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她媚色撩人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沐浴

      ==第十三章沐浴==
      
      郢王负手而立,一脸怒气道:“本王是不知道,你现在有这么大的本事。”语气狠戾,听着就叫人打颤。
      
      楚侧妃吓的跪到了地上,她既想开口解释,又不知道他究竟听了多少句。
      
      郢王敛眸,俊美的脸上生出一丝深不见底的笑意,“说说,什么时候竟轮到你做本王的主了?”
      
      楚侧妃双腿打颤,她恍然想起八个月前,北方战事突起,郢王领兵出征,她因为懂医,就申请随了军。
      
      可是到了那苦寒之地,她才后悔莫及。战事起在冬日,她从小娇生惯养,哪里生过冻疮,她当时就想着,真的不该为了争宠而选了这个苦差事。
      
      殿下带兵打仗向来如有神助,就没见他受过什么伤。可唯有那次,听说北方这股势力勾结了渝国的将领,郢王竟是在插了胜旗之后,生生挨了两箭。
      
      那箭插的位置就在胸口,一看就是奔着夺命来的。
      郢王尊贵,又是当朝陛下的胞兄,自然谁也不敢动这箭。要真出了事,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郢王却亲手将布满倒刺的箭拔了出来。
      
      当时血肉模糊的场面,吓得她掩面痛哭,双手颤抖,双脚无力。
      周围的将士看她实在不行,便只好扶她去了别处。
      
      临走之前,她依稀瞧见了他无比失望的目光。
      也是在那以后,他便再没有给过她机会。
      
      楚嫣恍然间无比绝望,殿下今日这个眼神,相比那日的失望,更是多了一丝厌恶。
      
      楚侧妃跌坐在地上,一直摇头,想否认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了。
      
      “从今日起,封了安善堂,三个月之内,不准她迈出这院子半步,也不许任何人前来探望,谁敢来,就一同罚。”他真事低估了她,王妃要回京的消息是今早传来的,这才几个时辰,她就能促成这么一出丑戏。
      
      楚侧妃看郢王是真的动了怒,便立即带着哭音道:“妾身错了,殿下......妾身此次言行确有不妥,但绝不是有意为之......”
      
      郢王正在气头上,无意与她多言,便转身拂袖而去。
      
      曹总管立马招呼着几个下人,封锁了院子。
      
      曹总管要封院子,唐妩只好赶紧出来。她小心翼翼地走郢王在后面,生怕他会多瞧她一眼。贵人有气,自然是得绕道走,现在凑上去,非得惹一身腥。
      
      岁安堂在左,喜桐院在右。这才看到分叉口,唐妩就连忙加快了速度,往右边的方向去了。
      
      刚要松一口气,就听他在一旁喊了一声:“站住。”
      
      唐妩定住身子,咬了嘴唇,闭了眼睛,嘴巴嘟囔了一句老天爷。
      一轮丧气的动作做完,她回过身子恭敬地行礼道:“妾身见过殿下。”
      
      郢王直直地注视着唐妩,“你这急匆匆的模样,是在躲着本王?”
      
      “哪敢呀,妾身从来都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着殿下,一日不见,心里就想。”唐妩近乎本能地反驳道。
      
      郢王好笑一般地问是吗。
      他的瞳孔深邃而明亮,眼角刚刚流出的威严还没褪去,但声线里却染上了三分笑意。
      
      唐妩连连点头。
      
      他轻轻勾了勾了手指,示意她自己的走过去。
      见状,唐妩心里知道躲不过,便一步一顿地向他的方向挪动。
      
      “你倒是会躲事。”他似笑非笑地说了这么一句。
      郢王鲜少瞧见她这么素净,在他的印象里,这女人向来艳丽的如同妖精一般,哪怕一个眼神,也是媚态横生。不成想,她这几日这换了一身正经人家的皮囊,居然照样能勾人。
      
      转眼的功夫,唐妩就瞧出了他眼睛里的端倪。
      她既然被他逮到了人,那自然就得想办法让他顺利了气,不然遭殃的肯定还是自己。
      
      “多亏殿下来的及时,如若不然,妾身定不知该如何应付。”唐妩的娇气,从来都是用的恰到好处,即便听者明知道她这话不走心,但还是会舒服了耳朵。
      
      他轻笑一声,捏了她的鼻子一下,然后道:“你那四两拨千斤的本事,本王也是瞧见了的。”
      
      唐妩听出了这打趣,她非但没有反驳,反而还直勾勾地看着他道:“妾身有几分本事,不都在殿下心里吗?”
      
      都说人的眼睛会说话,郢王觉着,他仿佛在她的瞳孔里,瞧见了微波粼粼的湖水,和满园关不住的春色。
      
      郢王带着她回了岁安堂,特意留她一起用膳。
      唐妩为了保持身材,每顿饭都吃的极少,甚至还有个不喜吃主食的毛病。香糯糯的一碗白米就放在她面前,就没见她动过筷子。
      
      郢王沉默了片刻,问道:“怎么吃这般少?”
      
      只见唐妩放下了杯盏,反握住了他的手,又将其带到了自己的腰上。
      
      “妾身这腰,细是不细?”她尾音上翘,语气里面带了不少的骄傲。
      
      她见他皱眉点头,于是继续道:“所以这米饭,自然是不能吃。其实妾身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早就习惯了。要是整日里管不住嘴,不出一年,保管穿不上以前的衣裳。”
      
      说完,唐妩还冲他眨了下眼睛,仿佛告诉他了一个多大的秘密一样。
      
      “你吃的这般少,就是为了穿衣裳?”郢王仿佛听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不禁提高了音量。
      
      唐妩继续带着他的手,游移在自己身上,“不然殿下觉得,妾身是天生吃不胖吗?全天下的女人谁不爱美,但是不论求什么,总要付出代价的。”说完她又带着他多摸了几个地方,然后一一解释道:“这儿叫蝴蝶骨,这是儿叫美人窝,这是儿叫四指臂。这些地方若是叫肉都填平了,叫法可就全变了。”蝴蝶骨成了老虎背,美人窝成了大肚腩,四指臂成了蝴蝶臂。
      
      唐妩软糯的小手,紧紧地握着他的大掌。
      她能感觉到,她每动一下,他的掌心就会变得更加灼热,直到他的手心出了几滴肉眼可见的汗珠子,才听他呵斥了一声,“胡闹。”
      
      这满室的旖旎,随着他的这一生呵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妩都不禁打个激灵。
      
      唐妩以为他要训她言行举止不和规矩,却不想他提起筷子加了好大一块儿羊排,放到了她碗里。
      “全吃了,不然不准走。”
      
      唐妩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她眼里,这可不是米饭和羊排,而是满满的罪恶感。
      
      “殿下可知,妾身若是以前敢吃这么多,会是什么下场吗?”唐妩可怜巴巴道。
      
      “唔,说说看。”
      
      “二两米饭,就是十个板子。一两荤肉,便要饿两日肚子。”唐妩此时的表情,大有一副真让她吃她就哭的样子。
      
      郢王实在被她的表情气笑了。
      她这般的小娘子,他确实没见过。听说过吃不上饭哭的,但没听说过,吃多了还要哭的。
      
      “你已是入了王府,以前的那些讲究自然是可以不必再遵从。”这句话表面看没什么,但谁能想到,这话竟是由“本王不觉得你胖”演变而来。
      
      “殿下是男人,自然不懂我们女子的弯弯绕。妾身说句大胆的,妾身要是真吃出了王嬷嬷的肚子,那殿下还会来妾身房里吗?”这话说的着实大胆,不但编排了楚侧妃送来的教习嬷嬷,还拐着弯的将郢王也编排进去了。
      
      郢王也没开口回应这句话,就只是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这样亲昵的动作他没对她做过,他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等着她主动去伺候。即便在行那事时也是如此,所以,因着这动作,倒是叫唐妩平白生出了一丝不自在。
      
      他平稳的呼吸在她的头上散开,似不经意地开口道:“你会管家吗?”
      
      要说今日最该忌讳的二字,那便是非管家二字莫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侧妃此番,不就是怕王妃回来后,失了管家的权利了吗。
      
      这句话,又几分认真她不好说,但其中的试探之意,已是十分明显。
      
      王妃与殿下的关系本就是不是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妾室可以揣测的,就算可以揣测出来,胳膊也照样拧不过大腿。
      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要是敢接了当家的活儿,喜桐苑肯定会被射成筛子。
      
      “以前在院子里的时候,妈妈是特意从外面给妾身请的老师。琴棋书画均有学习,就连弄香做女红,妾身也是敢献丑的。但唯独这个,妈妈都不让我学,说以后肯定用不着。”唐妩干脆道。
      
      这话说的看似娇蛮,但却把该说的都说了。
      
      她看不出他脸上的喜怒,只好继续装傻嘟囔道:“殿下总问些妾身不擅长的,妾身擅长的,殿下总是不屑一顾。”
      
      声音不大,但刚好可以进了他的耳朵。
      
      闻言,他的眉眼都沾了笑意。
      唐妩不禁感叹,真是一回生二回熟。她现在说什么,他都知道往深了想一想。
      
      “那你便说说,你擅长什么。”
      
      唐妩向前倾身,搂住了他的脖子。动作大的叫一旁的侍女赶紧落了珠帘,连退了好几步。
      
      唐妩上下起手,湿湿软软的唇部落在了他发红的耳根处,媚声道:“殿下沐浴吗?”
      
      他的喉咙压抑着粗重的喘息,故意道:“那你肯放水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狗粮来了~撩不撩!
    新文<长安第一美人>求个预收!!
    永安伯府惹了圣上大怒,直接被夺了爵位。
    遂,永安伯府的那个于万众宠爱于一身的沈三姑娘,突然失去了庇护。
    隔年冬日,她被生活逼的只能在长安街支起了个卖豆腐的铺子。
    昔日里的长安第一美人,成了人人都可随意采摘的一朵娇花。
    镇国公府的陆宴一日途经此处。
    眼看着她又在被一帮长安城里的公子哥儿调戏,忽然想起了上辈子时,与她的那段韵事。
    他不禁握起了拳头。
    他终是忘不了,上辈子她在利用完自己转身嫁给了旁人时,那不甘心的滋味儿。
    所以,他又救了她。
    而这次,他诱她成了自己的外室。
    【小剧场】
    陆宴轻佻地看着她那张灼若芙蕖的小脸,暗道:长安第一美人又如何?总之,他绝不会再做那怜香惜玉之人。
    可后来。
    沈浠不过在厨房烫着了小手指,那陆家三郎的表情就与上坟时有的一拼......
    他闪现上前,不受控地把她的小手指轻轻含在嘴里。
    刚准备开口问她疼不疼......
    他身子一僵。
    转身就走了。
    踏马的,陆宴,你又没脸。
    一见三郎误终身,说的便是程国公府的陆三郎,所以不要被小剧场骗了,至少他看起来还是个高冷人设。
    #陆宴每日催眠自己不能对她太好#
    #但奇怪的是身体总不受控#
    #论陆家三郎为何经常不回府#
    #因为他在外有了温柔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