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恶袭人

作者:奇迹奇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⑧章

      “这屋子里有一间房,房门背后有个嘴巴,对我一张一合,它说它要杀死我。”
      
      林珞瞬间想起这句话,来不及感到恐怖,下意识双手就把房门用力往里推,那边也在出力抵抗,势均力敌,僵持不下。
      
      林珞听见身后,康与岳出声询问“怎么了”,随后脚步声往这边赶。
      
      一分心,那边突然猛地发力,林珞差点被推倒,她也不管是否会发出响动了,索性狠狠一脚踢过去,动作大了,手机从手里滑落,最后的光芒里,林珞看见红色嘴巴不停颤抖:“杀、了、灭、口……”
      
      手机“啪”地掉到地上。
      
      与此同时,房门被撞开,林珞闪身进入,一片漆黑里看不见门后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只知道要尽快出手抢占先机,林珞什么都没想,对着门后的墙角就是一脚。
      
      踢空了,那里只有墙。
      
      林珞有一瞬间愣神,她是不相信妖魔鬼怪的,虽然她本人就从事着与众不同的特殊职业,有着难以用目前的科学来解释的能力,但她从小就知道世界上没有鬼神,没有妖魔,只有装神弄鬼的人。
      
      可是,人呢?
      
      就在林珞这一到两秒的愣神之际,某个黑影迅速大力地向林珞扑来,直接撞上林珞的腰,把她撞倒在地。
      
      那人压在林珞身上,双手掐住林珞的脖子,林珞呼吸不畅,马上反攻,下意识扯对方头发,一摸,惊讶,竟然是个光头,于是直接握拳,对着那光头狠狠来上一拳。
      
      脖子上的力度瞬间小了,林珞趁机又给了那光头一拳,光头似乎怒了,掐住林珞脖子的手瞬间放开,左右抓住了林珞的双手,接着,林珞的脑门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对方用头当武器来撞她。
      
      绕是有一点理智的人一定不会这样做,这是两败俱伤的攻击方式,当然,除非对方是个铁头,但他明显不是。
      
      林珞又猝不及防被撞了一下,瞬间感觉又痛又晕。
      
      又来了一下,林珞偏过了头,被撞到下巴,牙齿磕到嘴唇,出了血。
      
      林珞突然火了,一咬牙,不等对方来撞她,全身卯足了劲,往左一翻,把对方压制在下,化被动为主动。
      
      可该死的光头突然对着林珞的肩膀咬了一口。
      
      林珞痛哼一声,那光头不知为何突然松了口,接着林珞感到脖子一热,是光头的呼吸,她马上意识到对方想做什么,并立即预料到后果:如果脖颈被他咬上一口,林珞毫不怀疑她的大动脉将会流血不止。
      
      林珞迸发出一股大力,成功摆脱光头的禁锢,并很幸运的摸到掉在地下的手机,捡了,迅速爬起来。
      
      光头的反应也十分迅速,不等林珞开手电照他,立即飞窜起身,夺门而出。
      
      林珞想去追,刚要起跑,一阵眩晕,于是只能作罢。
      
      林珞退到墙边,往墙上靠,忽而碰到柔软的身躯,她想,原来康与岳刚才就在这了吗?
      
      这时候手电筒的光芒从门缝外照射进来,脚步声渐渐逼近。
      
      林珞瞬间汗毛竖起。
      
      拿手电筒的是康与岳,那她身边这个是谁?
      
      身边的人有了什么动作,林珞迅速跟对方拉开距离,并下意识按亮手机屏幕,照向前方。
      
      视线里是一张红色的嘴巴,正颤抖着一张一合:“杀人……”
      
      林珞表情一冷,对着那嘴巴就是一拳。
      
      “哇嗷”一声哀嚎,那个叫陈益契的年轻男人捂着嘴巴,靠着墙壁,软软地滑了下去。
      
      刺眼的白光照过来,林珞用手遮眼。
      
      那光芒移开了,林珞看过去,见康与岳站在门口,表情寡淡,看一眼捂嘴哀嚎的陈益契,又看向她:“他怎么回事?”
      
      林珞没回话,盯着康与岳看。
      
      很快,她阖上眼帘,掩盖住眼里不该出现的责怪情绪。
      
      不该的。
      
      康与岳在她出现危险时没有出手支援,甚至不曾靠近,但那也没有错,要求别人为自己涉险,那是愚蠢和自私的。
      
      可那不久前才说过的“合作”一词,多多少少有点刺耳了。
      
      合作关系,也许就是这个样子,有福时同享,有难时各自为安,林珞不愿再想这些。
      
      但林珞没去问,康与岳却反倒好像读懂了她此刻心中所想。
      
      康与岳看过来一眼,仿佛觉得她这样的想法有点搞笑,于是便淡淡地扯了扯嘴角:“想太多没用。”
      
      想太多没用,林珞觉得他说的对。
      
      ……
      陈益契套拉着脑袋,伸出四指:“我发寺啊,我什么都不姿道啊,我就是跟着康先生来到这的……我钻窗户进来的……以为你们在做……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被我发现了,就会杀我灭口啊……”
      
      倒霉的陈益契,嘴巴痛,牙痛,门牙被打掉一颗。
      
      他自从偷偷摸摸跟着康与岳起就有不祥的预感了,毕竟无缘无故跟踪别人是不道德的事,干坏事,总是会有报应的啦,这不就报应在好好的一颗门牙上了。
      
      他其实到现在还是懵的,他跟着康与岳来到这栋洋房,眼看康与岳掏出钥匙进了后门,然后关上了,他进不去,只好在暗处干着急,着急着着急着就看见了林珞,还惊愕地发现林珞竟打破了窗户闯进了这栋房子。
      
      他马上意识到这事情不同寻常了,想走人,又不敢违抗温小沫,犹豫不决地在整栋房子周围转圈,终于下定决心要走,结果才走了几分钟,温小沫的短信就发过来了,要他务必跟紧康与岳,看他到底在干些什么,为什么装醉。
      
      于是陈益契一咬牙,又掉头回来,还从林珞弄破的窗户里偷偷钻了进来。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见了鬼,陈益契躲在一个房间里,云里雾里的听林珞和康与岳说话,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有人悄悄走进了陈益契藏身的房间,对方不知道他的存在,但他能听到对方就站在他不远处,像只恶鬼一般潜伏着。
      
      陈益契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不用猜也知道对方不是好人,于是痛苦着煎熬着,直到林珞走向这扇门。
      
      那时候陈益契的心理已经紧张到极点,林珞推门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就把门往回推了推。
      
      从门缝里,陈益契看见林珞的神情一秒变冷,脑袋里瞬间上演了一出“林珞为掩饰闯进废屋的秘密对陈益契杀人灭口”的恐怖戏码,于是不由自主颤抖着说出这样一句话:“别杀了我灭口……”
      
      当时由于过度紧张,有些字词没发出声来。
      
      这就造成了林珞后面的误会,以为他装神弄鬼吓人,但他发誓,那不是有意的。
      
      林珞推门进来后的事情就更混乱了。
      
      他赶在林珞踢向墙壁的那一脚前跑到了旁边,而那个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发狂一样扑向了林珞,两人对打的时候,陈益契这个怂货就一直僵在一边,不敢出声,也不敢动……
      
      此刻,陈益契蹲着,康与岳和林珞站着,仿佛审问犯人一般居高临下盯着陈益契。
      
      陈益契讨好的咧嘴一笑,露出缺了一颗的一排牙,看着面前两位浑身散发肃穆之气的人:“我现在可以走了不?”
      
      康与岳没反应,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林珞盯着陈益契,若有所思。
      
      陈益契马上挥手:“没寺的,我这颗门牙申从了,早索要拔掉了,感谢林小姐帮我打掉,感谢感谢!万分感谢!明天我拿谢礼给你。”
      
      林珞说:“今晚的事,你会说出去吗?”
      
      陈益契立马摇头:“不索不索。”
      
      “你的小沫姐呢,说吗?”
      
      “不索,小沫姐也不索!”
      
      “不用谢礼了,你现在帮我个忙,行吗?”
      
      “行!”陈益契说这话时没经过大脑,一说出口,马上有些后悔:要是林珞叫他把掉下来的门牙吃了怎么办?不会噎死吗?不死也恶心人啊。
      
      最后,陈益契成为林珞第二个合作伙伴,虽然只是暂时的。
      
      暗夜探查废弃洋房,老实人陈益契没做过这种“出格”的事,于是走起路来不自觉就跟个小偷似的蹑手蹑脚、探头探脑。
      
      他拿着手机照来照去,越看越心惊胆战,这哪里像是人住的地方,但要他说这又哪里不像个人住的地方,他又说不出来。
      
      正郁闷,陈益契突然惊了一下,飞快的把光柱又移回某个地方。
      
      是厕所的浴缸,边边上有个小小的红斑,陈益契把脑袋凑过去,东看西看,突然瞪大了眼睛。
      
      血迹啊,那是血迹啊!
      
      陈益契瞬间感到十分光荣,挺无厘头的,但此刻他就是有股荣誉感,他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解救被绑架的小孩,这可是英雄行迹呢,大大的一桩好事!
      
      如今他找到了线索,也是为这件好事做出了贡献,万一这线索还是最关键的一个呢?想想就够开心的了。
      
      他赶紧拍下一张照片,跑出去跟林珞和康与岳汇合。
      
      一进客厅,陈益契就见康与岳跟林珞挨得挺近,正在看着什么东西,他兴致勃勃靠过去,看了一会,突然蔫了。
      
      原来林珞跟康与岳已经把所有线索都了找出来,这会甚至已经开始分析起嫌疑人了。
      
      敢情林珞留他下来“帮忙”,只是为了让他自己也参与进来,成为林珞的“同犯”,以此保证他不把今晚的事情泄露给其他人。
      
      陈益契瞬间没了斗志,颓废地蹲坐在一边。
      
      这会林珞正列出嫌疑人的特征:“男性、消瘦、鞋子40码。”
      
      前面两个没有实物证据,但林珞跟那个光头交过手,肯定对方是个身形消瘦但力气很大的男性,鞋子的码数也很容易获得地上一堆的脚印,经过对比,大概是五个小孩,跟一个鞋子码数大约40码的男性。
      
      值得琢磨的是,这个房屋的主人戴远,所穿的鞋子就是40码。
      
      林珞说:“会是戴远吗?”
      
      康与岳不屑地笑了一下:“如果死人能复活的话。”
      
      林珞马上想到什么:“无字碑,戴远的?”
      
      康与岳点头。
      
      林珞为这个叫戴远的陌生人默哀。
      
      根据他们在这个房子里看到的一切,林珞大概拼凑出了戴远的不幸遭遇。
      
      戴远是个有钱人,但他本来跟其他村民一样贫穷,甚至要更穷上一些,后来因为做对了投资发了很大一笔财,一朝之间跻身大乐村的首富之位。
      
      后来的事就魔幻了。
      
      平日对戴远爱答不理的人都上赶着来了,以各种理由找戴远借钱,戴远一开始都有求必应,可后来借出去的钱越来越多并且没有人归还,借钱的人越来越无理,戴远开始反抗了。
      
      戴远的反抗,同时拉开了他被一些村民以“忘本”为由的欺辱。
      
      一开始小打小闹,后来发展成上门砸泼油漆、半夜砸窗户、写诅咒信威胁……戴远在这样的高压下精神受不住了,出现幻觉,患上抑郁症,在一次投资失败被集体嘲笑打击后,戴远上吊自尽了。
      
      没有人再说话。
      
      陈益契坐在一边,看看林珞,又看看康与岳,总感觉他们之间有点不对劲,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之前说着话时还不明显,声音一停,连陈益契都替他们尴尬。
      
      于是陈益契没话找话说:“那个……谁能告诉我一下,什么无字碑,什么戴远啊……”
      
      这句话很显然被无视了,没人搭理他。
      
      陈益契叹口气,默默抱住了自己,又闲着无聊,拿手机照来照去,亮光照到康与岳背后的时候,陈益契“啊”了一声。
      
      林珞也看过去,康与岳的后背,黑色羽绒服上满是灰尘、蛛网。
      
      她说:“所以,房间里还有第五个人,你碰上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