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她媚色撩人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侍酒

      第五章==侍酒==
      
      敬完这杯酒,唐妩的脸色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郢王刚一松手,她就将领口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为了掩饰狂跳不止的内心,她只好一杯接着一杯地为郢王侍酒。
      
      唐妩不敢直视他,只敢偷偷看一眼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她挽起袖子,露出细白的手臂小心翼翼地为他斟酒,好似这平稳入杯的酒声,刚好可以减缓她这快要被人听见的心跳声.......
      
      她斟的极慢,不料他却饮的极快,几杯下来,就引来了不少目光。
      
      这般气氛,除了嘉宣帝自个儿看的津津乐道,一旁的连诗茵可已经是恨的咬牙切齿了。
      
      她好不容易才被贵人指到了这儿,凭什么唐妩这小狐狸精一来,就夺了她的风头?
      
      连诗茵心生怨恨,便趁唐妩还在闷头倒酒之际,倾身倒在郢王怀里,装醉道:“不知公子可有兴致,再让茵儿跳一曲助助兴?”这是院里的姑娘常用的手段,说到底谁也怨不得她。
      
      连诗茵见他不语,便又娇嗔了一声,“公子?”
      
      郢王将酒杯扣下,斜眼看了一看一旁主动献媚的女人,冷声道:“不必了。”
      
      说完这话,他先是推开了连诗音,接着又低头解下腰间的令牌留于桌上。
      
      随后,就起了身子。
      
      这一连串的动作,弄的唐妩和连诗茵双双瞪圆的眼睛。
      
      郢王扣了酒杯,便是停酒的意思。嘉宣帝一个人喝自然也是没劲,只好冲徐公公招了招手,也一同起了身子。
      
      放在平常,这样面容不凡的贵客要走,姑娘们肯定是要去拦一拦的。可像今日这状况,她们又岂敢做这出头鸟。
      
      更何况贵人这样一走了之,接下来的事更是难办。
      
      这一间屋子有三个姑娘,郢王那一桌占了两个,但令牌只有一块儿,这究竟该如何是好?
      
      徐公公临走之前,顾九娘掏出了一袋金叶子放到了他的手上,低声道:“九娘愚钝,实在不知殿下这是何意,若官爷清楚,不知能否告知?”说来也可笑,这还是头回,顾九娘竟自掏腰包给宾客送了金子。
      
      徐公公眯了眯眼,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他心道:这民间的老鸨倒是十分有眼色。
      
      他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送到手里的金袋子,笑道:“杂家瞧着那两位姑娘都不错,是双,总比单强。”
      
      顾九娘大喜过望,赶忙鞠躬致谢,“官爷放心,今儿发生的事,您就是抹了九娘的脖子,那也是没有的。”顾九娘一边说,一边毕恭毕敬地打开了大门......
      
      顾九娘行至大门外,直到马车消失于永扬街的尽头,她才跨进院子,反手关上了门。
      
      花巷子里的姑娘,自然不会讲究嫁娶,明日一早上面的赏赐下来,妩儿和茵儿也就会在隔日,被两顶小轿抬入郢王府中。
      
      依照顾九娘所打听的,郢王府有只有三个人。一位远在静音寺祈福的王妃,一位是侧妃,一位是姨娘。
      
      据那人提供,王府现下是一个子嗣都还没有。要是这两个丫头能争点气,弄来个侧妃的头衔,那她心口的石头也就算落地了。
      
      安顿好这几个丫头,已是三更天。可顾九娘仍旧难以入眠,只能在屋内不停地踱步。
      
      说到底,她还是放心不下唐妩。那丫头狼性不足,也不知道入了王府后究竟会如何。
      
      毕竟像郢王那般的男子,凭一个刚及笄不久的姑娘,如何能抵得住?
      
      顾九娘长叹了一口气,她还是选择再去瞧瞧那丫头。
      
      “妩儿,开门。”从敲门这一刻起,顾九娘就听到了房间内叮叮咣咣的动静。
      
      唐妩慌慌张张地打了门,拢了拢发,轻声细语道:“九娘怎么这么晚还未歇息?”
      
      顾九娘一开门,便瞧见了她身上的新衣,和床榻上的珍珠曳地长裙......她没想到,这丫头三更天还未睡,竟是忙着选衣裳。
      还有那脸蛋儿上挂着的红晕.......
      
      真是不出她所料。
      
      “你这是在做什么?”顾九娘问道。
      
      唐妩紧张地捏了捏裙摆,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扔在床上和地上的裙子,懊恼地拍了一下额头。
      
      “妩儿,你莫不是以为郢王殿下那牌子,是特意留给你一个人的吧?”
      
      女孩子的心事被这样毫无保留地戳破,不禁让唐妩全身上下的血都冲到了脸上、颈上。
      
      在唐妩看来,郢王那令牌确实是留给她的,毕竟他只接受了她一个人的酒。可从顾九娘的语气看,她显然并不认同。
      
      顾九娘看出了她满脸的不以为然,不禁冷笑出声。现在不教训她,以后怕是要到了黄泉之下才能相见了!
      
      顾九娘从背后拿出戒尺,严肃地开口道:“跪下!”
      
      唐妩小脸一白,别无他法,只好硬生生跪了下去。她双手恭恭敬敬地举过头顶,眼睛却是连看都不看顾九娘一眼。
      
      顾九娘眯起眼睛,二话不说,抄起戒尺对着唐妩的手心就是“啪”的一声,“你知不知道哪错了?”
      
      唐妩也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主儿,她不知道便是不知道,心一横,便又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吧。
      
      顾九娘狠下心来,一口气抽出了八响。
      
      唐妩皮肤本就嫩,就这么几下子,白白的小手已经见了紫。
      
      “往日里九娘教训妩儿,总是有缘由。可今日这般究竟为何,恕妩儿愚钝,妩儿实在是想不通!”唐妩仰脖道。
      
      九娘并没有应她,而是冲门外喊了一声,“将火盆给我送上来!”
      
      片刻后,宁枝便端了一个火盆进了屋子。
      
      顾九娘走到床边,将唐妩今日穿过的珍珠曳地长裙捡起,直接扔到了火盆里。
      
      这下唐妩彻底呆了。
      
      唐妩尖叫了一声,再也顾不得顾九娘生不生气,一下子就扑到了当炉子旁边儿,将已经一半化为灰烬的裙子拽了出来。
      
      唐妩一边踩着火星,一边拿起手帕捂住了嘴巴。
      
      见状,一旁的宁枝连忙将事先准备好的一盆水,倒在了火盆里。
      
      这下,盆里的火虽是熄灭了,可满心的欢喜,终了还是成了灰烬。
      
      “九娘究竟是为何?”唐妩坐在地上,抱着衣裳,委屈巴巴地问道。
      
      唐妩对上顾九娘的眼睛,没想到,她从顾九娘的神情里看到的,竟然不是愤怒,而是......无尽的失望。
      
      对,就是失望。
      
      唐妩虽然刚刚还昏头打脑的,可随着这一泼冷水,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顾九娘此番,是为了她。
      
      唐妩手一抖,将衣服掉在了地上。
      
      “唐妩,从明日起,你便再不是我君梦苑的姑娘。所以今日,我便授你这扇门里最后的一门学问。”顾九娘坐到床榻上,看着唐妩一字一句道:“今日我与你说的话,我希望你能一辈子记住。”
      
      “这世上,有三种人你最不可信。一种是为你着迷的男人,一种是宽容大度的女人,而最后一种就是权利遮天的权贵——如郢王殿下这般的。”
      
      唐妩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开口道:“九娘何出此言?”
      
      顾九娘嗤笑了一声,无奈道:“郢王殿下是何等地位,我已是对你和盘托出。你认为这样一个只手可遮天的将军,会是寻常来这找乐子的酒客吗?”
      
      顾九娘见她怔住,又继续道:“妩儿,你不是我送走的第一个姑娘。那些在你之前的,也都和你一般,穿着新衣等着轿子来抬,都想凭借自己的美貌,去换后半生的衣食无忧、荣华富贵。但你可知晓,以色侍人,终究是下等。天黑的时候你是尤物,等天亮了,男人的热情褪去,你就成了主母手里随时能捏死的蝼蚁。到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聪明人。”
      
      这番话,对唐妩来说,犹如醍醐灌顶。
      
      唐妩整日都沉浸在了可以远离承安伯的喜悦中,却忘了,她也只是陛下选给郢王殿下的一个玩物罢了。
      
      她怎能忘了身份,生出如此多的妄想。
      
      “我希望你能做个聪明人,你想要什么,就要学会徐徐图之,不要浪费了你这皮囊,和你这一身本领。”说到这,顾九娘不禁用食指抚上了她的红唇,语气一转,道:“你要知道,无情无义才能自保,你若是敢动了蠢心思,保准会被伤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不得不说,顾九娘的这段话,让窗外刚开始朦朦亮的天,变得更加压抑了。
      
      这种压迫感,让唐妩惶恐不安。
      
      唐妩性子倔,明显是属于不掉棺材不落泪的那种,而顾九娘,却恰好是一个将棺材抬到唐妩面前来的人。
      
      就好比曾向顾九娘提过亲的那个金玉楼掌柜,唐妩一心觉得徐铎一定会会像她承诺的那样,这辈子非她不娶。可顾九娘却偏说,他一定会在不久后娶妻生子。
      
      顾九娘空口无凭,唐妩自然不服。可日子日复一日的过,最终结果则是,徐铎真的娶了巷子口的馒头西施,将日子过的和和美美。
      
      全然忘记了他曾口口声声立下的誓言。
      
      那时的唐妩就在想:原来,像徐铎这样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也会说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现在不能写醍醐灌顶这四个字,我一写就会有想唱出来的冲动......
    茕茕孑立,沆瀣一气,踽踽独行,醍醐灌顶......
    有人get到了嘛~
    宋凞:谁准许你把她弄的这么惨?
    线线:不惨,用的着你嘛?
    唐妩:嘤嘤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