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她媚色撩人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招揽

      ==第十二章招揽==
      入了夜,湖心亭的旁的湖水就像是被人洒了光,两侧的树影同时倒映在水上,犹如一卷佳作,只可惜一阵风席卷而来,瞬间让美景生了一丝萧瑟之感。
      
      唐妩在回喜桐院的路上,不停地摇着手腕。
      
      她今日先是在书房给他磨了一下午的墨,后又回他房里伺候他沐浴。她被那人白白使唤了一天,结果到了晚上,他竟叫她一个人回院子。
      好在外头的人都不清楚怎么回事,这内情要是叫那帮碎嘴的知道了,还不得让他们笑昏过去。
      
      她好歹也是花巷子里的妈妈们亲封的头牌,居然在使出浑身解数后,就得了个丫鬟的差事。
      
      刚跨入屋内,落英就碎步迎上来,掺着唐妩道:“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何喜之有啊?”唐妩眨眨眼。
      
      “夫人有所不知,今日夫人前脚进了殿下的书房,后脚安善堂那边就送来了不少的茶叶,安善堂的云江姐姐说,这都是些上好的西湖龙井,旁人可是都没有的。”
      
      “你放在哪了?”
      
      “奴婢放在里头了,就等着夫人回来了!”落英掀起内室的珠帘,指着一罐罐包装精美的茶叶再次感叹,“奴婢没见过什么市面,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可以用纯金打造的罐子来装茶叶,今日一瞧,真真是涨了见识。”
      
      唐妩打开一瞧,目光便是一暗。
      这茶罐的外包装确实是用一层薄薄的镂空金面制成,可里面的茶叶,却不是什么上好的龙井,只是一些糊弄人的茶叶卷而已。但凡是个懂行的,定要感叹,这上好的茶盒,怎的就配这些个不入流的茶叶卷。
      
      这哪里是送礼,分明是在施压。
      
      “夫人,这几日奴婢结交了不少府内别处伺候的女使,那些姐姐妹妹一听说奴婢是伺候夫人您的,就格外羡慕呢。”落英哪里能看出这么多的弯弯绕,她只觉得是她家夫人受了恩宠,所以整个喜桐院都变得体面了。
      
      唐妩见她说的绘声绘色,直接打断道:“那你可听说了,前阵子被发卖的连姨娘吗?”
      
      落英点头,“奴婢听闻......连姨娘被楚侧妃卖给牙婆了。”
      
      “落英,其实那连姨娘与我相比,本无甚区别,我们都是这王府的妾室的,都是进不了祠堂的奴婢。只不过她运气差些,刚动了歪脑筋就引火自焚了,而我运气则好一些,得了暂时的平安。你且记住,以后在这院子里,一定要谨言慎行,否则一不小心,你我就会同她一个下场。”
      听完这段话,落英咧着的嘴角,瞬间消失了。她忙跪在地上,结结巴巴道:“奴......奴婢,是不是给夫人带来麻烦了?还请......请夫人责罚。”
      
      “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叫你以后行事注意些,以免生了大祸,可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唐妩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奴婢明白了,以后除了咱们院子份内的事,奴婢绝不和外人多嘴。夫人刚刚这番话,奴婢一定时刻谨记在心。”
      
      听她这样说,唐妩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今后这喜桐院指不定还要受多少暗箭,能防的住,方能太平度日,防不住,也怨不得谁。
      
      ***
      
      转眼就到了初一。
      每月初一是去安善堂领月例的日子。按理说她差遣落英或者双儿去即可,可昨日王嬷嬷特意嘱咐了她,说楚侧妃要请姐妹们品茶,望各院的小夫人能亲自前去。
      
      这话说的倒是客气,可她张了口,谁敢不去?
      
      唐妩坐在妆奁前左思右想。
      今日去安善堂,她既不能浓妆艳抹,也不好素面朝天。她索性在脸颊和唇上都擦了浅粉色的胭脂。这颜色极浅,看起来虽像是未施粉黛,实则却是提了不少气色。随后,她又拿起了一只眉笔轻轻地描了几下,画的眉儿细细弯弯,清清浅浅。
      
      描完眉,她又拿起刚刚用火烧过的细木枝,接连不断地抵着上睫轻轻用力,几下之后,刚刚还有些垂的长睫毛,立马根根分明地翘了起来。
      
      这样的动作,简直让一旁的双儿看傻了眼。天爷,她今儿才算是领悟了“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另一层意思。
      
      唐妩扣下妆奁,出声唤了一旁呆住的双儿来伺候她更衣。
      
      待换好了衣服,唐妩这才领着双儿和落英出了喜桐院,往安善堂的方向走去。
      
      安善堂的大门敞着,刚走进大院,就见楚侧妃挽起袖口,二话不说,对准一个丫鬟的脸颊就打了下去。这一下,真的用了实打实的力气,那小丫鬟的脸都被指甲勾出了血。
      
      楚侧妃低头看了一眼通红的手掌,厉声道:“拖下去,给我杖三十。”
      
      唐妩愣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缓缓开口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楚侧妃回过头,看见唐妩已经到了,连忙走上前,握住她的手道:“让妹妹见笑了,姐姐本是想赶在你来之前将这些个眼睛里没有主子的奴才处理了,却不成想还是叫你瞧见了。”
      
      “前两日我娘家哥哥来府里找我,特意带了一些模样讨喜的茶叶罐子。我瞧着好,便特意多留了几盒,也派人给妹妹送了去,天杀的,谁知道刚刚那小蹄子竟然偷换了茶叶,将原本的上好的龙井换成了一堆茶叶卷。要不是我今早发现她行踪诡异,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楚侧妃一边说,一边示意许儿将东西拿来。
      
      许儿走过来,拿出了一个小大不小的粗麻袋子。打开一看,正是那上好的龙井茶。
      
      “姐姐莫要如此动怒,妾身出身低微,茶叶于妾身来说,就如同各个时辰煮好的水,除了凉热,再也喝不出什么名堂。倒是姐姐这份心意,才最是让妾身感动。”唐妩也不知道楚侧妃这又是唱的一出什么戏,但她清楚的是,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能让她恰好看见,和恰好听见的事。
      
      不然怎么没瞧见栖月轩的素姨娘。
      
      显然,她们来的时间,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到了里头,楚侧妃又道:“妹妹赶紧坐。”
      
      唐妩如坐针毡,今日楚侧妃这个态度,她怎么瞧怎么诡异。
      
      “前些日子,实在是姐姐不好,竟是没长脑子,听了小人挑唆,险些断送了你我的这份情意。”楚侧妃目光真挚,
      
      “姐姐哪的话,姐姐身为这王府的掌家人,自然是得严格治家。前些日子的事,不过都是误会罢了。”唐妩这话说的上道,听的楚侧妃频频点头。
      
      “听妹妹刚刚这一番话,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她抚了抚胸口,叹口气道:“但是殿下,似乎是怪上我了。妹妹独得殿下喜爱,若是妹妹有机会,可否能同殿下解释一二?”
      
      唐妩余光看见楚侧妃左侧的手已握成拳,甚至还有些战栗。
      
      她心里不禁发笑,楚侧妃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肯说出今日这番话?一位名门贵女朝一个花楼出来的女子低头示好?
      
      多新鲜呐。
      
      况且唐妩清楚,有些事,一旦有了开端,那接下来的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所以这开端,就绝不能有。
      
      “姐姐您是掌家的侧妃,而妹妹就是个妾,妾身能与姐姐,姐妹相称已是惶恐不安,又怎敢说独得了殿下的喜爱?殿下兴致来了兴许能见妾身两次,可妾身绝没有那些个本事可以动摇殿下的想法,这事......还望姐姐恕罪。”唐妩这不加掩饰的拒绝,是楚侧妃万万没想到的。
      
      “妹妹好口才。”楚侧妃忍不住冷笑出声。
      那副贤良淑德的模样就快要装不下去,她的妒忌,她的不甘,通通写在了脸上。
      
      “我今日称你的这声妹妹乃是真心实意,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识好歹。你可知道,这是郢王府,殿下注定不是你一个人的,王妃已经提前从静因寺启程了,中元节之前便能回到府里。你若执意这样,别怪我没提醒你,她那个人,可绝不会容你。”
      
      “姐姐说的话,妾身愚笨,并听不大懂。妾身只知道,殿下与王妃都是这院子的主子,她们容不容得下我,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这可不是妾身努力就能够改变的。”唐妩抬手扶了扶头上的步摇,柔声道。
      
      “唐妩!”楚侧妃再也忍不住,她紧绷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拍了桌案!
      这贱-人当真不识好歹,竟敢暗示她,这院子除了王妃和殿下,剩下的都是奴才!
      
      “王妃她虽然走了三年,可说到底,她是在程家长大的!程国公家的世子是殿下从小的伴读!这其中的情分,你又如何能懂?她若果想捏死你,那就是比捏死蚂蚁还容易!”
      
      楚侧妃气得口不择言,这几句话倒是让唐妩恍然大悟。原来她这么焦躁,竟是因为郢王妃要回来了。
      
      等王妃回来,她一无子嗣,二无宠爱,掌家的权利不出多久,也是要还回去的。
      
      唐妩道:“照姐姐这么说,姐姐应是比王妃还要厉害。王妃想捏死我,而姐姐却是能救我!是这个意思吗?”
      
      楚侧妃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将她的警告,说成了这幅样子。
      
      楚侧妃一言不发,就是胸脯一下比一下起伏更为厉害。
      
      片刻后,就见楚侧妃涨红了脸,拎起杯盏就摔在地上,指着门厉声道:“你给我滚!”
      
      她看唐妩纹身丝不动,正欲再摔一个杯盏。就见门口的许儿和唐妩的两个侍女纷纷跪在了地上。
      
      楚侧妃心中一沉,蓦然回首,只见郢王负手而立,一脸怒气道:“本王竟是不知道,你现在有这么大的本事。”语气阴森狠戾,听着就叫人打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好忙,每天回家都很晚。
    不过答应的补更不会食言~
    耐你们。
    唐妩:委屈,只有委屈。
    郢王:我懂,我懂。
    楚侧妃:委屈的是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