事物,对于有变化的、可疑的、危险的情况要立刻做出判断,采取行动。
    至于“闭上嘴”,不是真的让刑侦人员闭嘴,而是除了询问情况做笔录之外,不要对现场的任何证据和犯罪情况随意评说,尤其是对破案有价值的信息,毕竟有些犯罪现场会有群众围观,犯罪嫌疑人或许也会混入其中。
    好啦,本章无用的知识科普完了,红包继续么么哒~~
    ……
    感谢在2020-09-20 12:00:00~2020-09-21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乙为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MISS肚溜儿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学习学习学习、cyncora 20瓶;熊(ー_ー)!! 5瓶;na、彻羽_北约 2瓶;yeas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